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7 还是分开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千语的计

  【两天后】

  夏千语只身飞往法劝,在同学的陪同下办了长达一整年的租房手续后,便让提前预约好的保母进去打扫整理,然后将购物清单交给两个保镖。

  不出一天时间,一套空荡的房子,便被布置一新,所有的家具、饰品、日用品,全换了新的;客厅的落地窗、阳光房里,都摆上了绿色植物。

  第二天,夏千语便带着去了医院,压着她做了DNA检测后,又带她到预约好的医生处做产检。

  然后直接将她带到了新租的公寓。

  *

  “我的行李、还有工作资料全部在那边。”恼声说道。

  “保镖已经帮你取过来了。”夏千语淡淡说道,拿着门卡刷开了门,然后将门卡递给:“这套公寓是租的,租期一年,合约在我那里,房东有事你随时联系我。”

  “你这算什么,监视我吗?”狠狠瞪了她一眼,只是在走进房间后,却闭了嘴——客厅是灰色长绒毛的波丝地毯;静谧蓝的真皮沙发上,同样铺着灰色长绒毛毯;一架乳白色三角架钢琴放在正对大门那面落地玻璃墙处,钢琴上面还放着一个水蓝色清玻花盆,里面插着粉色玫瑰;蓝色纱感窗帘完全拉开,让整个房间透满了阳光……

  上两个台阶后,是一间开放式厨房,地面、餐台、操作台,是同色的大理石,远远看去,几乎是连为一体的。

  中式厨具和西式厨具放在一起,竟有种奇异的和谐感。

  房间里还没去看,但光看大厅,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一天时间,将房子装饰到这种程度,这个夏千语当真是了不得。

  “顾先生的意思是买套房子给你,你愿意留在这里,就继续住着;不愿意留在这里,房子由你自己处理。但买房子对我来说太急,所以你就先住这里,你看中了哪里的房子告诉我,我过来帮你办手续。”夏千语并不理会她的不满、又或她的惊讶,径直说道。

  “你……夏千语,你就是个狗腿子。”看着夏千语恨恨的说道。

  “知道我是狗腿子,就不用再有不什么意见了。这是我的工作。”夏千语轻瞥了她一眼,边往里走边说道:“我会在这边呆三天,就住在旁边的酒店,你有事可以找我。”

  “两个保母与你同住这套公寓,两个保镖住隔壁。”夏千语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对,隔壁我也租下来了。”

  “夏千语,既然顾先生对你这么信任,婚内出轨、私生子,这种事情都让你知道,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突然说道。

  “不能。”夏千语连听都不听她说话,便直接拒绝了她。

  “你……”不禁语结。

  “别生气,孕妇要保持良好的情绪。”夏千语淡淡说道:“吃的不用我操心,两个保母一个会中餐、一个会西餐;胎教的书我帮你买好了,你看了写报告给我,我需要交给顾先生。”

  “写报告!”只觉得自己要被这个女人弄疯了,她是怀孕、又不是做实验:“夏千语,我看你是疯了,我这是怀孕、不是做实验。”

  “孩子若好,你以后和顾先生见面重叙的机会大有可能;孩子不好,顾先生不喜欢,你还有机会吗?”夏千语微笑着看着她。

  “我也不一定非他不可,这只是个意外。”的眸光一沉,却嘴硬的说道。

  “人并非他不可,钱呢?”夏千语笑了:“,我们都不是和机会、和钱过不去的人,你说呢?”

  “你……”眸眼珠快速的转了两转,不禁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看着夏千语说道:“我一直还以为,我们不是同一种人呢。”

  “是吗?”夏千语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你求我的事,我自然不能答应你,但你可以自己争取——你很精明,但不够聪明,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哦?愿闻其详。”走到钢琴边,手指在琴键上轻弹了几个音,那悦耳的叮咚声,让人心情自然的愉悦起来。

  “你找机会爬上顾先生的床,希望能用性吸引他;而当你有了孩子后,又希望用孩子制住他;你的目的是成为他的太太,而这个目的显然并不是因为你爱他,而是看中了他的社会地位、他的金钱、他的权利,是吗?”夏千语看着斜斜的靠在钢琴上,她依然保持着笔直站立的姿态,连腿也不曾弯曲一下。一身的凛冽的气势,十足的顾止安风格。

