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0 面对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不结婚的理由

  “样衣间的灯光颜色让市场部找工人再调一下,太亮了,产品的颜色看起来至少淡了三个色度。”慕稀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退后两步,看了看整体效果后,对席怜说道。

  “好的。”席怜快速在随身笔记本上记了下来。

  “让市场总监Rose找我一下,这次的灯光设计整体有问题,我们去体验馆看看,如果体验馆灯光也有问题,那就不是个体情况了,需要提前验收主秀场的灯光。”慕稀与席怜一起边往实体体验馆走边走边说道。

  “应该是个体调试问题,我看过Rose的灯光设计方案,是没问题的。供货商还是蔡姐那边,她是知道我们要求的。”席怜想了想说道。

  “恩,这次要特别慎重才行。从商品上来说,我们第一次给男款20分钟的独立走秀时间,所以Leon男款的全面上市,成败在此一举。”

  “从业绩压力上来看,‘亚安’的倒好说,业绩若不好,最多不过减少投资、减持股份,于稳定后的慕氏来说,影响应该不太。”

  “但这边就不同了,合约业绩若达不到,‘稀世’整个品牌便自动成为的馕中之物——我们扛过了一场收购,最后要败在自己签下的合约里,那可就真惨了。”

  慕稀说着,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工作,每一个细节都恨不得亲自过问;每一次改稿改版,都不再纠结改过后是否失去了设计之初的灵动与气质,而是为了让成品更符合商家的定货需求。

  在现实里,她已经无力再坚持由慕城定下的,由设计引导市场的产品策略——满足市场需求、迎合消费大众的审美,快速拿到定单,是她现在考虑最多的。

  “她是你前夫呢,就不能手下留情一些?”席怜开玩笑的说道。

  “商场上没有手下留情一说。”慕稀的面色一片沉然。

  “倒也是。”席怜见对这个话题敏感,便也没有再多说。

  “喂,喻敏,我在秀场,你有什么事?”正说话间,慕稀接到喻敏的电话。

  “推广素材和时间表?我记得我确认过了?”慕稀在脑袋里快速搜索了一下,与这件事情有关的所有信息,确认自己并无遗漏。

  “是的,以上次确认的为准,不必再调整。”在喻敏重复了一次之前确认的发布信息后,慕稀点头应道。

  “OK,我大约两小时后收邮件,辛苦你了,你的尺码我知道,这次给你留了我自己设计的两款,一会儿发给你看,大货没有的呢。”慕稀笑笑说道。

  “好,收到邮件后再联络。”

  慕稀放下电话,看着席怜说道:“亚安做为慕氏第一大股东,给这次发布秀的支持推广,明天全面上线。”

  “是不是晚了点儿?离发布秀只有5天不到的时间了呢?”席怜看着她问道。

  “不晚。”慕稀笑笑说道:“针对客户的推广,我们已经提前一个月上线。亚安的推广是属于针对性助推,只针对几个高端客户和定制产品。当所有客户都在看我们的小样画册,做定单预估时,亚安的这套推广案密集的发布出来,能将客户选货进入疲态期的心理调动到一个积极的状态,对这部分高价值产品提高关注度。”

  “也就是说,在他们深思熟虑的根据自己的预算做了产品勾选后,突然有人告诉他,还有更好的产品。这时候他们会开始观望、然后开始心动、接着会很犹豫同时开始了解、最后我们的发布会开始了,这几款则是我们的主秀款——你说,他们是会更改订单?还是增加预算?”慕稀微眯着眼睛看着席怜,信心满满的说道。

  “都有可能。”席怜的眸光不禁微微闪亮——在宣传上用时间差的策略,在客户选定货品的情况下,给客户造成部分产品稀有的印象,让客户在被打动的同时,又无法轻易抛弃原有的选择。

  始此一来,既能保证基本款的订货量,又为主推款的增定增加可能性。是一种保本求增的理想做法。

  “没错,但无论是哪种可能,都对增订有帮助——若更改订单,主秀款的利润高于常规款;若增加订单,那自是不用说,这正是我们的目的。”慕稀轻扬下巴,自信而笃定的说道。

  “小稀,你真是越来越有商业头脑了。”席怜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城少在从设计转商业的路上,走得比你辛苦。”

