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6 不平静的婚礼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

  “演员?什么意思?”安言皱眉看着慕城。

  慕子岩回头冷冷的看了方稚一眼,不悦的说道:“你说什么胡话?在孩子的婚礼上,注意你的身份、注意你的风度,就算是后妈,也要有后妈的样子!”

  “子岩,我是不是说胡话,你问问慕城和安言,他们心里自然有数。”方稚站起来看着慕岩冷笑着说道:“不过为了一场戏,你们两个倒是舍得下血本。安言,你也是现代知识女性,为了钱肯租给别人做老婆生孩子的事也做得出来,我真替你脸红。”

  “嫁给爱我的男人做老婆,替爱我的男人生孩子,我没什么可以脸红的。倒是以方姨现在的身份,合着外人来算计公司,我看倒是应该好好儿的脸红一下。”安言看着方稚,脸色清冷而漠然。

  “安言,你过去补妆。”慕城示意安言过去旁边的新娘休息室,然后转头对慕子岩说道:“爸,今天是我和安言大婚,你女人若再有什么胡言乱语,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慕子岩淡淡的说道:“你管好你的女人吧,要是在这时候闹脾气逃婚,我也帮不了你了。”

  “那我先过去了。”慕子岩的让慕城放下心来——信不信都没关系,认可这场婚事就OK!

  他沉沉的看了方稚一眼,转身往化妆间走去,在回眸之间,看见方稚的眼底一片凛冽的狠意。

  ……

  “说吧,怎么回事?”慕子岩拿出雪茄,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慕城离开的方向后,又放了下来。回头看着方稚时,眸光只是淡淡的,有一丝疲惫、有一些落寞,却并不见冷意。

  “你的病不轻吧?我们几十年夫妻你不信任我,却要信这个恨了你二十几年的儿子。”方稚看着慕子岩,面色凄然的说道:

  “结果呢?他为了在你还能行动自如的时候拿到公司的股权,便随便的找个女人来结婚,怕是肚子里现在连小的都有了吧?这样是不是可以拿到更多的股份?”

  “慕城是什么人?苏荷走后,不近女色,突然冒出个女人来,如胶似膝,大白天的两个人都如**的,说出去谁相信?”方稚眯起眼睛看向慕子岩:“你说,他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

  “恩,还有呢?”慕子岩淡淡的,不置可否的看着方稚——看来多年的对峙,方稚对慕城是相当的了解呢。

  慕城与安言的婚事来得突然,但以儿子的个性来说,不是个愿意将就的人。他愿意结婚,便是打算终此一生不再碰感情,而让婚姻发挥仅有的价值,来满足自己的愿望了!

  当时他就想,既然他对感情如此绝望,此后也没有机会再涉入其中,还不如将计就计,说不定在婚姻里还能培养出感情来。

  所以慕城带着安言去见他的时候,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慕城自己自导自演!

  现在看来,这步棋也算是走对了,不管是怎么开始的,现在这两个孩子已经陷入热恋当中——为了准备这个婚礼现场,亲自设计礼服、世界各地的调集鲜花、亲自扎花车、通宵未睡的布置婚礼现场!这世上可少有人值得他这个眼高于顶的儿子这么费心思的!

  只要他愿意打开心结,走出过去,这段感情是怎么开始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别说他不是为了他这点家业,就算是为了这家业,他这当父亲的也该支持的!

  想到这里,慕子岩斜斜的看了方稚一眼,淡淡的说道:“演不演戏有什么关系,只要这戏能演成真的就成。”

  “子岩,他你就这样由着他胡来?拿着终身大事和慕氏未来当家主母的位置开玩笑?”方稚以为拿到他协议结婚的把柄,对内可以让慕子岩生气、对外可以给慕城抹黑,却没想到慕子岩是这种态度,不禁让她又气又恼,大失所望。

  “要不然呢?你迟不说、早不说,现在说是什么意思?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慕子岩因病一直显得内敛而温软的眸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莫非,你想让慕家的这个喜事变成笑话?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要是早知道的话,当然会及时的告诉你。我这也不是才知道吗!安言这女孩子,又俗气又势力,和她的朋友在咖啡天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事儿,简直把慕家当凯子吊了,听了慕青气得半死,一直憋着没和我说。”方稚对慕子岩的目光一向害怕,见他生气忙赔着笑脸解释着。

  “恩,那也是慕城的女人,只要我慕子岩的女人不是这样就可以了。”慕子岩似笑非笑的看着方稚,一句话堵得她说不出话来。

  当下只得扯了扯嘴角,勉强笑着说道:“当然,她哪儿能和我比。”

