Chapter176 安心之吻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暂不结婚

  “同意她以追求者的身份出现在我身边。”夏晚抬头看着慕稀说到。

  “哦。”慕稀点头,他为什么会同意,她没有追问。

  他们之间最多不过是合作关系,唯一的私人交集,也不过是因为:她曾是自己的心理医生。

  而现在,显然已经不同——他们在国项目中堆积起来的情谊、受伤后每周去美国探望照顾,这其中的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分开一年多,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了不同的变化,自己经历了结婚离婚、他也在死亡的路上走了一遭,还有其它什么变化,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唯一不变的,是自己依然会为他而心动、心乱;他也同样会为自己担心、紧张。

  这样,很好。

  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慕稀微微的笑着,看着夏晚有些沉郁的脸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倒认为没有必要。”

  “哦?”夏晚抬头看她。

  “温茹安,我了解。”慕稀轻声说道:“她不过是被这突如而来的结局乱了方寸。她会明白的。”

  “一个能想到用病人**来达到自己目的女人,不足以让人信任。”夏晚淡淡说道:“这事我处理完了再回美国,你放心。”

  “你在美国的治疗时间还有多久?”慕稀突然问道。

  “至短一年吧。”夏晚沉眸看着她,低声问道:“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

  “我和温茹安一样,每周去看你。”慕稀微眯起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晚的眸光一沉,一脸恼意的看着她。

  “我要工作的呀。”慕稀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轻轻敲了敲他右脚上**石膏,听着那清脆中带着沉闷的奇怪声音,手指轻轻停顿,仰头看着他说道:“你这次走的时候,我送你,见见你的医生。”

  夏晚沉沉的看着她,似乎想看穿她心里倒底在想些什么,只是她过份平静的神情,让他无法看透。

  “慕稀,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要的不是你送、不是你偶尔去看……”

  “不是偶尔,是经常。”慕稀打断他的话,认真的说道:“我不想在见不到你的时候,你又出什么状况。”

  “不考虑结婚吗?”夏晚干脆把话给挑了开来——他们错过了太多的时间,他是真的不想再错过了。

  “夏晚,我刚离婚呢……”慕稀听到‘结婚’这两个字,眼神不禁有些尴尬,还有些躲闪——虽然她不爱顾止安,可她依然那么努力啊,结局却仍然失败。

  她的婚姻在最努力处嘎然而止,心里某处还在隐隐做痛,她怎么敢——这么快又走进另一段婚姻,纵使她爱他,却对他没有足够的信心、对自己也没有足够的信心。

  “谁规定……”

  “夏晚,我爱你。”慕稀站起来,看着夏晚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夏晚点头。

  “我不会再和别人结婚,这还不够吗?”慕稀低低的说道。

  夏晚的眼底闪过一抹隐隐的失望,半晌之后,慢慢拉过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手心,低低的说道:“好,够了。”

  “夏晚,我经历过一次婚姻,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今天的决定,你以后会明白的。”慕稀站起来,俯头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微微笑着说道:“该吃午饭了,是叫外卖,还是下去吃?”

  “你下午别上班了,去我家里。”夏晚有些心疼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痛与躲闪,只是抓紧了她的手,不容置疑的说道。

  “下次吧,今天不合适。”慕稀摇头。

  “既然你不和我一起去美国,那你在国内替我照顾我妈。”夏晚笃定的说道。

  “呃……好……”慕稀不由得微微尴尬。

  “你突然跑去,不怕吓着她?”夏晚轻笑着问道。

  “你……”慕稀不禁无言以对,当下瞪了他一眼,恨恨说道:“你这算计人的本事,越见长进了哈。”

  “走吧。”夏晚淡淡笑了笑,松开握着她的手,熟练的调整着轮椅的方向。

  “我来吧。”慕稀每看一次他熟练调整轮椅的动作,心里便难过一次,不知道这样的难过,还要多久才可以习惯。

  “很重,你推不动的。”夏晚边推着轮椅边对她说道:“和我将门推开。”

  慕稀快步走到门口,将门拉开后,回过身走到他身后,握住轮椅的扶手淡淡说道:“喻敏推得、伊念推得、温茹安推得,就是我推不得?”

