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6 舍不得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只能如此

  直到走进电梯,于佳佳才慢慢放松下来。

  在工作中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自信,却在见到他的时候瞬间崩塌,这让于佳佳只觉得无比懊恼--她和他之间,到底该怎么走下去?

  究竟是自己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

  她爱他吗?

  想到这个问题,于佳佳心里猛然一惊--这么多的为难、这么多的挣扎,其实不过是爱与不爱的问题吧!

  慕青,我想我大约还是太爱你的缘故,所以会太在乎自己是不是配得起你、太在乎自己有没有足够的优秀、太在乎在你的圈子里,会不会给你丢脸。

  慕青,我怎么会爱上你这种人呢?

  若你如安齐大哥那样,或许我不会有这许多的顾虑--他会放低姿态来迁就、保护他的女人。而你不是,你会一个人一直往前冲,能站在你身边的女人,要么跟上与你并肩;要么退下,做一个相夫教子的主妇就好。

  而我,两种都做不到,怎么办?

  “有一个让你进步、陪你成长的男人,是物超所值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这是慕稀曾对她说的话。

  只是慕稀却不知道:或许夏晚是那样的人,可慕青绝不是!

  他可以让自己成为人人羡慕的慕家少夫人,却不会有耐心陪着自己一起成长--所以……

  于佳佳转身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嘴角是一缕淡淡的苦笑。

  她与他,是再也回不到18岁那年的单纯岁月了--舍不得,又如何。

  在电梯到达慕稀办公室楼层前,于佳佳又按下了下楼键--她与慕稀从来都不是朋友,她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她比成绯更骄傲、比安言更任性,她的世界离自己太远了。

  电梯上去了又下来,于佳佳拉了拉大衣的领子快步往外走去,冬日的阳光有种让人发冷的明亮,就如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刹那间的领悟让她豁然开朗,却又让她心生凉意。

  她与他的爱情,大约只能这样了……

  *

  [慕稀办公室]

  “奇怪了,小哥说佳佳要过来,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不禁皱起了眉头。

  “或许有别的事情不来了。”夏晚边看着电脑里的文件,边答道,说话间连头都没有抬。

  “小哥是在一楼大堂遇到的,倒是不会有别的事不来,但却是不来了。”慕稀的眸光微闪,有些低沉的说道。

  “恩?你连这个都知道?”夏晚听出她声音里的低落与异样,这才抬起头来。

  慕稀轻扯唇角笑了笑,支在桌面的手撑着半边脸,看着夏晚说道:“他们分居了,孩子的事情,对他们影响还是挺大的。”

  “应该不光是孩子的问题,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慕青的个性很难改、而于佳佳又太理想化。看最后两个人怎么化解吧。”夏晚淡淡说道。

  “不知道我说的话,于佳佳听进去的有几分。”慕稀敛下眸子,有些烦燥的说道:“她总是用自己的想象来代替现实,怎么就不肯用眼睛去看看呢?慕家的三公子,早已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害过人、坐过牢、被人整到丢掉全部财产、被动吸毒……这样的慕青,最是需要她支持的时候,该自卑的是慕青,不是她于佳佳啊。”

  “任何情况,幕青永不会自卑;而任何时候,于佳佳在慕青面前永不会自信--还有你,同是女孩子,你们所处的环境是如此不同;即便是你的灾难,她也是用着仰望的姿态。加上你的个性……你别瞪我,你自己说说看,能和你相处好的女人有几个……”夏晚笑着,在她起身之时,便摇着轮椅转开了身体,待她恼怒的扑过来时,夏晚顺势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小心些,别不把腿伤当残疾。”慕稀用手撑在轮椅的扶手上,瞪着他说道:“你的意思,你也是忍着我喽?”

  “我刚才说的是女人啊,你别断章取义。”夏晚笑着说道:“我们四小姐最受男人欢迎,所以我是瞎了眼,才让你等了我七年,想想还后怕,真有可能把你给弄丢了找不回来了。”

  “有可能的。”慕稀的眸光微闪,轻声说道--与顾止安的婚姻,在开始的时候,她何尝想过要分开?

