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5 柔软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稀的忙碌

  【一周后,慕氏】

  “经典组:男款减少两组,增加静谧蓝和蔷薇红元素女款,单一元素各一组、组合元素一组。”

  “‘稀世组:男款再增加两组,一组带运动元素、一组带偏女性化流行元素。”

  在所有小样都挂出来后,设计室一整层,便到处全是样衣了。慕稀与席怜、娃娃、Leon拿着笔记本,穿棱在样衣中,一边看一边商量着增减款的事情。

  “Moon,运动元素与女性化元素,与慕氏的气质似乎有些不吻合。”Leon看着慕稀说道:“之前我的设计风格你是知道的,这次当真是改得辛苦。”

  “与慕氏气质相合的产品,我们都放在经典系列里;稀世系列一定要有突破。”慕稀将手中的样衣挂回到衣架上,转头看着席怜说道:“今年走秀比往年增加四组,女性化男装放第一组出场、运动元素男装放最后一组出场,和市场部商量一下,邀请客户携家人一起来看秀。”

  “好的。”席怜点了点头,快速记下了慕稀的意见——她明白慕稀的意思,是想让客户更多面的了来解产品,促进新品的被接受程度。

  常规款的业绩预测已经达到了瓶颈数据,若新款没有突破,将很难实现所给的业绩压力。

  “新增款设计款这周完成图样,下周完成技术参数,样衣半个月时间,有没有问题?”慕稀问道。

  “我争取。”Leon答道。

  “不是争取,是一定。你这段时间就留在这边,样衣定型后再回去,然后秀前过来,如何?”慕稀对Leon说道。

  “我手上还有几个散单没做完。”Leon有些犹疑。

  “也可以在这边做啊,散单又不用去客户处。好了,就这么确定下来了,办公室你自己挑,或者不到公司也行,看中哪里的房子我帮你租。”慕稀朝他摆了摆手,就将这事决定了下来。

  “到底是慕家小姐,财大气粗不是?”Leon看着慕稀,笑着摇了摇头。

  “找抽呢?”慕稀瞪了他一眼,将手中的本子塞在他手上:“这是我对这两组产品的想法,好好领会,一次出稿不合格的话,真是要抽你了。”

  “立即立正,调皮的行了个礼,一本正经的答道。

  “行了啊,少皮,快去干活儿吧,这次的作品对你对我都很重要。”慕稀笑着说道。

  “我先去找办公室,然后给你开办公用品清单。”Leon轻扬眉梢,轻轻点头,带着不羁笑意的眼底,是慕稀能看懂的认真。

  *

  “小稀,半个月把新品的图纸和技术参数赶出来,确实有些困难,会不会质量不能保证?”席怜看着慕稀问道。

  “他可以。”慕稀摇了摇头,取过一件样衣,边看边对席怜说道:“经典的要删减的款数,明天确认下来;新增的两组单品你找一个搭档一起完成,给合设计我来做,与Leon的时间要求一致,我知道你没问题?”

  “只能没问题了。”席怜无奈点头。

  “OK,娃娃,所有的样衣就都交给你了,一周时间,带着你的团队确认每件样衣是否达标,同步确认每套样衣的模特儿。”慕稀看着娃娃说道。

  “OK,没问题。”娃娃点头应着。

  “都去准备吧。”慕稀在笔记本上快速记下各人的工作时间要求后,转身快步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

  “席姐,小稀这段时间的状态好象很不一样呢?”在慕稀离开后,娃娃凑在席怜耳边小声说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席怜淡淡说道。

  “喜事?”娃娃的眼珠子快速转了两圈,试探着问道:“是和那个夏行长好事近了吗?”

  “或许吧,谁知道呢。”席怜挑了挑眉梢,自语似的说道:“又不见那位回来、也不见这位常过去,到是这位的心情倒是一直不错。”

  “这两位是什么人啊,哪儿能和俗人似的,谈个恋爱就天天粘在一起——人家男的有格局、女的有事业,要的是精神契合。”娃娃扬起眉梢,轻笑着说道:“好了,我要去忙了,别和我抢人,你那要的是技术,我这要的可是劳力。”

  “你那些模特儿不都是劳力,自己想办法去。”席怜抱着笔记本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恼意的娃娃——这些模特儿能当劳力才怪,衣服分配不满意还要吵一架呢,多难伺候的主呀!

