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4 婚礼前夕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安言,睡好了吗?”慕城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柔润的脸。

  “恩~别闹,我还要睡。”安言嘟哝着伸手推了推他的脸,在柔软的掌心碰着他下巴上扎人的胡子渣时,有些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几点了?我爸妈起床了吗?”

  “老婆,12点了,爸爸妈妈去上班了。”慕城握着她的手在自己的下巴上来回的蹭着,声音还有些纵情的嘶哑。

  这声音,听了更是让人想起了昨下半夜,本已睡着的他又发起酒疯来,安言更是恨不得整个整身体都要烧红了起来。

  “快起来吧,我爸妈要是回来看见我们还在床上混,非得骂我不可。”听了他的话,安言的语气也情不自禁的温柔起来,可想想这是在自己家里,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懊恼:“快起来,婚礼以后,我陪你一整天!”

  “这可是你说的!”慕城得到这样的许诺,立即孩子气的笑了起来,张口在安言的背上轻咬了一口后,这才掀开被子下了床。

  安言便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他一点儿也不回避的在她面前一一穿将起来,不由得笑了:“都被我看光了啦!”

  “对老公的身材还满意吗?”才穿好裤子的慕城做了个思考者罗丹的造型,让安言笑得整个人又缩进了被子里。

  慕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乐不可支的她,笑得包容而宠溺。

  “不好也得说好呀,又不能退货!”安言将头露在被子外面,伸出一只手指在他胸前用力的戳了几下。

  “不好你也只能将就着用了,退货貌似没有可能了。”慕城抓住她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手,放进牙齿里轻轻咬了两下才松开。

  “快穿上衣服,对着空调呢!”安言拥着被子走下床,瞟了一眼地上被他扯烂的衣服,低头浅浅的笑了,拉开衣柜,重新拿出好久不穿的衣服,突然感觉到一股陌生感。

  “慕城,我们拿证多久了?”安言拿着衣服缩回被子里,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慕城问道。

  “两个月零八天。”慕城脱口而出。

  “才两个月零八天呢。”安言低下头看着被子,只觉得一阵不可思议——才两个月,已经习惯了与慕城一起的生活;才两个月,对这个生活了二十几有了一种陌生的客人感!

  “难怪我妈说女大不中留,我都觉得我在这儿像客人一样了。”安言叹了口气说道:“我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

  “不会,说明你这老公找对了,婚后生活适应良好。”慕城转身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看着她笑着问道:“扔哪儿?”

  “放那儿,我一会儿自己来收拾,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了。”安言皱着鼻子说道。

  “你身上我哪儿没看过呢?还不好意思?”慕城将手上的衣服揉在一起扔进了书桌边的垃圾桶,抱臂站在书桌旁,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快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肚子饿得狠。”安言指使着他——只有这样,他才会听话的出去,否则还得闹她半天。

  “是该饿了,昨晚没吃什么。”慕城恍然的点了点头,喃喃着走了出去。

  …………

  安言收拾好自己后,将沾满了两个人身上汗水的床单和被子拆了扔进洗衣机后,这才去到客厅。

  “你爸妈买了早餐都冷了,我重新给你煮了面条。”慕城从厨房里伸出头来对安言说道。

  “我爸妈习惯在家里吃呢。”安言伸手打开餐桌上的外卖袋,看见是三鲜豆皮和小汤包,便看着慕城低声说道:“是夏晚买来的。”

  慕城的脸当下就沉了下去:“他对你倒是熟悉得很。”

  “我高中三年,他帮我买了三年的早餐,你说熟不熟!”安言走进厨房,笑着将炉子关掉后,将锅里的面条挑到碗里。

  “是吗?当真只是哥哥。”慕城轻挑起眉头,将外卖袋里已经冷掉的早餐顺手扔在了垃圾桶里——这动作,可多少带着些赌气的成份吧。

  他并没有在安言面前将夏晚并不单纯的心思给完他挑开——既然她不知道,就保持这样好了!

  若知道了,这青梅竹马的感情,或许还真能让她后悔一阵呢——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什么初恋、什么青梅竹马,再深的感情、再久的记忆,都没成为她生命中那个可以牵手一生的人!

