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9 慢时光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原来,爱着的女人都傻着

  两人慢慢的吃完晚餐后,慕稀推夏晚到窗边,看向窗外那片金色的麦田,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月亮升了一半起来,天空泛着浅金色的微光,照在地面那成片成片的稻穗上,美得让人觉得眩目。

  “比起沙漠落日的壮观与凄美,这里又多了份生机与活力。”慕稀赞叹着说道。

  “今天坐飞机时间有些久,明天陪你一起去看看,只是不知道轮椅方不方便。”夏晚点了点头,对她说道。

  “你没去过吗?”慕稀低下头看他。

  “今天第一次看这里。”夏晚摇头说道。

  “你在这里住了快四个月了啊?”慕稀不由得轻声低呼。

  “没有看风景的心情。”夏晚笑笑说道。

  “哦。”慕稀轻应了一声,眯着眼睛问他:“那等你有看风景的心情了再去吧。”

  “你在身边,突然就有了。”夏晚将目光转向窗外,大手悄悄的覆在了她扶着轮椅的手上。

  “还挺会哄人的。”慕稀轻轻的笑了。

  “不是哄人,是真心的。”夏晚笑笑,慢慢收紧大手,将她的纤细柔软的手轻轻的捏在掌心。

  慕稀想做出不相信的样子,奈何嘴角止不住的笑意越来越浓,到最后不得不转过脸去,不让他看到自己喜不自胜的样子——这么容易就被取悦到了,是不是太没用了?

  从前看言情小说,总觉得那些女主角傻傻的,男朋友明明只是敷衍的情话,却听得如痴如醉、信以为真。

  原来所有陷入爱情的女子,都会这么傻——只要爱着的那个人愿意说,她就愿意听、愿意信。

  可怜她早过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在28刚的年龄才明白这个道理,比之那些青春年少的女孩子们,显得越发的傻气而可笑了吧。

  夏晚看着窗外,手却把玩着她的手指,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描绘着她的手型,一遍一遍的,似乎总也描绘不够。

  天空的浅金色慢慢褪去,被黑暗金所代替的时候,月下的麦田已经看不太清晰了,两人却依然一站一坐着、安静的看着窗外,享受着这样静谧而不被打扰的共处时光。

  “该休息了。”夏晚看了一眼滴滴做响的手机,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后,看着慕稀说道。

  “我有些紧张呢。”慕稀也从窗外收回了目光,低头与夏晚对视着,声音低低的说道。

  “紧张什么?我和你说的都是医生的原话,你再去问医生,也不过是那些消息。”夏晚笑笑说道。

  “我……”慕稀张了张嘴,便又重新闭上,只是从他掌心抽出自己的手,转身推着他往卧室走去。

  “我扶你起来。”慕稀将轮椅固定在床边,将手递给他,让他在站起来时有地方可以借力。

  夏晚抚着他的手,慢慢的站起来、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在床边坐下后,在慕稀的帮助下,将打着石膏的脚挪到了床上。

  慕稀打开轮椅的刹车正准备推开,想了想又转头问夏晚:“你晚上要起来上厕所吗?”

  夏晚原本在拉被子,听到慕稀的话,脸上不禁一阵尴尬,抬头瞪了她一眼,粗声粗气的说道:“不上!”

  “哦,那我把轮椅拿到旁边一些。”慕稀低头轻笑一声,将轮椅推到靠门处的空地处后,转身从柜子里拿了睡衣,将夏晚的扔在他的身上,自己的则扔在枕头上,看着夏晚问道:“我帮你换睡衣?”

  “右腿帮一下就可以了。”夏晚点头。

  “好。”慕稀点了点头,半跪在他的双腿间,看着他将外裤褪到左腿后,便极其小心的往下褪去——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往下拉,到得全部褪下后,她不禁又是一身汗。

  “每次穿衣服、脱衣服,都要这么久吗?”慕稀伸手拭了拭额头,看着他腿上的伤痕低低的问道。

  “不是,他们的动作可比你利落多了。”夏晚微微笑了笑,将睡裤递给她:“先穿这条腿。”

  “不穿算了,人也少吃一次亏。”慕稀接过睡裤扔过一边,拉了被子帮他盖起来,眼圈却是微微的发红。

  “傻丫头,难过什么呢,我已经习惯了。再说,后期石膏拆了,就算不能恢复,影响的也不过是行走,对于穿衣脱衣这种动作,并没有影响。”夏晚用力揉着她的头发,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你每看一次就难过一次,真不该和你订一间房。”