  “我还是先去把人给抢到手再说吧。”娃娃耸了耸肩,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快速往设计师办公室一路小跑而去。

  第二节:夏晚面前,她的模样

  慕稀回到办公室后,打开走秀设计图册,按刚才的计划重新测算秀后订货量。

  只是看着这些数字,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喂,我是慕稀。”听见电话响起,慕稀随手抓起来。

  “很忙?”电话那边是夏晚的声音。

  “恩,小样全部出款了,在做最后的定款调整。”听见是夏晚,慕稀嘴角情不自禁的向上弯了起来:“我在计算调整后的订货预测,算得头都疼了。”

  “发过来给我吧,我帮你看看。”夏晚轻笑着说道。

  “你行不行啊?我知道你算帐没问题,这些款式的预测,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呢。”慕稀抬起头,边摇着脖子边说道。

  “慕氏的情况我还算了解,你把你自己做预测的原始数据一并发给我。”夏晚笑笑说道。

  “好吧,还有的合约数据我一并发给你,你……”慕稀想了想说道:“你们银行不是有财务人员在我们财务部吗?我们的财报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夏晚点了点头。

  “是啊是啊,是我们最大的股东呢,你这股东可不能只收钱,也该出出力了。这次的预测就交给你了,两天内要交作业。还有,和产品有关的数据你不要动。”慕稀笑着说道。

  “还有什么交待的,都一起说了吧。”电话那边,夏晚的声音带着包容的宠溺。

  “我先把资料发给你,想到新的再和你说。”慕稀笑着,从书架上拿了耳机插上后,将手机放下,边整理电脑资料边说道:“实际上的业绩压力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有了这样的压力,我们才会从产品、市场、客户,各个方面想办法——这次合约业绩若能达到,公司的市场把控能力会提升许多。”

  “现在已经能跳开设计、跳开业绩去看公司整体发展了,很不错。”夏晚诚恳的夸赞着她。

  “总不能总是被你骂笨吧,从七年前教到现在,还没出师,我也挺郁闷好吧。”慕稀笑着说道。

  “这样挺好。”夏晚笑笑说道:“资料我收到了,我先看,争取明天给你结果。”

  “夏晚,你现在不忙吗?”慕稀轻声问道。

  “还好,分行那边有喻敏,我手上要跟的案子只有一个S国的民建工程进展,这个只需要关注资金走向即可;一个是喻敏这边的一个地产项目,这个项目花的精力多一些;然后是总部两个国际项目的流程制定,这只是沟通和文字工作,倒花不了多少时间。”夏晚将自己正在做的事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慕稀。

  这样清楚的向一个人交待自己的工作,除了老板之外,慕稀是第一个了。倒不是因为慕稀想知道,而是他知道慕稀会担心他的事业是否因腿疾而受影响、会担心他由忙碌到清闲的落差与寂寞。

  所以,让她知道全部,也让她少一些担心。

  “汇报还够仔细吗?四小姐?”夏晚轻笑着问道。

  “行了行了,谁爱听呢,都是头痛的事情。不管了,反正你得帮我把事情办好了。”慕稀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却佯作不耐的撒娇说道。

  “好。”夏晚温润的笑了。

  “夏晚,这周我可能不能过来了,所有的人都在赶时间、赶款式,我不能走开的。”慕稀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电话那边的夏晚小声说道。

  “那就不过来。”夏晚柔声应道,声音与语气里没有任何的不快。

  “对不起啊,夏晚,我……”

  “你现在的状态我知道,又不是没经历过,你安心忙吧,有什么不明白的,给我打电话。的营销会议、市场会议,你记得都要参加,对市场越了解,你的产品才越有竟争力。”夏晚自然的将话题牵引到了工作上,不希望她在抱歉的情绪里停留太久。

  他现在的情况,自然希望慕稀能一直陪在身边,但他更希望自己的爱情是有质量的——不仅只有亲亲我我甜甜蜜蜜;还要有事业上的并驾齐驱、有思想上的同等交流。

  所以他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需求,而要求慕稀放弃她在职业里的立场,让她因为私人感情而弃团队与不顾——他不会、她也不会。