  反而是他这个机缘巧遇的陌生人,却误打误撞的与她走到了一起——爱情,有时候真是没有道理可讲。

  “夏晚知道你将他买的东西扔了会生气的。”安言看着垃圾桶里的食物吐了吐舌头:“我那时候也老扔,所以他总是买很多。”

  “恩,他知道你吃了我的面条就不会生气了。”慕城笑着将冒着热气的面条推到她面前,淡淡的说道。

  “快吃吧!”安言知道慕城对夏晚有意见,所以也不再提他,加之时间确实已经太晚,便催着他快速吃完早点后便急急的出了门。

  “安言,你们才出门啊。”刚到楼下,两人便碰到了昨晚敲错门的王姐,一身活力四射的休闲装,完全没有了昨夜开门时的性感与风骚。

  “约了人一起午饭。昨天晚上不好意思啊。”安言尴尬的笑了笑,捏了捏慕城的手,让他道个歉——半夜12点去敲人家少妇的门,没告他性骚扰,还真亏得他长得帅,有足够的吸引力了!

  想到这里,安言只觉得又尴尬又好笑。

  “王小姐,真对不起,昨天是喝多了。”慕城微微晗首算是道了歉,在那王姐笑魇如花的开口前,慕城便拉了安言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这会儿又急了。昨晚可把人家给看光了!”安言一路小跑才跟得上他的长腿快步。

  “看哪儿了?我满眼满脑子都是你,可没眼睛看她。”慕城回头瞪了她一眼,走到她的宝莱车边后向她伸出手:“钥匙给我。”

  “开我的车还这么霸道!”安言从包里拿出钥匙递给他后,自觉的坐在副驾驶上。

  “完了,被你撕烂的衣服还在我房间的垃圾篓里?”车子驶出停车场后,安言突然想起这事儿来了:“房间的窗子也没打开,都是味道!”

  “你爸妈这个年龄什么没经历过?都知道的,别担心。”慕城伸手摸了摸自己鼻子——虽然这样安慰她,却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房间里浓浓的情事过后的糜腐味道,闻起来确实太过暧昧、太过令人脸红心跳——在家里可以不介意,甚至还可以说是增加情调,可这在岳父岳母家,就着实有些不像话了。

  “要不我先送你去酒店,一会儿我返回来收拾一下。”慕城看着安言说道。

  “恩,钥匙在车的暗格里,一定要来啊。”安言见他愿意主动过来,连连点着头。

  “好,你放心去吧,我通知席怜过去帮你。”慕城伸手拍了拍她放在腿上的手,安抚着说道。

  …………

  两人到酒店的时候,除了慕氏的展厅外,‘锦·国际’的整个展厅和会场已经全部布置完毕。

  “安言,你是先给慕氏挂样,还是先看看展样间的整体效果?”一件宽大T恤,下穿细腿仔裤的苏荷,见他们夫妻进门,忙快步走了过来:“早上慕城说你要晚些到,我还着急着呢,怕你们要准备明天的婚礼来不了。”

  “恩,昨天睡晚了些。”安言点了点头,转身对慕城说道:“你先回去将那事儿处理了,然后让人将礼服送到我家里,今天我就不回去了。”

  “恩,婚礼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先走了。”慕城凑过身子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后,才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在他拥过安言时,苏荷便敛下了双眸,直到他转身离开,才抬头看着安言轻声说道:“与慕城的婚礼,是件值得期待的事。”

  “婚礼只是种形式,更值得期待的是两个人并肩走下去的时间。”安言的目光从慕城挺拔的背影上收回来,看着一身帅气而干练的苏荷淡淡的说道:“我先看‘锦·国际’的样衣展示。”

  “恩,过来吧。”苏荷点了点头,悄然收起眼底的失落与黯然,与安言一起往展样间走去。

  如果说她在知道慕青告诉的那个契约婚姻的消息时,有些黯淡的信心又恢复了起来的话,今天在看到慕城看安言的目光时,便知道就算契约婚姻是真的,他也已经对她动了心!

  那样温柔的笑容、那样追随的目光,是在与自己热恋时都不曾有过的缱绻——他在自己的面前一向是霸道的、强势的。

  在安言面前,却是温柔的、追随的——是成熟了,所以懂得怎么去爱了吗?还是现在爱她比当年爱自己更多?