  “那是因为他对设计比我热爱——设计是我的工作,而设计是他的所有。而且……他比我骄傲、比我更不屑于妥协。”提起设计时的慕城,慕稀依然是满心仰慕。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身边有夏晚。”席怜笑笑说道。

  慕稀唇角的笑意情不自禁的加深了起来,想了想说道:“他和我是两种思维方式的人,但他让我变得更有价值。”

  “两句话不离价值,商人妇果然不同。”席怜打趣的说道:“这契合,还不快嫁了。”

  “听你这话,倒像是夏晚的说客,你到底向着谁呢!”慕稀瞪了她一眼,却笑着与她一起推开了体验馆的门。

  “向着你,希望你好好儿把握机会。”席怜伸手按开电源开关,对慕稀认真的说道:“婚姻是把爱情变成亲情的过程,你们不结婚,当爱情没有了的时候,还能在一起吗?”

  “能继续就继续,不能继续就分开,若要用一纸婚书来约束,又有什么意思。”慕稀笑笑说道。

  “也不只是约束,而是责任,责任是让人成长的必要条件。”席怜看着她说道。

  “责任?有责任并不代表婚姻就能稳固。这世界诱惑太多,谁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没有婚姻,我们都是自由的,我走他不能留、他走我也有理由让自己不伤心。挺好。”慕稀脸上笑意变得淡然起来,语气里有股寡淡的凛然。

  “毕竟是留过学的,对婚姻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席怜看着她变得寡谈的模样,眸光微微流转,笑笑说道:“这边的灯光是对的,看来只是刚才那一间样衣间有问题。”

  “恩,体验馆效果很好。”慕稀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席怜说道:“我现在去一趟亚安,后到的样衣,你安排他们挂起来,然后拍效果图给我。”

  “OK,你放心去吧。主秀场的灯光,我也会和广告公司沟通提前验收。确认时间后一并通知你。”席怜点头说道。

  在慕稀走后,席怜一个人爬高跳低的,对展样进行调整。

  第二节:夏晚在撒谎

  【亚安银行,喻敏办公室】

  “刚才在小会议室做团体心理咨询是‘维适’心理咨询公司的员工?我好象没看到过呢。”慕稀看着喻敏问道。

  “恩,他们总部新派来的高阶心理咨询师。”喻敏点了点头:“我们的高级经理团体项目一直是温茹安亲自做的,现在她休假了,所以他们总部安排了这个与她同阶的咨询师过来。”

  “休假了?”慕稀的唇角微微动了动,若有所思的问道:“知道休多久吗?”

  “给我们的信息是半个月。”喻敏看着她笑笑说道:“你不会是想她了吧?”

  “当然不是,只是好奇问问,我认识她这么多年,她也只休过三次假。算算应该是两年休一次,一次四天的样子。所以对她这次要休半个月,觉得有些意外。”慕稀笑笑说道。

  “只要有合适的人来给我们做项目就行了,是谁我们是不介意的。”喻敏将手中一大本资料夹递给她,笑笑问道:“夏行长最近很忙,所以这件事我只和他汇报了进度和你需要的效果,他知道方案是你确认的,也就没有过多的过问。但是我确实有些担心,他若看到这样宣传会不会生气。”

  慕稀接过资夹后坐了下来,边翻边说道:“当然是不会生气,否则以你对他的了解,真会有问题,你当时就汇报了吧。”

  “你倒是了解我。”喻敏轻挑眉梢,看着慕稀说道:“主要是他这段时间太忙,每次和Mike谈判,我们这边都得脱层皮,所以我也不想拿这些事情去让他分心。”

  “恩,这种事情,其实你亲自过问都嫌小题大做了。”慕稀淡淡笑了笑后,漫然说道——她明白喻敏的意思,担心自己会责怪夏晚对这件事的关心不够,若因此造成自己与夏晚的矛盾,或许夏晚对她会有责怪。

