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4 揭开往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折腾房子

  破天荒的,一向视工作为命的两个人,第二天居然默契的都没有去公司。早上在床上厮混到十一点才起床。

  叫了外卖吃了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后,慕稀又打电话让熟悉的软装设计师过来,将夏晚公寓里的窗帘、沙发、摆件等,全部重新设计装饰。

  “小稀,你喜欢的风格,和这房间原本的风格,可是完全不同呢。”设计师将房子全面看过后,将慕稀拉过一边,对她小声说道。

  “是啊,我看出来了,所以也不需要大改,主要是窗帘、沙发、小摆件什么的重新设计一下。我在这边最多住三个月,将就一下就算了。”慕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在窗边插花的夏晚,小声说道:“再说,这个人脾气不好,改多了人家会不高兴。”

  “三个月?将就?”设计师不禁摇头:“我说大小姐,你这也算将就?他这房子的装修是美国设计师的风格,材料也是那边直运过来的,被你这么一折腾算是毁了。我知道你喜欢法式风格,材料也将就不得;这一来一去,几十万就没了。”

  “再说,你不是只住三个月吗?这样,我给你设计一些小摆件,能和这房子风格融合,又不需要大面积变动,你看如何?”

  设计师顺着慕稀的目光,看向窗边逆光里的那个男人——坐在轮椅里的他,依然显得坚毅而挺拔;即便只穿着平常卫衣,仍掩不住身上那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凌厉气势。

  想来,真如慕稀所说:脾气不好!

  这样一个明明该出现在商场杀戮里的果敢男子,现在却安静的坐在那里,他低头安静插花的样子,眉梢、嘴角,晕染着与气质不太相符的温柔,让看的人只觉得一阵心暖,又让人觉得格外的有魅力。

  原来,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是他放下身段之后,最温柔的模样。

  *

  “你和他?”设计师将目光从夏晚的身上转了回来,若有所思的看着慕稀,低声问道:“上次你结婚,新房可没让我去设计。”

  “上次,那个人都准备好了,都是我喜欢的……”慕稀低下头思索了几秒,低低的说道:“于他们来说,他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这个没有可比性;于我来说……我对与他在一起的生活,有更多的期待。”

  “他的腿……”设计师勉强扯了扯嘴角,后面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这样一个有气气势的男人,让人觉得将目光放在他的残疾上是一种亵渎。

  可作为女人世俗的评价标准来说——一个行业顶级企业的千金,选择一个残疾人,到底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也或许,正因为她有这样的条件,所以在选择的时候,不会被人外面的条件所绑架,因而拥有更多、更自由的选择权。

  可是,看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容、看着坐着轮椅的男人,总让人生出心酸的感觉。

  *

  “这个人……是你一直追求的?”设计师的声音压得更低了。

  “是啊,追了六年,现在好不容易追到手,你说我怎么能不折腾他一下。”慕稀笑着,毫不掩饰自己对夏晚的感情。

  “好了吗?你不是说还有东西落在公寓了,要回去取?”夏晚将最后一枝花插好后,回过头来看着慕稀问道。

  “小漫说,你之前的风格很完整、材料也用得好,舍不得改。”慕稀笑笑说道,快步走到夏晚的身边,将他插好的花儿略略调整了一下,然后抱到窗台上放好。

  “按她的意思改吧,就她这性子,新房子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能住,这里总要让她住得舒服才行。”夏晚笑笑说道。

  “我若要折腾,那肯定是因为与你意见不合。”慕稀皱了皱鼻子,从设计师手上拿过草图,边递给夏晚边说道:“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我看看。”夏晚接过设计师的草图,看着旁边的备注说明后,抬头看着慕稀问道:“只改这么些?你不是说书桌也不喜欢?还有书房要加个花架?”

