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6 孩子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如何处理这个孩子

  【中国,办公楼,顾止安办公室】

  “非常优秀,我手上正好正在谈一个服装企业的投资项目,准备让她参与,你的意见如何?”总部的聊过后,便给顾止安打了电话过来。

  “她在中国公司已经办了离职,现在是正式的法国公司员工,对于你的用人,我没有任何意见。”顾止安淡淡说道。

  “你认为她独立把控项目的能力如何?”Ann笑着问道。

  “我给你的推荐书你没看吗?”顾止安明白她的意思,却仍不肯在一个已离职的员工身上,有更多的评价。

  “不是普通员工,是你的秘书,你应该更了解才是。”Ann对顾止安的态度不禁无奈。

  “我对我所有的下属,都是同等了解。”顾止安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了。

  “OK,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既然是你推荐的,她的工作变化,我还是知会你一声。”Ann了解他的脾气,当下也不再多问。

  “谢谢。”顾止安淡淡应了一声后便挂了电话,面色无波的继续低头工作。

  *

  “顾先生。”夏千语抱着文件敲门进来:“自从我们拒绝与‘亚安’合作后,‘亚安’已经很久没有在‘金地’这个项目上有所动作了。”

  “你没办法分析出他们下一步动作,是吗?”顾止安抬起头来看着她。

  “没错,若说他们之前的狂轰乱炸是为后期制造话题做准备,现在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也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夏千语将文件递给顾止安后,看着他说道。

  “暂且不管,重点跟进‘圣天’的进度。”顾止安淡淡说道。

  “好的。”夏千语点了点头,看了顾止安一眼后,似是欲言又止。

  “还有事?”顾止安看着她微微皱了皱眉。

  “顾先生……那个、刚刚给我电话……”夏千语期期艾艾的说道。

  “和我有关?”顾止安的眸光陡然一沉——Ann刚对她有好感,她就开始不安份了吗?

  “是……”夏千语轻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么就说,要么就出去。”顾止安一脸不耐的说道。

  “是。”夏千语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冷硬无情的样子,当下心里一慌,忙说道:“怀孕了……”

  “恩?”顾止安眸色猛沉,写在纸上的笔用力一按,整个笔头都被按了进去,文件上一片墨迹。

  “顾先生……”夏千语的心不由得一紧,接着说道:“的意思是,现在有个很好的项目机会。虽然总部的员工守则对怀孕员工有正常假期,但对于她这种新去的员工来说,肯定会影响手上的项目机会;而且等生完孩子、休完假再回公司,怕是连工作也没了。”

  “所以?”顾止安面色阴沉的看着夏千语。

  “所以她想把孩子打掉,她对法国的法律不熟,所以想让我帮她在国内预约医院。”夏千语快速说道。

  “你认为她在和你说真话?”顾止安敛下眸子,将手中断了笔尖的笔慢慢提起、再慢慢放下。

  “这个……”夏千语心里不由得吃惊,却又理解——顾先生果然对了解至深,也对她并无半分感情,所以对她的目的一目了然。

  “我知道了,我会跟她联系。”顾止安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是,我先出去了。”夏千语慌张着,快速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怀孕……”顾止安的手,不自觉的将手边的纸捏成了一团,半晌后,又将手中的纸团一点一点的铺平。

  然后拿起电话给打了过去:

  “我是顾止安。”

  “顾……顾先生……”

  “孩子是我的?”

  “是的,顾先生。”

  “我会确认,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打掉孩子,然后我曝光你的照片及堕胎新闻;第二,生下孩子交给我,我保住你法国的工作。”

  “顾先生,我不是……”

  “告诉我你的选择。”

  “可以让我想一想吗?”

  “这个孩子当我买你的,钱不会少了你的。”

  “孩子在我肚子里,凭什么你说要就非得给你!”

  “你可以不给,后果你自己承担。”

  “……”

  “我没有时间跟你耗,你不选,我就帮你选。”

  “我生!我生……只是以后……”

  “没有以后。”

  “孩子没有妈妈也是不行的。”

  “你只管生,其它的都不关你的事。”

  “顾先生,可不可以这样,以后我以你同事的身份去探望孩子?”