  自己倒还真没这种想法——无论两个人的关系如何,在工作上都是完全独立的。

  她会听从夏晚给予的商业上的建议,却绝不会让他对自己的工作指手划脚、横加干涉。

  “你不和他说细节就对了,这种对客户的支持哪里用得着行长亲自出马?让他为我循私这也说不过去;再说,他若真有意见,我肯定会和他吵起来,我的工作,他凭什么管啊。”慕稀用笔在其中几张页面上快速写下自己的意见后,抬头对喻敏说道:“你太多虑了,我和夏晚之间,私事公事分得清楚。”

  “或许吧。”喻敏点了点头,看着她写写划划的样子,问道:“图片还有要修的吗?”

  “有的,意见我都写在上面了,你交给修图的技师,她能明白我的意思。”慕稀将写好的画册递回给喻敏。

  “好的,后期她会直接和你联系。”喻敏点了点头,翻开看了看她写的内容——倒都是中国字,只是组合起来,她就看不懂了,当下索性合上不再看。

  “好的,这件事让你费心了。忙完这阵子后,一起喝咖啡。”慕稀说着便站了起来。

  喻敏当即也站了起来,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好啊,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

  两人边往外走边聊着,在路过辅导室的时候,两人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新来的心理咨询师,尔后对视了一眼后,才继续往外走去。

  “你们的合约有多久?”站在电梯口,慕稀看着喻敏问道。

  “三年。”喻敏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看着她说道:“这项业务一直是人力资源部在负责,行长和我只负责最后的预算的审批。”

  “我不喜欢她……或者说,我有些怕她。”慕稀想了想,看着喻敏坦然说道。

  “怕?”喻敏奇怪的看着她:“你不喜欢她,我倒是能理解,怎么会怕?”

  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淡淡说道:“是怕的,她……是我的心理医生麻。”

  话说到这里,慕稀便打住了,聪明的喻敏也没有再多问,两人又聊了聊别的话题,电梯到了后,慕稀便离开了。

  *

  怕吗?

  是真的怕的。

  夏晚这个人冷情冷性的,自她认识以来,除了对安言一往情深以外,还没有一个女人能看进他的眼里。

  就连自己,也是当年为了慕城的事情和他扛了几次,后来又合作项目,才慢慢熟悉起来。即便是如此,在他的眼里,自己却永远是那个不够聪明、又需要他指点的小丫头。

  只有温茹安,以工作名义走进他最难触及的工作领域;甚至例外的为‘维适’顺利进驻‘亚安’给助力。

  两人在S国的时候,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以至于温茹安要冲到她办公室,以她的案子来威胁她。

  若不是她对夏晚有情、若不是夏晚让她有所期待,她何至于会做出如此失控的事来——而夏晚在美国养伤的时候,她每周都过去陪他。

  夏晚说,这是他与她的约定,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约定?

  她相信夏晚,以他做人的分寸,不会随意接受一个女人的示好;可她也知道,夏晚对温茹安毕竟还是不同的——他对她的欣赏,从来不加掩饰。

  温茹安是自己的心理医生,了解自己所有的弱点和软肋;温茹安是个独立又智慧的女子,身上有一股与夏晚相同的理智气质;温茹安的成熟与干练的气质,与夏晚沉着与利落的气质相得益彰……

  抛开爱情,他们其实是很相配的一对。

  所以她怕,怕有一天,夏晚会看到温茹安那么的好、看到自己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心智依然带着小女孩的天真。

  “夏晚,与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竟然全忘了这些害怕、全忘了我在你面前从来都只是小孩子、全忘了去想,我们的爱情,是否势均力敌。”

  “想来,是爱情误我。好在我们之间还有足够的时间和距离来让彼此冷静——所以,或者婚姻真的是不适合我了,我可以为爱情而战,却不想为婚姻而战,那不是我要的生活。”

  “夏晚,我们能一起走多远?”

