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0 四季恋歌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好。”顾止安脸上的笑容撑得更辛苦了。

  两人慢慢的放开彼此的手、慢慢的后退、慢慢的点头以示告别

  顾止安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下,看着慕稀走到夏晚的身边--她没有蹲下去、他也没有站起来,两人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接着慕稀便拎着裙子继续往后台走去--只有眼神的默契与亲昵,竟是无需语言的

  顾止安苦笑了一下,低下头翻看着手中的议程画册,眸子里复杂着平静、翻涌着苦涩。

  *

  第二组产品是娃娃的春的声音,用的是洛阳牡丹的背景,场面繁盛而热闹,春天气息十足;

  第三组产品是席怜的秋语系列,实拍的美国医院后面的那片稻田,然后制做成画面,由席怜将慕稀在最忙的时候请了一周假飞往美国,陪伴双腿残疾的男友的事情。

  席怜讲起来清清淡淡,却从一个旁观的女性角度,更为深刻的栓释了一个少女放下心爱的工作,陪伴男友最艰难的时刻,而后又重回工作岗位的故事--她的声音平静淡然、故事却足够的让人感动。

  背景里,那风吹稻田的声音,和着席怜沉静平稳的声音,似乎能闻到稻田的香气,更好的栓释了这一组产品的设计寓意--一个成熟如稻香的女子,能够为自己的爱情、为自己的事业而付出,同时也享受着爱情与事业带来的美好与成就。

  看到这一组,顾止安便起身离开了。

  而夏晚仍保持着刚进来时的表情--平静而深邃,没人知道他心里此刻在想什么。

  *

  第四组产品是l的冬季恋歌,漫天飞舞的雪花,就是真实版的现场--j市的这场雪,从昨天下午一直下到了现在。

  所以戴着天使翅膀的模特儿与雪花一起从天而降时,观众席的客户不禁大喊:直接去外面雪地里秀一时间将现场气氛推到了最。

  l带着他的产品出现,穿的是广告里那套衣服,艺术气质十足的他,带着轻松幽默的介绍,完全跳出了之前三组产品的模式,显得跳脱欢快,加之呼应的雪景,整个秀场就此活跃了起来。

  以至于接下来全部设计师与模特儿一起上台谢礼时,有年轻的客户跳上去与他们一起合影。还有一些热情的宾客给设计师和模特儿送花儿--奇怪的是,这送花儿的环节竟似事先排练过一样,每个设计师都有,只有慕稀没有。

  *

  “行长,我推你上去吧。”喻敏见夏晚推转轮椅,不禁有些担心。

  “不用。”夏晚摇了摇头,摇着轮椅往后台方向去,喻敏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行长,那些个人,应该并不是慕氏的客户、也不是慕氏邀请的客人。”

  “应该是l的粉丝吧。否则不会这么针对她。”夏晚淡淡说道。

  “可是你现在上去,对她来说没有帮助--她结婚是全城都知道的、而她离婚除了家人就没人知道了。你现在过去”喻敏担心的看着他。

  “那又如何”夏晚淡淡说道。

  “你是男人你可以不介意,她是女人,又是这种身份,没有官方的消息发布,任何的动静对她来说,都是不好的。”喻敏看了一眼前面有些不平的地面,还是伸手扶住了他的轮椅。

  “什么动静你觉得我要上去干什么”夏晚好笑的看着她。

  “你不是公开你们的关系吗”喻敏愣了愣。

  “送束花而已,你担心什么”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哦。”喻敏轻应了一声,算是放下心来--若是这时候公开他们的关系,不仅是慕稀会陷入流言的中心,夏晚自己,多年来积赞下来的名声,也要一败涂地。

  这里是中国,社会和大众对于这种事情没有美国那么宽容,不论谁对谁错,在不知道离婚消息的情况下曝出恋情,都会是一生的污点。

  “哎,那不是阿姨吗”推着夏晚进了后台,正看见夏妈妈和她的朋友们,正从前面回来。

  “妈、阿姨,你们这是”夏晚皱着眉头看着她们。

  “送花儿呀都没人给我们小稀送花儿,我们一下子送了三束。”夏妈妈得意的说道。

  “那还有一束呢”夏晚的心不禁一暖,这个妈妈,真是太给力了--不过,她们四个人不可能只送三束才对。

  “还说呢,明明说好是送给我们小稀的,你秦姨一见帅哥就忘了我的叮嘱,送给那个娘娘腔了。”提到这事,夏妈妈还一肚子意见。

  “嘿嘿,小晚,这不怪我不疼你媳妇儿,她有三束就够了,太多人家也觉得太假不是。”秦阿姨似乎也觉得自己上台后就忘了朋友,确实不该,语气里是讪讪的讨好。

  “够了。”夏晚点了点头,对夏妈妈说道:“接下来是讲政策,没什么可看的了,要回家吗”

