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1 追随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他比工作更重要

  慕稀在收到短信后,已经完全不能继续工作了——三小时内不能接电话,他到底在干什么?还是又去了什么危险的地方?

  “喻敏,夏晚今天的行程是什么?”慕稀拿起电话给喻敏打了过去。

  “他在S国的行程与中国分行的业务无关,所以不会知会与我。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喻敏的声音也不由得一阵紧张。

  “他刚给我发信息,让我三小时内不要联络他。”慕稀沉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联系那边保镖。”喻敏紧声答道:“等我电话。”

  慕稀挂了喻敏的电话,却知道她应该也联络不到那边的保镖;就算联络得上,夏晚不能和自己说的事,也会交待保镖不要说——他这个人做事,向来都是滴水不漏的。

  想来喻敏也是急了,竟忘了她这个难搞的上司是什么脾性。

  慕稀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着,走到窗前后,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窗外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快步走回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查询走秀的进度,然后拿了纸笔一点一点的计算。

  “席怜,你进来一下。”半小时后,慕稀拿起内线电话给席怜打了过去。

  “小稀?”席怜推门而入,看着慕稀沉着的样子,不禁疑惑。

  “如果走秀当天我赶不回来,有没有补救方法?”慕稀沉声问道。

  “赶不回来?你要去哪里?”席怜疑惑的看着她。

  “夏晚那边有些问题,我必须马上赶过去。”慕稀有些心虚、却又坚定的问道。

  “有,就说你出去躲避Leon的脑残粉了。你做的产品规划与推介由我来做,其它流程不景程。”席怜的眸光轻轻闪动了一下,微笑着说道。

  “前期呢,你应该可以搞定?”慕稀直直的相着她,似乎她只能、也必须答‘可以’!

  “当然,其实我比你有经验,你觉得呢?”席怜不禁笑了。

  “OK,我走了,我的资料你都有备份,如果有修改,我会及时给你邮件。”席怜自信式的调侃,让慕稀的纠结豁然开朗——工作中她的身份可以被人取代,而她乐见其成;而在爱情中,她却不能让夏晚爱人的身份被别人所取代。

  所以在此刻,夏晚应该是比工作要重要的。

  “辛苦你了,有事联络。”慕稀抓起包包,边朝席怜挥着手边大声说道。

  “一切顺利,幸福的小女人。”席怜转身看着她匆忙却轻快的背影,嘴角噙起会心的笑容——这场追逐7年的爱情,是不是就快修成正果了?

  第二节:以性命为筹码的谈判

  【S国,下午三点】

  ‘萨兰阁’是S国唯一一家做R国料理的地方,据说料理的原材料全是从R国本地空运过来的,所以不仅价格贵,还不是随时都有料。

  所以‘萨兰阁’的装修也是全R国的风格,这在民族化特别明显的S国,显得格外的亮眼。

  据说在‘萨兰阁’营业初期,S国的人不惯生吃食物,几乎成了在这里工作的R国人的后食堂,直到两年后,S国人才慢慢接受食物口味,来这里消费的人渐多了起来,但仍然以R国自己的国人为主。

  所以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小林觉这样特殊的身份,‘萨兰阁’自然也不会有其它的客人——夏晚主动将见面地点定在了这里,也算是迎合了小林觉的喜好,主动向他示好的表现。

  *

  夏晚到的时候,出来接他的,正是小林觉的贴身秘书。

  “夏先生,请。”

  “谢谢。”

  简短的招呼,复健师拒绝了小林秘书从他手里接轮椅的动作,推着夏晚径直往里走去。

  小林秘书有些尴尬的收回伸出去的手,眸色不动的快步跟在了他的身旁。

  *

  “小林先生。”

  推开门,小林觉正盘膝坐在桌旁,手持茶杯低头轻饮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打算站起来。

  夏晚朗声打了招呼后,便也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打算更进一步。

  一个沉然静坐,一个从容轻饮,时间似乎就此凝固,明明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从容而优雅的笑容,房间的空气里却流动着几乎是一触即发的紧张因子。