  说着又低头看着图纸,指着上面的图形说道:“厨房加个中餐吧、卧室加个梳妆台,你公寓同里的放着别动了;卧室还加个工作台,我记得你喜欢半夜起来画图;阳光房里加几个花架和一个吊椅;我看差不多了。”

  说着将图纸递给设计师,看着她说道:“色调什么的,中和一个房子原本的设计,不要显得太突兀就好;新增的加具你帮我在美国**这个品牌里挑,与这里的风格保持一致;其它还有什么细节,你和慕稀沟通就好。”

  “小稀,要再看看吗?”设计师接过本子,抬头看向慕稀。

  慕稀挑了挑眉梢,摇了摇头:“就按他说的改吧。”

  “好的,整体修改方案以及报价,明天我会发给两位。”设计师点了点头,收好设计稿后,便离开了。

  第二节:你要做最好的夏晚

  “风格必须一致,否则你就像硬挤进来的,感觉不好。”夏晚伸手拉着慕稀坐到自己的腿上,看着她说道。

  “难道不是吗?”慕稀伸出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脚暗暗撑在地上,减少自己压在他身上的重量。

  “当然不是。”夏晚笑笑说道:“以后就是家里的小主妇了,有没有一点儿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伺候不好你?担心不会做饭被你嫌弃?担心加班加到深夜被你赶出去?”慕稀一脸娇俏的笑意,歪着脑袋看着他:“还是该担心……那些对你虎视眈眈的女人?”

  “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看她状似认真思索的样子,夏晚不禁莞尔:“担心你会不习惯,身边多了一个人会管着你;担心你会不开心,有男人在身边,也不能陪你逛街看电影;慕稀,一个残疾的男人,确实会有很多不方便。”

  “你管我呢,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都被你管了六年了好吧;至于你的腿……我还是想你能够抱我、能陪我一起走很远的地方、看很多的风景。所以你要好好做康复,不许偷懒。”慕稀沉眸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当然。”夏晚点头。

  “所以夏大行长,你就不用再担心了。”慕稀笑着说道:“这样的你,都不像我认识的夏晚了。”

  “那你可要多用心,慢慢认识你身边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华尔街的传奇、也不是操纵资本的行长,只是一个爱着你的男人。”夏晚低头轻抵着她的额头,鼻尖磨蹭着她的鼻尖,柔软的说着。

  “那怎么办?夏晚的身上没有光环了,就没有吸引力了啦!”慕稀笑着,张嘴在他的唇上轻咬了一口。

  “那时候,你是不是就该放心嫁给我了?”夏晚反咬住她的,轻轻摩挲着,低低的说道:“是不是再不会担心,那些所谓虎视眈眈的女人、不会担心我会以某种方式离开?”

  “不知道……”慕稀的声音微微的沙哑:“但我知道,一个好的女人,是让男人变得更加有光彩,而不是以拉低的方式来让自己放心。”

  “所以夏晚,别管我的担心,你要做最好、最好的夏晚。”慕稀回吻了他一下,低低的说道。

  “最好的,也是最爱你的夏晚。”夏晚轻柔的笑着,用手托着她的头,将唇中的吻慢慢加深、再加深……

  直到大手自然的探进她宽松的卫衣,在她细腻的腰间轻一下重一下的揉抚着,惹得慕稀只觉得浑身一阵难耐的颤栗,坐着的身体,更是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变化……

  “回房间吗?”夏晚将唇移至她的耳后,大手慢慢的往上游移……

  “夏晚,男人是不是……”慕稀悄悄的站起来,心跳的速度才慢慢平复下来。两人在一起的次数不少,她却是第一次在接吻的时候,感受到他的冲动——有些尴尬、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夏晚立即反驳着她:“只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这样。”

  “你有经验?”慕稀轻哼一声。

  “没有,但这样的反应,以前没有。”夏晚轻笑一声,伸手将她按在自己的腿上继续坐下。

  “我也29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慕稀低声说道:“这个,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对吧。”

  “是很重要,但是不能随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夏晚低低的喘了口气,克制着身体里想要冲出来的*,轻声解释道。

  “夏晚,其实我不敢想,如果我还和从前一样,你要怎么办。”慕稀将脸埋进他的脖子,声音几不可闻的说道。

  “我们在沙漠里,在一起有一周的时间,我以为,这能让你对我有足够的信任和信心。慕稀,我承认我们现在的情况,我的要求是多了些——但是因为是你、因为你可以。”

