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1 求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夏……”慕稀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只是这样会不会让顾止安太难堪?

  只是……如果这时候答应了他,他会不会逼着自己结婚?

  只是,如果现在不过去,他却是全场最难堪的那一个;只是,如果现在不过去,他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慕稀上前一步,却又犹豫不动。

  顾止安沉眸看了夏晚一眼,只觉得一片灰心--即便是双腿不便的站在那里,他身上的那股气势、那份从容,也是人群中最出色的那一个。

  “去吧……”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转身将麦克风递回给主持人后,慢慢转身、慢慢的离开了舞台。

  “慕稀,过来。”夏晚沉眸看着她,鼓励着她。

  慕稀深深吸了口气,拎着裙子朝夏晚走去--一步、一步,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他的大手就那样定定的伸在那里,似乎是只要她不去,他就永不收回一样;他的眼眸温柔中带着鼓励,似乎只担心她胆小逃跑,而根本不担心她是否接受一样;

  好吧,

  还犹豫什么呢?这不是自己等了七年的结果吗?

  还担心什么呢?于她来说,夏晚应该比顾止安重要得多,不是吗!

  还矫情什么呢?明明是她先追的他,何苦在他伸手的时候还想着要退却?

  她爱他、她要和他在一起,如果最终只有婚姻一途,她也认了--谁在爱情里会一帆风顺?她慕稀不应该是那样受到挫折就不敢往前的人啊!

  慕稀拎着裙子,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最后竟是一路小跑到了夏晚的面前--在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时,她猛然停住脚步,定定的站了下来。

  “夏晚,我来了!”慕稀微微喘息着说道--似乎在这样氛围里、在他坚持着不肯收回伸给她的手时,她便决定了不再逃跑。

  爱他,就是要和他在一起啊。

  夏晚看着她定定的说道:“慕稀,我爱你,希望在你以后的日子,能够以丈夫的身份,继续爱你、照顾你;希望我们能够一起面对未来生活中遇到的一切困苦、艰难、疾病、衰老;一起享受在一起每一天的安心、喜乐、甜蜜、幸福。”

  “慕稀,请将你未来的日子交给我。”夏晚将大手移到她的面前,温柔的看着她。

  “好!”慕稀深深吸了口气,松开拎着裙子的手,缓慢而慎重的放进他的掌心

  “我爱你。”夏晚迅速的合拢了手掌,轻轻一扯,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的唇间印下一个温热而深情的吻。

  “我也爱你。”慕稀双手圈在他的腰间,温柔的回吻着他--满场的喝彩与掌声,他们都再也听不见。

  在他们的耳里,只听见彼此说的’我爱你’那一句。

  *

  “我们中国人喜欢喜事成双,所以我借小稀的喜事送大家一份大礼--订货达到a级客户标准的,拿货折扣减0。5%;原有的a级客户,新增订单量达到20%的,拿货折扣减0。5%;其它客户,订单只要比去年有超,全部享受0。1%的折扣;所有的订单量,均不分老货与新品,只算总额。”

  慕稀看着紧紧拥吻的慕稀与夏晚,站在台前大声说道。

  一时间会场里的气氛更热烈了。

  “我给慕稀的聘礼,是夏晚一辈子的爱与忠诚,加上慕氏5%的股份。”慕青的话音刚落,夏晚缓缓松开了吻着慕稀的唇,看着她沉声说道。

  他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清晰的传了出去,有人激动于他5%股份的豪气、也有人感动于他这样一个一惯高冷的男人,对一个失婚女子、又有这许多负面传闻的女子,说出这样深情的话来。

  别说有这样豪气的聘礼,就算一分没有,只是这句话,便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呢!这样一个在别人看来已经掉价得要以慕氏为嫁妆的女人,却被他捧成了公主。

  “我送给大家的礼物是:未来一年,所有慕氏客户的小额贷款,只要有慕氏的担保,便免除贷款资格审查。”夏晚的声音再次传来,现场这下才是真正的沸腾了。

  虽然慕氏不会随意的出担保,但他们自然也不会随意的去贷款,又不是不要利息;但有了这样一个政策,把店铺往大里做,便多了无数的可能。

  绑紧慕氏这条船,当真是好使!

  这个夏晚真是历害,在这种场合给足了自己女人面子,还帮慕氏将客户绑了起来--亚安是慕氏整体投资商,最后赚的钱,还不是分到他自己的口袋了。

  他这一下,是又赚到了老婆、又赚到了钱,真是一个从不做亏本生意的商人!