  “不可以。”

  “你……”

  “决定了,我现在就给Ann打电话。”

  “你准备怎么告诉Ann?”

  “你才离开中国公司没多久,就忘了该怎么和我说话吗?”

  “我……我知道了。”

  “等Ann的安排。”

  “知道了……”

  “把你法国的地址发给夏千语。”

  “为什……好……”

  *

  顾止安挂了的电话后,便即给Ann打了过去——他相信,还不敢对他撒这个谎,而且,这个谎撒得毫无意义。

  “嗨,轻快的接起电话。

  “刚给我电话,说她怀孕了,担心会失去项目机会,准备将孩子打掉。”顾止安淡淡说道。

  “噢,她怎么会这么想,当然不会。”Ann微微一愣,立即听出了顾止安冷淡语气里的威胁——若她令怀孕的失去项目机会,这个中国女孩有权利以双重身份歧视将她告上法庭。(孕妇歧视、人种歧视)

  她当然不能那么做。

  “这个傻女孩,我们做项目只看中能力,其它任何因素都不会影响她的职位晋升。”Ann爽朗的说道——她绝不可能因为这个中国女孩,而让自己陷入被动地位,甚至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受到威胁。

  加上顾止安在总部的人脉和声望,即便他现在身在遥远的中国,她也是不敢得罪的。

  顾止安对她的回答毫不意外,在电话里淡淡说道:“那你和她谈谈吧,她胆子说大不大,倒底是不敢得罪上级的;说小也不小,触及她的利益,她的爪子也足够的锋利。”

  “我推荐她过来,是基于她的能力和你项目组的需求,你不要让自己栽在她的手上。”

  “当然不会,你知道,我一向看重能力。我这就找她去谈,可别吓得做了傻事才好。”Ann似是不在意的笑了笑,便即挂了电话。

  挂了Ann的电话后,顾止安便打了内线让夏千语进来:

  “顾先生。”夏千语有些不安的看着顾止安。

  “你过去法国几天,安排在那边的住处和生孩子的事。”顾止安从包里拿了张卡递给夏千语:“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她和我的事,这件事到你这里为止,恩?”

  “是,我知道了。”夏千语接过他的银行卡,一脸紧张的点头应道。

  “胎儿DNA、两个保母、两个保镖,孩子生了抱回来,明白我的意思?”顾止安冷冷的说道。

  “……我明白了。”夏千语眸光微转,低声说道:“顾先生放心,我会安排好再过来。”

  “出去吧。”顾止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的。”夏千语捏紧了手中的银行卡,快速转身离开顾止安的办公室。

  在夏千语离开后,顾止安的沉暗的眸色才稍稍转暖,拿起手机给顾止念发了信息过去:“我有个孩子。”

  “你说什么?”顾止念立却回了电话过来:“你和慕稀的?”

  “……不是。”听到慕稀的名字,联想到孩子的话题,顾止安只觉得心里一阵被重锤压过似的沉闷难受。

  “那你……”顾止念这时候才明白,他与慕稀离婚的原因。

  “到时候孩子会抱回来,你若暂时不打算结婚,就帮我带着。”顾止安淡淡说道。

  “好。”顾止念轻声应了下来,想了想又问道:“那是个什么女孩,不可以吗?”

  “其它的事你别问了,到时候会有人抱回来给你。”顾止安说完便将电话给按掉了。

  这个孩子……

  如果那天晚上是慕稀,这孩子就是他和慕稀的了。

  想到这里,顾止安的情绪突然有些不稳起来,用力的合上电脑,拿了电脑和钥匙便快速往外走去。

  “顾先生……”夏千语忙站起来。

  “我今天不回公司了,有事给我发邮件。”顾止安冷然说道。

  “好的。”夏千语微微欠身,目送他离开后,才回到位置上坐下来。

  *

  “千语,地址我发给你了。”

  “收到。”

  “千语,顾先生和你怎么说的?”