  “你……”夏晚看着她淡然却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禁笑了,松开手,将轮椅的控制权交给她:“这是转向调节按钮,超过度的转向需要这个按钮的协助;这是刹车,在失控下滑的时候,按下它可以止住。”

  “好。”慕稀仔细的听着他讲着,又让他演示了一遍后,便推着他往外走去。

  *

  “慕总监。”

  “夏行长。”

  公共办公区的设计师们都淡淡的打着招呼,似乎对慕稀与夏晚在一起、对夏晚坐轮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出去一会儿,会晚些回办公室,有事给我打电话或发邮件。”慕稀点头说道。

  “知道了。”设计师们点了点头,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中,似没看见他们一样。

  见他们一样。

  直到他们上了电梯,几个设计师便立聚在了一起,七嘴舌的说起来:

  “顾先生好象许久不来了。”

  “这段时间总监加班的时间确实多了。”

  “看这样子,该是换夏行长了吧?”

  “不会是夏行长的哀兵之计吧?我总觉得他这种人,哪儿这么容易就残呀。”

  “说不定,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四小姐本来就喜欢他,看了心再一软,这不就成了……”

  “我看也是,不过,一个男人肯为你花心思演戏,就算被骗,心里也是暖的哦。”

  “顾止安那人不行,在这上头输夏晚不止一成,我看他出局是出定了。”

  “那我们的赌局,到底算谁赢谁输?总不能让我白输两个月的工资吧。”

  “得了,四小姐不是反请回来了,再说,我们一起请你吃,你吃得消吗,小心胖了老公不要你了。”

  “喂,你怎么这么毒……”

  ……。

  设计师们笑着闹成一片,他们根本不相信夏晚会真的重伤成疾,也对慕稀在夏晚身边明显不同看在眼里——这样愿意为女人用心的男人、只在他面前变得温柔灵动的女人,自然是应该在一起的。

  *

  慕稀推着夏晚,慢慢走在写字楼的大厅里,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淡淡的幸福感觉——只是这样简单的在一起,他们居然用了七年的时间。

  这刻来得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希望以后,他们再不会分开。

  第二节:温暖家宴

  夏晚家里

  不知道夏晚什么时候给夏妈妈打的电话,所以夏妈妈对慕稀过来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并且在慕稀进厨房帮忙准备晚餐时,也只是问她最近工作的情况,叮嘱她要注意休息、拜托她照顾夏晚,绝口不提要他们结婚的事。

  “小稀是越来越能干了,不过我看着你在厨房总觉得别扭。”夏妈妈笑着说道。

  “不像吗?”慕稀举起双臂,低头看看穿着碎花围裙的自己,自我感觉还是挺好的。

  “好了,吃饭了。”夏妈妈看着笑眯眯的看着她,从餐台上端了两盘菜递到她手里后,便催着她出去。

  “夏晚,吃饭了。”慕稀将菜端上桌后,快步走到正在客厅工作的夏晚身后:“可以了吗?”

  “过去吧。”夏晚伸手合上电脑,抬头给了她一个温润的笑容。

  “这个两个菜是我做的,你尝尝看能不能吃,夏姨肯定不好意思说的。”慕稀指着蟹黄豆米、虾仁豆腐,凑唇在夏晚耳边小声说道。

  “看相不错。”夏晚拿起筷子各尝了一口,不禁大赞:“慕稀,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

  “真的还行?”慕稀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夏妈妈,想了想说道:“我尝一口没事吧?”

  “没事,我们家没那些规矩。”夏晚将筷子递给她。

  “我家里规矩严,我爹地不上桌,不可以动筷子的。”慕稀接过筷子,飞快的夹了一个喂进嘴里,不禁得意的笑了:“真的不错,不枉我缠着秦姨学了整整……”

  话说到一半,慕稀猛然停住,慢慢放下筷子,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去厨房帮忙。”

  “去吧。”夏晚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拿起筷子混不在意的继续吃她做的两个菜。

  “我最近学西点,中餐的水平看来是下降了。怎么感觉还没有小稀的两个菜做得漂亮呢?”慕稀还没进去,夏妈妈便端了两个菜出来,重重的放在桌上后,对夏晚说道:“来尝尝,你也好久没吃老妈做的菜了。”