  大约一刻钟之后,小林觉慢慢放下已经喝空了的杯子,抬起眼睛看向夏晚——虽以残疾之躯坐在轮椅上,周身仍散发出一股强大而从容的气势,一股让人不敢忽略、不敢轻视的气势。

  “不好意思,不知道夏先生的腿脚不方便。”小林觉慢慢的站了起来,从容走到夏晚的面前,将手伸了过去。

  “没关系,我们对一人个的评价,总要有时间摒除一些外界信息的干扰。”夏晚微微一笑,从容伸出右手与小林觉一触即离——也算是对小林觉如此轻漫态度的一个回击。

  “既然夏先生的腿脚不便,为何要约此处——若不是这里正好有一张工作台,夏先生竟无处可坐?”小林觉的眸色渐渐认真起来——夏晚通身散发出来的强势气势,让他放下对他投资人惯于投机的印象,而开始认真思考他在此次事件中的身份、又会为事情的进展带来什么影响。

  “坐轮椅就不能谈事了吗?”夏晚微眯着眼睛,淡然说道。

  “当然能,是我狭隘了。”小林觉微微一笑,伸手朝夏晚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林先生请。”夏晚摇着轮椅接近桌边,在小林觉也落坐后,夏晚直接说道:“亚安总部对贵国与S国的这次能源项目很感兴趣,不知道小林先生是否有引进资本、共谋发展的意思。”

  “夏先生是如何得知,我国与S国的项目呢?”小林觉没有回答夏晚的话,他需要知道夏晚的消息来源——他的消息来源,决定了他与S国政府是什么关系、在S国内部的党派之争中是站在哪一队。

  “阿里部长的消息。”夏晚看着他缓缓说道。

  “阿里?”小林觉面色不禁大变——所有这一切,都是阿里引起的,他居然敢在自己面前提阿里!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解铃还需系铃人,小林先生可听过?”夏晚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小林觉,语气衣然轻缓而沉然。

  “夏先生的意思……”小林觉沉着脸问道。

  “贵国三位公民之所以被S国所扣,主因是主使刺杀S国政要阿里;虽然小林先生可以通过资源和舆论的力量,使S国让步,但却非最佳途径。小林先生可愿听我的解释?”夏晚微微一笑,漫声说道。

  “我国曾要求面见阿里部长,当面向阿里部长至歉,但阿里部长拒而不见,我们才转求他途的。”小林觉冷声说道。

  “那么小林先生认为,是阿里部长不见呢?还是有人不让阿里部长见呢?”夏晚淡淡问道。

  “于我来说,这并没有区别——阿里也好、更上一级也好,不过借着这个机会来向我国要资源。这才是我们谈判的重点。”小林觉的脸上不禁浮现一丝鄙夷之色。

  “NO,当然不同。”夏晚断然说道:“此事因阿里部长而起,若没有阿里部长的同意,任谁以此为交换条件,也是行不通的——一个政府并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说了算,而是国民说了算。”

  “这两天关于阿里部长的新闻小林先生想必是看到了,民众看到他不复往日风采的样子有多愤怒!全国网民调查显示:90%的国民希望严惩凶手,并严厉指责政府有意拖延对凶手的裁决。”

  “而国家秘书处也出来辟谣,表示并非拖延,而是要等到阿里部长能够参与庭审后再处理;在此发言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上一级便电话约见阿里。”

  “这个行为释放出来的是什么信号?”夏晚轻轻一笑,接着说道:“释放出:这件事不管是说服阿里、还是强迫阿里,都必须得到他的同意才能继续。”

  “小林先生认为我分析得对吗?”夏晚微微扬起唇角,凌厉的眸色里又带了些莫明的笑意。

  “既然无论如何阿里都会同意,至于用什么手段,那是他们内部的事情,与我又何干!”小林觉冷哼一声,脸色已经变得沉暗起来。

  “自然有关。”夏晚微扯嘴角,漫然说道:“阿里是我在哈佛的学长,我们共同筹划了外资进驻S国的国家金融政策,共同设计了‘日夏’与‘华安’的联合工程方式,我对他的了解,就如对我自己了解一样。”

  “那又如何?”小林觉的眸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他是一个典型的政客——也就是说,他懂得放弃、也懂和妥协,但一定要对自己有利。”夏晚的身体微微前倾,沉眸盯着小林觉,语速越发的慢了下来:“所以小林先生和其它的谈判,好处是别人的,他怎么肯?”