  只是她眼底的漫然笑意,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温度而已。

  沉沉的看了她半晌,才缓缓点头:“不错。”

  “可是你嫁给他,你也只是顾太太,他可以将你个顾太太当花瓶放在家里,你想要的地位、金钱、权利,他一分也不会给你,你要顾太太这个身份有何用?”夏千语轻笑一怕,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轻蔑:“,你的目的性很强,却仍脱不了小女人式的思维方式——以为上了床、有了孩子,做顾太太便是价值最大的结果。”

  “难道不是吗?”轻扬起下巴,眼底不由得一阵轻恼。

  “当然不是。”夏千语漫然说道:“你难道没有分析过你现在的处境吗?顾先生爱慕小姐,却因为你的介入而离婚,所以对你绝无好感;那时候你便该利用上过床这件事,要到其它的好处,比如说在总部更好的职位,而不是假装无求,实谋顾太太的身份。这是你第一次错。”

  “既然顾先生不待见你,他是那种因为孩子而妥协的人吗?显然不是,所以你便该拿这个孩子去找顾先生谈判,保障你在公司的利益;可你却在没弄清楚他的意思之前,就说打掉孩子,让他对你越发厌恶。这是你第二次错。”

  夏千语看着笑着说道:“你已经失去了两次机会,你还想失第三次机会吗!”

  的神色慢慢阴沉下来,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论起算计,我真是比不上你。”

  “你现在的实力,惹不起顾先生。所以,你要做的是利用他,达到你的目的——持续的赚钱能力、持续的职业上升机会,而不是学那些没用的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夏千语抬腕看了看时间后,眸色一收,淡然说道:“你最后一次机会,便是这个孩子。”

  “从现在开始,你把这孩子当皇子一样去保着,好好儿教育着,生出来还有和顾先生谈判的机会——你只需要在总部拿下两个项目,你在投行的江湖地位,便无人能够动摇了。”夏千语说完后,转身优雅的往外走去。

  “好,当皇子一样,然后定期给你孕期报告。”沉声应道。

  “这才是聪明女人该做的事。所有的希望都要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男人身上。”夏千语微笑着转身,看着她说道:“这样,我在顾先生面前也好交待。”

  “夏千语,顾先生为什么这么信任你?”突然问道。

  “因为我目标简单而直接。”夏千语拉开门走了出去,不再理会>

  *

  “目标简单直接。”的手指在琴键上无意识的按着,将夏千语刚才说的话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对于她思考的深入与冷酷,只觉得可怕——她只是一个22岁的女孩子啊,怎么有这么犀利而功利的想法。

  不过,她说得确实对,利用已有的资源,拿到能拿到的最大价值,才是自己该做的。

  “亲爱的,妈妈原本就爱你,现在更爱你了。我们要在一起呆十个月,未来呢……要金钱、要地位、要发展。对,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和那个会成为你爸爸的男人谈判。”轻扬起下巴,转身在琴凳上坐了下来,双手适应了一下键盘后,自得的弹起曲子来。

  第二节:为什么信任我

  “顾先生,这是DNA检测结果。”三天后,夏千语回国。将一沓报告交给顾止安。

  “在离开中国前,已经知道有宝宝了。没和您说,是在犹豫留下还是拿掉。她的目的是职业发展空间,她希望以后有机会能看到孩子。”夏千语快速将的情况汇报给顾止安。

  “你认为她有资格跟我谈判?”顾止安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淡淡说道。

  “没有。”夏千语简洁的答道。

  “所以?”顾止安抬头看她。

  “处理好她并不复杂的需求,可以让事情变得简单。我是女人,我了解女人。”夏千语沉声说道。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轻轻点头:“好,她的事情,全权交给你安排。”