  “说得好象你做过菜给我吃一样。”夏晚不禁笑了。

  “臭小子,是老妈不肯做给你吃吗,明明是一年半载也不回来一次。”夏妈妈伸手在他脑袋上重重拍了下来,可看见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目光不由得又黯淡下来,怏怏的说道:“快吃吧,吃了就滚,别在家里惹我伤心。”

  “真要我滚吗?我还准备今天晚上住这边呢。算了,慕稀,你打电话让秦婶儿收拾一下你那边,吃完饭我们过去。”夏晚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敢!”夏妈妈立即睁大了眼睛瞪着他。

  “呀,菜都要凉了,快吃吧。”慕稀见他们母子如朋友般的相爱相杀,不禁羡慕。

  “慕稀这是嫌你话多了,还不快吃。”夏晚大乐。

  “喂,我没有。”慕稀跺了跺脚,不禁与夏妈妈一样,睁大眼睛瞪着他,碍着夏妈妈在场,否则早就一筷子敲到他头上了。

  “别理他,这臭小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以后他哪儿不老实了,你尽管给我敲。”夏妈妈见慕稀一脸的着急与尴尬,心里直乐——这一次,这媳妇儿该不会再跑了吧。

  不结婚就不结婚吧,现代人观念开放也没什么,反正有个人陪在儿子身边就行了。

  夏妈妈倒是开明,一直催的并不是夏晚的婚姻,而是他有人相陪。原本就喜欢慕稀,现在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圆点,虽然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两个孩子也都经历了重大变故,但看到他们现在如亲人般的相处,仍觉得安慰。

  一顿饭,三人吃得亲密又随意。慕稀虽然早知道夏妈妈利落爽快的个性,却多少拘着长辈的礼。今天第一次感受到她的无拘与可爱,更感动于她回头的真心喜欢——自己的妈妈,是绝对

  妈,是绝对做不到的。

  *

  “小稀,小晚现在这样,你是真的不……”

  吃完饭,慕稀陪夏妈妈收拾厨房。夏妈妈原本没打算问她和夏晚的事情,可一听夏晚说明天就要走,终究还是担心他。

  “夏姨,我和他一起过去,向医生了解了情况后,再看下一步怎么处理。我这边工作暂时也丢不开,这个我和夏晚商量过了。”慕稀知道夏妈妈的担心,拿着抹布边擦碗边小声说道:“夏姨,我刚离婚你是知道的。所以我现在,还不想那么快结婚。”

  “小稀,你老实告诉夏姨,是不是对小晚不放心?”夏妈妈看着慕稀直接问道。

  “不是不是,他很好的,是我自己的问题。”慕稀连忙摇头。

  “他这孩子吧,看起来吊儿朗当的,其实心里是有数的。自安言长大后,这么多年他心里也只有一个安言;安言结婚后呢,他过了那一阵,心里也就只有一个你。”夏妈妈从慕稀手里接过擦好的碗,看着她诚恳的说道:“他这性子吧,小时候是不太好,打架、闹事、追女同学。闹得他爸总是追在后面打。后面不知道怎么就醒了,再不碰那些东西了。”

  “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追他的人可多了,我那时候担心呀,给我找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媳妇儿回来可怎么办,不是不喜欢,这说话不懂啊。”说到这里夏妈妈不禁笑了:“你知道这小子和我说什么?”

  “只玩玩,不结婚。”慕稀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夏妈妈倒不给自己儿子抹黑,笑着说道:“他说呀,上高中的时候,谈恋爱谈腻了,觉得谁都没意思,还觉得女人特烦,所以谁都不理了。”

  “那您不得又着急,这下别说黄头发蓝眼睛,连媳妇儿也没了。”慕稀笑着说道。

  “那时候不知道着急,想着他能安心读书就好。谁知道这个臭小子,说不谈就不谈,一直到回国,想追安言来着,谁知道一回来,安言就嫁了,然后就遇到你了。”夏妈妈叹了口气,对慕稀说道:

  “小稀呀,这人跟人相处呢,熟的总比生的好。夏姨不是说你嫁的那个顾先生不好,只是人和人之间感情再好也需要磨合,而且吧,这年纪越大越难磨合。所以你们这么好的两个年轻人,也没能走下去,若我不是小晚的妈妈,我还真为你们可惜。”

