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1 离婚、求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午休的时间,除了嘉宾和政府官员去酒店房间休息外,慕氏的投资人、客户和媒体人,在用过餐后,全部集中在了展厅。

  整个展厅分为五个区域,左右两边,分别是系列展样区,与上午走秀的四个系列相呼应。每个区由一个1:1的实景家居样板间、和一个样衣间共同组成。

  客户们在这里可以感觉到居家的氛围,体现内衣的贴身性、私密性,以及家居的温暖性;

  样板间的装饰以布艺术为主,所选用的布料也都是内衣原材料制作而成,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成衣面料的特点与性能,可以让客户更多角度来了解产品的原材料。

  在样板间的旁边,是一间展样间,也可以说是一间订货间。

  将本系列的产品的所有sku全部挂了出来,每个衣架上都有此款衣服全部的设计、面料、订货价格、售卖建议、订货代码等。凡是看中的客户,可以直接拿到中间的服务台下单。

  在整个大厅的正中间,是专卖展示区域,有三个不同面积的1:1专卖店展示,不同面积的专卖店里,分别示范了不同订货比例、货品系列的展样方式,满足了不同客户的订货需求。

  “夏行长,慕氏有了亚安的资金,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在订货会上展出四个样板间、三个专卖店的。”客户站在门口,拿出相机快速的拍照。

  “好的创意、好的思路,用好的资金来实现,是一件双方都能感受到成就的事情。”夏晚抬眼着的着整个展样间,也为慕稀的创意骄傲着--慕稀做的这次发布现场的设计,已经不低于慕城当年顶峰期的水平。

  这个丫头,这两年进步确实大。

  “慕家四小姐,现在是真正能挑大梁了。”客户一路看,一路赞叹。

  “不挑也不行吧,慕允把c&a踢走了,原来工作室的老设计师、还有慕城夫妻的设计,都不会再给慕氏用。这种情况,她不顶、谁顶。”夏晚笑笑说道。

  “这丫头了不起,当年还是城少单独签她做新产品设计师的时候,多少人怀疑她的能力呢,现在离开城少,她也把自己的品牌做到这般地步了。”想起过去,客户还是一片感慨。

  “她就是憋着一股子劲,希望有一天,能通过自己的设计、通过自己的产品、通过这些老客户的支持,让慕氏摆脱外来资金的控制。”夏晚笑笑说道:“所以各位多多订货、多多支持。”

  “哈哈哈,夏行长对这丫头可真不错。”客户哈哈大笑了起来。

  “作为慕氏的股东,我希望能有更好的利润回报,这个立场和四小姐可是一致的。”夏晚也哈哈笑了起来,巧妙的将话题转到了生意上。

  “那是那是,不过控股的另一个大资本是她自己的老公,她怕什么,女生呀,还是不要太好强的好。”客户哈哈大笑起来。

  “商业里可只有资本之争,没有人情一说。”夏晚微微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倒也是,所以也为难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了。”听夏晚这样说,客户微微愣了愣,猜到顾止安和慕稀的关系可能确如传言所说的出了问题。

  当下也不再说这个话题,与夏晚招呼了一声后,便往展样间走去。

  在人流不断的大厅里,夏晚依然第一眼就看到了在样板间给客人讲产品的慕稀,恍然间,又似回到初识的时候,七年时间兜兜转转,他们错过了时间,却幸运的没有错过彼此。

  *

  午休时间是两小时,各客户在看了样衣后,有的蹲在角落里、有的趴在样板间的小桌上、有的坐在大厅的休息区,都专心的修改着手里的订单。

  虽然销售政策下午才出来,不过70%的订单,都是在政策之前做好的,这是保证每年基本市场的订单量。

  销售政策将决定着他们在保证了每年基本量后,余下资金的规划,以及市场及新品的投入。对于有心做大做强的客户来说,最关心就是政策的对大客户的支持力度;对于只想保住现在规模的客户来说,大多想从政策里拿点儿支持资金回去,摊薄投入的成本而已。然后会少量拿一些新款试卖一下,并不会大量进货。

  所以这部分客户在展样间嫌逛了一圈后,也就回到了会议正厅,趴在桌子上打盹。

  随着下午会议时间的接近,大部分客户都陆续回到了会议正厅,仍有少数几个、也是慕氏最大的客户,还拉着设计师们聊着。直到会议正式开始,有区域销售经理过来催自己的客户,几个设计师才算脱出身来。

  *

  “你一直在这里?”慕稀与设计师们一起走出来时,看见夏晚正摇着轮椅过来,便快步跑了上去。

  “是啊。客户反应怎么样?”夏晚微笑着问道。

  “基本款和几个熟识设计师的作品,都相当满意,加上慕允现在专门负责原材料采购和工厂管理,这是他的专长,所以我们今年的采购成本下降了2%。下降的成本虽然不参体现在价格上,但却全部用来做产品开发了,这在慕允管销售的时候是做不到的,这让客户十分兴奋--毕竟有好货,才有市场、才有消费者。”