  站在高楼林立的街巷中间,慕稀突然间有些迷芒起来——她以为她已经成熟到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可在夏晚身边的时候,她却总是习惯性的忘记了思考。

  “夏晚。”慕稀拿起电话便拨了过去,也不管美国现在是几点。

  “恩?有事?”夏晚的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完全不像是半夜被吵醒的样子,而且听他的话——快节奏的语速,似乎正在处理很紧急的事情。

  慕稀微微愣了愣,有些来不及反应的模样。

  “干麻呢?想我了?”夏晚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声音立即柔软了下来。

  “啊哈,我突然忘了要说什么了。”慕稀只觉得脑袋一阵短路。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给我打电话之前在想什么?”夏晚耐心的问道。

  “我……哦……夏晚,你现在在干什么?”慕稀结巴的问道。

  “有点儿拉肚子,刚从卫生间回来。”夏晚笑笑说道:“想起来想和我说什么没有?”

  “忘了,一会儿想起来再打给你吧,你……”慕稀正说着,却听见电话那边隐隐有声音传来,而且——还是S国的语言;只是那声音只是隐约的一闪而过,接下来电话那边便只剩夏晚平静的呼吸声了。

  “夏晚……”慕稀只觉得脑袋里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收住了喊他的声音,深深吸了口气后,转过身边往亚安里面走边慢慢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刚在喻敏这里,和她一起将宣传图册确定了。”

  “恩,还有呢?”夏晚问道。

  “她这段时间为这外推广很辛苦呢,我想送件礼物给她,你说送我自己设计的内衣好不好?”慕稀低声问道。

  “这事我不管,你自己决定。于我来说,那是她的工作,她必须保持保量完成,而且我也为她的时间支付了报酬。”夏晚笑笑说道。

  “好吧,当我没问的。”慕稀勉强笑了笑,匆匆说道:“我有个电话进来,不和你说了,快去睡觉,明天找医生看看,你腿又不方便,一直拉肚子可不好。”

  “好,那你去忙吧,明天早上我再给你电话。记得在展厅别爬高爬低的,这几天去秀场就穿平底鞋,恩?”夏晚细心的叮嘱着她。

  “我知道了,快去睡吧,安。”慕稀低低的应下后,便即挂了电话——他根本没有回纽约,他在S国。

  “为什么在S国?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S国民建项目已经重新启动,‘华安’撤出、‘日夏’被控、亚安直接投资S国建筑公司,与S国的往来已经完全不涉品牌发展与民族感情,只是单纯的借贷关系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去S国?”

  慕稀心里闪过一丝不安,一路小跑进‘亚安’大楼后,直接按了行长电梯的密码冲了进去——这是她第一次,在没有夏晚在身边的时候,动用这个密码、乘坐他的私人电梯。

  实际上连喻敏,现在也还使用另一辆高层管理人员的电梯。

  *

  “四小姐?”伊念见慕稀匆匆冲上来,连忙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我找喻敏。”慕稀急急的打了招呼后,径直走到喻敏办公室,慌张的推门而入。

  正在打电话的喻敏见慕稀急匆匆的冲进来,忙结束掉手中的电话,起身看着慕稀,紧张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有人跟踪你?”

  “夏晚现在S国?”慕稀冷冷的问道。

  “这个……”喻敏的眼珠不自在的转了一下,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却不知道该不该接慕稀的话。

  “原因是什么?”慕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刚才电话里的S国的语言也不是幻听。

  “说实话,我不清楚,原行程现在应该在纽约总部,突然通知我改行程,与纽约的约见改成视频通话。”喻敏坦诚且无奈的说道。

  “喻敏,我觉得会有危险。”慕稀用手撑着桌面,看着喻敏,不安的说道。

  “不会啊,你想啊,工程虽然重新启动了,以他的情况不可能再去工地;那边找他,我估摸着和阿里有关——亚安的资金是阿里引进的,所以若阿里还当权,夏行长过去便是给他撑腰,这样便肯定不会有危险;若阿里失势,夏行长过去不是撤资就是与当权者再谈合作条件,也只是商务合作,不会有危险。”喻敏看着慕稀,沉静的说道:

  “慕稀,我和夏行长合作八年,我现在的职位也离不开他的继续支持,我不会看着他去冒险的。虽然他听不进我的意见,但我若知道有危险,也必会想办法阻止的。”

  慕稀慢慢压下心里的慌张,看着喻敏还算沉静的模样,沉声问道:“若是正常商务往来,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关心则乱。”喻敏笑笑说道:“他曾在S国遭遇恐怖袭击导致受伤、他也曾在S国遭遇工程事故受伤致残,所以S国应该是一个足以让你感到紧张、或害怕的地方。你说呢?”

  “就算只是纯商业,那边的恐怖袭击也是不断,手脚利落的时候况且弄得混身是伤,现在若有事,是连跑都跑不了的。”慕稀能想到的危险,也只能是恐怖袭击了,以他那样的情况,该是不可能去工地的。

  “这个你放心,他身边有两个保镖,我在暗中又增派了个,若有事,抬着他也能跑了。”喻敏点头说道。

  “抬着……”慕稀不禁失笑出声。

  喻敏看着她,两人都笑了。

  只是想到那边的局势,两人在笑过之后,不免还是担心。

  “你若真的完全放心,也不会加派保镖了,唉,他这个人,工作起来真是不要命。”慕稀低低叹了口气说道。

  “我也觉得自己多余了。他现在不可能和以前一样去冒险的。”喻敏轻声说道:“原本他的计划是去总部谈完事情后,便即赶回国参加慕氏发布秀。后行程变化,他便取消了去总部的行程,也是希望能赶上回来参加你的产品发布秀。”

  “有这样的牵挂,怎么舍得去冒险?”喻敏微微笑了笑,笑里带着些苦涩、更多的是释然,还有放心。

  “谁让他赶呢,他安好无事,我便就放心了。在不在身边又有什么关系。”慕稀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喻敏说道:“别告诉他我知道了,省得他分心。我先走了,有什么消息和我说一声……上次给我发信息,说‘一切安好,勿念’,结果我再见到他已经是三个月以后、坐在轮椅上的他。”

  “你们,都瞒着我。”慕稀直直的看着喻敏,眸底没有责怪,却有坚持——坚持这一次要知道他所有的消息。

  “知道了。”喻敏点了点头。

  “拜托了。”慕稀低低的说了一声后,慢慢转身离开了喻敏的办公室。

  一前一后的两个女人,其实谁也没有真的放心,只是谁都知道——关于工作的事情,夏晚的决定从来没有人可以改变。

  而她们,对这个男人的工作,除了支持,就是仰望,从来没想过要干涉、要改变——所以她们能做的,也只能是静静等待了。

  *

  接下来的慕稀更加忙碌了,但在忙碌之余,一有时间便在网上搜索S国的所有信息,也会算着S国与美国时间差不多都在白天的时候,才给他打过电话去。

  “夏晚、夏晚,你总是这么让人不省心!”

  “夏晚、夏晚,真是想咬你一口,看你以后还会不会这么不乖。”

  慕稀对着手机保护屏上夏晚的照片恨恨的说道。

  “S国工建部长阿里奇迹生还……”慕稀划开网页后,看到这则新闻,不自觉的练出声来……

  “他原本就没死,但S国却一直没有发布他的消息,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发布?这与夏晚过去有什么关联?”

  慕稀紧皱眉头,眯着眼睛逐字逐句的读着新闻里的内容,希望能够从中推测出这件事与夏晚的关联,确定夏晚是真的安全的。

  第三节:S国的局势

  【S国】

  这两天,S国沉寂了四个月的工建部长阿里突然活跃了起来,关于他各种角度的新闻连篇累牍着,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阿里遇刺,死里逃生】