  “你不能因为我需要你,就假设如果没有你我也会需要别人,这种假设不成立,恩?”夏晚有些懊恼的说道。

  “知道了。”慕稀心虚的应了一声,坐在他怀里半晌,直到他身上的温度慢慢的降了下来,才重新站起来,低低的说道:“走吧,去那边拿东西。”

  “决定男人性冲动的因素有很多,不只是荷尔蒙而已。关于顾止安,我当然恼他用这样的方式伤害了你,也鄙视他是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但我们都是成年人,都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无论妻子有什么问题,保护妻子在婚姻里的尊严,这是身为丈夫起码该做的事情。”

  “所以他出轨的原因虽然是重压之下的释放方式,却仍不能让人原谅。”

  “但我还是要很认真的告诉你:慕稀,顾止安出轨,责不在你。他的事业、他的信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恰恰他用了最不好的发泄方式,仅此而已。”夏晚伸手将慕稀拧得变形的手指拉了过来,一根根的顺好后,沉然说道:

  “我允许你慢慢找回这样经历后对婚姻、对男人的信任,但我不允许你将他出轨的原因一直揽在自己身上。”

  “慕家的四小姐、顾止安的前妻,这些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慕稀,是我夏晚爱的女人,未来会成为我妻子的女人。”

  “你那么聪明,为什么放着这么重要的身份不去好好努力,偏在前妻这个身份上纠缠不清?”说到这里,夏晚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着恼,看着她放在自己手心的手,用力的拧了一下以示不悦。

  “哎,疼呀。”慕稀瞪了他一眼。

  “如果疼能让你记住,我不在乎让你更疼一些!”夏晚同样回瞪着她,认真的说道:“我是做金融的,最擅长的就是算帐,你是我的女人,若连这个帐都算不清楚了,那才是笑话。”

  “哪有你这么算的,经历过的事情,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慕稀低低的说道。

  “必须放下。”夏晚瞪了她一眼,松开她的手说道:“在客厅等我,我回房间换身衣服。”

  “哦。”慕稀点了点头,看着他脸有些发恼的表情,下意识的侧过身体,让他自己摇着轮椅往卧室去。

  说实话,大多数时候她是不怕夏晚的,无论她多调皮、多霸道、多无赖,他都会包容她,一直是这样。

  但当夏晚真的生气、或认真说一件事情的时候,她就会很害怕——是发自内心的害怕,从认识的时候到现在,一直是这样。

  或许是因为,往往在他认真的时候,正是自己犯错的时候,所以这种害怕里,大多数的情绪还是心虚吧。

  “放下四小姐的身份、放下顾止安前妻的身份、努力做你的女人,是这样吗?”慕稀转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心里积压的犹豫与坚持,似乎被一点一点的消融。

  爱他,是她努力了七年的事情,她当然要好好珍惜与他在一起的日子。

  第三节:遇到顾止安

  两人也没有安排司机和保镖,慕稀推着他坐地铁也很方便,J市的人文素质还是相当的好,看见他们都主动的让出一条路来;在上下地铁的时候,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指引协助。

  在回公寓拿了些日用的小东西后,慕稀将打包的小箱子放在夏晚的腿上,仍推着他在街上慢慢的走着——

  两个人都有许久没有这样闲散的在街上走过了,不谈工作、不赶时间的生活,让他们都有些意外的喜欢——原来以为,离开工作会心慌;以为公司离开自己,会出大问题;以为有时间不去工作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现在却觉得,这样的慢时光能让人把生活的滋味嚼透。

  “近十年忙碌的习惯,不过是几日的消磨,便有些害怕从前那样没日没夜的忙碌了。所以说,人啊,都有懒惰的天性。”慕稀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身边陪着的人不是你,大约这样的闲散仍会让我焦虑。所以说,什么样的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什么人在一起生活。”夏晚笑着应答着她。

  “好象你总是看得比别人更透彻一些。”慕稀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却在看见迎面而来的顾止安时,脸上的笑容不禁有些僵硬,推着的轮椅也停了下来。

  “你们……好。”顾止安慢慢的走过来,目光自慕稀的脸上微微打了个转后,慢慢的转移到夏晚的腿上,半晌之后,才轻声问道:“腿怎么样了?”

