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1 完美二人世界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完美二人世界

  慕稀在陪夏晚的一周时间里,体验了与上一段婚姻完全不同的二人世界。

  这样的相处对她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不同于以前想爱不能爱,明明希望是恋人,却只能做朋友时候的压抑与小心冀冀;

  也不同于与顾止安共同生活的时候,需要不断的提醒自己顾太太的身份、提醒自己为人妻的义务。

  她们在各自工作的时候可以几小时不说一句话,谁也不会觉得尴尬;

  她们在聊天的时候,开心了就笑、不开心就恼,打打闹闹、互损互黑,毫不留情;

  她们在情动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拥抱亲吻,做着爱人之间最私密的事情、说着让人羞红脸的情话、会为对方心跳加速、悸动柔软,却又自然得如吃饭喝水一样。

  这一段时光,是她与夏晚相识以来最好的时光,美好得让她想冲动得不想离开。

  “夏晚,都有点儿不想走了。”在一阵激情过后,慕稀赖在夏晚的怀里,疲惫而柔软的说道。

  “那就不走。”夏晚的大手,在她光裸的背上轻轻抚摸着,低低的声音还带着情动过后的暗哑。

  “你别诱惑我,我还有好多事要做。”慕稀张嘴在他胸口用力的咬了一口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眯着眼睛说道:“要好久咬不到你了。”

  “我能理解,你这是在暗示我,可以再来一次吗?”夏晚不禁轻笑。

  “你想多了。”慕稀不由得轻笑,柔软的脸在他的胸口磨蹭着,满足的说道:“我要睡了啊,累死了。”

  “慕稀,别走了吧,工作让他们用邮件发过来。”夏晚低头咬住她的耳朵,低低的说道:“我想你了怎么办……”

  慕稀被他咬得身体一阵发麻,笑着躲开后,半撑着身体看着他问道:“夏晚,你说男人是不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胡说八道什么呢,这叫闺房乐趣。男人结婚后,下半身只能贡献给自己的老婆。”夏晚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个大大的爆栗,在她叫痛的躲闪里,夏晚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起来,当下不由得微微一怔,脑海里似乎有些什么呼之欲出。

  随即将她重新拉进怀里,伸手边揉她的额头边说道:“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

  “知道了。”慕稀的眸光微微闪烁,将脸埋在他的胸前,避开了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自己和顾止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既然明天不能不走,那就早些睡吧。”夏晚用力的拥了拥她,低头看着她的头顶,眸底一片心疼。

  顾止安,S国的事故之后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夏晚,我没有怪顾止安。”慕稀轻声说道。

  “恩。”夏晚只是淡淡应了一句,并没有说话。

  “我和他之间有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里,我自己占了大部分。”慕稀低低叹了口气,沉沉说道:“夏晚,这一段就算揭过吧,以后在项目上碰到,不要为难他。”

  夏晚皱着眉头看着她的头顶,并不说话。

  “夏晚!”慕稀只得抬起头来,有些恼意的看着他。

  “离了就离了,以后不要再想他了。”夏晚将她的头重新按下去,粗声说道。

  慕稀努力的将头重新抬起来,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以后有什么心事不能问你吗?”

  “你……”夏晚不由得睁睛瞪着她,半晌才无奈说道:“你可真知道怎么将我的军。”

  “不是想他,只是偶尔会想起一些事情。”慕稀这才笑了。

  “好了,我做项目从来不带私人感情,这个你是知道的,瞎担什么心。”夏晚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看着她宠溺的说道:“你心里所有的疑惑,我们在生活中慢慢解决。OK?”

  “好。”慕稀轻轻点头。

  “别的男人,不管是前夫还是什么的,尽量少想。”夏晚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拉下脸说道:“我也会吃醋,知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夏晚是什么人啊,知道‘吃醋’两个字怎么写吗?”慕稀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却装做一脸不信的样子,看得夏晚直想咬她一口,恨恨的说道:“夏晚是那个想将慕稀从婚礼上拉走的男人,你说他会不会写‘吃醋’两个字。”

  “那你在S国的时候,还说,顾太太如何如何、你们夫妻如何如何,说得好顺啊,听得我的心直往下跌你知不知道——前一刻还在婚礼上抢人的男人呢?后一刻就翻脸不认人了。”慕稀唇角的笑容咧得更大了,却仍是抓住他的话柄声讨着。

  “是啊是啊,你是心直往下跌,我是被自己酸死了,酸得一整夜没睡。”夏晚说着,当真张嘴在她脸上狠狠咬了一口。

  “喂,会留印子的。”慕稀惊呼一声,忙往后躲去。

  “让你胡思乱想、让你胡说八道、让你不解风情、让你不识我苦心……”夏晚伸手抓过她,双手将她的脸捏得变了形。

  一番笑闹,两人之间重燃战火,在笑声渐弱后、呼息声却渐重;再次激烈的翻滚与交互里,两人都忘了刚才的话题,也没有人将顾止安出轨的事挑明了来说——过去的终将过去,现在这许多的甜蜜与激烈他们都体验不及,哪儿时间回忆过去呢……