  “你和小晚可不同,你们认识的时候,正是恋爱的好时候,到现在也都磨合得差不多了,你们两个以后肯定好。”

  “谢谢夏姨,以前……没人教我这些。”慕稀听夏妈妈说起她和顾止安时这样的诚恳,眼圈不禁微微的发红——她并不是在凭悼这段婚姻,只是想起那时候,自己一个人的坚持、一个人的努力,只觉得难受。

  “你呀……安言出嫁了,都还来我这儿撒娇呢。你是把夏姨当外人了,你要是早来找夏姨说说,也不至于受这些委屈。”夏妈妈伸臂抱了抱她,温柔的说道:“虽然夏姨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离婚,但以你不服输的性子,若不是心灰意冷,也不会轻易就放弃了。”

  “没有,还是我的错。”慕稀轻轻摇了摇头。

  “好了,不管谁的错,现在都过去了。以后在夏姨这里,夏姨教你怎么对付那个臭小子。”夏妈妈拍了拍慕稀的肩膀,爽朗的笑了。

  “好。”慕稀眯着眼睛笑了,笑眼里,似乎有股幸福的影子划过——因为夏晚、还因为夏晚的妈妈。

  而她这一句简单的好,似乎让夏妈妈吃了定心丸——她答应的,自然不是学习怎么去对付夏晚,而是与夏晚的这一段关系。

  第三节:安心之吻

  “你们两个要吃什么水果?我跳完舞给你们带回来?”大约点的时候,夏妈妈接到姐妹的电话,便换了衣服装备出去。

  “火龙果。慕稀也一样。”夏晚说道。

  “好,我没带钥匙,记得给我开门。”夏妈妈笑着转身离开,一路走一路轻哼,显然心情极好。

  “和我妈聊什么呢?看起来还挺愉快的。”夏晚笑着看着慕稀。

  “说你小时候顽劣的事情啊。”慕稀歪头看着他,从他的脸上似乎真能看出少时的顽劣来。

  “我妈年纪真是大了,越来越喜欢回忆了。”夏晚微微愣了愣,没有如往常般的假装埋怨夏妈妈,却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我以后,会多来看她。”慕稀小声说道:“要是夏姨习惯的话,也可以搬到我那边住,和秦姨也是个伴儿。”

  “好,我和她说。”听着慕稀娓娓的安排,夏晚的声音不禁微微的发哽——一场婚姻,果真让她变得妥贴起来。

  妥贴得象个大人,再没有孩子气,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夏晚,今天晚上我不住这里了,明天和你一起去美国,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慕稀看着夏晚说道。

  “好,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夏晚点头,对于她的决定倒并不觉得意外。

  “司机还在?我打车也行的。”慕稀说道。

  “我还有些简单的运动要做,这种天气,还要洗澡吧。”夏晚轻扯嘴角,淡淡笑了笑:“这些暂时还需要人帮忙。”

  “哦,那……”慕稀犹豫着。

  “我的体重可是你的两倍,你做不来。”夏晚知道她要说什么,不禁皱起出眉头。

  “哦,好。”慕稀点头,

  慕稀点头,想了想问道:“那我可不可以看看?”

  “以后吧。”夏晚皱着眉头淡淡说道。

  “也好。”慕稀轻轻点头,看着他笑笑说道:“其实我的承受能力没那么差。”

  “我明天下午点的飞机,你确定过去,我就让喻敏帮你订票。”夏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没有再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

  “你把航班号告诉我,我自己买吧。”慕稀摇了摇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夏晚说道:“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们机场见。”

  “好。”夏晚点了点头。

  “晚安,夏姨回来替我说一声。”慕稀起身说着便站了起来。

  “慕稀……”夏晚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恩?”慕稀低头看他,在他深邃的眸色里,一颗心不由自主快速跳动了起来。

  “明天,不许失约!”夏晚低低的说道。

  “……”慕稀张了张嘴,有些结巴的说道:“不、不会。”

