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7 私奔的感觉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你想睡他是你的事

  “这件事,我自己解决。”慕稀起身走到他身边,伸手从保镖手里接过轮椅。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夏晚沉声说道。

  “你们之间的赌约,却关系到我的性命,你们不觉得,这对我很不公平吗?”慕稀对夏晚说话,却只是仰着下巴看着温茹安。

  “夏晚,我和慕稀还没聊完,你去旁边接待室稍等,行吗?”温茹安也同样的,对着夏晚说话,眼睛却定定的看着慕稀:“你放心,以这位慕小姐的脾气,要让她吃亏不是见容易的事情。”

  “既然是我们的约定,还是由我们来解决比较合适。”夏晚淡淡的说完后,仰头看向慕稀:“你去外面等我,我半小时就好。”

  “我和温医生其实快聊完了,就是还有两句话没说——你若想听,一起也无妨。”慕稀微微笑了笑,推着夏晚走到温茹安办公桌前,直直的站在轮椅后面,看着温茹安说道:

  “你这么聪明的女人,损人损已的事情就不要做了吧——你若这样做,我这辈子固然是完了,你这辈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我们和夏晚,其实着实是简单:你爱他、想追他、想睡他,那都是你和他之间的事,和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你继续爱、继续追、继续想办法去睡他,那也都是你的事,何必扯上我?”

  “慕稀!”夏晚的脸上不禁一片黑线。

  “让我把话说完!”慕稀瞪了他一眼,见他一副被鲠住的样子,这才抬头看着温茹安继续说道:“至于他是否接受你的感情、是否答应你的追求、是否愿意被你睡,这事得看他的意愿,你强迫就没意思了,你说呢?”

  “至于我,唯一能给你的好消息,就是我和他暂时不会结婚,所以你所有的行为都既合法、又合情的,没人会指责你破坏人家家庭;至于破坏人家感情,自然也是不会的——能被抢走的爱人,不是爱人;能被破坏的感情,不值得拥有。”

  慕稀轻扬下巴,淡然而从容的眸色里,隐藏着淡淡的难过。

  她并不是因为对夏晚、对自己有信心才这样说;也并不是真的想让夏晚去接受这样的考验——如果考验的结果是有%的可能性失去爱人,那么她宁愿永远不知道对方是否有抗拒诱惑的能力、她宁愿这段感情一直呆在安全地带。

  只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去冒这个险。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余下的,你们谈吧。”慕稀的眸色微微沉暗,看着温茹安笑笑说道。

  “不知道是该说你自信、还是说你愚蠢。”温茹安轻扯嘴角,笑容却很勉强,无论她是自信还是愚蠢,却说中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若真的走出这一步,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

  “无论是自信还是愚蠢,那也都与你无关。”慕稀淡淡笑了笑,低头对夏晚说道:“我先出去了。”

  “在外面等我。”夏晚点头,脸上的阴沉依然未散。

  *

  “你确实让我感到很意外。”夏晚在看着慕稀离开后,缓缓回过头来,沉着脸看着温茹安,语气一片冷冽。

  “对不起,昨天是我冲动了。”在慕稀离开后,温茹安的态度也截然不同——都说冲动是魔鬼,连慕稀都能想明白的道理,她不可能不明白,只是在知道他为她而放弃了去美国之后的一切布局后,一股怒火烧掉了她所有的理智,连想都没想,便冲到了慕氏;连想都没相,那些恶意的、风度尽失话,便脱口而出。

  冷静下来后的她,自然不会真的那么做。只是,她倒要看看,夏晚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却没想到,却是慕稀先过来了。

  “慕稀所有的资料给我,你开条件吧。”夏晚淡淡说道——冲动?他只相信有预谋的算计,不相信她所谓的冲动。

  “抱歉,你的身份不合适。”温茹安摇头。

  “别和我说这些所谓的规则,你若讲规则,昨天也不会讲出那样的话,开条件吧。”夏晚不耐的说道。

  “我已经不能取信于你了吗?”温茹安失望的看着他:“你就不能理解一个因爱失控的女人?”

  “既然有一次失控,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次?”夏晚淡淡说道。

  “你——”温茹安不禁语结——这就是他的逻辑,她原该知道的。他的态度已是如此明显,自己又何必再纠缠以自取其辱。

  温茹安的眸色慢慢的冷了下来,看着夏晚淡淡说道:“虽然我昨天说出了不合适的话,但职业规则,我也还是不能违背的。不过放心,最关键的资料,在慕稀刚回国的时候,慕城已经全部取走了。现在留在我这里的记录,都是后期催眠的内容,因为有催眠师的引导因素,所以催眠下的记录不具备法律有效性。”

  “我暂且相信你,若与你所说不同,我们还会再见面。”夏晚的语调一片冷意,说完便调转轮椅方向准备离开。

  “夏晚。”温茹安猛然站起来。

  夏晚停下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转身。

  “如果慕稀和顾止安一直幸福下去,我会有机会吗?”温茹安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夏晚的回答很直接,完全不顾忌她的情绪。

  “你就这么笃定?你明明是欣赏我的、我们的沟通与相处,明明是有默契的。”温茹安走到夏晚的面前,恼怒的低声吼

  的面前,恼怒的低声吼道。

  “你知道伊念是以我未婚妻身份进入亚安的?”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如果不是慕稀,那选择的权利就会交给我母亲。我这样说,你可明白?”

