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0 夫妻式调情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想念是一种自私的情绪

  “和谁打电话呢,这么久?”刚结束与阿里的通话,慕稀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你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夏晚看了看时间,不禁直皱眉头——他这里现在是下午3点,也就是说,慕稀那里是临晨4点。

  “你要去总部?医生说你可以到处乱跑了吗?”慕稀也不答他的话,语气里满是不悦。

  “是,医生说可以,小汪和小潘会一直跟着我。”听见慕稀不满他到处走动,当下更不敢说要去S国的事情。

  “康复师呢?”慕稀问道。

  “也跟着。”夏晚伸手揉了揉额头,突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慕稀来——或者任性妄为、或者霸道刁蛮、或者疏离克制,从来不是这样细致周到的女人。

  对,在他的眼里,她只是女孩,从来都不是女人。

  想到这里,夏晚不禁笑了,低低的说道:“操心多了容易老你知道吗?我这边都安排好了,你放心。”

  “你上次发我的信息,写‘一切安好,勿念’,然后我再见你的时候,你就坐在轮椅上了。你的话,我怎么敢相信。”慕稀声音低低的说道。

  “上次你是别人的老婆,不敢让你挂念。这次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敢让你伤心。不同的,知道吗?”夏晚收起笑意,对着电话那边认真的说道。

  “我……”慕稀的声音微微一哽,清浅的呼息自电话那边传来,一股静谧而温柔的感觉,在两人之间微微荡漾。

  半晌之后,慕稀才低低的说道:“反正,你要保证自己好好的,我不想自己的生活再有什么变故,你懂吗?”

  “懂,好。”夏晚的声音微微沙哑——他自然是懂得,也正因为懂得,所以越发心疼。

  “你去总部几天,之后的行程怎么安排,是直接回医院做康复吗?”慕稀接着问道。

  “应该是,或许还能赶回来参加发布秀。”夏晚点头应道。

  “不要赶了吧,我的发布秀你每年都参加,也不差这一次。总之你让自己好好儿的,别让我担心,比什么都好。”慕稀语气怏怏的说道——她想他、想见他,他能回来自然是好。可理智告诉她:他还是个病人,飞机长途来回对恢复肯定有影响。

  所以,还是算了吧。

  他们之间?应该还是来日方长吧。

  “我心里有数,看工作进度情况吧,到时候会提前告诉你。”夏晚笑笑说道:“那你现在是不是该去睡了?”

  “那我去睡了,你到了纽约给我电话,回加里福利亚后也给我个电话,别让我惦着。”电话那边,慕稀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她声音里传出慵懒与娇软的味道,将夏晚心底的柔软与悸动轻易的撩起,连说话的声音也比刚才柔软了几分。

  “好,我的行程随时汇报给你。”

  “恩,那我去睡了,晚安。”

  “你是才睡呢,还是睡了一半醒来了?”

  “起来喝水来着,看信息了。”

  “半夜喝水容易水肿,能不喝就别喝了。”

  “我不渴也不会起来了,这种小事你也管我。”

  “不是管,是关心。”

  “不是管,是教,总是教官的模样,得了吧。”

  “你好象对我有很大意见?”

  “没有,刚说让人家睡觉了,又这么多话。”

  “谁让你哈欠的时候说话来着?那声音会诱人犯罪知道吗!”

  “你真是疯了,不和你说了,我真的要睡了。”

  “去睡吧,晚安。”

  “晚安。”

  没有意义的话,又说了一大堆,一直聊到慕稀在哪边呵欠连天,直说他疯了,夏晚才放她去睡。

  原来,想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听从理智的劝告,明明心疼她的熬夜,却仍拉着不让她去睡觉——当爱情里出现这样的自私情绪的时候,是不是就算是深陷、就再也逃不过了?

  夏晚握着发热的电话,只觉得不可思议——除了电话会议,什么时候会讲这些没有意义话,讲到电话发热。

  真如慕稀说的,他这是疯了。

  夏晚失笑着摇了摇头,想见她的念头更甚了。

  想了想,便给喻敏打了电话过去:

  “喻敏,帮我订明天去S国的机票,然后和Mike取消总部的行程,改视频对话。”

  “S国?你的腿……”喻敏不禁犹疑。

  “能去纽约,自然也能去S国,只是到了S国后再回纽约,时间上就太紧了。”夏晚沉声说道。

  “S国的事情,你必须亲自去?要不我先去看看?”喻敏皱着眉头问道。

  “我这样子又不会去工地,你担心个什么。去订票吧,Mike那边你知道怎么说?”夏晚淡淡说道。

  “好吧,安排好了我给你邮件。”喻敏见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得应了下来。

  第二节:冒险的计划

  【一天后,S国】

  当坐在轮椅上的夏晚,看到同样坐在轮椅上的阿里时,两人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两个人都意气风发的快意恩仇、指点江山。