  *

  “顾先生……”夏千语拿着一份文件站在会场的门口,看见顾止安失魂落魄的样子,便又暗自将文件藏在了背后。

  在所有人都在为夏晚与慕稀庆贺欢呼时,顾止安的黯然离场,显得那么惨淡而凄凉。

  “什么事?”顾止安深深吸了口气,沉然看着她问道。

  “‘亚安’一直在跟进的’金瓴’项目已经确认下来了--亚安注资50亿,拥有’金瓴’60%的股份,完全控股’金瓴’。”夏千语低声说道。

  “亚安向来只投资不控股,这次……”顾止安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夏千语说道:“查一下他们对这个项目的利润预期。在项目上,夏晚看中的只有利。”

  “’金瓴’若按正常的营销方法,肯定达不到’亚安’的利润预期;但在地产业又是他们今年必投的行业;所以夏晚回国后,加大了预算,拿到控股权。并会涉入项目的所有经营环节。”夏千语将手中递给顾止安,与他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

  “而以之前他在’金地’拍卖上的动作来看,显然是想与我们的’圣天’项目捆绑运作;即便我们不同意,他们也会用自我炒作的方式,把我们给拉扯进去。”

  夏千语说到这里,下意识的看了顾止安一眼

  “你的意思?”顾止安轻撇了她一眼,淡淡问道。

  “我……我不知道自己想得对不对……”夏千语小声说道。

  “说。”顾止安淡淡说道。

  夏千语偷偷咽了下口水,快速说道:“从项目本身来说,两个本市最有话题的楼盘捆绑营销,可以成功的挤掉其它楼盘的地位,应该是双赢的做法。”

  “如果我们不同意,被他们强行拉下的话,我们会显得很被动,在应对时,或许会损失一些利益。”

  夏千语说完后,有些紧张的看着顾止安--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现在心情不好,也知道他的坏心情正是因为这个逼得他不得不应战的夏晚。

  这时候提出与夏晚合作,她一定是太不怕死了。

  “恩,三天后我给你答复。”顾止安面色淡然的点了点头,倒没有夏千语想象中的可怕反应。

  “好的。”夏千语低头应了一声,一路跟着顾止安往外走去,不再说话。

  *

  会场里面大家沸腾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慕稀随后也一直坐在夏晚的身边,一直照顾着他的行动。

  两人之间的相处,倒是少了少男少女刚订婚的羞涩与喜气洋洋,看起来是默契中带着幸福、和谐中充满甜蜜。

  “是因为顾止安公布离婚的事情,你担心会有流言蜚语吗?”慕稀靠近他小声问道。

  “你说呢?”夏晚轻挑了下眉梢,反问着她。

  “是我问你呢,快回答。”慕稀扬起脸看着他,眼角眉梢却满是笑意。

  “对你的求婚我设计过许多种可能,今天这一种其实并不是最有把握的,但有这样的机会我必须尝试。”夏晚将她的手拿进自己的掌心细细的把玩着,眯着眼睛看着她说道:“其实对于结婚这件事,我真的和你想法一样--不过是一纸婚书而已,并不是很重要。何况你对婚姻还有阴影,所以我原本也没有想逼你。”

  说到这里,夏晚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咧开,笑着说道:“可是有人告诉我,女人自己不想结婚可以,但你若不求婚、不表现出你很想结婚的样子,她就会觉得你真的只想同居不想结婚、你真的不爱她、你真的没有责任感、她会真的很灰心……”

  “夏晚,你再说!”慕稀将放在他手心的手,暗自用力拧起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

  夏晚只呵呵一笑,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我得把所有的漏洞先自行补上不是?”

  “无聊,那就不结了啊。”慕稀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可是某人已经当着这么多面人的面答应了,若是不嫁,怕是别人会觉得你想来想去嫌弃我这个残疾人吧?”夏晚吃定了她似的,只是笑笑说道。

  “我说夏晚,正说也是你、反说也是你,你当真没有逼我的意思?”慕稀笑着看着他。

  “我自己自然是没有逼你的意思,总是要以你感觉舒服为主。”夏晚认真的点了点头,眸色温润而严肃的说道:“但是听说我们国家生孩子是需要先拿准生证的,没有结婚证就拿不到准生证、没有准生证我们的孩子到时候就是黑户。”

  “想得挺远啦?”慕稀斜着眼睛轻瞥着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我可以去美国生、也可以去法国生,那边的单身女性可是有生育权的哟!”