  苏荷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正在样衣间调整样衣挂样的安言,强迫自己将精神集中到工作上来——这是她回国的第一件大事,也是‘锦·国际’被收购后的要交成绩单的关键时候,亚太区的总裁和负责亚洲地区销售业务的前夫也会过来。

  所以这一仗,她必须打得漂亮!

  如果她连工作都无法经营好的话,她又拿什么去和安言持续竟争呢?

  婚礼不过是他们婚姻的开始,而随着婚姻的深入,她和女儿会有更多机会来改变慕城的选择,对于这一点,她纵然不如以前那样深信不疑,却仍要努力一试!

  …………

  “苏总,过来帮我一下!”苏荷走到第一个样衣间的时候,安言已经徒手爬到了顶部灯光直射的一排样衣处。

  苏荷随手拿了旁边的梯子爬了上去,将遮住样衣的挂纱揭起来递到另一头安言的手里,看着她将挂纱做好造型钉在墙上后,她才爬下了梯子,然后过去扶着安言从高处跃下来。

  “小心脚下!”苏荷在她落地前,快速伸脚将地面上的几个还没扫净的镙钉踢到了一边。

  “谢谢,这边可以了,让人将现场打扫一下就好了。”安言借着她的手劲跳下来,安全的着地后,又环顾了一下整个展样间,这才点头对苏荷说道。

  “OK!”苏荷用身上的对讲机安排了人过来后,两人一起往下一个展样间走去。

  另一个展样间里,靳子扬正拿着相要在拍照,看见苏荷与安言过去,便笑着说道:“灯光和色彩的呼应很是不错,这次的展品很有卖相。”

  “靳大顾问都这样说了,希望托你吉言了。”苏荷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事儿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先去吃饭吧。”靳子扬从产品上收回目光,看着两人说道。

  “安言,一起吧。”苏荷点了点头,眸光在从靳子扬的身上转到安言身上时,微微闪动了一下。

  “你们先去吧,我先去把慕氏的样衣给挂出来。”安言边动手调整着样衣的摆放角度,边对苏荷说道:“我今天不能太晚,所以必须抓紧时间了。”

  “饭总要吃的吧。”靳子扬皱着眉头说道。

  “一起叫外卖吧,时间确实有些紧。”苏荷笑着说道:“子扬,今天我就抓着你当小工了,你在这里帮安言,我去叫外卖。”

  “你们这两个女人,工作起来真比男人还拼命!”靳子扬摇了摇头无奈的说着,见安言爬高窜低的并没有休息的意思,苏荷拍了拍他的肩快步往外走去后,只得放下相机,走过去扶着她站着的高椅,提醒着说道:“站稳了再动手。”

  “恩。”安言轻应了一声,在凳子上惦起脚尖,将正展位的半身模特儿转了个角度。

  虽然靳子扬是总部委派过来的管理顾问,但在工作配合上,安言倒也毫不客气的指派着他打着下手,两人间的配合,一时间倒也算默契。

  只是一个无心、一个有意,在这样的互动中,靳子扬对她的认识又多了几分,好感也便多了几分,那颗原本放回原处的心,在目光随着她移动的时候,又随之动了起来。

  “安言,如果说我愿意等你,你考虑给我个机会吗?”在慕氏的展样间里,靳子扬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安言突然问道。

  安言正举在高处的手微微顿了一下,转过身看着靳子扬扬眉轻笑着说道:“明天我婚礼呢,你就这样祝福我?”

  “若那天没有城少过去,明天的婚礼就是我们两个的。”靳子扬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这话说过再说就没意思了。”安言转眸继续自己手中的工作,边淡然说道:“你这时候来说这些话,我不得不怀疑是苏荷故意安排的。”

  “你?”靳子扬没想到她这么锐利,被她这句话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和苏荷的合作一向都这么默契吗?从公事到私事,真是有意思。”安言微眯着眼睛,嘴角带着淡淡的轻讽。

  靳子扬沉着脸阴郁的说道:“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看来我还是太自信了,以为在你心里的形象至少还是光明磊落的。”说完便拿了相机转身去了别的样衣间。