  第二节:不舍,却还是选择离开

  【第二天早】

  “要不改签明天?”夏晚见困顿得不想起床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算了,麻烦,我在飞机上还可以睡十几个小时。”慕稀挣扎着坐了起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倔,不过是一两天的事情。”夏晚轻轻叹了口气,坐起来后对她说道:“趴下,我帮你按按,一会儿起床会舒服点儿。”

  “不要了!”慕稀回头睁大眼睛瞪着他。

  夏晚不禁失笑,温柔说道:“是真的帮你按,绝不会再来一次。”

  “信你才怪。”慕稀脸微微红了红,抓起睡袍披上后,便挣扎着下了床,看着夏晚说道:“你多睡会儿吧,我用热水泡泡。”

  “去吧。”夏晚点了点头。

  在慕稀拿了衣服出去后,夏晚也披上睡衣下了床,利落的拉过轮椅坐了上去,在打电话给服务台订了早餐后,推着轮椅去了浴室。

  “喂,你怎么进来了!”泡在浴缸里的慕稀见他进来,不禁大叫。

  “刷牙洗脸,一会儿还得送你呢。”夏晚边拿琉璃台上的牙具,边笑着问道:“不习惯?”

  “废话,快洗完出去。”慕稀瞪了他一眼,将整个身体都缩进了水中。

  “下次我洗的时候,也允许你参观。”夏晚笑笑说道。

  “夏晚,我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呢!”慕稀叹息着说道。

  “还好吧。”夏晚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眯眯的说道:“在你面前厚一点儿,想来是没关系的。”

  “懒得理你。”慕稀轻哼一声,伸手将手机的音乐放得更大,轻闭起眼睛,享受着被温水包围的放松感觉。

  夏晚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在躺在浴缸里的慕稀,听着她唇里轻出的歌声,只觉得人生最圆满不过如此了。

  想到这里,低头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双腿,眸色微微黯淡了一下,当即转身洗漱,不想让慕稀察觉他对残疾的在意。

  *

  “我先出去了,你也别泡太久了,里面空气不好。”夏晚洗漱完后,对慕稀叮嘱了两句才出去。

  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后,夏晚推着轮椅回到客厅的窗边,看着窗外越压越低的稻田,情绪没来由的变得低落起来——或许是因为她的坚持离开、或许是因为双腿暂时的残疾。

  他可以熟练的使用轮椅,却依然无法完全接受自己残疾的模样,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只能在轮椅上活动了。

  在身边没有慕稀的时候,他反而没有这么沮丧——那时候的他,生活中只有工作,而残疾恰恰最不会影响的,就是他的工作。

  而现在是完全不同了,他的生活中有了慕稀,两个人的共同生活,有多少事,是他这个残疾人不方便的呢?

  她爱他爱了七年,却在等到他回应的时候,他已是残疾之身,这对她——真的很不公平。

  “夏晚,外面门铃响了许久呢。”慕稀边擦着头发,边跑出去开门,将送餐的服务员让了进来。

  “是吗?在想一些事。”夏晚推着轮椅转过身,看着服务员将推车里的餐点放好离开后,推着轮椅到慕稀身边,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轻声说道:“坐下,我帮你吹干。”

  “我去拿吹风机。”慕稀看着他微微笑着:“你刚才想事情的样子,很高冷。”

  “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想得都高冷了。”夏晚笑笑,推着轮椅去洗浴间拿了吹风机过来:“坐下吧。”

  “我回去安排好工作,就去看夏姨,然后去看房子,你下周去检查的时候,我就过来了。”慕稀转身坐下,轻轻的说道。

  “恩,你先吃吧。”夏晚轻应了一声,大手轻轻在她的发际里穿棱,将她原本就不多的头发,一缕一缕的烘干。

  “头发象是多了些。”夏晚放下吹风机,双手在她头上揉了揉。

  “不失眠了就会慢慢好起来。”慕稀点了点头,盛好粥递给他:“一切都好的感觉真好,好在你的腿只需要两三年,我那个病,纠缠了我七年。”

  “安慰我吗?”夏晚推着轮椅到桌边,接过她递过来的粥边吃边说道:“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倒还好,只是以后和你一起生活,总觉得难免不便。”

  “有什么不便的,也不过是你大男子主义在作崇——你是不是在想:稻田那么美的地方,你想奔跑,却只能让我推着你;你还在想,希望我身边的男人,是一个无论从体格还是从能力上都能让我有安全感的,而你坐在轮椅上,这外形上总是要打些折扣。”慕稀歪着头看着他,轻轻的问道:“是不是这样?”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夏晚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下头继续喝粥。

  “好了,夏大行长,这两三你这样就挺好,我也放心,待你做人家老公的好习惯全养成了,再恢复不迟。”慕稀笑眯眯的看着他。

  “如果是安慰呢,就不必了,我还不需要。如果是真担心呢……”夏晚抬起头来看她,想了许久才说道:“我好象没什么可以让你担心的地方呢?”