  “恢复中。”夏晚轻轻点了点头。

  “听说S国暴乱,你们没事吧?”顾止安的目光看着夏晚,根本不往慕稀脸上瞟。

  “没事。”夏晚的回答仍然简洁。

  “投资与政治必竟不同,没想到你会参与这么深。”顾止安淡淡说道,话里隐隐含着指责,似是说他不顾及到慕稀在身边,去冒这样的险。

  夏晚转头对慕稀说道:“我有些口渴了,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好象看到那边有个小店。”

  “好。”慕稀看了一眼顾止安后,低头接过夏晚递给的钱,转身往后面的小商店走去。

  *

  夏晚低头将轮椅的刹车按住后,扶着轮椅慢慢站了起来。

  “夏晚,你没必要在我面前逞强。”顾止安略显紧张的看着他,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恼意。

  “我没有仰视别人的习惯,特别是你。”夏晚一只脚着你,将身体轻轻依在旁边的树上,语气淡淡的,让人觉得他所有的骄傲都是理所当然。

  “你根本没必要和我比,不是吗?”顾止安的脸上一片瑟然。

  “顾止安,爱要爱得彻底、放要放的干净,慕稀和你已经离婚了,她所有的事情、和她有关的所有事情,你都不适合再过问。”夏晚看着他冷冷说道。

  提到慕稀,顾止安的眼里不禁划过一丝带着疼痛的狼狈,半晌之后,才以极慢的语气说道:“我和她……曾经相处过那么一段时间,就算分开,也不可能就是陌生人。”

  “你以为,她理解你、原谅你、将事情的原因推在自己身上,你就可以当没发生过?”夏晚恼怒的质问着他。

  “我没这个意思,错了就是错了,没有理由可找。”顾止安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多一个爱她的人、却又不会去打扰他的人,你该为她开心才是。我知道自己该怎么与她相处,用不着你来警告、或者要求。”

  “于慕稀来说,她对你的爱、我对她犯的错,让我在决定放手的那一刻,就判了自己完全出局。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和她之间还有些什么。”

  “当然我也没资格和你说:好好爱她、好好对她的话,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让她幸福,不要仗着她爱你,而去伤她的心。”

  “至于项目上,我们交手的机会还很多,爱情上我输了你,项目上,我自然是要与你再争个高下的。”

  “那是你的想法,与我何干?”夏晚冷然说道:“我从不和人争输赢;爱情,我只要自己所爱,和输赢无关;项目上,我要的不是输赢,是价值。”

  说到这里,夏晚看了顾止安一眼,沉眸说道:“顾止安,若你真以我为目标,那么我有必要告诉你:输赢从来不是我们做项目的终极目标;没有价值的赢、和失去价值的输,同样没有意义;在赢中榨取最大价值、在输中找到可利用的价值,这才是做项目的最高境界——价值,记住这两个字,你会发现做项目有很多乐趣,不是输赢可以给你的。”

  “多谢指点。”顾止安心里不由得微微震动,诚恳的说了句感谢。

  “真要谢我,你就离慕稀——”

  “夏晚,你站着干麻,快坐下!”

  夏晚的话还没说完,拿着两瓶水的慕稀便匆匆跑了过来,急急的将手中的水塞进顾止安的手中后,扶着他坐了下来,看着他恼声说道:“不知道不能久站的吗?快坐下。”

  “刚刚腿有点儿发麻,站起来顺顺,就几分钟。”夏晚低声轻哄着她。

  “恩,自己多注意些。刚刚公司有电话,我要过去一趟。”慕稀看着他脸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抬头看着向顾止安时,刚才因着急而生动的眸子,又恢复了不见波澜的平静模样,看着他淡淡说道:“谢谢,我们先走了。”

  “你的水。”顾止安将手中的水递回给她。

  “这瓶是给你的。”慕稀伸手按过一瓶,另一瓶留在顾止安的手里。

  “谢谢。”顾止安的眸色微动,手下意识的握紧了瓶身。

  慕稀将瓶盖拧开递给夏晚,看着他问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还是先送你回家?”