  “当然要,否则谁照顾你。”慕稀勉强笑了笑说道:“看习惯了就不难过了,所以你让我多看几次好了。”

  “快去换衣服,该睡了。”夏晚点了点头,拿起被她扔在枕头上的睡衣递给她。

  第二节:亲密如夫妻

  “我在被子里换,你别偷看我。”慕稀的脸微微一红,将睡衣抱在怀里,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

  “好。”看着她羞涩却又不避忌的样子,夏晚不由得心神微微荡漾,脸上带着笑意,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换了啊,你别睁开啊。”慕稀说着,转过身去被对着夏晚,快速的脱掉身上的卫衣、再脱掉里面的小衣,只是,虽然知道他闭着眼睛,却是第一次这样光裸着毫无遮拦的在他的面前,心仍然跳得如猛鼓在锤动一样,拉着真丝背心穿了几次,不是手放错了入口、就是穿反了方向,急得她一身的汗。

  “好了没有?”夏晚低声问道。

  “还、还没有。”慕稀慌张的答着,一慌之下,居然顺利的穿了进去。慕稀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我记得你的睡衣是背心式的,怎么要穿这么久?或者,是想让我帮你呢?”夏晚闭着眼睛,轻轻的笑道。

  “好了。”慕稀转过身去,伸手在他头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才不要换帮呢,想得美。”

  “是想得挺美的。”夏晚睁开眼睛,看着那如第二层肌肤一样的真丝面料顺滑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内里的风景凸现无余,不禁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喂,眼睛往哪儿看呢,快睡!”慕稀低头,看见那样明显的挺翘,脸不由得一阵通红,伸手便去蒙他的眼睛。

  “我睡了。”夏晚的声音一阵暗哑,却是自觉的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才乖。”慕稀红着脸松开蒙着他眼睛的手,身体缩进被子里快速将外裤脱掉,却在转身拿睡裤的时候,腿不经意的碰到他的腿——那样滚烫的温度贴着肌肤传过来,似要将她的整个身体都烧着,她条件反射似的往回猛缩,他的大手却如影随形般的用力按在了她的膝上……

  “夏……夏晚……”她结结巴巴的喊着,声音竟与夏晚的同样暗哑。

  夏晚按住她的大手慢慢的加重力度,又慢慢的放松、慢慢的收回,看着她的背影低低的说道:“快穿上吧。”

  慕稀缓缓回过身去,看着他忍得一头的汗水,低低的问道:“夏晚,你是不是很想?”

  “不是。”夏晚皱着眉头,拉起被子将她的身体全包了起来:“你不要引诱我就成。”

  “夏晚,你的腿影不响?”慕稀突然问道。

  “胡说八道什么,要我帮你穿?快穿好。”夏晚粗声低吼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躺下。

  “知道了。”慕稀低低的笑了,挪开一些身体,快速的将睡裤给穿好。

  “穿好了。”慕稀伸手拍拍他的背。

  “你很磨人,知不知道!”夏晚不太利落的转过身体,伸手将她圈进怀里。

  “不知道。”慕稀将头缩进他的肩窝里,暖暖的笑了,却又觉得这样睡得不舒服,他身上的温度简直是太高了,所以没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看着夏晚说道:“你怎么这么热啊?冬天有你暖被子的话,估计都不用开空调了。”

  “也就是说,我可以为你省点儿电费?”夏晚用手按住她动来动去的身体,笑着说道:“别乱动,越动越热。”

  “可是,真的好热。”慕稀皱了皱鼻子,将脸贴进他的脖子,无意识的轻轻磨蹭着。

  “慕稀,我发现和你订一间房真是个错误……”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俯头用力的吻住她,大手将她的身体紧紧的圈在怀里,不许她乱动——她只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他尚需克制;她这样不停的动来动去,他只能能欲火中烧来形容了……

  他以为,吻住她、按住她,就可以让身体的火苗慢慢压下,却在不觉中,由这个吻,而引燃了两人之间最热烈的火焰……

  虽然他因为担心她会害怕,所以极尽克制着力度,做好了随时停下来的准备;虽然她一直担心他的腿在现在不适合有这样的运动,所以在被他吻得迷迷糊糊之间,仍不望叮嘱他的腿不要用力;

  直到一切都水到渠成,他终于知道,她早已摆脱那纠缠了她七年的阴影,不再逃避、不再害怕,在他的温柔里,享受着他带给她的快乐,他的心情不由得一阵激动,不由得越发的温柔起来……

  直到他狠狠的将她锁在身下,她才知道,他的克制与轻缓,不仅是因为他在担心她、心疼她,还因为他的脚是真的不能用力的;慕稀紧紧的拥着他,努力的配合着,希望这样的配合,能让他尽量的少用力……

