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7 风云再起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温茹安需要督导

  “温茹安,夏晚那种人,一旦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你是心理医生,应该比我更能洞察到人的个性,何苦还要为难自己呢。l.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于佳佳看着温茹安痛苦的模样,轻声劝道。

  “心理医生或许比普通人更能洞悉人心、也比一般人更能调节情绪,但爱情这种感情”温茹安用手抓了抓头发,低低的说道:“这种感情发生了,哪里又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呢”

  “恋爱、失恋、受伤、难过,并不因为我是心理医生而不来找我。”

  “当然,但你会比我们普通人,更懂得化解,不是吗”于佳佳低声说道。

  “是。”温茹安点了点头,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所以我连闹情绪的机会也没有,只因为我是心理医生、我该懂事、我该自我化解。”

  于佳佳看着陷入痛苦中的她,似有种感同身受的难过她的能干、她的理智,常让人忘了她的年龄。

  而实际上,她也只有二十九岁而已;也不过比慕稀大一岁、比自己大五岁而已。

  普通女人会遇到的爱情,她一样会遇到;普通女人会遭遇的爱而不得,她也一样会遇到;只是她平日里太强大,以至于让人忘了她也是会受伤的。

  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佳佳,你仔细想想我和你说的话,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你和慕青之间的问题。或者会有不同的发现。”良久之后,温茹安对于佳佳说道。

  “恩,好。”于佳佳点了点头。

  两人买了单后,一起慢慢往外走去,一直走到停车场才分开。

  看着于佳佳开的那辆白色的宝时捷,温茹安淡淡的笑了离开慕青,她还能习惯以前的生活吗

  她当然知道于佳佳并不是一个虚荣的女孩子,但奢华的生活习惯,却会将一个人的安于现实的心给磨掉。

  要不怎么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从一个只穿几百块一套衣服、只坐公车的普通小白领;到现在一套衣服上万元、出入有豪车代步、在生活中遇到问题,只需报出她慕氏三少夫人的名头便有人帮她解决的少奶奶;于佳佳在半推半就的挣扎中,慢慢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水准。

  若真的与慕青分开,她能回到过去只用公车代步、只穿千元以下服装的生活吗

  温茹安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往自己停车处走去。

  她突然间有种很累的感觉,似乎一直在处理别人的问题感情问题、婚姻问题、家庭问题、学习问题等等,全是问题。

  似乎她可以强大到吸纳一切的负面信息,同时释放出正向的能量来。可是她现在觉得自己不行了,这一场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的感情,让她有种失控的感觉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事情,她都能把握在掌控之中。

  她连自己的感情都处理不好,又怎么能去处理好别人的感情呢。

  “uan,我需要休息。”温茹安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督导,远在法国的>

  “rry,我这段时间太忙了,忘了及时与你通电话。dear,回来吧,我们聊聊。”温茹安的心理督导uan,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轻缓的声音里带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润与柔和。

  “uan,我这次大约需要久一些的时间,半个月吧。”温茹安低低的说道。

  “当然没问题,多久都可以。”uan柔和的说道。

  “好的,我订周二的机票,谢谢。”温茹安低低的说着,在与uan确认时间后,便挂了电话。

  uan,你是不是也以为对我的督导不用太及时,以为我可以化解遇到的一切问题

  没错,我确实可以。只是这一次,是我自己的问题。

  温茹安轻咬下唇,抬头准备发动车子,却看见一张被烧悔的脸从车前一恍而过。

  “啊”温茹安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是按下车锁,将车门与玻璃死死的锁住,再抬头看时,那人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温茹安急急的喘了两口气,大着胆子往四处看去,只见一个蹒跚的背影正慢慢消失在夜色的小巷里。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脸居然被烧成这样,真是太可怕了。”温茹安腿脚酸软的坐在驾驶室,许久之后,才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当下立即发动车子,快速离开了停车场。