  安言轻扬起下巴,转头回到自己的工作中,并不理会他的不快与脾气——他有他追求的权利,她也有她拒绝的方式,不相干的人的情绪,她并不需要去关注。

  “少夫人,城少让我过来帮你布置展样间。”正想着,一条波希米娅风格亚麻长裙的席怜敲门走了进来。

  “恩,按这个效果挂样,第一展位是城少设计的这套。我选的全钢线造型模特儿,需要调节内部灯的暖度和色度……”

  安言与席怜交流着展样间的效果,而苏荷带着外卖的小妹进来时,看见两人并不合拍的表情,不由得轻皱起了眉头,原想找机会制造暧昧现场的想法,也只得暂时作罢。

  当下让小妹将外卖分别送给各人后,也重新进入了工作状态。

  …………

  慕城回家拿了礼服和鞋子,以及明天婚礼安言需要用的所有物件首饰后,开着安言的车又回到了她家里。

  果然,没有开窗的房间里,浓浓的糜腐气息到现在还没有散去,推开门,整个房间还弥漫着一股温情而暧昧的气氛。

  慕城微微的笑了笑,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让整个阳光透过玻璃全洒了进来。然后将垃圾桶被他撕裂的衣物也重新装进一个纸袋里放在门口,准备走的时候带走。

  正在从洗衣机拿出安言早上洗的被子时,便听见开门的声音,出来一看,是安正山。

  “爸,今天回来这么早呢。”慕城看见安正山时,手里拿着刚从洗衣机里取出的被子,脸上不禁露出可疑的红色——任他脸皮再厚,在岳父岳母家清理作案现场这种事儿,还是不太好意思的。

  “恩,下午只有一堂课,所以就回来了。”安正山看着他高大俊朗的样子,却拿着湿被单满脸尴尬的表情,不由得暗自笑了:从这样的细节也能看出,这小伙子是个懂得尊重人的男人,在婚姻里,尊重甚至比爱更重要。

  所以,言言这段仓促、又问题诸多的婚姻,应该是可以放心的吧。

  安正山将手里的公文包放在沙发上,从他手里接过被单笑着说道:“这个言言真是的,怎么能让你来洗这些呢。”

  “她今天忙呢,我送婚礼的用品过来,顺便收拾一下。”慕城同安正山一起,将被子晒到了外面。

  “慕城啊,你那个小女儿的事,你有什么打算?”安正山靠在阳台的窗边,递给他一支烟后,开口问道。

  “爸,对不起,这事儿是我和安言拿证后才知道的。我和安言拿证那天,成成和她妈妈才从美国回来。安言是和我一起知道这事的。”慕城拿出火机帮安正山将烟点着,自己的则捏在手里并没有点。

  “这孩子自小没和我一起长大,从教育和感情上来说,我和安言的意思是由她妈妈继续带着,我和安言会去参加一些必要的亲子活动,平时也会带到我们家住。”慕城诚恳的说道,话里话外明白的表示着:从事发到处理,安言都全程参与了的!

  安正山沉默的点了点头,却并不表态,两个人的沉默里,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孩子的妈妈对你是什么意思?”沉默良久,安正山才继续问道:

  “你别怪我干涉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和言言妈妈当然希望你们夫妻和和乐乐、美美满满的,可我们家的女儿是被我们宠着长大的,受不了那些个不明不白的委屈。若是你为难,现在离我们也不会怪你。”安正山这话说得已经是很重了——这就是他做父亲的态度:宁愿女儿离婚,也不愿意女儿与其它女人分享丈夫!

  这话,明明白白的逼着慕城撇清与苏荷的关系——而且要一清二楚!

  “爸,我和苏荷之间的感情,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结束了。她现在于我来说,只是我女儿的妈妈。不论她或别的什么女人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只会有安言一个女人,我不会让其它的女人来影响我们的生活、或者去做会伤害安言的事情。”慕城直视着安正山,诚然的语气与坚定的目光,让人不自觉的信任。

  “你能这样想很好,希望你说到做到。我和她妈妈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要求她大富大贵,总希望她能平安、幸福。我这个女儿虽然脾气不好、人又死心眼儿,但她最大的优点是正直、真诚、自立。她一直是我们夫妻的骄傲。”安正山点了点头,提起女儿,一脸的慈爱中,满满的欣赏毫不掩饰。

  “能娶安言做我妻子,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爸,请你和妈妈放心,我会和你们一样爱她、呵护她,我们会幸福的。”慕城低沉稳重的声音一片真诚——安言是幸福的,有这么爱她的父母!有了他,她应该更幸福!