  “夏晚,你不仅脸皮厚,还自大。”慕稀大笑着站了起来:“自大的夏大行长,你慢慢吃,我先去换衣服了。”

  夏晚低头莞尔,在她开朗的笑声里,他心里的难受也缓解了许多。

  *

  “夏晚,行李我就不收拾了,下次来还用得着。”

  “要洗的衣服我装在袋子里了,你记得让服务员过来取。”

  “你不要送我了,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好好治疗,争取早些康复。”

  “好了,夏晚,我要走了……”

  慕稀只被着随身包,连绘图的工具都没有带。

  “真不要我送?”夏晚沉眸看着她。

  “以后这样的见面和分开就是经常的事,有什么可送的。”慕稀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我来的时候你去接我,我走的时候不要送我,这样我们就只有相聚、没有分离,你说好不好?”

  “好。”夏晚用手撑着桌子,椅着桌沿站了起来。

  “喂,小心些。”慕稀忙伸手去扶他。

  “这只脚已经完全恢复。”夏晚伸手将她拉入怀里,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我想站着抱你一次。”

  “果然不同啊,感觉你好高大、好有力量。”慕稀微微惦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轻声说道:“所以你要好好做康复。”

  “当然。”夏晚轻轻点头,伸手托住她的头,沉沉的吻住了她……

  *

  “真的要走了。”半晌之后,慕稀在他怀里轻喘着气说道。

  “走吧,到了给我电话。”夏晚的拇指在她的唇上轻轻摩挲着,在她呼息平稳后,慢慢松开搂着她的手。

  “再见。”慕稀眸光微微闪动,慢慢退出他的怀里,慢慢退后一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后,毅然转身离去。

  *

  她知道他介意腿部的残疾;她也知道他希望自己留下来,不仅是因为爱情的难舍,更是因为他现在重创后的脆弱;她更知道,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心疼、也有失望。

  而她,同样很想很想留在他的身边,享受照顾他的安心、享受他所给的美好爱情。

  可她依然选择暂时离开。

  她贪恋这等了七年的温柔,却也理智的知道:这样的美好,只存在于这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在没有工作之扰、在远离日常生活的圈子里,他们的生活变得简单得只有彼此。

  以后回到了J市那个纷扰的环境呢?自己还有杀人的案底、还有慕氏的责任;

  他母亲对自己现在的情况又知道多少?会逼着他们结婚生子吗?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优秀得一塌糊涂的温茹安、一个单纯美好的伊念;这些或许都不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阻力,却有可能成为她们未来的不确定因素。

  她不知道未来会如何,所以她不敢让自己太过依恋现在的生活、太过依恋他给的温暖,她担心若有变故,自己无法再恢复过来。

  她生活的里变故太多了,她不敢再将自己的命运交到任何人手里——现在,她只信自己、只依靠自己。

  “夏晚,我得到了爱情,却失去了对婚姻的信心,在这样的得失当真无奈。”

  “夏晚,无论如何,我们之间这样的结局,也算是圆满吧,除了婚姻,我们什么都有——有爱情、有生活、有事业,我们应该知足,不是吗!”

  慕稀背着包,快步往机场里走去,离开夏晚的温柔怀抱、离开那个充满暖意的小房间,再看看这满机场匆匆的往返的旅客,便又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将目光从爱情上转移开来,人便会豁达许多——能伤人的不过是爱与不爱,若把这事儿看得不重要,自然不会受伤了。

  一定是这样。

  慕稀步伐坚定的往里走去,目光也变得一片清澈明亮。

  第三节:慕青的问题

  【J市】

  “慕总监回来了。”

  “大家好,进度怎么样?”

  “都在计划里。”

  “席怜跟我进来。”

  “好的。”

  慕稀回国后,直接去了写字楼,看见大家都在忙碌中,工作的状态一下子便上来了,对夏晚的抱歉、对未来不确定的低落,全被这样的工作情绪给扫除得一干二净。

  “Leon的设计稿过来了吗?”慕稀问道。

  “过来了,有几分城少当年的风采,不过更前卫、更大胆,在品味上,还需要再磨一磨。”席怜指了指手中的资料说道。

  “是吗,我一直觉得他品味不错来着。”慕稀笑着说道。

  “顾先生看了他的作品,也觉得少了些沉稳的味道,放在慕氏的产品里,有些跳脱。”席怜轻挑了下眉梢,笑着说道。

  “哦?”听到顾止安的消息,慕稀微微愣了愣:“他过来做什么?”