  时隔不过一年,现在却都已是残疾之身,脸上那股耀眼的光芒,也被浓浓的疲惫与无奈所笼罩,除了眼底的坚定之外——什么都变了。

  “外面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而且还能算计人。”夏晚推着轮椅到阿里面前,将手伸给了他。

  “外面都以为你残了再不会过问S国的事了,没想到你马上就要在S国政府再放一颗炸弹。”阿里伸手与他紧紧握在一起,眯着的眼睛里有着欣赏与放心的意味。

  “那我们两个残废,就再陪他们玩一把。”夏晚也微微眯起了眼睛,傲然扬起下巴,神情里是不服输、不认命的倔强。

  *

  阿里让保镖将办公室的反锁上后,与夏晚一起推着轮椅坐在了桌边。

  “你这里的安保系统有没有调整?”夏晚目光四处扫射了一圈后问道。

  “你怕死?”阿里哈哈笑起来。

  “怕。”夏晚笑笑点头说道:“我家里还有两个女人等我着回家呢。”

  “两个?慕稀?”阿里的眉头轻挑,一脸的笑意。

  “是。”夏晚点头。

  “我就说那姑娘喜欢你,你还不信。居然还让她嫁给了那个顾止安。”阿里用手指着他,叹息着摇了摇头:“在这件事上,你做得不够聪明。”

  “所以我现在要惜命才是,我们能走到一起,不容易。”夏晚笑笑说道。

  “你放心,我也不是不怕死的人。整个政府大楼的安保系统全部改过了,任何人靠近500米之内,监视系统就会发现——这500米包括空中。也就是说,360度无死角监控。”阿里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夏晚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阿里递过来的、标有‘绝密’二字的文件。

  “你先看,我和你说说目前的进展。”阿里将文件递给夏晚,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从他们与R国接触的情况来看,R国有妥协的迹象,这和我预想的情况相符——先稳住局面,将他们国人的性命保住,同时也是保住了他们国家的颜面。”

  “至于后期怎么履约,主动权仍然在他们手上——就算毁约,国家与国家之间,最多赔偿了事。这种结果于他们来说,是花钱将这几个人赎了回去,同时还赚了面子又赚了里子,当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夏晚看完手中的文件后,沉吟片刻,对阿里说道:“从合同条款上来看,你说的这种做法是完全有余地的。”

  “我不相信你们上头的人不会想到这一点。”夏晚沉眸盯着阿里问道。

  “不管他们有没有想到,我已经将我的想法全盘托出了。”阿里点了点头,一脸沉重的说道:“从工程事故的事情,你应该能猜到,我们内部至少分了两派,有一派反对我反对得历害,甚至配合着‘日夏’导演了这场事故、以及对我的谋杀。”

  “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他们都会反对;加上我是被谋杀之人,所以我所有的话都被预设成私人情绪,所以即便上头的人想信我,也会怀疑我的动机,此其一。”

  “其二,反对派主导与R国合作,若能顺利拿下能源项目,于国家来说确实是大功一件。对于能源贫乏又急于发展的我国来说,牺牲几个工人、牺牲一个部长、牺牲一些利益,与拿到对方的能源资源来说,当真算不得什么。”

  “所以反对派及力促成、上头急功近利,便促使这件事情有进行下去的可能。至于我说的这些问题,他们是无所谓的——因为在拿到能源项目后,反对派可以从中大捞一笔,就算项目失败他们也能赚得钵满盆满。”

  “上头的人则认为,在能源还始正式输送后,再释放对方项目组的人。这样的话,就算对方想悔约,付出的代价也必然极大。”

  阿里说到这里,凝重的眼神里露出一道淡淡的轻讽:“他们的算盘打得倒是好,却是不懂,只要R国有悔约的打算,即便是头期工程完成了,管道打通了,也有能源输送进来,也有技术可以控制输送的速度与数量,或者在管道工程中做些手脚,这些能源根本就不可能在到达我国——这又涉及到是用他国工人、还是用我国工人的问题。”

  “再者,如果管道打通,却不进行能源交易的化,这条管道便会对我国形成举国安全的威胁。”阿里用力一折,手里的铅笔顿时被他折成两段,看着夏晚沉声说道:“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大的力,看来伤得不重麻。”夏晚盯着他手里的铅笔,笑笑说道。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阿里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不禁恼怒。

  “亡国的危险,上头怎么可能不知道。”夏晚眸光陡然一沉,阴森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阿里的脸色不由得微变。

  “据我了解,他还有三年任期就满了——按合约所写,三年时间打通两国能源输送通道,开始第一次能源输送。”夏晚微眯起眼睛,眸光里一片危险的光芒:“那么,他可以利用这个输送节点做些什么呢?”