  世事变化,总让人措手不及;而每一次伤痛伴随而来的,是一次更大的成长;若没有那一次的婚姻,她一定不会懂,两个人在一起,不光只有爱、不光只要彼此默契就好了的--生活习惯、家人脾性、价值观、性关系和谐……在在都是影响。

  而每一种,都具有杀伤性的威力,让婚姻变得脆弱不堪。

  一段婚姻能走到最后,是件太不容易的事情。

  与其如此,不如给对方多一些自由--不要让爱情在婚姻里变了质、不要让生活把爱情变得面目可憎。

  “或许她和慕青是真的不合适,他们之间除了孩子是大的矛盾外,日常生活中的小矛盾,对婚姻的伤害也足够的大,加上于佳佳又过于敏感,就算慕青处处小心,也不可能顾及到所有。”慕稀低头看着夏晚,轻声说道:“如果他们的爱情足够强大,或许还能有重来的机会。”

  “别操别人的心了,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该吃午餐了。”夏晚伸手合上电脑,笑笑说道。

  “我和现场联系一下。”慕稀点了点头,起身回到办公桌后面,拿起电话给席怜打了过去--

  “粉丝都还能控制吗?”

  “客户呢?有什么反应?”

  “是吗?我想想……”慕稀捂住话筒,看向夏晚问道:“客户现在要主秀款的画册,你觉得要给吗?”

  “原计划呢?”夏晚问道。

  “原计划在发布秀之前,客户按画册订货,主秀款在画册里也有,但订货册与宣传册是不同的,没有功能与市场数据说明。”慕稀快速说道。

  “按原计划。”夏晚想了想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拿开捂着电话的手对电话那边的席怜说道:“按原计划,广告mv可以拷给客户。”

  “现场还好吧?需要大量整理吗?”

  “ok,我知道了,辛苦了。我晚一些过来。”

  慕稀挂了电话后,拿起包和钥匙,走到夏晚身边,推着他边往外走边说道:“原来的计划,是保证旧品的订货量,因为旧品的销售量在渠道上是可以保证的;新品用于增订,不求量大、只求有订单,一来逐步延伸慕氏的产品风格、二来新品的加价率高,利润率也高,用以补充我们与对赌协议中的业绩差额。所以在走秀之前,只挑起客户的兴趣,不做订货推广。”

  夏晚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今天给了详细图册,他们会删减老品订单,达不到新品主要做增订的目的,对吗?”

  “是的,虽然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但他们没拿到详细的款式和样衣之前,不会轻易删减老品订单;而明天的走秀是最直接的冲击,会增强客户订新品的信心,减少犹豫期,强化新品增订;而且,对于新品增订,还有推广奖励。所以走秀和政策公布后,再给订货指导手册,效果会更好。”慕稀点头说道:

  “我刚才犹豫呢,是有些小家子气,恨不得客户知道效果好了,便想让他们快些订,担心订单给飞了。”

  “人之常情,毕竟你之前只做设计,对客户和市场并不了解。所以这个决定应该市场部和慕青来做。”夏晚笑笑说道。

  “是不是,我做什么都是对的?”慕稀不禁笑了。

  “也不是。”夏晚摇头。

  “恩?”慕稀眯起眼睛看着他。

  “比如说……”夏晚轻笑着,仰头看着她说道:“你不嫁给我,这肯定不对。”

  “嗯哼……”慕稀轻哼了一声,并不接他的话。

  夏晚只是笑笑,也不再提这件事--他只是要她知道他的态度,结果他也并不强求。

  第二节:阿里让人失望的选择

  两人在午餐后,因为夏晚临时有个国际电话会议,确实不能继续陪在慕稀身边,所以千叮嘱万叮咛的让她不要去现场,等他处理完工作后陪她一起去。

  慕稀送他回亚安银行后,便自已回了慕氏。

  “我以为慕家小姐会呆在这儿看着你呢。”喻敏将会议资料递给他,笑着说道。

  “现在是我要看着她。”夏晚笑着接过文件,边翻边问道:“的’圣天’项目怎么样了?”