  ……

  因着他克制的温柔、因着她努力的配合,这一场该情事盛宴,便如五月牡丹般,在一次又一次的温柔里层层绽放,越过那一道疼痛的屏障,开出最盛的花朵,迷了他的眼、迷了她的心……

  *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透进来,满满一室的温暖,让人沉醉着不忍醒来。

  “好热。”慕稀用力的踢开被子,翻过身去。

  “盖好,别感冒了。”夏晚伸手抓回被子,又将她重新捞进怀里。

  “夏晚,好热。”被他捞进怀里的慕稀,双手又伸了出来。

  “慕稀,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睡觉这么不老实的?你这是欺负我的腿不能动呢?”夏晚不由得叹息,再次将她的手抓着塞进被子里。

  “我以前是什么样的?”慕稀睁开眼睛看着他。

  “以前在我怀里很老实,一晚上都不动一下。”夏晚见她醒来,低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低低的问道:“这算是你给我的大惊喜吗?”

  “惊喜?”慕稀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一丝难堪自眸底一闪而过,眸间又恢复了自然,笑笑说道:“不算吧,我好了有一段时间了,否则我怎么敢和温茹安翻脸呢。”

  “好了就好,其它的事情不要多想。”那么熟悉她的夏晚,自然轻易的捕捉到了她眼底的难堪与难过,当下用力抱了抱她,温柔说道。

  “好。”慕稀点点头,脸红红的看着他问道:“你的脚怎么样?有没有碰到?”

  “你放心,我有分寸。”夏晚摇了摇头,双臂紧拥着她低低的说道——就在前一个月,这样的相处他连想也不敢想;而现在,她却已经在他的床上、在他的怀里。

  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会给你意外之祸,也会给你意外之喜。

  “慕稀,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你。”夏晚将下巴搁在慕稀的头上,轻轻叩动着。

  “这还是夏晚吗?”靠在他胸前的慕稀仰头看他,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慕稀,或许你真的不该再想从前了。

  从本质上讲,你与顾止安的婚姻里,你对不起他的地方要更多一些;而你与夏晚,一直是你爱他更多一些的啊。

  “受伤后的夏晚,变得更脆弱了。”夏晚低声说道。

  “说得像真的一样。”慕稀仰头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满足的叹了口气,笑眯眯的说道:“夏大行长,该起床了。”

  “你趴下,我帮你按按,否则会腰疼。”夏晚用力揉了揉她柔软的腰,轻声说道。

  “不要了。”慕稀的脸微微一红,连连摇头。

  “听话。”夏晚低声说道:“我保证,我不看,只按腰,哪里都不动。”

  “喂!”慕稀伸手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却发现他的肉太硬,自己跟本就掐不动,当下轻哼一声,慢慢的趴了下去。

  夏晚帮她将被子盖好,大手在她的腰间用力按揉着,合适的力度、炙热的温度,让人只觉得享受得不行。

  “夏晚,你按得我又想睡了。”慕稀迷迷糊糊的说道。

  “那就再睡会儿,去医院的事不急。”夏晚轻轻的应了一声,手下的力度放轻柔了些,直到她重新睡去,他才停下来,躺进被子里,将脸贴在她的后脖上,轻轻的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味道,只觉得今后的日子若得如此,当真是夫复何求……

  只是,她的心结到底为何?

  她与顾止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总在不经意之间,便流露出淡淡的伤感,甚至是难堪?

  是在她没有恢复之前,顾止安逼迫她了吗?

  想到这里,夏晚的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似乎,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她下定决心走出她自己选择的那段婚姻;也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她觉得难堪屈辱。

  夏晚微微侧过头,将唇深深的印在她的颈窝里,看着她沉睡的侧颜,不禁一阵心疼——慕稀,过去的终将过去,未来,我们好好在一起……

  “夏晚,不要丢下我……”慕稀皱着眉头,口齿不清的说着梦话。

  夏晚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抚平她皱成结的眉头,俯头在她的耳边温柔说道:“夏晚再不会丢下慕稀了,夏晚要和慕稀永远在一起……”