  “恩,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安正山看着慕城轻轻的点了点头,从慕城的态度来看,他的为人与自己的判断是**不离十的——有了这态度,问题就好解决了。

  安正山见慕城一脸慎重的看着自己,当下微微笑了笑,掐灭了手中的烟后,伸手在他肩让重重的拍了下去:“我这女儿呀,好的时候好得不得了,脾气上来的是时候又倔得不得了。这事儿处理不好,她也不会让你好过了去,你要有心理准备呀!”

  “谢谢爸的信任,这事我会处理好的。”慕城站直了身体,稳稳的受了安正山这重重的一拍——这重,不仅是在力道上,更在他将女儿完全交付的嘱托上!

  “我们去下盘棋吧,家里这些让她妈妈回来收拾。这丫头真是太不像话了,这种事儿,怎么能让你个大男人来干呢!”安正山朗声笑着,拉着慕城去了书房。

  …………

  慕城陪安正山下了一局后,接了婚庆公司的电话便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婚礼现场原本也只是传统的布置,但在两人的感情明朗之后,他对这个婚礼的要求便不只是传统、奢华那么简单了——他希望能够美好到让她难忘!希望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在意、对这个婚礼的用心。

  “花儿都到了吗?”

  “上面的彩带全部撤掉,换成百合花。顶灯用点状水晶灯,全部隐在花里,原来的大灯到时候不要开。”

  慕城看着现场的效果,一一调整着。

  晚上8点,慕城和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吃了盒饭后,继续调试各方的效果,看那模样,大有熬通宵的可能。

  “城少,你明天可是新郎官儿,今天还是回去休息会儿吧。”婚庆公司的老总古维李打趣着说道。

  “我再看看。”慕城淡淡一笑,对着流程检查着每一个细节。

  “城少,有人在公司闹事,拦着方总和青少不让出公司,说的是咱们丢失的设计稿的事,原来是青少拿了去卖了。你要不要回来看看?”慕城正主席台的造型,接到了丁若蓝的电话。

  “哦?”慕城的嘴角扯出一道轻讽的冷笑,冷冷的应了一句:“你过去劝一下,把我的号码给他们。”

  “要约他们见面吗?他们知道您明天婚礼呢!我担心他们明天会去闹事。”丁若蓝的声音有些压抑的紧张——当时丢设计稿的事她是知道的,而这三个人与慕青的争执正是买了已被慕氏用过、并大肆宣传的设计稿的事!

  原来,公司的设计稿居然是老板娘和少东家偷的,还卖出去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老板娘他们一惯的针对城少,可从来也没拿公司的生意开过玩笑呀!而现在,人家可不知道你公司内部的斗争,还以为是故意用这种手段进行业洗牌,将他们这些小公司挤出内衣界。

  如果这样想的话,明天一定会去婚礼现场闹事的,想到这里,丁若蓝越发紧张起来:“城少,你过来看看吧。”

  慕城沉吟了一下,对丁若蓝说道:“让他们先闹着,闹完了你悄悄约他们在酒店等我,我晚上去拜访他们。”

  “闹到婚礼上更好,这不是我们原来的计划吗!”古温从广告架后面走过来,对着刚挂掉若蓝电话的慕城问道。

  “原本是这样没错,可现在我不想让他们闹了。”慕城看着古温低声说道:“一辈子就这一次,我希望尽可能给她最好的,别老了的时候想起来,都是些闹心的事儿。”

  “那倒也是。”古温见他现在心里已经不全是怨与恨了,对安言的感情,似乎已经让他变得温情和柔软起来——十年一局,独独没有算到他已经不能冷情的利用婚礼来达到目的。

  不过,那又何妨——他幸福就好!