  “他若不肯,他这样成熟的政客,又将如休运用舆论与民意,来将这件事翻盘呢?会不会小林先生给了资源,而要的人却意外死在了监狱呢?”

  “他敢!”小林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上面的人并不好对付,他今天去是带了必死的心的。”夏晚说着,将手机划开后推到了小林觉的面前——

  小林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慢慢伸手拿过他的手机,上面正是上小林觉在3点10分发过来的信息——我不会带保镖进去,以示诚意,若我不侧,我存于你处的资料,请交给南希,‘里面’和‘外面’他在我进去之前,都已准备好。”

  “里面是指小林先生要的三个人,外面是指S国千万国民的民意。”夏晚淡淡说道。

  “他就不怕你那里的资料拿不出来?”小林觉看着夏晚,阴冷的说道。

  “对于小林先生来说,有更好的路可走,为什么一定要用两条人命来换一个结果呢?更何况,阿里死后,那个人在那个位置是否坐得稳还说不清楚——小林先生要的人要不到、合同签了不能履行,就算小林先生原本也没打算履行,但一签下来S国就发生政变,小林先生面临被撕毁协议的结果,又如何向你的上头交待?”夏晚淡淡说道。

  “你说的更好的路,是指与你合作?”小林觉面色阴沉的问道。

  “没错。”夏晚点了点头,似乎觉得他的脑袋真是太不好使了,现在才明白他的意思。

  “你不过是一个做投资的,我与你有何可合作?”小林觉晒然说道。

  “第一,我能说服阿里不再追求那三个人的袭击之责,放他们回国,此条能满足小林先生此次前来S国的主要目的;”

  “第二,我代表亚安国际投资此次能源项目的一期工程;此条既能让S国放人师出有名、又能让小林先生免去以项目换人质的做法,回国还要多方筹款来建能源通道。此举算是小林先生与S国双赢。”

  “第三,能源项目的输送暂不列入协议,以此条件助阿里执政。此举算是小林先生对阿里的支持——阿里得到小林先生如此大的助力,以后的阿里政府对小林先生定会多有感谢;此乃双赢;”

  “第四,阿里当权,R国的能源如约输送进来,亚安的投资回报率自然可观;同时亚安在S国的投资可以绿灯大开,我成了S国的财神爷,这个好处,当然可以大家共享;此乃三赢。”

  “无论小林先生对此次能源输送协议报着何种打算,最后都可以在利益最大化的条件下做选择——而这个选择,实际上对三方都没有伤害。”

  “我的意思是:若最后协义无法正常执行,反正小林先生的人也带走了,前期工程的钱也不是你出的,没有任何损失;而我出的钱,自然可以找阿里拿回来;至于阿里,坐到了那个位置,区区一个能源项目、区区一笔资金,自不在话下。”

  “所以,这条路于小林先生来说,可进可退;于我来说,百利无害;于阿里来说,合作才是目的,能源本身并不重要。”

  “小林先生,我这个帐,算得可对?”

  夏晚伸手将自己的手机从小林觉的手里拿过来,放在手心把玩着,一脸的轻松与漫然,似乎这么大的事情,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可进可退的投资案而已——而其中涉及到的、极为惊骇的国家政变,在他眼里,也不过是拿来放在桌上谈判的条件而已。

  “夏先生果然不负华尔街传奇这个称呼,心思复杂缜密、算计起人来,让人防不胜防。”小林觉慢慢的说道。

  “我知道小林先生已经与那边达成了某种共识,若要改变主意,恐怕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当然——这还要看阿里能否活着出来,所以,夏晚今天就先告辞,我们静候其变。”夏晚双手推着桌沿,整个轮椅自动的往后滑去。

  “我想,我们还是一起等阿里部长的消息比较好。”小林沉扬起轻拍了三下,只听外面一阵急促而有节奏的脚步身,片刻后又安静了下来。

  “小林先生就是这样留客的吗?”夏晚笑笑说道,似是只有不满,倒是不见害怕。

  “夏先生是金融奇才,既然有机会一见,若不好好讨教便让夏先生就此离去,那才是对夏先生的不敬。”小林觉淡淡说道。

  “什么传奇、什么奇才,都是不懂的人吹出来的。”夏晚仍是一脸轻松的样子,似乎真的只是在与这个用武力迫使他留下来的对手讨论金融的事情:

  “我做投资,只信奉一个原则——那就是双赢。我从来都相信,只要让对方有钱可赚,我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否则,不赚的数量有限、赚的时间也有限。”

  “这么简单?”小林觉起身倒了杯茶递给他,漫声问道。

  “就这么简单,可惜很多人做不到——人的人损人不利已、有的人只求私利、有的人不懂得舍弃、有的人不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所以看似最简单的双赢法则,却因为人失去了投资的初心,做到的人少之又少。”夏晚笑笑说道。

  “似乎是有道理。”小林觉敛下眸子,慢慢品着杯中的茶,半晌之后,才淡淡问道:“夏先生觉得这茶如何?”

  “说到喝茶,还是中国的比较好。”夏晚微扬眉梢,笑笑说道:“R国学茶,过于重茶艺,讲个几道水、几道泡、茶具、茶心等等——看似精致,说什么对茶的尊敬,实则作得过了。”

  “茶来器物,作用是供人饮用,在我们中国,上至宫庭碧螺春、下至民间大碗茶,不同心境、不同环境,皆能拿来就饮——闲来则慢品,打发时间、怡情养性;急来牛饮,解渴求急,一样欢喜。”

  “所以事物存在的价值是将作用发挥到及至,非弄个什么仪式把它供起来,人倒被它束缚了去,何必。”

  “我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见解,以前所问,比我国更讲究。”小林觉不禁微微凝眸,探究似的看着夏晚,眸子里一片思忖。

  “哈哈哈,我是个俗人,讲不来那风雅,于我来说,任何人、任何事,有用就好。”夏晚哈一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有道理。”小林觉也端起了茶杯,一惯的轻饮慢品。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再度凝重起来。

  直到——

  夏晚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刺耳的声音将房间内沉闷的空气划破,故作镇定的两人,眼睛同时收紧了起来,直直的看向桌上的嚣叫的电话。

  “喂,我是夏晚。”夏晚看了小林觉一眼,面色一片凝重。

  “动手了?”

  “还活着!”

  “现在能保证安全吗?”

  “OK,我的秘书昨天已将资料寄出,明天中午你可收到,一切按原计划。”

  “我没问题,小林先生很好客,他的茶也很好喝。”

  “OK,外面我来安排,里面……”夏晚转眸看了小林觉一眼,似乎在等他的决定。

  “给我一天时间。”小林觉沉声说道。

  夏晚微微皱眉,握着电话沉默着。

  小林觉手撑着桌面,慢慢的站了起来,身体微微前倾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夏晚,从身高上对他造成一种压迫感。

  夏晚微微一笑,敛下眸子对电话那边的南希说道:“外面我来安排,里面等我消息。”

  在夏晚听到小林觉暗吐一口气后,眸子里轻闪过一抹淡淡的冷光。

  “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否能安全出去,阿里存在你这里的资料,都可以如期到达南希的手上,是吗?”看着夏晚放下电话,小林觉沉声问道。

  “没错。”夏晚点了点头:“我是个残疾人,不方便保管这么重要的资料。”

  “你是我见到过的最狡猾的中国人。”小林觉不禁咬牙切齿。

  “我以为是智慧。”夏晚自信的说道。

  “慢走不送。”小林觉毫不客气说道。

  “那个人既然没有得手,阿里仍有危险,所以我们能等的时间不多——不是不想给你时间,是因为我们给不起,所以明天下午5点,是最后时限。”夏晚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

  “我也没有拖的必要,只是关键环节,我需要和团队沟通。明天5点,没问题。”小林觉也爽快的答道。

  “再见。”夏晚凛然而笑,熟练的转过轮椅,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

  “夏先生!”同样被控制的复健医生,在包间门打开后才被放出来,一看见夏晚便急急跑了过来。

  “,让你受惊吓了。”夏晚轻轻吐了口气,低声说道。

  “还好,小潘有给我信号。”复健医生低声应了一句,接过夏晚的轮椅,推着他连走带跑的飞快的离开了这个看起来一片详和宁静的地方。

  *

  直到上车后,车子离开‘萨兰阁’几百米以后,夏晚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全部湿透……