  “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在’金地’成功拍出后,’圣天’的价格也往上拉动了12%,当时买的时候,就是超低价,所以现在是赚翻了。”喻敏沉声说道。

  “我们的项目现在卡在哪里?”夏晚继续问道。

  “预算。”喻敏弯腰将文件翻到地产项目那一页:“投资部给的市场估值,与对方的出价有33%的差异,对方不肯让价,投资部这边也不肯松口。事实上投资部的估值过低,原因是参考了楼市大环境,加上总部那边的地产业早已进入平稳阶段,所以对本地市场还是有些误判。而对方的要价也确实偏高,’圣天’的项目,对他们是个刺激。”

  “你是否有报告给投资部?”夏晚边看边问道。

  “有的,投资部还在做本市市调,’圣天’和’金地’会是很重要的参考。”喻敏答道。

  “恩,我知道了。”夏晚点了点头,将报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最后合上文件,看着喻敏问道:“s国民建项目的资金使用报表,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是否在合约预期之内?”

  “上周五,都在预期之内。下一期报告会在下个月。”喻敏说道。

  “好。”夏晚想了想对她说道:“你帮我准备视频会议的资料--’立瓴’项目暂目要求修改收购预算;s国的民建投资做持续考虑,同时原投资预算进行拆分,以拆分后的资金介入s国与r国的能源项目,同时单独申请资金项目30亿;法国分行的做了两笔失误投资,提请分行跨境投资叫停;s国投资利润对总部的支持,本次要除去法国分行亏损的部分后再行核算。”

  “这算不算打劫?”喻敏笑着说道。

  “是警告。”夏晚淡淡说道:“虽然我不在总部办公室上班,但法国分行的跨境投资业务是由国际业务部主导的--谁同意他去做了?谁同意,谁承担,国际业务部赚的钱,也不是让他们随便拿去玩儿的。”

  “是。我这就去做报告。”喻敏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s国那边确定了要投能源项目吗?最近的新闻还没有r国与s国能源合作的消息。”

  “那有没有,’日夏’项目组的消息?”夏晚淡淡问道。

  “没有。”喻敏摇头。

  “恩,按我说的去做吧。”夏晚点了点头,淡然的眸色不见波澜,似乎早已将结果看穿。

  “好的。”喻敏并不理解他突然之间的黯淡,只是转身离开,按他的要求将国际会议的资料做好。

  *

  “老郑,听说你回来了?”夏晚拿起电话给郑迅打了过去。

  “你都知道了?”郑迅的声音也是一片低落:“老夏,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坐坐?”

  “现在还不知道,空了我约你。”夏晚轻声说道。

  “阿里说你还要和他们合作?”郑迅忍不住问道,语气并不是那么好。

  “是亚安国际银行与他们合作,不是我。”夏晚淡淡说道。

  “你的腿影响大吗?”听了夏晚的话,郑迅有些意外,却又突然明白--他受这样的伤、离开总部那么久,或许并不能控制太多的事情了。

  “现在来看是残了,以后会怎么样,还不好说。”夏晚的声音低低的说道。

  “我们都算是这场交易的牺牲品了--最大的赢家,居然是阿里。”郑迅的声音一片黯然,早没了当初初见时的爽朗与气势。

  “他有他的立场,虽然我不认同,却也能理解。至于以后,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也不过是商业合作关系,利益为先,再无其它。所以你回来很好、很好……”夏晚的声音里,同样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没有了一切尽在掌握的笃定的从容,有的只是漠然与冷凛。

  “你理解,我不理解!”

  “’日夏’陷’华安’与不义、制造s国工程事故,死伤惨重,这样的人还能继续合作的话,那不是立场、也不是胸襟,那是同流合污、是默认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合理!”