  连带着刚才还压抑、痛苦的情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张脸,给吓不见了。

  第二节:远远的想念

  在忙碌中,时间飞快的往前跑着,不知不觉间,离新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夏晚啊,你那里怎么样我们这里下雪了。还有啊,街上处都是红色,新年的气氛很浓呢。”慕稀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白色雪花纷扬着飘落下来,落在白色的街灯上、落在红色的街铺上,心里有种喜悦的情愫慢慢的涌动上来新年快到了,准备了三个月的新年新品发布秀只有两周时间,之后呢

  之后她会陪在夏晚的身边,陪他做康复,与他一起生活。

  想来,她也不过只是个想和爱人厮守的小女人而已,在发布秀这么紧张的时候,她想到的竟然是让时间再快些吧,她想他了想早些见到他。

  “我这里也下雪了,不过到处都是白色,可没有一点儿红色。”电话那边,夏晚轻笑着说道。

  “也是,你那边华人少,大家对中国年也没什么概念。”慕稀轻轻的吐了口气,悄然说道:“夏晚呀,我有些想你了。”

  “才有些想吗”夏晚低低的笑着问道。

  “怎么,嫌少”慕稀不禁也笑了:“我那么忙呢,有时候觉得想你是一种罪过,我得全力以赴想工作才是。”

  “发布秀的会场和流程都出来了吗”夏晚轻声问道。

  “出来了,要看吗”慕稀见他问到工作,便即将办公室的窗帘拉上,转身回到办公桌前,边看电脑边问道。

  “恩,发给我,我看一下喻敏那边可以怎么配合一下,还有市场部的推广方案,也一起发给我。”夏晚温润的说道。

  “好。”慕稀边说,边插上耳机,放下电话后,将文件用邮件发了过去。

  “那批面料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夏晚也是边收邮件边问她。

  “我们自己做了褪色处理,降级验收使用了。否则重新采购时间绝对来不及。”慕稀说道。

  “恩,不错的反应速度。”夏晚点了点头:“文件我收到了,你现在还不下班吗”

  “给你打完电话就走了。对了,我给夏姨留了五个位置够吗”慕稀边关电脑边问道。

  “够了,她的那些朋友,那儿懂得看秀,不过是过来看个热闹。”夏晚笑笑说道:“你明天几点到办公室我让伊念过来取票。”

  “我”慕稀脸上的笑容不禁微敛,沉声说道:“我自己送过去吧。”

  “或者就放在你这里,我妈去的时候你找时间到门口接一下她就成。”夏晚似乎听出她声音里突然而来的不快,笑笑说道:“我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让秘书来处理我所有的事情。”

  “嗯哼,说这话什么意思。”慕稀轻哼一声,收好了包,边关灯边讲着电话。

  “我的意思是,以后要慢慢改掉这个习惯,慢慢习惯有家人的生活。”夏晚低声说道。

  “”慕稀不禁沉默,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我们,都慢慢习惯吧。”

  “上车了吗开车就不要打电话了,到家了再给我打过来。”夏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听到她拉开车门的声音后,叮嘱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原来,没有那一纸婚书,两个人的关系仍然是不同再相爱、再亲密,也还是少了家人的感觉。

  没有了妻子或丈夫这个名称,就会忘了还有一个人与你是一体的荣辱与共、患难共当。

  当时与顾止安,虽然没有爱情,却有了妻子的身份,便始终将他放在了心上,他在项目里输过夏晚的时候,不免心里难受因着夫妻的身份,便自然的把他划归为一家人。

  而与夏晚,虽有爱情,却没有夫妻的身份,便始终是恋爱的感觉,两个人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将对方放在家人的位置上去考虑。

  也好,没有太多的依赖,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失望。

  慕稀轻扯嘴角,淡淡笑了笑,那笑容里有超越年龄的沧桑与通透。

  第二天,美国加利福里亚,医院

  “a,好样儿的,你已经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康复了训练了。”吉米医生看着刚拍的片子,开心的说道。

  “也就是再不用每周过来了吧。”夏晚看着吉米,淡淡问道,眼底似乎并无太多的喜悦之情。

  “一个月,一个月来一次。”吉米笑着点了点头。

  “能否在当地检查,将报告传给你”夏晚问道。

  “不行。”吉米断然否决:“骨头这东西,不是光看数据就可以的,我要用手摸、找手感,再结合数据才能做出康复训练决定。”