  “阿里,我出来了。”

  此时再拔通阿里的电话,夏晚的声音已有些微微的颤抖——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笃定。

  虽然他与小林觉所说的全部是事实,但若阿理不能全身而退,小林觉便失去了与阿里合作的可能,S国政府便是那个人的天下——该与谁合作,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

  那么小林觉也不可能放他出来去煽动舆论与国民了。

  “好,活着就好。那三个人我已经安排转移了。我正在去酒店的路上。”阿里的声音也是一片嘶哑。

  “稍后见。”

  “再见。”

  第三节:失望与惊喜

  挂了阿里的电话,夏晚划开信息,眸底闪过淡淡的失望——她真的变了,工作变得比一切都要重要。

  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点开她的名字将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不在服务区的语音留言。

  “这个时候跑去哪里了?秀场和公司都不可能没信号呢?”

  夏晚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又给席怜打了过去:“席怜,我是夏晚。”

  “夏行长好。”电话那边,是席怜快节奏的声音,似乎很是忙碌。

  “我找慕稀。”夏晚直接说道。

  “慕……她没有和我在一起。”席怜似乎停顿了一下才回答。

  “知道她去哪里了?”夏晚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

  “不知道,现在我们都忙得半死呢,夏大行长,你多体谅哈,我估计她没时间理会你啦。”席怜笑笑说道。

  “我知道了,她回来后让她给我电话。”夏晚沉声说道。

  在席怜应下后,便挂了电话。

  看着电话半晌,不死心的又拨了一次,还是不在服务区的录音后,才重新放下电话。

  *

  在从J市飞往S国的航班上,慕稀默默的计算着时间——现在已经过了五小时了,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安全的?

  “夏晚,从来都是我追着你跑,这也就罢了,你要是再让我追不着,那得让我对你有多深的怨念呢!”

  “夏晚,我说过,我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再有变故——特别,那个变故不能是你。”

  慕稀紧紧握着手机,却一直心神不宁着,明知道这样的量心无济于事,仍是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

  “小姐,需要果汁还是咖啡,或者其它?”

  “不要,谢谢。”

  *

  “小姐,请问晚餐是要面条还是套餐?”

  “不要,谢谢。”

  *

  “小姐,请问需要毛毯吗?”

  “不要,谢谢。”

  *

  乘务员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不吃不喝不休息的女乘客,相互耳语了一阵后,都轮流的关注着她,生怕她有什么异动。

  慕稀倒也并不在意,只是不停的看着时间。

  直到空乘开始播报降落的信息,慕稀才长长的吁了口气——当飞机停稳、机舱门打开后,慕稀是第一个冲出去的。

  *

  “夏晚!”

  慕稀的电话突然就接通了,让正在与阿里谈话的夏晚吓了一跳,接起电话便是一阵咆哮:“你在哪里?手机怎么几个小时都打不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夏晚……”电话那边,慕稀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啦?我语气太坏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我是找不到你急的。”夏晚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夏晚,你在哪里?”慕稀稳了稳情绪,低声问道。

  “我……”夏晚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在S国机场,你来接我。”慕稀哽咽着说道。

  “你……你在机场等我,我马上过来。”夏晚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夏先生,不能站!”两个保镖立即冲过来,一人一边将他拎了起来,又塞回轮椅里。

  “我现在去机场。”夏晚沉声说道。

  “好。”两个保镖便推着他往外走去。

  “阿里,按我们刚才商量的行动,现在你立即将我发给你的稿子传给媒体——这则消息越快越好,全媒体报道。”夏晚扭头交待了一句后,便催着保镖迅速离开。

  *

  “谁来了?”看着这样的夏晚,南稀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他女人。”阿里笑笑说道。

  “一个女人而已。”南稀不禁瞥了瞥嘴。

  “他也只缺个女人而已。”阿里扬了扬眉梢,转头看向南稀,低低的问道:“南稀,我不想这样做。”

  “我知道。”南稀点了点头。

  “我不想让事故制造者逍遥法外、我不想让R国支持上位、我不想让R国有机会参与我们的内政。”阿里轻轻闭上眼睛,良久之后才慢慢睁开,低低的说道:“你说,我和他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南稀用力的点头说道:“同样是外力支持把政,他要的是私利,他与R国的谈判将会给国家带来无穷的灾难;而你要的是国安,在夏行长的帮助下,我们根本无惧R国的假能源计划。”

  “部长,放掉事故制造者,或许有违法律精神,愧对死去的工人,但若能为国家换来更大的利益,我们就必须去做——愧疚的、挨骂的是你个人,受益的是国家,你要怎么选?”