  “倒没见过你老婆这样的女人,明天婚礼今天这个点还在忙工作!你去接她吧,这里有我盯着就行了。”古温狭长的凤眼里满带着温暖和喜悦的笑意,伸手拍了拍慕城的肩膀说道。

  “天花的效果改了,三层升降主席台的颜色调整为巧克力色。红毯周围要铺满百合,里面藏暗灯。其它的效果你再把握一下,我先去接安言然后去与三个厂家的老总聊聊,结束了你电话我过来看效果。”慕城将手里的流程图和效果说明递给古温。

  “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古温帅气的打了个响指,揽着婚庆公司老公的肩往里面走去。

  …………

  “可以走了吗?”慕城开车到酒店时,里面灯火通明,所有的效果已经完全呈现了出来,而安言、苏荷等一干人,脸上带着疲倦的同时,却又是一脸的兴奋与激动——准备了近半个月的心血,现在近乎完美的呈现在眼前!

  “城,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看还有哪里要调整的!”苏荷快步走到慕城面前兴奋的说道。

  “挺好的!”慕城真心的称赞着,侧身错过她走过来的身影,大步走向正在给展间拍照的安言。

  苏荷兴奋的情绪一下子降到冰点,尴尬的顿下脚步,面朝着他刚才走来的方向,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收了回来——这个曾经把自己放在手心呵护的男人早已不再属于自己,无论遇到任何的开心或不开心,他都已不是自己分享的对象。

  …………

  “好了,该回去休息了,做个面膜,补补觉,明天做个美美的新娘!”与苏荷擦身而过的慕城,快速走到安言面前。

  “你忙完了?都准备妥当了吗?我的衣服送过去没有?化妆师明天早上几点到?”安言边收拾东西边问道。

  “总算有点儿新娘子的自觉了,还知道关心这些问题呢!”慕城接过她递过来的大包,看着她笑着说道。

  “新婚快乐!”苏荷转过身向他们大方的伸出了手。

  “谢谢,明天一切顺利!”慕城伸出手,与她轻轻一握后随即松开。

  “一切顺利。”苏荷下意识的捏起了被他握过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

  看着慕城清雅温润的面容里一片喜庆、似是对这场婚姻充满了期待;而安言眸光流转中的妩媚与安适,有种被人疼宠的安心——在他身边时那种自然的放松与柔软,有一股说不出的美,已经超出了精致的五官带给人的纯感官欣赏!

  爱情,原来可以让一个尖锐的女人变得如此温婉妩媚、如此柔软如水!

  眼前两个人淡然中的甜蜜模样,让苏荷只觉得胸口被堵得难受,只觉得有他们在的地方,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她慢慢捏紧了刚才被慕城握过的手,在他们的目光里缓缓转过了身去——她不怕在他们面前泄露自己的感情,却怕这时候的失态会让他们鄙视她的心计。

  看着苏荷挺直着背脊的转身,安言轻轻低下了头,悄悄的伸出一只手握住慕城的,用力的十指交握中,让慕城感受到了她对他的在意和对这段感情的决心。

  慕城用力回握着她的手,目光从苏荷挺直的背影中收了回来,低头给了安言一个温柔的笑容,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

  余光瞥见慕城和安言已经走出了大门后,苏荷单手用力的按着发疼的胃部缓缓蹲了下去,微红的眼圈里,眸光一片涩涩的孤寂与落寞——不论成功与失败、容耀与低谷,再没有人陪着她一起经历了。

  她亲手抛弃了那个爱她、宠她、疼她的男人、错过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之后,再努力也无法挽回了!

  一个人,在这样满目繁华的深夜里,那因后悔、嫉妒、不甘的折磨而起的胃痛,竟比往日疼得更历害了些。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的时候,苏荷一直隐忍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还好,还有个和他的宝贝!