  温茹安面色难看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才慢慢后退,将他离开的路让开:“你走吧。”

  “希望再见,你仍是我欣赏的那个温茹安。”夏晚抬头,给了她一个淡然而真诚的笑脸后,快速摇动轮椅离开她的办公室。

  毕竟相识一场、毕竟爱他不是她的错、毕竟他一直欣赏她的专业、她的睿智、她的理性——毕竟,他不希望这样优秀的她,在一段莫明的感情里失去自我。

  “得你一句欣赏,也不枉我爱你这一场。”看着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门外那一片阳光直直的打在夏晚身上,轮椅上的他一点一点的走出自己的视线,直到整个人消失在光线里、消失在眼前。

  温茹安知道,这一场从没正式开始的爱情,至此已然结束。

  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昨天的莽撞——如果在他违背约定的时候,她能够示弱,结局必然不会如此。

  至少,她还有留在他身边继续争取的机会。

  时间是最神奇的魔术师,它能让相爱的人成仇、也能让平行的两个人交集。只是现在,却不再可能了。

  *

  “你觉得自己处理得很好?”夏晚一脸冷意的看着慕稀。

  “我只是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哪怕那个人是你。”慕稀倔强的说道。

  “你是不相信我能解决好,还是不相信我会为你解决好?”夏晚沉声问道。

  “我都相信。”慕稀沉眸看着夏晚,沉然说道:“夏晚,我们在一起,并不代表我需要你帮我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的麻烦和负担。”

  “可我希望你是。”夏晚语气里一片烦燥,只是在看着慕稀有些错谔的神情后,又努力的将情绪平复下来,伸手拉过她的手,看着她低低说道:“好了,事情解决完就好。”

  “你现在去哪里?我要回公司安排一下工作。”慕稀微微笑了笑,声音轻缓而温柔。

  “我回行里。”夏晚轻声说道。

  “下午机场见。”慕稀点头。

  “慕……下午见。”夏晚看了慕稀一眼,最后还是妥协于她的意见。

  “我先走了。”慕稀微微笑了笑,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她快步离开的背影,夏晚只觉得这次的见面,她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同——虽然两人正式确认恋人关系,却只觉得她的心却越来越有距离。

  “是因为顾止安吗?”

  “你们到底为什么离婚?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将心慢慢封闭起来?”

  夏晚紧紧的皱着眉头,却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转头对身后的保镖说道:“走吧,回行里。”

  “是。”保镖利落的应着,推着他快速往外走去。

  第二节:私奔的感觉

  慕氏写字楼,慕稀办公室

  “怜姐,我最快一周回来,最迟……一个月吧,所以这些工作,就拜托你了。”慕稀看着席怜说道。

  “他现在的情况,怕不是那么快能恢复的,你不准备陪他一起渡过恢复期吗?”席怜轻声问道。

  “不一定,说不定我改变主意了呢。”慕稀笑笑说道,将手中的文件全推到席怜面前:“不过,无论如何,发布秀前我一定回来。还有,秀场头排帮我多留三五个位置。夏晚妈妈和朋友会过来。”

  “这就想着方儿的讨好婆婆了呢!”席怜不禁笑了,拉过文件平,一本一本的快速翻看着,将有疑问的地方都细细的问了一遍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好了,后面的事情和我邮件联系。”慕稀起身伸了个懒腰,抓起放在桌上的钥匙,看着席怜笑着说道:“怎么突然有种私奔的感觉?”

  “胡说道,你们可是双方家长都祝福的一对,真是搞不清楚你为什么不把婚结了算了。”席怜用笔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慕稀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答话。

  “好了,去吧,加油。”将慕稀送到大楼门口,席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只希望这个一直被哥哥们宠着的小公主,在爱情上,也不要再出意外了。

  *

  亚安银行,夏晚办公室

  “行长,我刚才的问题都问三遍了。”伊念看着有些走神的夏晚,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淡淡的酸涩——是因为慕稀吧,他们终于要在一起了吗?

  一定是自己为他求的顺愿绳结起了作用——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不知道自已的下一次动心,他会是什么样子的?会和行长有些相似吗?

  “恩?”夏晚抬头看了伊念一眼,将手中的文件合上后递给她:“都交给喻敏去处理吧,我要走了。”

  “喻行长已经签过字了,这些是需要你复审的。以前是寄到医院让你签,这不正好你回来了吗。”伊念将文件重新摊开推到他面前,轻声说道:“这些文件我都看过了,都是例行的报表,您签字就行了。”

  “寄到医院去吧,我现在签不了。”夏晚转过轮椅,往外推去——他现在确实没有心思放在文件上。而无论多常规的文件,他的签字的每一份文件,必然是

  件,必然是亲自看过的。

  “好吧。”伊念将文件重新合上,急急转身帮他推轮椅。

  “我现在去机场,有事给我邮件,文件也可以放在我随身行李里。”夏晚交待说道。

  “行长。”伊念看着夏晚定定说道:“你一定要对慕小姐好,那样你自己才会幸福。”

  “小丫头知道什么。”夏晚看着她带着些凄楚的笑容,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怔,沉声说道:“我走了,工作上多上些心,不要老让喻敏担心。”

  “哦,知道了。”伊念用力点了点头,在保安从她手上接过夏晚的轮椅后,她仍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直到下楼后,夏晚被保安抱上车,伊念才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声喊道:“行长,再见。”

  “再见。”

  “行长,顺愿绳结别丢了,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夏晚没有再回答,只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放在钱夹里的顺愿绳结,心里一股淡淡的暖流轻轻淌过——他从来不信这些,却又鬼使神差的将它带在了身上。

  难道,他与慕稀的机会,竟与伊念这个丫头的祝福有关吗?

  突然间,他竟有种感觉,希望伊念不要在亚安继续干下去了——希望她能够背上行馕四处游走,实现心中游走天下的梦想。

  只是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来将她带走,带着她行走于梦想、行走于天涯……

  ------题外话------

  各位亲,小朋友明天开学,所以今天要帮助他整理开学前的资料,还要从市内搬家到郊区,所以只能发这么多了,明天争取多发一些补回来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77 私奔的感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