  “我等小稀下来,跟她说声再见。我们几个要去西点中心做饼了,晚上给你们送一些过来。”夏妈妈摇了摇头。

  “小稀喜欢吃什么秦阿姨帮她多做一些。”秦阿姨很聪明的找到这个弥补的机会,忙讨好的问道。

  “小熊饼、重芝士蛋糕。”夏晚笑笑说道。

  “好好,秦阿姨给她做。”秦阿姨连连点头。

  “你们先走吧,不用

  “你们先走吧,不用和她打招呼,她接下来看着模特儿换衣服,还有收集会场所有的意见,所以还真没时间和你们打招呼。”夏晚看了一眼已经出来的慕稀和设计师、模特儿团队--慕稀正在和娃娃和席怜交待接下来的事情,边走边说话的样子,让人担心她踩着高跟鞋的脚会踏空。

  只是也只是看着,在她工作的时候,夏晚从不公开给她任何意见。

  “你怎么过来了夏姨,阿姨们,谢谢你们,我一个人没有花儿,好尴尬哦。”慕稀看见夏晚和夏妈妈他们,便快步走了过来。

  “你本来就是最棒的,我们这花儿必须送给你呀。”夏妈妈笑眯眯的看着她。

  “谢谢夏姨,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夏晚安排人送了吗”慕稀笑得甜甜的问道。

  “你不用管了,你去忙吧。我们就走了。”夏妈妈见她身后等着一大排的人,手机不停的响着,也不再多说,和夏晚也打了招呼后,便拉着姐妹们离开了。

  “女生去左边、男生去右边,换好衣服将样衣还给自己的设计师。”

  “三个设计师,整理好样衣后,去找销售经理收集数据,在客户下单前,将大货数据测算出来,点前我要看到客户定单与预测数据的差异。”

  “l小组的样衣,你委托给你的队长,你出去处理一下粉丝的问题。我给你4分钟时间,有没有问题”

  “慕稀,对不起。”l看着她沉声说道。

  “没有对不起,我要结果,既然有粉丝,就要有影响力,k”慕稀利落的说道。

  “没问题。”l扯着嘴角笑了笑,似是有些不习惯满嘴挂着生意经的慕稀,不过到底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交待了模特儿组长收样衣的事情后,便快速往外走去。

  在秀台上突如期来的送花事件,已经让慕稀下不了台了。如果他们还守在会场外面不肯走,不知道还会对慕稀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来。

  *

  在各人都领了任务散去后,慕稀看着夏晚,长长的吐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好累”

  “辛苦了。”夏晚扶着轮椅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发布会完了后,我们出去旅游,恩”

  “好。”慕稀贴着他的脖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半晌之后,才将头从他的脖子里抬起来,看着他轻声说道:“夏晚,你妈妈会不会对我很失望”

  “怎么会这么问”夏晚微笑着看着她。

  “因为我离过婚、还有那样的过去”慕稀神色黯然的说道。

  “第一,我妈不是那样的人,她若在意,不会抱着花儿冲到台上去为你解围。第二,在我没有选择的时候,我妈可以代替我选择;在我有选择的时候,她的意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夏晚看着慕稀,目光里是温润的坚定,还有温柔的期许:“还有你,你只需在乎我的意见,其它人的你都可以不理;你可以对自己没有信心,但你必须得对我有信心。做得到吗”

  “不知道,我努力。”慕稀看着他坚持中带着霸道的目光,不禁缩了缩脖子。

  “会努力就行。”夏晚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笑笑说道--那笑容里,有对这份感情的笃定、有对她的包容、还有对未来的坚持。

  “我出去样衣间了,现场灯光和陈列,有些细节还要再调整一下。”慕稀扶着轮椅从他怀里抽出身来,推着他慢慢往外走去。

  她当然会努力的,她自己选择的路,不到最后绝不放弃--虽然她对婚姻不再有信心,但她会一直一直的努力,努力到无路可走、努力到绝望。

  这辈子,或许只有这一次了--最后一次为一个人而努力、最后一次为一段感情而坚持。

  *

  会场里,市场总监正在介绍新年度的推广计划,以及分区域、分订货量的推广支持政策。这关系到客户全年的订货量与折扣,所以大家不仅听得特别的仔细,都拿着笔或电脑边听边记着。