  “妈咪,妈咪你怎么啦?是不是加班没有吃晚饭?是不是胃又痛了?还是有人不听话了?”电话里,甜糯的声音微微显得焦急起来。

  “妈咪刚刚做完事,马上就回来了,要乖乖的睡觉哦,妈咪回来要看到睡着了好不好?”苏荷用力的压下哽咽的情绪,温柔的哄着女儿。

  强忍着胃痛,在电话里给女儿唱了两首儿歌后,苏荷挂了电话便再也撑不住的跌坐在地上。

  “苏总,怎么啦?”一直盯在现场的金航见情况不对忙跑过来,见苏荷双手用力的按着胃部蜷在地上,头上直冒冷汗,忙扔下手里图纸,弯腰将苏荷抱了起来:“苏总,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有药在包里,麻烦帮我拿一下。”苏荷指了指她的公文包,对金航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拿。”金航将她放在沙发上,迅速的拿出了包里的药递给她,见她就着手边的冷旷泉水就吞了下去,心里不由得有些隐隐的难受——平时看起来高高在上、气势迫人的大老总,其实也是挺可怜的,生起病来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谢谢,我坐会儿就好了,你们忙完了就回去休息吧。”苏荷吃了药后,疼痛稍稍缓解了下来,她不想让下属看到她过于柔弱的一面,便撑着在沙发里坐直了身体,勉强笑着让金航离开。

  “我送您回家吧,或者我给尹助理打个电话?”金航不放心的说道。

  “没事,你先回去吧。”苏荷微微摇了摇头,坚持让金航先离开。

  “那我先走了,苏总有事随时给我电话。”金航见苏荷坚持,只得收拾起刚才扔在地上的图纸转身离开。

  …………

  慕城载着安言,车速放得很慢很慢,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谧之中,一股既默契又陌生的气息在彼此之间流转。

  安言也没有催促,只是借着这样的空闲时间,整理着因忙碌而压下的紧张思绪——其实,是想借着忙碌来缓解紧张的情绪吧吧!

  只是,在忙过之后,再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安静的看着车外在晚间的霓虹里显得流光溢彩的街景,即将嫁为人妇的紧张、兴奋、激动的情绪全涌了上来——虽然早就拿了证、虽然早已有夫妻之实,可没有这个婚礼的仪式,总觉得这份感情还没落下一个注脚!

  明天,呵,明天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

  “慕城,我有些紧张呢。”安言从车窗外收回目光,看着慕城轻声说道。

  “我也是。”慕城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她的,两只交叠在一起的手,似乎找到了彼此的依靠一般,当心跳的节奏慢慢接近之后,那股因兴奋而起的紧张似乎好了一些。

  “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去期待这种形式上的东西、会担心过程不够完美!”慕城踩下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看着安言低低的说道:“这样的爱情,连我自己都意外,你说,你是不是给我种了盅?”

  “是啊,把你一辈子绑在身边的盅!”安言看着他调皮的说道。

  “我求之不得!”看着她灵动的妩媚,慕城只觉得心神一荡,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暗哑起来,情不自禁的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深深吻住了她的唇……

  *

  临近国庆,不知道哪里在燃放着烟花,空中辟驳热闹的声音,在脑海里幻化出朵朵似火银花;在这样的应和之中,他们亲密的拥在一起,脖颈的交互辗转、四唇的轻吮浅吸、柔舌轻缠搅动,这样的深情缠绵里,他们如一对接吻鱼一样,纠缠缱绻着不愿分开……

  “慕城,我该回家了。”良久,在感觉到安言的呼吸有些不畅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

  “不想和你分开,怎么办?”慕城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她娇艳欲滴的润唇,没有远离的唇,跟着拇指的移动,慢慢的吻过被手指抚过的地方——在今天晚上,他特别想和她呆在一起、特别想这样甜甜腻腻的吻着她。

  “慕城,你三十多岁了好不好!别像个孩子似的。”安言见他腻歪的样子,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这个男人,和初见的时候差别太大了!这样的改变,都是因为她吗?

  安言低头笑得一片妩媚,在看见他放在一边的手机响起来时,拿起来递给了他:“不用我催你,自然有人催你了。”

  “不接,今天晚上什么人都不理了。”慕城凑过唇去,含着她的唇不许她走开。

  “若蓝这时候找你,应该是有急事,快接吧。”安言笑着按下电话的接听键放在他的耳边——看你这样还吻得下去?