  “顾先生,你为什么信我?”夏千语问出了与一样的问题——她只有22岁、她的业务能力并不是最强的,她唯一的优点是全力以赴。

  “你只需知道我信任你即可。”顾止安沉眸看着她,深邃的目光里有审视、有笃定、还有冷硬。

  “谢谢顾先生。”夏千语微微欠身,见顾止安重新将目光调回到桌上的文件后,便即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夏千语知道自己的工作里,从此多了一项顾止安的私人事务,她也知道顾止安从来都知道她接近他的目的,她还知道,她接近顾止安、她进入、她拼命工作的目的,就快要实现了。

  *

  怀孕的事情,对于顾止安来说,处理完也就完了,并没有让他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若硬要说他现在与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又恢复到刚回J市时候的工作状态——没日没夜的泡在项目里,很少再回与慕稀共住的别墅,也几乎不再去慕稀的办公室。

  慕氏的项目跟进,全部交给了新来的秘书小潘,重要一些的事情,他也是直接让慕青过到这边来谈。

  算起来,自那天送慕稀去工厂后,他又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她了。

  想念吗?

  似乎是想的,只是这想念变成了一种仪式深深刻在脑子里,每天不定期就跑来来烦扰他几次——习惯了,也就好了。

  就像每天要吃饭、要睡觉那么自然。

  想念,而已。

  第三节:还是分开

  今天是于佳佳小月子满月的时间,已有一个月没回来的慕青,提前下班回家。

  他没和于佳佳说他会回来,可于佳佳却知道——他回来的时候,于佳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身旁放的是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原来,他们对彼此,还有这样的了解。

  慕青扯着嘴角淡淡笑了笑,推开门走进去。

  “回来了。”看到慕青进门,于佳佳便站了起来。

  “今天走?”慕青的目光从她身边的箱子上扫过。

  “恩,答应老板明天要上班了,等你回来和你说声再见。”于佳佳轻声说道。

  “走吧,我送你过去。”慕青也不换鞋,直直的朝她走过来,伸手拎了她的行李箱便往外走去。

  “喂……你……”于佳佳看着他的大脚在地上踩出凌乱的脚印,想提醒他换了鞋再进门,想想两人现在的关系,便又止住了嘴,起身快步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昂扬挺拔的背影、利落而毫不迟疑的步子,心里涌上一阵淡淡的失落、还有隐隐的慌张。

  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离开后可能再回头?

  *

  慕青沉默着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沉默的帮她系好安全带、沉默的发动车子,延着熟悉的路慢慢往前开去——对,是慢慢的。

  这不是他开车的习惯,可他今天确实很慢。

  不知道是因为还在担心她的身体、还是因为心里也有不舍?

  或者,都有吧。

  人哪儿能时时将自己的情绪分得清楚。

  ……

  “以后自己一个人,要多长个心眼儿,别再被人骗了。”慕青帮她将行李放进房间后,转身走到门口,对一直依在门口的她说道。

  “恩,你自己也多注意,能不熬夜就不要熬夜;还有酒,能不喝就不要喝罢,我查了些资料,说你这种情况,最好能戒酒。”

  “恩,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身体完全好了吗?需要秦婶儿再照顾一段时间吗?”

  “已经好了。”

  “那就好,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我走了。”

  慕青伸手在她头上用力的揉了两下,沉沉的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

  “路上开车小心,别喝酒、别开快车。”于佳佳追出来一步,高声叮嘱着。

  “还有什么要叮嘱的?”慕青转身看她。

  “没有了,再见。”于佳佳勉强笑了笑,摇头说道。

  “进去吧。”慕青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再见。”于佳佳低下头,慢慢的后退了两步后,慢慢转身往房间里走去,在进门后,下意识地专身——慕青已经上了电梯,而电梯的门也刚刚关上。

  “是我自己提出的分开,却还是我自己舍不得。”

  于佳佳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关上门,慢慢的走进房间,整个人像虚脱一样跌沙发里,却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却发现她与慕青之间,最温暖的相处,却是他刚出狱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对她甚至有种莫明的依赖。

  “慕青,这次的分开就当是我的重生吧,无论以后我们能不能走到一起,我都不后悔今天这个决定。”

  “慕青,商业里有着我不懂的残酷和黑暗,但我还是希望你从此做个好人——一个可以犯错、但不要犯罪的好人。”