  “政客的身份又如何?首先他是人、首先他得有德,他能视道德底限于不顾、能以人命换资源,他和之前那个人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道真要看看,他这个项目能否做完、他这个位置坐不坐得长!”

  听到夏晚说理解、听到夏晚低沉的语气,郑迅一下子炸了开来。

  “老郑,以德立事、以德立国,那是圣人的话,中国几千年历史,几个统治者真是以德服人的?我们不能接受,不看也罢,改天出来坐坐,我们两个残疾,也相互宽慰宽慰。我还有个会,就先挂了。”夏晚当然了解关迅的心情,只是……

  多说也是枉然。

  *

  他离开s国三天,刻意的没有去看那边的消息,有点儿逃避的意思吧,明知道阿里会怎么做,但他真的决定了,心里还是失望。

  “夏晚,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天真了?以为不听不看,事情就不会发生吗?”

  夏晚自嘲的笑着,抬眼看着窗外阴沉下来的天气,似乎预示着一场风雪不可避免--该来的总会来、该发生的也总会发生,一已人力,又能改变多少?

  “慕稀,回到公司了吗?”夏晚拿起电话给慕稀打了过去--似乎在样低落的时候,特别想听她的声音。

  “刚到,你呢?开会的材料准备好了吗?”慕稀的声音自电话那端传来,是他熟悉的轻快,还带着些沉稳的温柔。

  “喻敏正在准备。”夏晚轻声说道:“天气好象变了,看样子今天会有大雪,你到了办公室后就别出去了,等我过来。”

  “你说了三次了,夏大行长!”慕稀不禁娇嗔:“我说夏晚,咱们能正常点儿吗?不要这么担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真的很罗嗦吗?我怎么感觉只说了一次呢?我只说了一次要下雪了吧?”夏晚申辩着说道。

  “下雪倒是只说了一次,让我别到处乱跑说了三次了。”慕稀笑着纠正他。

  “是吗?看来是年纪大了。”夏晚不禁也笑了。

  “我到办公室了,你也看文件吧,可别开会的时候被人问住才好,你最近连喻敏的邮件都收得少,业务可别生疏了才是。”慕稀一本正经的叮嘱他。

  “恩,在办公室等我,我先挂了。”夏晚不觉间又说了一次,这下连他自己都笑了。

  “知-道-了-”慕稀只觉得无语,笑声里却带着满足。

  *

  放下电话,沉郁的情绪缓解了许多。

  很多事情无论你接不接受,它都会继续;而你的日子也不会因此而停滞,但那些让人难受的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难受的情绪会慢慢释然;而快乐与幸福,却会随着时间的积累,变得越来越浓郁。

  所以,是不是该多放些时间在生活上呢?

  夏晚轻扯唇角,暖暖的笑了。

  *

  “行长,文件已经做完了。”

  “行长,刚和老沈沟通了下,如果你回来主持工作,在’立瓴’的投资预算上,你有权限审批,所以我们的意思是你继续主持中国分行的工作,同时兼顾国际业务与新业务开发,我平行移动做你的助理,不是中国分行的助理,是你夏晚的助理--即协助你所有的工作。”

  “‘的’圣天’项目目前与’金地’捆绑营销,我希望’金瓴’项目能在两个月内确定下来,这样才有借势上行的最好机会。”

  “s国的项目拆分再投的预算在这里,以之前r国与s国的合同内容来看,工建项目拆分后,还需要再增补100亿资金。”

  喻敏快速的将会议资料和关键点汇报给了夏晚。

  刚刚才有转移生活重心觉悟的夏晚,在喻敏轰炸似的汇报里,立即进入了工作状态,快速的看着喻敏刚整理好的文件,一条一条用红笔批注了意见,半小时后,喻敏拿着他批注好的文件再次出去修改,而视频会议的时间也已经到了。

  于是,喻敏就坐在夏晚的身边,修改完一份,便交给他一份,保证他的效率。

  所以,我们夏大行长的觉悟很好,真要做到,似乎还是困难了些。

  第三节:舍不得

  果然如夏晚所猜测的,大约在6点的时候,外面如约飘起了大雪。

  “又是一年下雪季,不知道明年的雪季,会在哪里?”慕稀站在窗边,用力推开了窗子,让那雪和着风,直直的吹进开着暖气的办公室,冷热之间,不禁有些恍然--好象,她没有与夏晚一起看过雪吧?