  “与R国达成合作,R国以能源支持他继任、他给予R国更多的好处——项目不会被中止,但国家就会被R国所控制。”阿里的声音里一片愤怒——他心里也隐隐这样害怕着,却一直不敢往深去想。

  待得夏晚一针见血的说出来,他已经无法逃避这个连自己都想过多次的可能性。

  他反复的、拼尽全力的去说服上头不做这个交易,也不过是在说服自己:上头只是被反对派蒙蔽了,只要知道了事情可能的后果,就一定有办法让他打消与R国合作的想法。

  只是,事到如今,从谈判的进程来看,自己早该死心才是。

  “若是这样,那我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阿里沉声说道。

  “非常手段?”夏晚一惊,凝眸看他。

  “要么要了那三个人的命、要么要了上头的命。”阿里沉声说道。

  夏晚的眸色陡然一暗,直直的看着阿里,半晌没有说话。

  “Sam,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太残忍,但与国家成为别国的傀儡来比,这几条命就死得值。”阿里面色阴冷的说道。

  “倒也是。”夏晚沉沉的点了点头。

  “我明天再去见见上头的人,看看事情有没有转机,若只能走这一步,你就马上离开。政局里的动荡,牵扯到人命的事情,没必要把你一个外人卷进来。”阿里冷声说道。

  “见上头的人?”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看着阿里一瞬不转。

  阿里也看着他,两人的目光无声的交流着,许久之后,阿里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还是得见这一面。这是我该做的。”

  “好,那你去吧。”夏晚的眉头不自觉的跳了一下,看着阿里沉声说道:“你安排好后事再去。”

  阿里敛下眸子,淡然点头:“我知道。”

  “你若就这样死了,实际上是死于上次的枪杀案,你说呢?”夏晚突然说道。

  “你……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还要想一想。”阿里的眸色不禁微微的散乱。

  “依我看不用再想,置死地而后生而已。”夏晚沉声说道。

  阿里定定的看着夏晚,声音有些微微的发哽:“若这样做,你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我可以,我答应了慕稀会安全回去,所以到最后,或许我会扔下你就跑。”夏晚淡淡说道。

  “好,你跑。”刚才还一脸沉重的阿里,听了夏晚的话却又笑了。

  “既然决定了,就不是一股孤勇的问题了,好好合计一下。”夏晚点了点头,推过轮椅,拿了纸和笔和阿里低声讨论起来。

  ……

  三小时后,看着面前划得凌乱一片的稿纸,两人抬头对视了一眼,缓缓点头后,便分别将面前的稿纸拿起来,一张一张的撕碎后,扔在纸篓里。

  “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夏晚伸手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后,推着轮椅离开了阿里的办公室。

  第三节:甜蜜的调情

  【酒店】

  “夏晚,总部的事情还顺利吗?”夏晚刚回酒店,便接到了慕稀的电话。

  “Mike是个很贪心的人,你知道的,所以谈得有些艰难。”夏晚打了个手势让房间的服务员和保镖都出去后,才开始说话。

  “恩,在按时做复健吧?有没有不适?”慕稀轻声问道。

  “没有,一切如常。”夏晚笑笑说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场子应该都搭起来吧?我这两天没收喻敏的邮件,亚安提供的小礼品有没有送到?”

  “送到了,金闪闪的啊,到底是有钱人啊,这礼送得——虽然大,却很俗。”慕稀的声音,笑得一片清亮,旁边似乎有设计师说了一句——那些客户才不管俗不俗,值钱就成!