  慕子岩只是笑笑也不理她,坐在靠椅里眯上眼睛打起盹儿来。

  方稚见他闭起了眼睛,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神变得阴冷一片。

  ……

  离行礼时间只有5分钟了,包括安言娘家客人在内的所有客人都已经到齐了,只有慕青仍然没有到。

  “老大,我找人去查查他在哪里,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傅斯安皱眉说道。

  “既然他不来,在婚礼完成之前,就不要来了。”慕城点头说道。

  “恩,我明白。”傅斯年点了点头,拿了车钥匙后,快速的转身离开。

  “发布会的事情败露了、协议婚姻的事情又没有杀伤力,你说慕青这次会出什么招?”安言看着慕城思索的问道。

  “不管他出什么招,你现在的任务是做一个安心的新娘子。”慕城看着思考中的安言眼神一片冷意,低下头轻轻吻了她一下:“我喜欢你温柔的样子,这些事留给我操心吧。”

  “好,今天就全交给你,这些事想起来真累呀。”安言仰头看着他笑了,顺势将身体完全的靠进他的怀里——一副天塌下来,你去顶着的表情,惬意而自得。

  “你不想管、不想想的事,任何时候都可以交给我。”慕城看着她懒懒的样子,暖暖的笑了——能让她放心的依赖,也是一种幸福。

  第二节

  “秒针分针滴答滴答在心中

  我的眼光闪烁闪烁好空洞

  我的心跳扑通扑通地阵阵悸动

  我问自己要你爱你有多浓

  我要和你双宿双飞多冲动

  我的内心忽上忽下地阵阵悸动…”

  大厅里响起欢快而喜庆的音乐,一直倚在慕城胸前的安言突然睁开眼睛:“到时间了!”

  “恩,我先出去了,让成绯和夏晚进来陪你。”慕城扶着她坐正后,深深凝视了她好一会儿。

  “我有点儿心慌了呢。”安言深深吸了口气——从被他从家里接到酒店,一直在他营造浪漫唯美里感叹着、感动着,直到此时才感觉出一丝新嫁娘的紧张来。

  “别慌,我就在大厅等你。”慕城弯下腰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轻轻松开一直紧握她的手,慢慢的转身离开。

  安言缓缓站起来,拎起裙摆缓缓走到窗边,看着慕城快步往主台走去,挺拔的身影从没有如此刻般的沉稳而笃定。

  看着这个由陌生到熟悉、由抗拒到爱上的男人,安言只觉得此刻的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管遇上的形式如何,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幸福!

  “安言,感动得要哭了吧!”成绯走过来帮她调整着裙子,看着大厅的最前方,随着慕城走近后缓缓升起的主席台,在众人的惊呼声和赞叹声中,错层分成了三层,分别用奶油粉、奶油白、奶油黄的绸缎装饰着,远远看去,就似一个超大的奶油蛋糕似的:粉粉嫩嫩的,可口诱人!

  最上面一层是粉色,中间放着一个百合花造型的大蛋糕,花心中间,是两个身着礼服的缩小版安言和慕城——那发式、服装和他们现在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第二层奶油白,三套塔式香槟分立在三个方位,在顶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层叠的玻璃杯折射出华贵的光彩,吸引着人的目光,却又令人无法迫视。

  最下面一层是奶油黄,满铺着百合花的表面与地面连成一片,相交呼应。

  “这个舞台,得花多少心思呀!”

  “慕家果然大手笔,大少的婚礼,老爷子是花了大代价了呀!”

  “听说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好,看来是不是要确定接班人了?大少这个婚,结得确实是时候!”

  在宾客们的轻声议论声中,喜庆的音乐慢慢弱了下去,当婚礼进行曲由弱到强的响起时,地面上红毯周围满铺的百合中,点点的灯光跳跃着闪烁起来;头顶满铺的鲜花丛中,灯光一明一暗的与地上呼应着,仔细看的话,似乎还有迹可寻——1314的字形在花丛中隐约可见。

  “天啦,太浪漫了!要是有个男人肯这样对我,我就是死了也值了!”

  “胡说八道,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

  宴席中,有些小女孩儿在看见灯光自花从中闪烁起来后,不禁要羡慕得晕掉了!

  慕城在红毯的另一边负手而立,清远的眸光远远的看着红毯的另一边——那么温柔、那么专注,似乎用这一辈子的时间,只为此刻的等待,等待红毯那一边,那个女子的出现。

  他这眼神,让安言成为全天下女人都嫉妒的对像——她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个男子如此深情的对待?