  “我和leon给客户讲了几组今年研发的投入,还有面料买断了独家,他们都很兴奋。”

  慕稀得意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们新增的产品投入,主要用来请新设计师和做推广了。比如说这次的展厅,相当的大气。”夏晚笑着说道。

  “哈,你只看财报,能看出什么名堂啊?财务记帐口径和分类,和我们实际支出有很大的不同。”慕稀笑着说道:“以前傅斯安在的时候,会出两套报表,一套报税的官方报表、一套企业报表,就是保证不懂财务的人能看懂。可惜现在做不到了--我们不懂财务,财务不懂业务,没办法啊。”

  “这倒是个问题。”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我让喻敏安排一下。”

  “也有财务在我们公司。”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知道,不过在没有收购的目的后,你们的财务对于投资方来说,是可以透明的。”夏晚点了点头,并不以为然。

  “恩,你和慕青沟通吧,我也不是很懂。”慕稀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夏晚,顾止安说,他要借今天会议的机会,公布离婚的消息。”

  “哦?”夏晚的眸色微沉,直直的看着慕稀,沉声问道:“你的意见呢?”

  “我没有意见,公不公布,对我来说没有影响。”慕稀转身走到夏晚的身后,推着他慢慢往会场走去:“不过,对他来说或许还是会有影响。毕竟我刚刚被人肉出八年前那件事,他这时候宣布离婚的消息,人家会觉得他不仁不义呢。”

  “或许会说你活该呢?”夏晚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不过,他确实是在维护你--拖得时间越长,大家将离婚与旧事关联起来的猜测就会越多。”

  夏晚抬头看了她一眼,沉眸说道:“某方面来说,他是个不错的男人。”

  “某人说话,好象有点儿不开心的样子?”慕稀停下脚步,弯下腰将看着他,眯着眼睛说道:“那已经是别人了,夏大行长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

  “不小气,我得感谢他--到底没有用手段拖住你。”夏晚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眸色淡淡然然的,有种让人安心的沉稳。

  “就是和你说一声,一会儿听到他有什么动静,不要太意外。而且……我们的关系大家也猜测颇多,再联系我被扒出来的过去、联系和顾止安的离婚,难免不会把目光放到你的腿上。”慕稀看着他轻声说道。

  “想得倒挺多的。”夏晚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往前走。

  “总之对你的事情,我就自然的想多了些。”慕稀笑笑说道,抬眼看见正厅里的灯光已经暗了下来,台上的慕青介绍年度销售政策并不多已经到了尾声。

  幕稀将夏晚推到位置上后,低声说道:“我先去后台了。”

  “坐在这里。”夏晚扯住她的手,沉声说道。

  “夏晚?”慕稀转头看着他,在他沉然的目光里,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声音不禁轻轻一颤,低低的说道:“我不想……”

  “这是你必须面对的,而且和我一起面对。”夏晚的大手紧撰着她的手腕,没有打算让她离开。

  “我不想让你现在这样去面对所有的人。夏晚,这对你不公平。”慕稀低低的说道。

  “公不公平不是你说了算。”夏晚用力一扯,将她按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撰着她手腕的大手,略略放松到她能够承受的力度,却依然没有放开。

  *

  “这就是全年的销售政策,大家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我们的重点是两个:一个是常规品的保持、一个是新品的大力推广。”

  “请大家记住:是大力推广,不是试销。但我们从政策上是完全分开支持,所以虽然是大力推广,却并不与常规品捆绑运营。作为我们的客户,依然是那句话:有钱有信任,其它的交给我们,不管你做老品还是做新品,慕氏都能保证你成为服装行业最赚钱的人。对于政策大家还有什么细节想要了解,可以征询区域销售经理。”

  “今天是我从里面出来后,与大家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的交流,心里其实百感交集。当然最想说的,就是感谢各位在慕氏危难时候的不离不弃、感谢慕氏的两位投资人对慕氏、对我慕青的信任,让慕氏顺利的从艰难时期挺了过来,有重新在中国、乃世界服装领域再争锋芒的机会。”

  “谢谢。”

  慕青说完,对着夏晚与顾止安坐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夏晚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收到他的谢意,而顾止安则站了起来,边鼓掌边往主席台走过来。

  慕青见状,知道他要上台讲话,议程里原本没有这一项,不过做为’稀世’品牌唯一投资商,他也确实有这个身份来说话。

  慕青快步走到台前,在顾止安还没上台前,便将手伸到他面前。

  顾止安淡淡笑了笑,伸手与他用力握了一下后,快走两步与慕青并肩朝舞台中间走去,表面看来,两人的关系、慕氏与投资方的关系,融洽而和谐,就似今年的那场收购与反收购的风波未曾发生过一样。