  “工作的事情他帮你摆平,你安心工作安心养胎,我会安排最好的房子和保母给你。”

  “千语,我……这是我第一次怀孩子。”

  “那又怎么样!”夏千语皱了皱眉头,语气不禁有些嫌恶。

  “没什么,你安排吧,我这是自作孽不可活,本想将他一军,却反被他将着了。”有些无奈的说道。

  “别怪我没警告你,顾先生的个性和手段,你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所以不要玩什么花招。我两天内过来,带你去做检查,你不要让我难做才好。”夏千语淡淡说道。

  “千语,检查什么的我都没问题,只是我想……算了,等你来了再说吧。”想了想,又将话打住。

  “你什么也不用想,按顾先生的意思去做,对你和孩子都好。”夏千语冷冷道。

  在挂了电话后,看着话筒脸上一脸嫌恶的表情——平时一副干练利落的样子,倒没看出来是这种主动爬男人床的女人。

  顾先生……看起来那么正派高冷的一个男人,居然也会做出婚内出轨的事,居然还弄出孩子,真是让人失望。

  不过好在对这个孩子的处理,还算是干脆利落,若是被一个爬上床的女人用孩子威胁到了,那才真是要让人失望透顶了。

  夏千语勾了勾唇角,在电脑上快速的查找着所在区最好的医院,以及附近的房子、保镖、保母。

  做了大致的范围筛选后,给在法国的同学发了邮件,请他跟据自己邮件中所提的要求,帮自己做最后的选择确定。

  “其实,若顾先生不要这个孩子,倒是赚了——有好的职业发展、有自己的孩子,人生大事全解决了,可多好。”

  “可惜她遇到的是顾先生这个男人,除了和她上床这件事让人不可理解外,依然还是那个出手快准狠的顾先生。”

  “不过,想象顾先生这样的男人,以后一个人带着宝宝的样子,应该会很可爱吧!”

  想到这里,夏千语不由得轻挑了下眉梢,实在没办法脑补那样的画面,当即在网上订了第三天去往法国的机票,然后开始整理这一周的工作清单。

  第二节:好的,慕稀

  “面料颜色不对?”慕稀接到在工厂样衣间的Leon的电话后,便抓起钥匙和设计样稿,起身匆匆往外走去:“我现在过来。”

  “这是今年的第二批料,同一个厂家不同批次,不可能有明显差异。”

  “色牢度和织密度都有问题?”

  “怎么回事。我正在下楼,你先将两次的采购订单拿在手上。”

  “得了,有你接我的时间,我打车就到了,你先去拿订单,比较一下订单差异,如果是供货商的问题,马上给我电话。”

  挂了Leon的电话,慕稀匆匆走到路边去拦车。

  “小心!”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一刻慕稀被拉进一个宽厚的怀里,接着便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一辆装着满车快件的摩托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若不是来人拉得快,她肯定要被这超载的摩托车给撞翻。

  “谢谢,呃……顾止安……”慕稀回头,却发现是顾止安,地上跌落的东西,正是他的电脑包,想来是刚才拉得她太急,以至于手上没拿稳。

  “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的车呢?”顾止安松开揽着她的手,皱眉看着她。

  “同事开去工厂了。”慕稀弯腰帮他将电脑捡起来递回给他:“看看有没有摔坏。”

  “你现在去哪里?”顾止安接过电脑,看着她问道。

  “去工厂,面料出了点问题。”慕稀说着,转头去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车。

  “你没打过计程车吧?”顾止安看着她摇了摇头。

  “恩?打过的。”慕稀往前走了一步继续看车。

  “现在计程车大多用手机呼叫软件,所以你在这里即使看到空车,也大多是被预定了的,你招手也不会停。”顾止安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一脸的爽朗中,带着些天真的萌意,看起来竟有些超出年龄之外的可爱。

  “呃……是这样……”慕稀将目光从街道上收回来,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送你过去吧,车子在那边广场上。”顾止安温润说道。

  “这……我还是让司机送吧。”慕稀摇了摇头。

  “顺路,我过去办点事。”顾止安沉眸看着她,淡然说道:“过去的关系我们既然都已放下,也就没有回避的必要了,你说呢?”

  “上车再说吧,我确实赶时间。”慕稀点了点头,转身率先往广场停车场走去。

  顾止安眸色微闪,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笑了笑,便快步跟了上去——这样的慕稀给人一种利落的感觉,利落到让你没有办法再有更多的想法。

  *

  “顾止安,我不是回避你,而是我们不适合再有太多的交集,你说呢?”在车子发动后,慕稀看着顾止安说道:“我一边和夏晚恋爱、一边又让你这个前夫来解决我遇到的问题——你说,这算什么?”