  “你若失约,我不会再由着你的性子来了——我绑也要把你绑到民政局去,你可听见了?”夏晚粗声粗气的说道。

  “知道了。”慕稀轻轻的笑了,眸子却一片莹亮。

  “你就笑吧。”夏晚瞪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微一用力,她整个身体便跌坐在他和膝上,然后用力的将她按在了怀里。

  “喂,夏晚,快放手!”慕稀吓得忙用双手撑着轮椅扶手,生怕压坏了他。

  “腿是好的。”夏晚低低说着,俯头沉沉吻住了她:“慕稀,若不是知道你和他分开,我必不回来,你可知道,拖着这样的双腿,我犹豫了多久,才决定出现在你面前……”

  “如果我不离婚,你是不是准备骗我一辈子?”在他温热而沉重的唇里,慕稀艰难的说道。

  “不会,等到我恢复的那一天,我就会回来找你。”夏晚停下辗转的唇,沉沉的盯着她的眼,笃定的说道。

  “你呀……”慕稀轻轻的吐了口气,双手圈着他的脖子,慢慢闭上了眼睛……

  *

  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当两人终于停下唇舌的纠缠而略略分开时,都已经有些喘息不定——是因为吻得太热烈而缺氧,也是因为心动情动的情不自禁。

  “我先走了”慕稀低低的问道。

  “好。”夏晚摇头,忍不住在她红润的唇上又轻啄了一下,却仍是没有放开她。

  “夏姨一会要回来了。”慕稀小声说道。

  “不会……”夏晚低低叹了口气,仍是忍不住再次吻住了她,比起刚才的急切与深入,这一次却是格外的温柔……他的双唇在她的唇间留恋轻吮、柔舌轻轻挑动着她唇齿间的芳香、一点一点的撷取独属于她的甜蜜,这样的缠绵温柔,让两人都舍不得分开——走了多久,他们才走到今天;走了多久,他们才不是为了分别而吻;走了多久,他们才可以在吻过之后说再见、还再见……

  *

  回到家里,慕稀拉开窗帘看着窗外天空里的明月,快十月了,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亮,就如她此刻的心情般,带着温柔的喜悦。

  第四节:慕稀去见温茹安

  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慕稀点便到了温茹安处——果然,原本点才正式开工的工作室,温茹安已经到了。

  “没想到会是我过来吧。”慕稀看着温茹安微微笑了笑。

  “确实没想到,这不像夏晚的做事风格。”温茹安淡淡应了一声,看着慕稀问道:“你来的目的?”

  “事关我的性命和自由,我又怎肯将这事交给别人来办?”慕稀在温茹安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挺直的背脊和坚定的眼神,让她在自己的心理医生面前,也毫不弱势。

  “于你来说……夏晚似乎并不是别人?”温茹安淡淡说道。

  “这件事情,除了我大哥,我谁都不信。”慕稀冷然说道:“温医生,你与夏晚有什么约定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这是你和夏晚之间的事情,我希望不要牵扯到我——你知道,这对我不公平。”

  “你是他毁约的原因,你如何能置之事外?”温茹安冷笑着说道。

  “他毁约了吗?”慕稀微眯起眼睛,一脸轻讽的看着温茹安:“他说过不让你继续追她了吗?”

  “我……”温茹安不禁一愣,呐呐的看着慕稀,第一次被她的问题给问住了。

  “第一次看到我们一向聪明理智的温医生,如此乱了方寸的模样,确实有些让我意外,也满足了我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原来你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原来在爱情中你也同样的盲目、同样的不知所措、同样的会没有自信。”慕稀淡淡说道:

  “他答应你追他,又没答应做你男人,你继续追好了,接不接受是他的事情,不是吗?”

  “你威胁他又如何?顺其自然你还有继续追的机会,我被弄进去了,你也不过多了个敌人而已——与夏晚这样的人为敌,连顾止安尚且寝食难安,你会如何,我倒真不敢想象。”

  温茹安沉然看着较之以前任何时候都从容的慕稀,沉默着没有说话——是离婚让她变得坚韧了?还是夏晚的归来,让她心定了?

  慕稀也同样直直的看着她,沉默许久后,才愣是慢说道:“温医生,我过来只是告诉你两件事……”

  “慕稀,你过来干什么?”慕稀还没说完,被保镖推着进来的夏晚便打断了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76 安心之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