  “好,每个月来一次。”夏晚淡淡点头。

  “a,你们中国人有一句古话,叫做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所以这件事是急不得的,一定要慢慢的来。”吉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说道:“是不是急着回去找女朋友慕小姐好象很久没来了呢。”

  “是,她很忙。”夏晚点头说道。

  “还有比你忙的,倒真难得。”吉米哈哈笑了笑,将签好名的复诊病历交给夏晚后,又叮嘱了后期康复中要注意的事项后,便朝他摆了摆手,将他送出了检查室。

  “行长,我们现在是回国吗”回到酒店后,保镖看着夏晚问道。

  “先去纽约总部,还有些事情要办。”夏晚翻了翻日历,对保镖说道。

  “好的,我先推您去书房,房间里的物品稍后可以整理好。”保镖点了点头,推着夏晚往书房走去。

  “不用,除了这个花瓶,你交给服务台单独寄回去外,其它的东西和退房的事,我安排分行的人来处理。”夏晚淡淡说道,进了书房后,看了一眼书桌上的花瓶里,插得与慕稀离开里几乎一样的玫瑰,心里竟有些隐隐的激动为想念一个人,他将超强的记忆用在了记忆这几枝花要怎么插上;

  为了将要见到的一个人,冷静如他,也还始有些不淡定了在安排回总行见ike的时候,竟还有些稍许的犹豫。

  “若还如从前一般没有感觉,慕稀得跑了。”夏晚笑笑,自语着说道。

  打开电脑,给喻敏发了邮件,告诉了她自己的行程,让她安排这边的退房和行李打包,同时安排总行与ike的见面行程。

  花了两小时将邮箱里的邮件处理完后,夏晚回到卧室,将慕稀留在这里的衣物用品收了起来,放在自己随身的行李箱里,他自己才只带了三套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其它的就全扔在酒店,等分行的工作人员来收拾了。

  “慕稀,检查结果很好,勿念。纽约那边有些事要处理,我这两天会过去,后面的行程安排,我再联络你。”

  “越到最后越要放松,记得好好休息,记得去美容院做个护理,全身放松一下,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发布秀上。”

  “和你一样,盼着时间快些走、盼着发布秀早些结束,想你了,想与你见面。吻你,安。”

  夏晚知道这个时间慕稀应该在睡觉,所以只发了信息。

  信息发过去后,一个未读信息让他紧紧皱起了眉头是阿里的号码

  “方便请回电。”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夏晚有些心惊肉跳起来他当时的伤是致命的,就算捡回一条命来,现在的恢复状态大约应该还不如自己。

  而在他受伤之前安排的民建工程重新启动,这半年来的消息显示,还算顺利。

  只是日夏被控制在国的项目人员,却一直没有处理意见,r国方面已经开始通过国际力量向国施压,要求解除对日夏项目人员的控制;国方面的姿态也显得有些暧昧。

  阿里此时的联系,难道是因为此事

  夏晚将最近与郑迅联络的消息、还有国际建工行业的新闻,在脑袋里快速的组合了起来,得到的结论,便应该只是日夏的后续处理问题了。

  第三节:国风云再起

  “嗨,还没死呢”夏晚将轮椅推到窗边,起身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后,才给阿里打过电话去。

  “没死,听说你也差点儿没了”电话那边,阿里的声音还是很虚弱。

  “现在还活着。”听到阿里的这句话,夏晚心里一片感慨刚刚死里逃生的时候,觉得能活下来比什么都强,腿上的伤根本不叫事。

  可在没有生命危险后,却又开始为腿的残疾而沮丧懊恼,可见人都是贪心不知足的。

  阿里的联络,除了那边的事情,于他来说,最大的触动便是重新找回死里逃生的庆幸感了。

  “最近过来一趟吧,这边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阿里的声音很虚弱,但说话的节奏依然短促有力。