  实际上,这样的慕稀是让他骄傲的——那个偎在他怀里的时候,娇软的说着不想离开的小女人,在离开他以后,在职场上依然光彩照人。

  “慕稀,在听我说话吗?”夏晚听见电话那边有些异乎寻常的安静,追问了一句。

  “有,我知道了。有客人过来,晚些我再给你电话。记得康复要按时做。”慕稀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顾止安,对电话那边的夏晚低声说道。

  “好,再见。还有,不要熬夜。”夏晚轻声交待了一句后,便先挂了电话。

  *

  顾止安站在门前看着慕稀——边讲电话边忙碌的她,依然如从前般的,工作的时候专注而利落,从没有丝毫懈怠。而与从前不同的,却是她在这样的专注中,仍流露出娇嗔的柔软、还有耍无赖的小女儿姿态。

  这就是爱情吗?

  原来,爱情中的她是这个样子的。

  顾止安定定的站在那里,只觉得胸口似被什么重重的击中一样——他说他能给她一段平静而安宁的婚姻、给她一个现实安稳的生活,可他却永远无法让她这样轻俏的笑、这样无忌的耍无赖。

  他们之间,就连接吻也是有分寸的。

  这段婚姻,到底还是他错了,是他误了她。

  “你过来了?我刚调整了上市款数,预测数据还没有完全整好。”慕稀扯下耳机,按下电话后,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顾止安说道。

  “夏千语说数据差异已经不大,所以我过来看看,你们是准备在原有款数基础上做推广方式调整,还是加款数。”顾止安沉静的走进去,在慕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都有。”慕稀点头说道:“推广方式要调整、款数也有调整,‘稀世’品牌增加男款数,经典品牌增加流行元素女款,将男款砍掉。”

  “这种调整,‘稀世’推出的款数是绝对增加,但‘稀世’的客户若打款额不变,那便只能摊薄每款的订货数,所以需要销售部配合做客户政策——城要客户增加货款、同时增加新客户数,款数的增加才是有效的。”慕稀将设计调整计划推到顾止安的面前,沉然说道:

  “经典项目是减男款加女款,总款数不增加,我们寄希望于新款推动订货量。”说到这里,慕稀看着顾止安微微顿了一下,想了想才接着说道:“‘稀世’的业绩若最后仍然有差异,我们可能会将‘经典’利润划过来——后期,两个品牌事业部的销售出库单、走帐科目,完全合并。”

  “慕青的意思?”顾止安从笔记本中抬起头来看着慕稀问道。

  “慕青和财务商量的意思——C&A团队是公司最精锐的团队,在品牌取消后集体出走,公司的管理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多品牌营运,所以我们将这两个品牌按品类的方式来运作,相当于将‘经典’并入‘稀世’,对外仍以两个品牌运作,对内全部合而为一。”慕稀解释说道:“所以,两个品牌的业绩合并计算,应该是不违反合约的。”

  “即便违反,只要帐务和进出货记录能处理好,也就没问题。”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慕稀问道:“这样一来,的资金,除了后台运作业,已经可以运用于慕氏全系产品了,对吧?”

  “确实,但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慕稀沉声说道。

  “没错,亚安的资金已经足够了。那么将‘经典’的业绩并归‘稀世’,满足的对赌业绩,同时支付的合约利润,那么必然减少公司整体剩余利润,作为慕氏的最大投资商‘亚安’,你们又准备怎么说服?”顾止安淡淡问道。

  “既然‘亚安’是慕氏的最大股东,那么他要考虑的就不仅是利润回报问题,还有慕氏的长期利益——若慕氏对赌输掉,亚安可没什么好处。”慕稀笑着说道。

  “你考虑问题,越来越商业化了。”顾止安微挑眉梢,轻声说道。

  “有人曾和我说过,要想让别人心甘情愿的掏钱,就要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我们自己有什么——亚安的利益与慕氏是一致的,所以在业务资源整合上,我们没有矛盾。”慕稀笑笑说道。

  “你现在变化很大。”顾止安突然说道。

  “是吗……可能……其实我一直如此吧。”慕稀见他说到自己,不禁轻扯了下嘴角,勉强笑了笑。

  “或许,我们从前在工作上的交流,比较少。反而现在,了解你更多些。”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沉静的眼神里,有些满足、也有些失落。