  她们一起看了沙漠夏天的日出日落、一起看了美国秋天的稻田、一起经历了s国政变危局、还有春天、还有冬天,他们还没有一起经历过。

  到明年、一切等明年春天以后,可好?

  *

  慕稀转身拿了钥匙与外套,急急的往外走去--想起自己的时间那么紧迫,突然想更多一些时间和他在一起。

  “我记得我念了你四遍。”夏晚看着推门而入的慕稀,不禁摇头。

  “想你了,不行吗?”慕稀笑着说道:“再说,我这也不算乱跑吧?”

  “不算、不算。”夏晚笑着,用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半倚着桌子,将双臂张得大大的,等着拥她入怀。

  “夏晚,我想你了。想和你去看雪、还想和在明年春天去城南看樱花。”慕稀快步走过去,将自己的身体投入到他的怀里,紧紧拥住了他。

  “是不是又想起那件事了?”夏晚眸光微暗,低声问道。

  “夏晚,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和你一起的生活、舍不得离开开始爱我的你。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慕稀依在他的怀里,软软的说道。

  “不贪心,这些都是你早该得到的,已经来得太晚,当然不能舍得。”夏晚温柔应道:“你先别急,事情不一定就是你想的那样--明天不是开有发布秀要忙?所以今天要把脑袋放空,好好准备完这场发布秀再说。”

  “好。”慕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紧紧依偎着,夏晚在想着那件事能否顺利解决、会遇到什么问题;慕稀在想着,如果没有那一次,该多好……

  *

  “?这几个人如何?”井然转过电脑,让慕青看里面的照片--五个脸部被重度烧伤的男子,并列放在屏幕上,看起来一片触目惊心。

  只是以井然和慕青这样的人,却只如平常,并且看得相当仔细。

  “烧成这样,应该也不能说话了吧?”慕青沉吟着说道。

  “没错,所以只要找身高体形差不多的就行了。而且身体大面积烧伤的话,也不可能直立行走,所以只要大致相似就行。”井然点头说道。

  “对。”慕青点头:“所以这五个人,我们分别先去谈--谈得下条件后,再找最相似的那一个。其它的象征性给点钱就打发了。”

  “好,现在去?你明天不是有年度新品发布会?”井然收起电脑,同时问道。

  “现在去。晚上回去加加班就行了,我怕那丫头做傻事。”慕青说着便也站了起来。

  “恩,反正一年四次的发布会,你也是驾轻就熟,还是这事比较重要。”井然点了点头,拎着电脑与慕青一起往外走去:“这主意是谁想的?够绝、也够损。”

  “夏晚。”慕青不禁冷哼:“那男人的心,原本就是黑的。”

  “还好是他,我估摸着顾止安想不出这样的主意。那人在项目上是很阴,在为人上没有夏晚损。”井然点头说道。

  “算是吧。”慕青点了点头。

  *

  三十分钟后,两人在市烧伤专科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五个人都在这里。我们先去医生办公室招呼一声。”井然说道。

  “好。”慕青点了点头,与井然一起往里走去--因为是烧伤专科医院,迎面走来的、走廊散步的,全是些烧伤病人,看起来不觉害怕,只觉恶心。

  “那个人……”慕青突然停下脚步,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站在取药口的重度烧伤病人……

  “井然,是陈复生!”慕青低声说道。

  ------题外话------

  各位报歉了,今天生日出去吃饭,花了不少时间,又更少了,明天补回来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96 舍不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