  【阿里遇刺细节首次披露】

  【工建部部长阿里遇刺后的生活】

  【‘华安’、‘日夏’与阿里遇刺之间不得不说的关联】

  【阿里养伤期间,S国重要政要呵护有加】

  【阿里遇刺后,S国都发生了哪些事】

  ……

  “你的速度够快的。”阿里看着新闻,对夏晚笑笑说道。

  “文字的东西并不复杂,关键还是你官大压三级,这些媒体拿下所有的稿子,全换上了这个。”夏晚笑着说道。

  “头儿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是怎么回事。”阿里看在新闻上的目光未动,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收回,只是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现在可以去见他了。”夏晚微眯起眼睛,眸子里一片凛冽的光芒:“你和他约明天晚上的时间,明天上午就会有你们会谈的新闻出来。”

  “你若在他的地盘出了事,他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夏晚冷声说道。

  “不一定,在巨大利益的诱引下,他想做还是会做,只是会更技巧些、更隐蔽些。最后把自己也弄伤、发个声明,就算有人怀疑,时间长了也就忘了。”

  “而且,以他的地位,民众不忘也得忘。”阿里冷笑着说道。

  “若是那样,我们便只能启动第二套方案了。”夏晚点了点头:“你确认没有人知道你没死的原因?”

  “秘书知道,但他绝不会说出去。”阿里自信的说道。

  “他知道这次该怎么配合?”夏晚沉声问道。

  “没问题。”阿里点头。

  “OK,你与上头约时间吧,我也要与R国约时间会谈了——你在里头、我在外头,你的死活我是管不了了。”夏晚的下巴微微扬了起来,与阿里一起扭头看向窗外——S国的阳光,永远炙热得让人窒息。

  但即便如此,这片国土也还是阿里誓死也要保卫;他的国人,绝不能沦为他国的下等公民。

  而夏晚是第一次如此的接近一个国家兴亡的斗争,而他遇上了,便不能就此撤手——或许他没有那么大义,他想到的不过是阿里:阿里是他的朋友,看着朋友去送死,他做不到;

  他想到的是‘华安’,他费心思虑让华安没在这项工程里输给‘日夏’,不能在最后的时候前功尽弃,让‘华安’再背黑锅。

  他想到的是‘日夏’,这样的卑劣是他个性里所不能容忍的;

  还有R国,这个永远自大得不知认错的民族,将侵略当作理所当然的国家,他有股天生的厌恶。

  所以他只能参与。

  *

  两人沉默良久,才将目光从远处的日光中缓缓收回。

  “我先走了,今天以后,各自行动,一有不对,立即撤退,你手上的证据,留有后用。”阿里再次交待后,摇着轮椅转身离去。

  *

  “你好,我是‘亚安’国际的夏晚。”

  “对,我收到贵国有意在S国建立能源基地的计划,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你将我的话转告给这次项目负责人,他会明白我的意思。”

  “好,我等你的消息。”

  *

  夏晚挂了电话后,便回到房间平静的躺了下来,复健师见状,忙提了工具箱走过去,抓紧时间帮他做复健,两个保镖也安静的守在门外。

  15分钟后,夏晚的电话响起,是阿里的——

  “和上头约好了明天下午五点三十,国会大楼见面。”

  “好。”

  *

  30分钟后,夏晚的电话再次响起,是R国负责能源谈判的首席——

  “夏先生你好,我是小林觉。”

  “你好。”

  “请问夏先生明天下午五点是否有时间?我们可以见面聊。”

  “好,那就在S国国会大楼旁的‘萨兰阁’,那里的生鱼片很正宗。”

  “明天见。”

  “明天见。”

  *

  讲完电话,复健师的整套复健操刚刚做完:“夏先生,今天可以了。”

  “谢谢。”夏晚点了点头,用手撑着床延坐了起来,将与小林觉的约定情况编辑了信息发给了阿里。

  在收到阿里的回信后,夏晚起身回到轮椅上,推着轮椅去到书房,打开电脑在里面演示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各种可能……