  南稀定定的看着阿里,不希望他在这个时候还犹豫。

  夏晚这个计划的大胆,让他们都没想到,或者说是想到过,却从没有说服过自己。直到夏晚分析——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既是置死地而后生的路、也是逼宫夺权的路、更是放弃了做为政客最后的坚守——以事故换利益。

  “部长,不能再犹豫了。”南稀看着阿里沉思的眸子,着急的说道。

  “是啊,不能再犹豫了。”阿里沉沉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文稿递给南稀:“全媒体发布,逼小林觉就犯。”

  “我这就去。”南稀接过文稿,快步走到书桌边,将文件拍照后发到了电脑里,然后急速的敲动键盘,将文件同时发给了国家所有的一级、二级媒体,要求以最快的速度刊登出来。

  *

  【机场】

  夏晚推着轮椅来到机场大厅时,一袭赭橙色百褶连衣裙的慕稀,正站在出站口最显眼的地方。

  “小稀!”夏晚大声喊道。

  “夏晚……”慕稀拎着裙子飞快的跑了过来,冲到夏晚怀里的力度,将轮椅撞得在原连转了好几圈,还是两个保镖伸手抓住才稳了下来。

  “你怎么过来了?”夏晚不禁无奈的看着她。

  “你没事吧?”慕稀紧紧的拥着他,张嘴在他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直到夏晚痛呼出声才松开。

  “发什么疯呢?恩?”夏晚看了两个保镖一眼,目光一收,那两个保镖忙转过身去。夏晚这才轻轻拍着她的背,低低说道:“怎么啦?又是哭又是咬的?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事,就是担心你有事。你说三个小时不能联络,我又知道你在这里,吓死我了。”慕稀的情绪这才平静下来,看着他责怪的说道。

  “你……”夏晚看着红着眼睛的样子,责备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现在没事了,回酒店再说吧。”

  “哦。”慕稀看了两个背对他们的保镖一眼,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忙从他的身上爬起来,看着他小声说道:“都怪你,有什么事也不说清楚,害得我担心得要死。”

  “瞎担心。”夏晚笑笑说道。

  “是瞎担心?那我现在回国了,我那边忙着呢。”慕稀皱着鼻子瞪着他。

  “既然来了,自然是都安排好了。”夏晚看着她一副小女孩的样子,不禁无奈的笑了:“回酒店再说吧,很有趣的事,你会喜欢听的。”

  “嗯哼……”慕稀轻哼了一声,转过身走到他身后,推着轮椅慢慢往外走去。

  两个保镖见状,便也远远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

  “慕小姐怎么来了?”

  “不知道。”

  “慕小姐真可爱,我老婆就不会撒娇。”

  “所以行长喜欢呀,我看是爱得不得了了。”

  “那个脚,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恩,以后得看紧些,这可马唬不得。”

  *

  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慢慢的跟在慕稀和夏晚的身后。

  看着夏晚虽然坐着,却仍是气宇轩昂得让人侧目;慕稀虽然推着沉重的轮椅,却一脸娇俏飞扬的神彩,让看的人嘴角会情不自禁的上扬起来。

  两人的眸底不禁也浮起一片柔情……

  ------题外话------

  各位亲,书院2015现代类别征文,个人年度总决赛开始投票了!

  请各位在这个地址:。/。地址投票哦!

  年度人气作品,请投袁雨《蜜婚晚爱》或浮光锦《豪门暖媳》,两部任选一部都可以啦!

  年度明星作品,请投古幸铃《嚣张儿子霸道爹地》

  谢谢亲们的支持,爱你们哦!

  投票资格:有潇湘阅读帐号,绑定手机,2015年6月——2016年1月,在书院消费金额达30元以上。

  请多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91 追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