  “是日夏项目组被限制自由的事”夏晚沉声问道。

  “你很敏锐。”阿里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应道:“外界一直有我被袭击的消息,但一直没有公布我被袭后的情况是死是伤是活,外界一无所知。”

  “你们政府为什么没有对日夏项目组及时处理他们在国境内枪袭国政要、他们违反合作条约导致民建工程事故,这原本就可以在国境内定罪,适用国的法律。”夏晚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政府想通过这几个项目组的人,与r国谈能源合作。”阿里沉声说道。

  “”夏晚沉默着不再说话这是政治家爱玩的把戏,一桩流血事件、十几条人命、上亿的损失,到头来,用来做一场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交换,方显价值最大化。

  这比判罪坐牢或是枪毙,都来得实在啊。

  经济界的交易规则是经济利益,而政治界的交易规则则是人命下的政治利益只熟悉经济规则的夏晚,无话可说。

  “在国家利益面前,我们这些人的人命,都显得并不重要了,上头希望得到与r国的能源合作、然后让r国给事故事死亡的家属高额补偿,以此交换日夏项目组成员的释放归国。”阿里说话的语速放慢了下来,语气里的沉重显而易见。

  “你的国家是什么意思,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你的意思。”夏晚沉默半晌后,一字一句,沉声问道。

  “a,我本意当然是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不仅是因为这样做对不起死去的工人,人命哪里是利益能换来的呢如果说金钱能够买到人命,是不是以后杀人犯都不用死刑了,赔钱就好”说到这里,阿里的语气有几分急促,显得激动起来:

  “若说国大于民,这于国来说,也是件打脸的事人家明目张胆的在你的工程里做手脚、你明知道人家刺杀了你的官员,你还以利益方式求和。”

  “这样的政府,人家瞧得起吗人家瞧不起你的政府,暂时的胁迫式合作,根本达不到预期目的他们能在项目里违约制造事故、也就能在跨国合约里违约制造事端,这条没有自尊的路,根本是行不通的。”

  阿里说完长长的一句话后,不禁微微的喘息起来。

  “你确实考虑得比我多,或许这是你的身份决定了。”夏晚淡淡说道于他来说,在人命之前,利益是根本不用考虑的。

  阿里虽算刚正,却仍脱不了政客的立场考虑人命,同时还考虑利益。

  若r国能诚心合作,是不是他也会放弃对这件事的追究

  想到这里,夏晚的眉头不禁紧紧皱了起来。

  “你希望我过去的目的”夏晚冷声问道。

  “通过亚安对项目的投资,给政府施压。”阿里低声说道。

  “亚安只是个银行,r国是个国家,恐怕亚安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与之抗衡。”夏晚淡淡说道。

  “亚安撤资威胁只是一方面,我还有其它的手段,你过来。我需要与你面谈。”阿里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慢慢的显得阴冷起来:“a,这件事情不仅牵扯到国的脸面和利益、牵扯到死去工人的公道、还牵扯到华安的利益。”

  “若上头真的与r国达成合作,工程事故必定要找一个替死鬼到时候,就只能是华安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夏晚冷冷说道。

  “不是,是在请求你,并且将所有的情况都和你说清楚。”阿里低低叹息:“a,你是个投资人,你该算得清楚这里面的帐。”

  “若政府与r国合作成功,国家建筑公司可能我就指挥不了了,那么亚安在这里的投资,可能也会有变化你对总行承诺的业绩,也将不能保障。”

  “a,这件事情牵扯的方面太多了,我们两个必须再合作一把,把这件事情给清理掉。”阿里虚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晚久久沉默着,就在阿里以为他挂断了电话的时候,他才出声说道:“好,三天后过来。”

  “好,我等你。”电话那头,阿里似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挂了电话后,夏晚翻开笔记本日历,不禁烦燥的皱起了眉头去总行需要两天时间,去国加路程至少五天,再赶回去,慕稀的发布秀就已经结束了。

  难道又错过等她处理完工作过来

  夏晚抬头看着静谧的黑夜,心里却一片难言的复杂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87 风云再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