  “一起吧,我今天闲。”夏晚的目光在顾止安手拿的水上转了一圈后,停留在他的脸上:“就此别过,项目中再见。”

  “再见。”顾止安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水,侧身后退了一步。

  慕稀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后,弯下腰去将轮椅的刹车松开,然后熟练的推着轮椅转弯,推着夏晚往地铁站走去。

  *

  她着急生气的样子,是他没见过的生动,这让他倍感失落——失妻一年的时间,她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样子,只是因为对没有爱、因为对生活灰心到别无所求了吧。

  慕稀,对不起,一直以为给了你一段平静安稳的生活,却从没想过在那样的平静,那些亲密,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你自己知不知道,只有在夏晚的面前,你的喜怒哀乐都那么动人、那么让人喜欢。在他的面前,你可以女孩般的肆意,让他低声求你哄你;你也可以女人般的闲静沉稳,做他的双腿,推着他去任何你们要去的地方。

  如果爱情如此,我必须得祝福你:以后的日子,快乐、幸福……

  顾止安紧捏着手里的水瓶,一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后,才转身慢慢往前走去。

  第四节:同事的祝福

  【慕氏】

  当慕稀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夏晚从电梯间走出来的时候,大办公室所有的设计师都默默的站了起来。

  “怎么,都闲着呢?”慕稀开玩笑的说道。

  “忙着呢。”

  “慕总监要帮忙吗?”

  “说什么了你,夏行长能是你推的吗?”

  “四小姐等等,我把这边的样衣推开你再走。”

  ……

  设计师们一下子又乱成了一锅粥。

  “进度都没问题吧?”慕稀笑着摇了摇头,走过去帮那个设计师将路中间的样衣挪开。

  “都在进度中,席怜刚从秀场回来。”娃娃走过来和夏晚打了声招呼后,对慕稀说道:“所有的样衣已经全部就位。这里的我们正在整理,今天可以全部清理到楼下的展样间去,编号资料册在发布秀完后就做好了。到时候专供电商渠道。”

  “慕青的意思?”慕稀问道。

  “是的,部分款式和定价不适合电商渠道的,我已经单独写了报告给慕总,这部分我就建议做成礼品包,送给客户和广告公司。”娃娃点了点头。

  “好的,就按慕总的意思去做。我进去找席怜,可能有些细节需要确认。”慕稀点了点头,回声走到夏晚的身后,推着他往办公室走去。

  “夏行长这样也很帅呢。”娃娃笑着说道。

  “快去工作吧。”慕稀笑着摇了摇头,边往前走边弯下腰凑在夏晚耳边轻声问道:“怎么办?把你变成稀有动物来参观了。”

  “没关系,好歹还是稀有。”夏晚笑笑说道。

  “倒也是。”慕稀笑笑,推着夏晚进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从前那个在人前风采卓然的男人,对自己残疾的在意,也只是在慕稀面前。

  面对慕稀以外的人,他依然从容、依然沉静、依然有着骄傲的优雅。

  *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慕稀便全心与席怜确定秀场的细节,夏晚则坐在沙发上看发布秀的流程。

  “你放心,知道他要过来,我把你和Leon的宣传资料全收起来了。”席怜轻瞥了一眼夏晚后,对慕稀小声说道。

  “没关系的,那只是工作,他不会生气的。”慕稀笑笑说道。

  “希望你的他有这么大度,广告关于你的部分播出后,热度更是高得吓人,你可要有心理准备,Leon的粉丝战斗力五颗星。”席怜提醒着说道。

  “现在的粉丝,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慕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会不会被这一波热度给波及到。”

  “亚安的市场部通知我们,在客户到的那一天,组织一次由Leon主讲的女性益讲座,主要是保护*、利用小衣重塑体形的。粉丝只要下载我们的APP就可以参加;女性客户自愿参加,男性客户不参加。”