  “原本今天的议程没有投资商发言这一项,不过今天坐在这里的都是慕氏的老客户,也算是慕氏的家人。大家也知道我的身份,除了是慕氏的投资人代表之外,还是慕稀的丈夫,所以在今天的议程之外,我有两件私事,和大家说一下。占用大家一点时间,还请见谅。”

  顾止安接过慕青的话筒,温润而沉着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至会场的每个角落,一下子将客户的好奇心给提了起来。

  慕青的神色微紧,转眸看向台下的夏晚和慕稀--夏晚的大手用力的压着慕稀,不许她离开;在看向台上的慕青时,眸色沉然的点了点头。

  而慕稀却并没有看台上,只是紧紧的盯着夏晚。

  慕青便即知道了顾止安要说的是什么,当下将目光从慕稀的脸上转了回来,对着顾止安微微笑了笑,示意他继续。

  “第一件事,因为我的过错,导至婚姻失败,现在我与慕稀已经离婚。”

  顾止安此话一出,整个会场一片哗然,虽然也有人知道他们离婚的事,却只是有限的几个人;大部分人看出了他们夫妻关系有些异常,都猜测与慕稀刚被扒出来的事情有关--没想到……

  一直看着夏晚的慕稀也慢慢的回转过头来,在看向顾止安时,慢慢的站了起来。

  “第二件事,就是离婚的事情,我一直欠我的前妻、慕稀小姐一个正式的道歉。”顾止安将目光转到慕稀的身上,看着她的眼睛微微笑了笑,对着她慢慢的弯下腰去--直到九十度。

  “小稀,对不起,答应给你一段安稳喜乐的生活,却没有做到。”

  “小稀,对不起,答应你有任何的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一起往前走;最终却是我负你最深、最终……在你遇到事情的时候,只能让你一个人承担。”

  “是我不好,犯了不该犯的错,弄丢了那么好的你,对不起。”

  顾止安慢慢的直起身体,这个在人前向来高冷严肃的大男人,在看着她时,眼圈竟已经泛了红。

  幕稀深深吸了口气,低头看着夏晚轻轻点了点头后,将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夏晚,我去正式与他告别。”

  “好。”夏晚微笑着点头,脸上和眸子里全是鼓励。

  慕稀轻咬下唇,慢慢转过身去,沉沉的看了顾止安一眼后,慢慢的往台前走去。

  顾止安只觉得眼皮微微跳动,眼睛一直盯在她的脸上,随着她的步伐移动着。当慕稀走到台阶前时,顾止安走过去将手递给了她。

  慕稀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递给了他:“谢谢。”

  “谢谢。”顾止安声音嘶哑的回应着,用力握住她的手,直到走到舞台中间,才慢慢松开。

  慕稀从他手里接过麦克风,慢慢回转目光看向满满一会议厅的客户与宾客,慢慢说道:“很抱歉在这样的时间向大家公布这样的消息。其实我很感谢止安在婚姻内对我的照顾,也感谢他让我了解真正的婚姻是什么。”

  “在婚姻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会有许多的期待;而一段婚姻的结束,也并非一个人的错。我与止安的婚姻,我们都曾为之努力、也都曾在婚姻里犯错,最后我们选择分开,是为了让彼此的感情不在一段失败的婚姻里变得更坏。”

  “谢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了,但请相信我们--分开是我们给自己最好的选择、也是对彼此最好的放手。”

  “再次感谢大家的关心,感谢……”慕稀缓缓转过身,看着顾止安,沉声说道:“止安曾对我的照顾。”

  慕稀说完后,对着顾止安,轻轻张开了双臂。

  “谢谢。”

  顾止安微微动容,上前一步紧紧拥住了她:“慕稀,谢谢你。”

  “以后,一切安好。”慕稀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带着温柔而陌生的气息--就象正式告别以后那样。

  “一切安好。”在全场的掌声中,顾止安轻轻应了一句。

  慕稀轻轻点头,转眸看几夏晚的方向。

  夏晚正用手扶着轮椅缓缓的站起来,看着慕稀微微笑了一下后,大声说道:“各位请原谅,我的腿现在不方便,所以不能上台。但我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现在做,可以再耽误大家一点时间吗?”

  “好!”

  “麦克风!”

  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夏晚要做什么,一时间全场竟轰动了起来。

  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喻敏也忘了要起身扶他、更忘了要去帮他拿麦克风--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睁大眼睛看着他。

  反而是伊念眼圈红红的站了起来,跑到台前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麦克风,然后跑回到夏晚身边塞进他手里。

  “慕稀,过来。”夏晚却并不用麦克风,只是将手伸向慕稀站的着的方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201 离婚、求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