  所以除了部分嘉宾和非行业类媒体外,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慕稀推着夏晚出来。

  “你过去吧,开完会有时间就一起吃饭,没时间你就忙自己的,我陪这几个领导吃完饭就回行里了。”夏晚看着她轻声说道。

  “恩,一会儿联络。”慕稀点了点头,弯腰将轮椅的刹车拉好后才直起身体,拎着曳地长裙从侧门往展厅走去。

  “慕家四小姐对夏行长很不一般呢”旁边的一个官员,显然对慕氏的推广并不感兴趣,将慕稀对夏晚的照顾与周到,看了个仔细。

  “我现在是个残疾麻。”夏晚笑笑说道,淡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他的意思--因为我是残疾,所以慕家四小姐和我之间不会有什么暧昧;或者是,因为我是残疾,所以四小姐才会特别关照。

  总之他的一句回答,让问话的人无法继续追问,也猜不到他与慕稀的关系究竟到哪种程度,同时他们的关系未来若公布,他这句回答也不会落人口实,真是相当的高明,也相当的狡猾。

  那人见他如此,便也知趣的不再追问,扭过头去继续听台上的演讲。

  夏晚微微笑了笑,余光看了一眼身边顾止安的位置仍然空着,眸光微凝之中,想起他手上的那个楼盘项目,嘴角原本带着暖意的笑容,慢慢扬起冷然的

  扬起冷然的弧度。

  他与他,终究开是要是这资本市场正面交锋一次。

  *

  样衣展厅里,慕稀已经换下礼服裙,穿着毛衣与西裤,与其它设计师一起对展样间进行细节微调。

  “这几瓶花拿到四号展厅去。”

  “灯光还可以再调暗一个色调。”

  “好,k。”

  “号展厅的桌布拿掉、花瓶拿掉。”

  “放两套衣服在床上,对。”

  *

  “k,我觉得调整过后,看起来更简快了些。”慕稀对席怜说道。

  “这样很好,最大限度的将重点放在货品上。”席怜点了点头,看着幕稀问道:“l粉丝的事情,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能有什么影响我还缺一束花儿吗”慕稀将衣柜里的展样做了位置调整后,退后两步又看了一次才满意的点头。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席怜见她脸上并无情绪变化,当下笑着说道:“没受影响就好。”

  “都经过多少事了,哪儿有这么脆弱的。”慕稀侧过头来,给了席怜一个放心的笑脸。

  “那就好。”席怜点了点头,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到午餐时间了,一起吃饭吗还是去陪夏行长”

  “我们一起吧,吃完了还得回来继续干活儿,推广政策一讲完,客户们就要进展样间了。”慕稀微微笑了笑,到展样间外拿了羽绒服大上后,与席怜一起往外走去。

  他们为了发布会效果,订的是一个完全**的会议楼,吃饭需要穿过与主楼之间的一道长廊--长廊是透明的玻璃,你真要装房子的时候,想想我说的就是了。”慕稀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一闪而过的黯淡,让人不易察觉。

  “也就这么一说,我一个人可懒得折腾。”席怜笑了笑,抬眼看见前面穿着深蓝色棉大衣、站在雪地里抽烟的顾止安,不禁暗自挑了挑眉梢,压低声音对慕稀说道:“怕是在这里等你的吧。”

  “凑巧而已。”慕稀轻扯了下嘴角,脚步径直转过回廊,并没有打算因他而停留。

  “慕稀。”顾止安扔了烟蒂,转过身来看着她。

  “有事”这下,慕稀不得不停下脚步。

  “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顾止安踩着积雪从外面走进来,眸色淡然而平静的看着慕稀。

  “商量”慕稀不禁皱眉:“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似乎没有事情是需要用到商量的。”

  “关于我们离婚的消息。”顾止安看着她沉然说道:“是时候该公布了。”

  “你看着安排吧,我都没意见,也没有需要。”慕稀轻扯了下嘴角,礼貌却疏离的晗了晗首,便转身往前走去,席怜正站在转角处等着她。

  *

  眼前晃动着慕稀平静而淡然的脸,他也变得淡然而平静起来--终究是过去了,即便是自己给她带去了伤害,在夏晚的爱情里,她当然会完全复原。

  终究是过去了,那一段婚姻、那一场相处、那些亲密往事,就像一场梦一样,有时候想起来,竟似没有发生过一样。

  若不是

  再没有回去与她共住的别墅后,除了lia按时发过来的胎儿情况,提醒着他,他曾背叛过一段婚姻外,他想,他真的快忘了--忘了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温柔轻暖。

  他没有回会场,直接去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一个人点了餐、一个人吃着饭,耳边偶尔传来对面那桌慕稀与席怜说话的声音,明明只隔了两个桌子,却遥远得如陌生人一般。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200 四季恋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