  “我今天算是私下和你透露我们内部品牌合并的消息了,在新年走秀后,公司会有官方公文发给。”慕稀的眸光里划过一丝黯淡,下意识的将话题转了开去。

  “我这边没问题。”顾止安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稿纸推回给她:“这些调整看起来应该是对稀世的业绩更有利,所以我也没问题。”

  “OK,我们会在半个月内,将所有的款全部定下来,下月中,小样和模特儿挑选全部完成。后期市场部的秀场设计、销售部的客户政策同步推进;同时市场部正式启动年度走秀的活动推广。我对这次的订货有信心。”慕稀微微笑笑说道。

  “那就好。”顾止安点了点头:“我就先走了,调整后的测算数据出来后,你发给我邮箱。”

  “好的。”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顾止安慢慢站起来,看了她一眼后,轻声说道:“调法国总部了,夏千语现在以地产项目为主,后期慕氏的项目会慢慢移到新来的秘书手上。我也就是跟进这一阵子。”

  “都行啊,大老板亲自跟进,我们更有动力。”慕稀也站了起来,笑笑说道。

  “慕稀……”顾止安沉眸看着她。

  “恩?我还漏掉了些什么吗?”慕稀看着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你的距离好远,就如两个只有商业关系的客户,感觉……有些不习惯。”顾止安淡淡说道。

  “我们……”慕稀沉眸看着他,低低的说道:“也只能这样了吧。”

  “也好。”顾止安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再联络。”

  “再见。”慕稀轻声说道。

  “再见,不用送了。”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挺直的身影、利落的步伐,恍然还是初见时,那个干练凛冽的、让商业闻之心惊的顾先生。

  慕稀轻扯了下嘴角,慢慢的坐了下来,重新埋头在电脑里忙碌起来——这样真的很好,他没有因为离婚而变得颓废或消沉、也没有因为女秘书的事件而陷入难堪。

  对的事情、对离婚的事情,都如他的工作一样,处理得干净利落。

  这样的顾止安让她很放心。

  第三节:的选择

  【一个月后,法国,总部】

  “,你的工作能力非常出色,我很感谢你的上级Gary(顾止安的英文名)把你推荐给我们。”

  “谢谢Ann。”

  “后面这个项目里,你的表现若如这段时间同样出色,我会申请你提前独立负责项目。”

  “我很期待。”

  “OK,我也很期待。”

  *

  背着公文抱、抱着文件夹,慢慢的走出办公大楼。

  来法国两个月的时间,她凭借着顾止安推荐人的身份,迅速得到项目组的认可;加上她自己的努力和在商业上的天份,在项目配合中也表现出让人惊喜的能力,这让她现在的上级Ann非常满意。

  这也是第一次了解到:顾止安的人虽不在总部,却在总部有着极高的威望。

  只要提到他的名字,职位稍低一些的同事,眼里便全是仰慕与惊叹;职位高一些的同事,则表现得内敛一些,但大多数人,眼底也流露出欣赏之色。

  “Gary,顾止安,凭借这个孩子,我能拿下你吗?”微眯着眼睛,自语着说道。

  她一面想着这个孩子会对顾止安与自己的有关系带来的改变,一边又担心,若总部这边知道自己有身孕的话,是否会影响对自己的职位?

  想到这里,的心里不禁一阵矛盾——这样的工作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以她的资历,在中国项目组再呆个三五年,看有没有可能升到总部来。

  是要一个长期饭票?还是要一个难得的职业机会?

  抱着文件夹站在广场的中间,看着身边来往的优雅女人、帅气男人,她觉得自己是喜欢这座城市的——是的,她想留下来。

  “工作机会是我现在可以抓住的,而Gary……,还是个未知数。”

  “那……也只能对不起你了。”

  轻抚了下还看不出来的小腹,神情有些微微的黯淡,想了想,又给行政部同事打了电话:“嗨,Tina,我是,我想问一下,我的工作福利,是遵照中国公司、还是法国公司?”

  “法国公司?”

  “好的,我知道了,能不能麻烦你将法国公司的员工守则发到我邮箱,我还不太熟悉。”

  “谢谢。”

  挂了行政部小姐的电话,抚着小腹低低的说道:“我会尽可能的将你保住的。”

  抬眼看见迎面而来的一个孕妇,心里突然变得柔软起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85 柔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