  “调皮!”慕城按着她的头,将舌在她的唇齿里狠狠搅动了一番后,这才开口说话:“若蓝,说话。”声音里的嘶哑让安言有些脸红,不知道电话那边的若蓝会不会听出异常。

  “城少,我替你约了三个公司的老总,11点在酒店咖啡厅见面。”电话那边传来丁若蓝略显急促的声音,显然没有留意到慕城声音的不对。

  “方总和青少离开公司了吗?”慕城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后沉声问道。

  “还没有。在办公室商量事儿呢!三个老总带来的保镖、砸烂了方总的桌子,说是明天还要再来。”

  丁若蓝将事情的经过简要的说了一下,语气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谁让他们总针对城少呢?谁让他们做这么过分的事情,还差点儿将这屎盆子扣到她和席怜头上呢!

  当真是活该!

  想想那个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天天做出一副专业高贵不可侵犯模样的方稚,在桌子被打烂后,吓得瘫软在椅子里的模样,丁若蓝的心情不禁大好。

  “恩,辛苦你了,今天早些回家吧,明天早点儿到酒店帮忙。”慕城淡淡交待之后,便挂了电话。

  “方稚和慕青被人找上门来砸场子了,我先送你回家,安排好这边的事后给你电话。”慕城低头轻吮了一下她的唇,低低的叹着气,这个婚礼,注定了不会平静。

  “安心去吧,我也得回去准备准备呢。”安言点了点头,从他的怀里抽回身体,正准备拉上安全带,却又被他重新拉进怀里,低头就是一阵热吻,直吻得她喘息不已,才松开了她:“我们的婚姻说简单也简单,从相遇便开始了;说困难也困难,从感情到利益,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呢!”

  “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角度来看,似乎我们应该很好很好才对得起这么些看着我们的眼睛!”安言轻挑起双眉,眼里有股不服输的倔犟。

  “对极了!”慕城看着安言笃定的眉眼,不禁也挑起了眉梢,在压力面前,夫妻俩的反应一模一样!

  …………

  “你这孩子,明天就婚礼了,今天还工作到这么晚,哪儿有半点儿要结婚的样子。”秦菁开门看见安言不禁又唠叨起来。

  “妈妈,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了?我以后会常回来的,你别嫌我烦就行!”安言年幸存秦菁眼睛红红的,似刚哭过模样,不舍的情绪一下子全涌了上来,揽着妈妈的肩膀走进客厅,坐在父母中间乖巧的说道。

  “才没有舍不得呢,巴不得你快点儿嫁出去,省得我一天到晚的操心。”秦菁瞪了她一眼,想着陪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那个偷穿妈妈高跟鞋的小丫头到拿着情书来问她怎么办的少女、从面红耳赤的争吵到窝在一个被窝里聊天,关于女儿的记忆是那么的生动而活灵活现——现在,女儿就要嫁人了!她也将为人妻、为人媳、为人母,与她共同面对生活中所有的风雨和波折的,将会是另一个他们并不太熟悉的男子。

  就这样把女儿交出去,多少不舍、多少不放心啊!

  “傻丫头,总催着你嫁,转眼就真的要嫁了,少了你在跟前烦我,怕是有好一阵子要不习惯了。”秦菁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安言的头发,柔声问道:“言言,你有没有怪妈妈总是逼着你?会不会觉得妈妈不疼你,想赶你出去?”秦菁眼圈红红的看着女儿,平时凶巴巴的她,这时候又担心被女儿误解起来。

  “妈妈,说什么呢!”安言伸出手臂,一左一右的将爸爸妈妈揽在臂弯,柔软的说道:“你们永远是我最爱的爸爸妈妈,我走了你们要相亲相爱,要好好儿照顾自己!”

  “爸爸,以后就留你一个人被妈妈凶了,你要挺住啊,我会回来看你的!”安言看着安正山,对着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又转头看向秦菁,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有妈妈,要对爸爸好一些,别老是凶巴巴的。”

  “臭丫头,就知道向着你爸!”秦菁被女儿说得脸微微一红,却被丈夫拉进了怀里:“还吃醋呢,这么多年我早习惯了现在的你。”

  “好了爸爸妈妈,我先去睡了,一会儿慕城得查岗呢。”安言从沙发里站起来,看着爸爸妈妈头上渐密的白发,压着心里难舍的情绪,做出被人疼宠的娇爱样子,希望爸妈看见她的快乐,也不至于太难受。

  “快去快去。”秦菁依在丈夫的怀里,看着女儿欢快的表情,不舍的情绪略略好过了一些。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34 婚礼前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