  于佳佳想起什么似的,急急的起身跑到窗边,慕青的车早已不见——远远的树下,只有一对恋人在亲密拥吻。

  就像曾经的他们一样,亲密到不分场合、亲密到难分难舍……

  远远的看着那对吻得难分难舍的恋人,眼泪在不觉间,自眼角缓缓流下……

  ……

  路灯下的恋人

  多像是曾经的我们

  深情拥抱亲吻

  爱的难舍又难分

  曾相爱的光阴

  全世界只有两个人

  为何一个转身

  就能变成陌路人

  ……

  “分开是什么意思?离婚?还是分居?”温茹安看着一脸沉静的于佳佳,意外的问道。

  “分居。”于佳佳低头搅拌着杯里的咖啡,低低的说道。

  “谁提出来的?”温茹安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于佳佳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温茹安说道:“在他的面前,我不是真的自己。”

  “错。”温茹安摇了摇头:“你所谓的真的自己,其实是想象的、理想化的自己;而在他面前的于佳佳,才是真的你自己。”

  “你太武断了,你的专业让你变得傲慢。”于佳佳轻轻摇头。

  温茹安轻挑眉梢,纠正说道:“不是傲慢,是自信。”

  “在慕青面前的于佳佳,一方面自卑着,认为自己对慕青是没有价值的;一方面仰视着,希望自己能如慕稀那样,在那个圈子如鱼得水、自我自在;同时你还自尊着,认为自己在他的面前根本没有话语权。是吗?”温茹安看着于佳佳,笑笑问道。

  “是。”于佳佳想了想,点头应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没错,不是你想要的,偏偏你就是。”温茹安淡淡说道:“你心里放着一个理想化的于佳佳——能够与他沟通除更深层次的话题、能站在他的身边从容优雅、能与他共同决定一些事情,而不是只能听他的。”

  “所以我选择离开。”于佳佳沉声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理想化的那个于佳佳只是你用脑子想象出来的——那样的于佳佳,是慕青想要的吗?是他一直爱着的女孩的模样吗?”

  “佳佳,你有可能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却也有可能因此而真正失去这段婚姻——婚姻不是你想象的匹配,而是自己眼里对方的模样。”温茹安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你的话……让我想一想……”于佳佳停下搅动咖啡的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总是在想自己要什么,可曾想过慕青要什么?

  她总是在想,自己该是什么样子,可曾想过放松下来用原本的样子对面对生活?

  “温茹安,我为什么没有你的生活智慧呢?”于佳佳闭了闭眼睛,用力的低下头。

  “旁观者清而已,我自己的感情,一样处理得一团糟。”温茹安端起咖啡杯,猛的灌了一大口,脑海里又闪过夏晚的影子,嘴角不禁噙上一丝苦笑。

  “我记得你说过,你爱夏晚,是吗?”于佳佳轻声问道。

  “我的问题比你复杂得多。”温茹安苦涩的说道:“我爱他,他不爱我;他爱的女人结婚了,却仍不肯给机会给我;然后……那个女人又离婚了。”

  温茹安轻哼一声,叹息着说道:“他和慕稀兜兜转转一大圈,却让我和顾止安两个人扮演了一回配角——他们若是一开始就在一起,我不会爱上他,又哪来这些苦恼?顾止安说不定也有了一段理性而持久的婚姻。”

  “就好象,他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而我和顾止安只是无意中被他们的感情所牵扯的路人而已——只是路过,想要停留,他们身边却没有位置。”

  温茹安说着,用手撑着额头,自语的重复着:“没有位置,再努力也没用、再聪明也没用……”

  “温茹安,你还好吧?”于佳佳轻声喊着她,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温茹安这样难过、这样无助……

  在她的心里,温茹安几乎和顾止安一样,理智得没有感情的那一种啊。

  ------题外话------

  各位亲,书院开展现言片文有将个人评奖,雨的作品《蜜婚晚爱》参选《年度人气奖》评比,请各位亲多支持,3月1日—15日任意一天,去以下:。/。地址,找到《蜜婚晚爱》点击投票,谢谢。

  投票资格:有潇湘阅读帐号,绑定手机,2015年6月——2016年1月,在书院消费金额达30元以上。

  请多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87 还是分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