  席怜从电脑里调出临时调整的推广计划书,然后将电脑转到慕稀的面前:“这个活动对于将粉丝转为客户自然是很有利的,同时也能通过粉丝的热度推动客户对主秀产品的好奇和重视。”

  “但是在走秀前一天,又是在秀场旁边,我担心会对秀场有破坏。”席怜微微蹙着眉头,有些无解的样子。

  慕稀看完计划后,用手托住下巴,凝眸细细的想着,半晌之后对席怜说道:“公司安保部的人全部调集过去,同时参与的人每人一份礼品,但是礼品放到旗舰店去,参与讲座的粉丝凭Leon亲笔签名的宣传单去店铺领取。”

  席怜听了,不由得眼前一亮,点头说道:“好主意,大家都去排队要签名去了,没有时间去秀场乱逛。偶有一些别有用心或者不乖的,安保人员也足够应付。”

  “大的混乱基本可以避免,小的麻烦和破坏肯定还是有,必竟那么多人。所以设计部和市场部、还有广告公司,当天晚上全体待命,粉丝见面会结束后,秀场重新做效果验收。”

  慕稀边说边在电脑里写邮件,片刻便将粉丝见面会当天的工作要求发了出去。

  “差不多就这些了,你们家那位可真安静。”席怜拖过电脑,进入自己的邮箱收了慕稀的邮件后,同步转发给了本部门同事。

  “他也是难得休息一天,大约明天开始,又要忙得天昏地暗了。”慕稀转头看了看夏晚,笑笑说道:“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好了陪他一整天的。”

  “你先走吧,我还要忙会儿。”席怜点了点头,起身与慕稀一起走到夏晚的身边,笑笑说道:“不好意思,还是我的能力不够,耽误两位的约会了。”

  “确实需要成长,跟在慕城身边那么久,长进不大。”夏晚放下手中的杂志,看着席怜不客气的说道。

  “你——”席怜不禁语结——和他客气呢,他批评起人来还真是不客气。

  “可以走了?”夏晚转头看向慕稀,淡然的眸色立即变得柔和。

  “走吧。”慕稀点了点头,弯下腰来揽住他的腰,将他从沙发上扶到轮椅上。

  *

  “晚上吃什么?”

  “我记得城东有一家老店味道不错。”

  “地铁到吗?”

  “我查查。”

  “你都不知道啊!”

  “大学的时候常去,也有很多年没去过了。”

  “啊~你大学的时候?你大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特别顽劣?”

  “没有,高中的时候比较调皮,老爸还经常追着打。玩够了,大学就开始发奋学习了。”

  “那你……大学有没有恋爱?你的初恋是什么样的?”

  “问这些干什么,太远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喂,你别想混过关,必须得回答啊……”

  *

  两人边走边笑闹着,这样的慕稀,似是回到当初——回到那六年,亚安与慕氏合作、C&A如日中天、她与夏晚都会给对方的工作提意见、也会玩笑的打闹,轻松而生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兜了这么大一个圈,还是只有他才能让你笑、让你闹。

  只是看着她扶起夏晚吃力的样子、看着她推着轮椅时的熟练,她又觉得一阵心酸——曾经那么相配的一对壁人,现在却落得一个残疾。

  不知道他们自己有否为过去浪费的光阴而后悔呢?

  席怜低低的叹了口气,重新将目光放回到工作中。

  第五节:揭开往事

  【J大后门】

  J大的后门有一条种满榕树的林荫大道,树下放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自行车;路上踩着滑版的少年、有相依偎的情侣、还有背单词听广播的学霸、还有戴着耳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女孩。

  满眼都是年轻人,看起来满满的青春气息。

  “唉呀,他们真年轻啊。”慕稀感叹着说道。

  “你也不老。”夏晚笑笑说道。

  “和你比是不老。”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

  “再往前走500米,右转,里面的巷子全是小吃店。我们常在这里练拳、对英文剧本,然后就去后面吃宵夜。”夏晚指了指右前方的那块路牌说道。

  “去看看。”慕稀说着,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

  “哎,那不是夏晚吗?”