  “好。”慕稀在梦中轻轻的笑了,眉头轻轻的打开,一脸娇颜,艳若桃李。

  夏晚沉眸看着她,眸色一片温柔。

  第三节:享受慢时光

  “夏晚?”慕稀醒来的时候,伸手一摸,旁边已经没有人。

  “我在这里。”夏晚的声音自窗边传来,接着便听到轮椅滚动的声音——慕稀坐起来,看到夏晚来到了床边。

  “你起来了?自己穿的衣服吗?你怎么去门边拿的轮椅?你怎么不喊醒我呢!”慕稀见他坐在轮椅上,不禁埋怨着他——其实,她是在埋怨自己。

  “是你太紧张了,你不在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做。”夏晚笑笑说道,摇动轮椅到衣柜前,拿了衣服递给她:“起床吧,我们下去吃早餐,然后去医院。”

  “衣服挂在上面,你怎么拿到……”慕稀抱着衣服瞪着他,凶巴巴的说道:“以后不许替我做事。”

  “要不我现在挂回去,然后你自已来取?”夏晚笑着说道。

  “夏晚,我是认真的!”慕稀恼怒的说道。

  “知道了,下次一定。”夏晚连连点头,做出一副听话的模样,那样滑稽的样子,慕稀自己也看得笑了起来。

  “出去吧出去吧,我换衣服了。”慕稀笑着低下了头。

  夏晚笑笑,摇着轮椅去窗边的办公桌上拿了笔记本电脑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

  窗外的阳光照着下面那一片一片的麦田,白天看起来,又比黄多了几份生动的力量感。

  夏晚合上腿上的电脑,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第一次有如此从容的感觉——不急着工作、只想静静的看风景、慢慢品味这种看风景的心情、品味这种让生活慢下来的心情。

  “哇,白天看起来更漂亮了,一会儿看完医生,我们去同,麦田好不好?”换好衣服的慕稀,快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金灿灿的一片,开心的低喊出声。

  “好。”夏晚点头,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揉了揉,温润的笑了:“看来是睡得好了,看起来竟比昨天要漂亮。”

  “我说夏大行长,要夸人也不带这样的——一天时间还能长变样了?”慕稀瞪了他一眼,伸手拉下温热的大手,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真是漂亮了,或者是因为……”夏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因为什……”慕稀问了一半,突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当下大羞,伸手便朝他头上拍过去:“你再胡说八道!”

  “好了好了,我不胡说八道了。”夏晚哈哈大笑起来。

  “走啦!这么大人了,没个正经样。”慕稀轻哼了一声,红着脸走到他身后,推着轮椅往外走去。

  *

  【医院】

  “嗨,Sam,你回来了。”回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早已等在那里。

  “你放心,除了洗澡睡觉,我都没下过轮椅。”夏晚看着医生说道。

  “很好。”医生点了点头,伸手拉起他打着石膏的脚,用力的在上面敲了一下,然后看着他问道:“疼吗?”

  “不疼。”夏晚摇头。

  “这样呢?”医生将他的脚微微向左拧着。

  “一点点。”夏晚点头。

  “向右呢?”医生再拧。

  “疼。”夏晚微微皱起了眉头,一直站在他身边的慕稀不禁紧张的看着医生。

  “OK,这样呢?”医生只是点了点头,用拳头轻轻敲击他的足跟。

  “这样还好。”夏晚的眸光不由得微亮。

  “OK,非常好。”医生点了点头:“骨头复位没有问题,但毕竟提粘合起来的,所以灵活动度慢慢恢复;敲击足跟没有疼痛,说明垂直受力度没有问题,今天拍片子,确认骨头合缝完好后,就可以开始做复健了。”

  “好的。”夏晚点头应道。

  “那我们现在,去做检查?这位漂亮的女士,你还没介绍呢?”医生这才笑眯眯的看向慕稀。

  “慕稀,这是吉米医生。”

  “Jim,我女朋友慕稀。”

  “吉米医生费心了。”慕稀看着医生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不费心,Sam是个配合度很好的病人,给他治疗很愉快。”吉米医生笑着说道:“请你随我去办理检查手续,这位护士小姐会带他去做整套检查,稍后你在这里等他就OK。”

  “我……可以等一下再去吗?我想陪他一起检查。”慕稀低头看着夏晚,眸子里一片坚持。

  “当然可以,果然是女朋友,就是不一样。”吉米医生看了夏晚一眼,不禁笑了,转身带着慕稀去办理手续。

  *

  “你女朋友?那么en?”负责夏晚的护士看着他笑着问道。

  “是妹妹,是公司合作伙伴,是女朋友。”夏晚认真的说道。

  “你是个幸福的男人,不过,小心妹妹变情人、伙伴变床伴哦。”护士小姐边写着检查记录卡,边笑着说道。

  “不会。”夏晚淡淡说道,目光看向走廊外面,等着慕稀快些回来。

  *

  “的情况,可以具体和我说一下吗?”慕稀看着吉米问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79 慢时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