  “说得对。”夏晚接了一句。

  “你耳朵倒长。”慕稀轻笑:“不和你说了,我现在送样衣去现场,今天开始布置展间。”

  “恩,你年纪不小了,爬高爬低的事情交给年轻设计师去做,你别再上上下下的爬了,听见没!”说到现场,夏晚的语气立即严肃起来。

  “知—道—了!是不是不听夏大行长的话,这些礼品、还有官网的推广全部取消呢?”慕稀一脸调皮的问道。

  “这是公事,我说你的是私事,别混为一谈。你要是不听话,回来打你屁股。”听着她调皮的语气,夏晚不禁无奈,嘴角却轻轻扬起愉悦的笑意。

  “你打我吗?”慕稀轻哼一声,电话那边似乎和同事轻嗔了一句,俏皮的问道。

  夏晚大笑,连声说道:“好,你打我,想打哪里由你。”

  “不和你扯了,我真要走了,再见。”慕稀轻笑着,和同事笑闹着,便挂了电话。

  “再见。”

  夏晚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笑着说再见,心情却被慕稀刚才的笑声、俏皮的语调,感染得一片轻松、一阵喜悦。

  终于要回到从前了吗?可以没有压力生活、不带负担的相处,可以将心完全的放松下来……

  “慕稀,保持住,过去没有那么可怕、未来也不是你想的充满不确定。”夏晚摇转轮椅,看着窗外蓝得不像话的天空,只觉得心怀一片开阔。

  让他被S国这样沉重灰暗的事情压抑着的情绪,也变得慢慢明朗——事情确实太过沉重,但还在控制之中。

  他必须和阿里一起,将事情的控制权、主动权,牢牢的握在手里。

  *

  【中国,J市】

  “慕总监啊,你和夏行长在家里,谁说了算?”小设计师与慕稀边整理着样衣,边笑着问道。

  “家里?”慕稀的眸光微转,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顿了顿才说道:“我们真正相处,不过一周的时间。”

  “呃……啊?”小设计师手下的动作不禁停顿了一下,半晌才说道:“不会吧,我觉得你们象老夫老妻呢,那么自然亲密。”

  “是吗?你不觉得我们像热恋吗?”慕稀挑了挑眉梢笑笑说道。

  “像,但不像恋爱的热恋,象老夫老妻的调情。”小设计师看着慕稀认真的说道。

  “我说小恩,你还有这本事,连这都分得清楚呢?”慕稀听了,不禁大笑起来。

  “哎呀哎呀,慕总监你别笑麻,我说的是真的。”小设计师将一箱样衣封好箱,女汉子似的抱到了办公室门口后,又回来继续整理余货,边对慕稀说道:“情侣热恋,说情话比较肉麻、又空洞没有内容,而且除了情话就没有别的;夫妻热恋,说情话都是藏在日常里的——就像……”

  小设计师冲着慕稀眨了眨眼睛,自信的说道:“就像你和夏行长啦,都在谈工作,偶尔崩两句玩笑的情话,这就是夫妻喽。”

  “老实说,你谈过几次恋爱?”慕稀笑得嘴角都恨不得咧到耳根了,伸手在小设计师的脑门上用力拍了一下,佯恼着问道。

  “喂,慕总监,这是人家的伤心事,不要问好不好麻。”小设计师伸手揉了揉额头,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脸上却是笑意一片的说道:“你和夏行长这么恩爱,就不要来虐我们这些单身狗了。”

  “好了,不说了。下次让夏晚给你介绍个银行精英可好?”慕稀说着,也搬了一箱子样衣去办公室门口。

  “小哇,你别听她的,她还让夏行长给我介绍银行精英呢,这都几年过去了,我还单身。”席怜笑着走过来,从慕稀手里接过箱子,帮她搬到门口后,转过身对小设计师说道:“你这丫头真是没眼力,这些重东西你让慕总监亲自搬?”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啦。”小设计师微微一慌,忙看着慕稀道歉。

  “行了,哪年不是这样过来的,走吧,先把这些送过去。”慕稀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对小设计师说道:“小哇,我们先把这些打包好的送过去,办公室的这些你继续,记得封箱后一定要将款号名细贴在外箱上。”

  “好的,没问题。”小设计师脆声应道。

  “OK。辛苦了。”慕稀点了点头,便与席怜一起呼了几个保安搬样衣,她们则各自又搬了一箱最重要的样衣在自己的车上,快速往会场赶去。

  *

  S国,夏晚也正与阿里一起做出了一项冒险的决定,也没有让慕稀知道。

  在展会现场,慕稀依然与席怜一起爬高跳低的布场,却没有让夏晚知道;

  “小稀,夏行长要知道你还跳来跳去的,肯定得生气。”席怜伸手扶着慕稀从高椅上跳下来。

  “别和他说,他瞎担心呢。”慕稀撑着席怜的手跳了下来,脸上是席怜许久未见的甜蜜笑意——就连她的眼睛里,也自然的流淌着一股幸福的味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90 夫妻式调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