  “哪个夏晚?”

  “我们的校友啊,早几届的,现在是金融界的名人呢!”

  “亚安国际银行那个?后来又升职去部了?”

  “是呀是呀,他居然回学校来了呢,快过去打个招呼。”

  “这么激动干什么,给资本主义赚钱呢。”

  “你真是狭隘,难道不是给中国提供发展资本、给中国人提供就业机会?”

  “你……”

  “呀,好些个同学都认出来了呢,一会儿得挤不进去了。”

  女生说完,拉着男生的手便快速的跑了过去。

  夏晚与慕稀已经被好些个学弟学妹给包围了起来。

  *

  “大家慢慢来,我的腿有些不方便。”夏晚微笑着与学弟学妹们打着招呼。

  “学长,我上次在新闻上看到你的演讲,真是太棒了,可是你的腿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同学关心的问道。

  “意外,正在恢复中。”夏晚微微点了点头。

  “学长,你可是我们金融专业的骄傲。”另一个女生也挤了过来。

  “过奖了,我们学校金融系毕业的都很优秀。”夏晚谦逊的说道——说实话,这可是慕稀第一次看到他如此谦逊的样子,当即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

  “学长,有人觉得您一直为美国公司服务,就算带着资本进入我国,也赚取了我们的高额利息,这是很不爱国的行为。这个问题让我很困惑,我们毕业后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呢。”后面急急跑过来的女孩,一只手还紧紧抓着男友的手,看着夏晚诚恳的问道。

  “你也是学金融的?”夏晚微微笑了笑。

  “是啊,今年大四,马上就要毕业了。”女生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

  “那么,金融的核心是什么?”夏晚再问。

  “核心?应该是价值互换吧。”女生看着夏晚,想了想说道。

  “没错,这个定义能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了吗?”夏晚笑笑说道。

  “谢谢学长,我明白了。”女生用力的点了点头,回头骄傲的看了男友一眼——夏晚给出的答案,正是她刚才对男友说的话。

  当你看到自己被剥削了的时候,你必须得承认,在这剥削的同时,你也得到了应有的价值回报;只是谁更强大,价值便会更偏向谁,这是经济强弱决定的,同样符合价值互换原则。

  “其实很多时候,不需要你们去思考这么深的问题。你们只需要明白一点——第一,国家做出引进的决定,必然是对国家有利的,我们只需支持,再去分析;”

  “第二,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主控价值偏向,但不能因为我们还不够强大、不能因为我们处理价值链的低端,就拒绝价值互换,那样只有死路一条。当然,国家懂这个,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反欧美的时候,国家依然会给于外资企业优惠与加大引进力度。”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反日情绪这么严重,在华的日资企业依然不少、我们进口的日本产品也不会少;你们要知道,他们进来要办的审批手续,比我们知道的更复杂——是谁放进来的?是国家。”

  “你们是大学生,要有自己的头脑,不要被网上那些煽动性的消息弄得头脑发热——始终记住:政府立场、价值原则。明白了吗?”

  夏晚微微抬头,看着这群年轻的学子说道。刚才还喧闹一片的小店,因着他的这番话立即安静了下来。

  大学生已经开始思考的社会问题、民族问题,似乎从这番话里悟出了一些答案。

  “不好意思,我们有事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聊。”夏晚见这情况,知道是不能在小店吃晚餐了,只得先行离开。

  “麻烦让让。”慕稀推着夏晚往外走去。

  “学长,这位是你女朋友吗?”一个女生突然问道。

  “是啊。”夏晚点了点头。

  “她是慕家四小姐。”

  “她就是刚和Leon拍内衣广告的那个女设计师啊。”

  “学长,她配不上你!”

  一个女生突然说道。

  夏晚和慕稀的脸色不由得猛然一变。

  “对不起,我不喜欢别人谈论我的私事,更不喜欢别人批评我的女朋友。”夏晚脸色一冷,沉声说道。

  “她纵火杀人!”一个女生大声说道……

  ------题外话------

  今天万更啦!牺牲了我的运动时间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94 揭开往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