  “是吗?你都打听过了?想得比我还远呢?”夏晚不禁也笑了。

  “我说夏晚,你承认你想结婚你会死呀,还嘴硬。”慕稀轻哼一声。

  “好吧,慕稀,我承认,我是真的想结婚了,想和你一起生活,而不仅仅是住在一起。”夏晚握紧她的手,低沉的说道。

  “你对我总是那么笃定,而我对你,又总是无法拒绝。”慕稀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眸子里却是晕染着一片幸福的满足。

  夏晚也不说话,只是温润的看着她--满室昏暗的光线,她在他的眼里,却美得不可方物。

  *

  发布秀和订货会的议程一共是三天,所以第一天的晚上,安排的是分区域的政策讲解,除了一些小客户的订单已经确认外,大多数客户的订单都还没有确认。都等着争取更好的区域政策。

  包括慕青和夏晚在会上所说的大礼,各区域也都盯着要落在纸面,约定细节,才能放心。

  “夏行长,我们公司为客户提供担保的话,是需要承担连带的赔偿责任的,亚安是不对客户进行还贷能力的资质审核了,可这个压力就落到了我们头上了。”慕氏的财务经理看着夏晚为难的说道:

  “若我们不审,公司就有风险;若我们审了,不仅增加财务部员工工作量,而且我们的员工没有银行职员对信贷计算那么专业,效率也是个问题;再者,若审严了不给担保的话,客户会有意见,最后矛头还是指向了我们公司。”

  “夏行长,你看……这对客户是个好事、对亚安没有伤害、对慕氏可就问题多多了。”

  夏晚看了这个老财务经理一眼,下意识的伸手挠了挠额头,见老财务经理一脸的紧张,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去问慕青,他有办法。”

  “我是有办法,但是你同时得给我一个信贷审核专业人员,你通过这种方式加大放贷量,在利润预算里,多加一个人工,想来不是问题。”

  正说着,慕青大步走了过来,思路清晰、决断利落的对夏晚说道。

  “慕总,这不仅是……”

  “按客户分级及内部授信额度放大倍数进行审核,哪儿有你说的那些困难?”

  老财务经理还想把刚才同夏晚说的困难再复述一遍,却被慕青不耐的打断了去。

  “既然这是我给你们四小姐下的聘礼,自然是对慕氏有好处的。”夏晚看着那财务经理,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之前给客户做授信,客户在授信额度内不用打款就可以拿货;现在有了亚安的小额贷款支持,所有授信给客户的额度,亚安先行支付给客户,再由客户支付给慕氏。”

  “于客户来说,贷款利率会略高于授信利率,但贷款的维度增加了,所以他们是乐意的;于慕氏来说,以前是空帐运转,现在有现金进入,增加了现金流,对于上游帐期、下游政策,都有可图的利润空间;于亚安来说,增加慕氏客户的小额信贷虽不是什么大的业务,好歹客户数是增加了,这可也是总部考核我们的指标。”

  “所以说,这个动作可谓一举三得。”夏晚说完后,看着慕青说道:“遇到有利可图的事,不仅不想办法抓在手里,还找出一堆不可执行的理由,这样的财务很危险。”

  “他今天能为了不给自己的工作增加麻烦而将利推出门外,同样也为了不让自己的工作增加麻烦,而减少对员工的服务;外部客户和内部客户,都往外推,你说,这样的职位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夏行长,我……”

  “我今天心情好,也就多说一些;这是慕氏的家务事,与我无关--与我有关的,是每年交给亚安的利润。”夏晚朝他摆了摆手,抬头看着慕青说道:“你让人做个担保方案和流程给喻敏吧,方案确定下来,年前就可以开始执行了。”

  “好。”慕青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你和小稀的事情,这次订货会结束后,你帮我约个时间见你母亲。”

  “确定了婚礼时间再说吧,礼节多也挺烦人,确定了婚礼大家一起见一面就好。”夏晚笑笑说道。

  “也好。”慕青点了点头。

  原本他也不是个讲虚礼的人,只是家里没有长辈,自己妹妹又离过婚,虽然自己觉得妹妹绝不会因此而掉了身价,可谁知道夏晚的家人会怎么想呢。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嫁一次不好、再嫁一次还不好,那还真不如只同居不结婚,少了家庭的羁绊,反而轻松。

  现在看夏晚的态度,想来他家人应该不是问题。

  “你母亲对小稀离婚的事、还有最近新闻的事,怎么看?”慕青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怎么看,在我母亲的眼里,慕稀是我看中的老婆,仅此而已。”夏晚微笑说道。

  “好。”慕青伸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相视一笑,许多交待、许多承诺,尽在不言中。

  *

  三天后。

  慕氏的这次订货会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常规品的订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35%,比c&a还在的时候,还增长了2。8%;主秀款的订货量,也占到了总订货量的13%;常规品与新款加起来,已经超过了c&a时的最好成绩。

  这对于慕氏来说,算是完全渡过了收购和反收购后带来的资金危机时段,对于对赌协议的业绩威胁,也算是顺利渡过。

  如果这个业绩能够稳定下来,并持续上升的话,与的对赌,以后也都不会再是威胁。

  而对于慕稀来说,首次独立品牌订货超过榜样和偶像幕城,这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

  “大哥。”慕稀接到慕城电话的时候,声音里还满是兴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201 求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