  第四节:慕稀的勇气

  【第二天,中国,J市】

  一夜之间,J市所有高档写字楼外的电子媒体,全在播放亚安为慕氏新品上市制做的专门广告——

  Leon身着七分西裤配球鞋的时尚雅痞形象、手拿皮尺时的专业形象、伸手对着模特儿比划后,帅气的绘图形象,在这个看颜的时代,加上他显著的才华,立即吸粉无数,还没弄清这个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的时尚设计师是什么人,都直呼着要给他生小猴子。

  “我们的对象是客户、是客户、是客户、不是这些尖叫的女粉丝。”慕稀拿着数据表在办公室直跺脚。

  “原来男色这么好使,早知道就让Leon直接去卖笑好了。”席怜看着网上疯狂的粉丝留言,不禁直叹息。

  “我比较担心的是,明天的广告一出来,小稀会被人肉,然后被各种的黑。”娃娃在旁边,一脸担心的看着慕稀。

  “要不将女设计师换成席姐?她那模样,倒有几分女魔头的感觉。”Leon也担心的看着慕稀。

  “是啊,前面演女魔头就像了,后面演情侣,会被骂得比小稀还惨。”席怜瞪了他一眼,看着慕稀说道:“广告重拍是来不及了,但这个影响力,是连亚安市场部都没有算到的。怎么办?”

  “他们只会算数字,只会看K线,哪里会算人气了。”慕稀气恼的说道:“广告我是不怕,被人手撕也不怕,就怕广告没效果——粉丝是多了,可都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啊。我现在要的是订单、是订单、是订单!”

  “好了好了,你先别急,我再了解一下客户的反应。”席怜拍了拍她的肩膀,拿着手里的数据表匆匆往外走去。

  Leon也说道:“这些粉丝都是潜在消费者,有了这么大的消费团体,客户也能看到潜在消费能力,增加定订是肯定的。虽然不是直接目标对象,却也是间接目标对象——也算是曲线救国吧。”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次的走秀我们邀请了客户家属,希望那些嫂子姑娘们,能够被你这张脸给迷住。”慕稀也知道Leon说的道理。

  但现在最急的是客户愿意拿钱下单——看到潜在客户吸引力、与直接动心的吸引力比,到底还是弱了些。

  “我现在修改一下产品推介内容,粉丝都要给你生猴子了,你设计的衣服定然抢手。”慕稀转身回到办公桌后坐下来,边打开电脑里的文档边说道:“早知道也不用你那么辛苦的去改设计了,直接拿你这张脸出来,设计什么卖不出去呢。”

  “慕稀,你真不担心被粉丝攻击?”Leon转过身去,将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看着她担心的问道。

  “不担心。”慕稀微微笑了笑,眸子里快速闪过的阴郁,并没有让Leon察觉——她不怕被粉丝攻击,她却害怕将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

  她是个杀人犯、她是个有六年心理疾病史的患者,当这些全部暴露在万人的目光之下,是她能承受得起的吗?

  “慕稀,你完成了对自我的挑战,你只用两天使跨越了七年的障碍。所以你相要信自己内在强大的力量——若有一天你必须面对所有人对你的审视,你也要自信、要坚强,因为,你绝对可以。”

  这是温茹安在结案的时候对她说的话,她当时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决定拍这个广告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温茹安的话:

  终有一天,她必须面对所有人的审视,没有一个人的过去可以被完全埋葬。

  既然如此,她给自己这个机会。

  “慕稀,你可以的,一定可以。”

  慕稀放在键盘上的手微微出汗,却又克制沉静:“Leon,你时时根进数据,有必要的话,可以临时调整展样间的款数。”

  “好的,我先出去了,你不要太着急,我对这次的结果很有信心。”Leon点了点头,伸手在她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后,便又各自忙碌起来。

  *

  【S国,下午】

  夏晚乘着阿里安排的专车往约地地点出发,跟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复健师,两个常伴的保镖和哈敏暗下安排的保镖都没有随行。

  “慕稀,今天广告应该播出来了吧?效果如何?晚些将数据发过来给我看一下。我现在与Mike进入谈判期,大约三个小时内不能接电话,晚一些联络你。”

  夏晚给慕稀发了信息后,接着给阿里发了信息:“我已出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90 面对》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