  “你回来了?”

  刚提到顾止安,便看见走廊里迎面走来的顾止安。

  “你……在这边呢……”慕稀轻轻点头。

  “过来看看这一季的财报。夏晚情况还好吗?”顾止安走到她面前,定定的站住,眸色一片平静。

  席怜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分别打了声招呼后,便先去了慕稀的办公室。

  “不太好,这次过去刚刚折石膏,现在还不能做复健,后期的复健一共分三期、两年,完全恢复的可能性大约90%吧。”慕稀看着顾止安如实说道。

  “那……你好好照顾他。越是强大的男人,这时候越脆弱。”顾止安的目光不经意的沉了下去,说话的声音也低沉起来。

  “这一季的财报如何,能达到合约数据吗?这段时间忙产品,倒是好久关心财务报表了。”慕稀不想在他面前,一直提夏晚的事情,当下便转移了话题。

  顾止安似是知道她的意思,当下轻扯嘴角勉强笑了一下,沉静说道:“情况不太好,通过做帐的方式才刚刚达到,下季度若不能弥补起来,帐目也很难做了。”

  “是吗?慕青和你说过新年发布会的业绩预估吗?”慕稀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大致算了一下,如果能达到预估,基本可以过关。所以我来找席怜拿发布会的预测详细数据。”顾止安点了点头。

  “好的,你去我办公室吧,我让席怜拿给你。”慕稀点了点头,用手机给席怜发了信息。

  “好了,我和她说了,你和她一起算算,我现在上去找慕青问问具体情况。”慕稀微微笑了笑,转头往电梯间走去。

  “慕稀。”顾止安轻喊一声。

  “恩?还有事?”慕稀回过身来看着他。

  “我们离婚的事,你看需要什么时候发个声明。”顾止安看着她低声问道。

  “有……必要吗?”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声音也变得低哑起来。

  “你和夏晚……总还是需要有个交待才行,毕竟在J市,大家也都算是知名人,若不声明,于你和夏晚怕是不太好。”顾止安轻说道。

  “夏晚的意思是,让时间来慢慢消化这个消息。”慕稀微微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顾止安,既然结束了,就没有谁对不起谁。至于夏晚,你该知道他的个性,他若需要,逼着你也会去办;他若不需要,你为他想再多也无用。”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找席怜了,再见。”顾止安点了点头,慢慢转身,往慕稀办公室走去。

  在转身之后,脸上原本清浅的笑容却慢慢收敛了下去——不需要声明?是他根本不在乎,还是没打算和慕稀结婚?

  又或者是慕稀在顾虑自己的情绪?

  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却知道问题大多会在慕稀这边——以S国事故现场夏晚的反应来看,他对慕稀的感情,只会比自己更深。

  他绝不会在这时候做出让慕稀伤心难过的事。

  *

  【慕青办公室】

  “招呼都不打,跑出去一周多,只是看他,还是做了什么决定?”慕青看着慕稀,皱着眉头说道。

  “决定了呀,以后和他在一起。”慕稀抱着文件夹在慕青的面前坐下,一脸平静的说道。

  “哦?怎么在一起?”慕青继续问道。

  “同居啰。”慕稀耸了耸肩膀。

  “他的意思?”慕青歪着头看着妹妹。

  “我的意思。”慕稀笑笑说道。

  “因为他的腿?我妹妹不是这种人啊?”慕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知道妹妹我不是这种人,还这样问?”慕稀冲着他翻了个白眼,淡淡说道:“婚姻这种事情,我觉得自己没把握;夏晚这个人,你觉得比顾止安更安好把握吗?”

  “从个性上来说更难、从感情上来说……好象也不如顾止安稳定。”慕青点头。

  “所以……我不想以后再有什么变故。”慕稀的眸光微微黯淡,沉然说道:“结不结婚也不过是一个本本而已,有什么重要的,结一次离一次伤一次,没必要。”

  “也对。离婚也是件麻烦的事情。”慕青淡淡说道。

  “佳佳的情绪稳定些没有?”慕稀看着慕青黯淡下来的表情,担心的问道。

  “还行吧,我也习惯了。”慕青有些不耐的说道:“你晚上过去看看她吧,我懒得和她说话。”

  “小哥~怎么回事呢?人家是孕妇,是你未来孩子的妈,你得让着她点儿。再说,我觉得佳佳的脾气挺好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慕稀不禁着急。

  “因为孩子。”慕青沉声说道:“我希望她把孩子打掉。”

  “你疯了!”慕稀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题外话------

  不好意思又少了,让我食言而肥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81 完美二人世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