  顾止安沉默着,半晌之后,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顾止安,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们的分开真的不怪你——没有谁对谁错,只是我们两个不能够在一起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慕稀看着他轻声说道。

  “不是你说不责怪,就可以不后悔。”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转眸看了她一眼后,又将目光调回到前方,沉然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后我会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慕稀听到他说‘克制’这两个字,只觉得心里微酸,转眸看几车窗外,声音低低的说道:“顾止安,你若能回到我们结婚之前的样子,才能让人放心。”

  “我不喜欢机器人样子的自己。”顾止安笑笑说道:“你不用管我了,至少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去你和夏晚的婚礼上把你拉回来。”

  “嗯哼,也学会开玩笑了呢。”慕稀笑笑说道,由着他这句玩笑,两人之间略显尴尬的气氛也变得顺畅起来。

  “抛开前夫这个身份,其实我们可以相处得很好——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朋友,你说呢?”顾止安若有所指的说道。

  “合作伙伴没问题,做朋友……还是有些尴尬,是真的。”慕稀笑笑说道。

  “……恩。”顾止安轻应了一声,直到此刻,他才懂得——他不停的在她身边出现,其实是给她带去困扰了。

  那……好吧,点头之交、熟悉的陌生人,该是他们以后关系最准确的表达了。

  *

  “我不送你进去了,以后出门自己要当心。”顾止安将车停在工厂大门口,对下车后的慕稀说道。

  “谢谢,再见。”慕稀给了他一个真诚的微笑,挥了挥手后,转身快步往工厂里面走去——对于他的叮嘱,她连一句话的回应也没有。

  看着她匆匆的背影,顾止安轻扯嘴角苦笑了一下,发动车子、打转方向盘,往以前与她同住的别墅开去。

  “慕稀,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其实……我不该是这种人吧,分了就分了,想念就想念,都该是我自己的事情,何苦给你添堵呢。”

  顾止安微眯着眼睛,嘴角是勉强的笑意,眼前却是那些模糊了的过往。

  下车推开花园的门,看着满园盛开的花朵、看着在风中空荡摇晃的吊椅,突然觉得——过去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才多久呢?

  不过是两个多月吧,与她同住了一年的房子里,想要回忆起当年与她共处的时光,竟有些为难起来……

  “怎么会这样呢?才两个月呢?”顾止安快步走到摇晃的吊椅前,伸手扶住吊身让它不再摇晃,心里却是微微的慌张:“以为不会忘记、以为至少还有回忆,却都败给了时间。”

  “若不是常常回来小住,或许我们的过去,就真的再也记不起了。”顾止安轻轻闭上眼睛,努力的回忆着他们共处的时光,眼眶却有些微微的发热。

  *

  “那间别墅好漂亮啊,特别是别墅里的花。”

  “大部分时间是没人住的,不知道卖不卖。”

  “已经转过一次手了,这家主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买了又不回来住。”

  “哎,花园好象有人呢,要不去问问吧,我真的很喜欢呢。”

  “好吧。”

  *

  听以有脚步声走近,顾止安反手用按下花园大门的遥控器,直接将那一对情侣隔在了门外。

  “喂!”女孩一声轻呼。

  顾止安并不理会他们,拎着电脑快步往里走去。

  只是在他打开电脑时,无法启动的状态,让他突然心生出一股无力感来——他和慕稀之间,就如这部电脑一样,摔过了、坏掉了,你再想,也无法重新启动了。

  你想刻意记住的过去,也仍然会忘掉;那些不经意间的小甜蜜、小默契,随着时间的推移,能记住的,会越来越少了……

  努力,有时候真是个无用的动作。

  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该忘记就忘记吧。

  顾止安慢慢的合上无法启动的电脑,慢慢起身走到窗边,看着花园的花良久,拿出手机给秘书打了电话过去:“小潘,帮我买个笔记本电脑,送到我稍后发给你的地址。”

  “好的,顾先生。”

  “好的,慕稀。”

  顾止安按下电话,对着自己自语了一句——好的,慕稀,忘掉过去,回到没有认识你之前的模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86 孩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