  “他对我太好了,让我有些不敢相信。”安言对成绯轻声说道。

  “他是个要么不爱、要爱就爱到极致的男人。或许,你得感谢苏荷曾将他伤得如此之重,以至于他要用尽全部剩下的热情来爱你。”看着玻璃窗外帅得一塌糊涂的慕城,在深情之外,另有一股淡淡的寂廖,让人看了不禁生出一股心疼来。

  “苏荷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男人?事业、金钱,就那么重要吗?”安言隔着玻璃给了慕城一个暖暖的笑容,看着他眸子里的寂廖慢慢隐去,嘴角轻轻勾出一道温柔的笑意,让这铺天盖地的鲜花、让这闪烁的星灯都为之温柔。

  “‘幸运的是,当你被伤得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去爱,总还是会有一段新的恋情帮你痊愈。’这句话说得真好,他或许不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最爱的男人,却会是温柔我剩下来所有岁月的男人、是一个可以与我牵手一起走下去的男人。”安言拎着裙摆缓缓转身,拉开门,将手伸进父亲的臂弯里——一个爱他的男人,将用最慎重的方式,将她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里!

  在喜庆而舒缓的婚礼进行曲里,安言挽着父亲的手,迈着小巧却坚定的步子慢慢的走向红毯那边已几乎等了一辈子的男人。

  精致的妆容下,她一脸乖巧的依在父亲身边。在铺天盖地的花从中、在这星光闪烁的礼堂里,个性张扬的她,此时却美得如一个瓷娃娃般——精致、安静、梦幻而玲珑。

  “新娘真美呀!”

  “和城少很是般配呢!”

  “这样的女人适合藏在家里,否则得被人抢走了!呵呵。”

  ……

  宾客们的玩笑与赞叹,声声传入耳里,在父亲的臂弯里,安言脸上温柔的笑意,如这漫天的百合一样,清浅中有着绽放的光华。

  “言言,慕城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你要好好儿珍惜!”安正山对女儿殷殷叮嘱着——送女儿出嫁的这最后一程,所有的不舍一下子全涌了上来,只觉得那条红红的长毯,在这时显得太短,他希望陪着女儿再多走一程!

  安言挽紧了父亲的手臂,将头轻轻的靠在宽厚却不再有力的肩上轻轻的说道:“爸,我会的,我们要和你与妈妈一样的恩爱、幸福!”

  给父亲幸福的许诺刚刚落下,漫天的百合突然间纷纷而落。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如下起了百合雨一样:每个人的头上、身上全是花朵;那一片长长的红毯倾刻间便被这漫天的花雨所铺满,在众人还没有从惊叹中回过神来时,慕城已大步的从红毯的那一端快步走了过来:“爸,谢谢你放心的将安言交给我。”

  慕城定定的站在一脸安然笑意的安正山面前,将右手缓缓的伸给了安言。

  “你们看,1314!”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所有人都仰起头往天花上看去……

  安言与安正山同时抬起头,整个大厅的顶部,百荷花型的小灯串出一个大大的心形,在这颗心的中间,是1314的造型——一生一世的心,是慕城在婚礼的今天,给她最重的爱和承诺!

  在宾客不可思议的惊叹声中,安言缓缓的低下头,看着一脸温润的慕城,轻声对父亲说道:“爸,我这就去了。”

  “慕城,我把女儿交给你了,我和言言妈妈一样,对你们最大的期望是平安、幸福。”安正山轻轻拿起女儿的手,慎重的放进了慕城等待已久的大手里,看着温柔的慕城和俏丽的女儿,安正山安心的点了点头,在夏晚和井然的陪同下回到席间。

  “慕城,以后不许为了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浪费时间。”安言看着慕城低声说道。

  “只此一次!”慕城低下头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随即俯下身拦腰抱起了她,长长的裙摆撩起满地的花朵,在空中旋转成纷乱的花舞,随着慕城前行的大步,那些漫天而下的花朵在他们的身后,泄落成安静的追随姿态——唯美而惊艳。

  “真是太美了!”席间的惊叹声一声接着一声,慕城与安言暖暖的看着对方,脸上温柔的笑意,一直没有收回过。

  ……

  “慕城,失踪了!”一声清亮而焦灼的声音如平地惊雷般的打破了这唯美而浪漫的气氛,一身白色镶黑边香奈尔套装的苏荷,在傅斯安的拉扯下,仍是奋力往红毯冲过去。

  抱着安言的慕城,浑身下意识的僵直了一下,脚下的步子也不自觉的停止了下来。

  “失踪了!我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你一个都没接!”苏荷带着哭音,用力却仍然甩不开傅斯安的手,便拖着他一起往慕城身边跑去——大夏天的,大家穿得都少,傅斯安除了拽住她的手外,也无从下手拦住她,在她大力的拉扯下,竟被她带得往前小跑了好几步。

  “你快停下,否则我可不客气了。”傅斯安恼怒的低吼道,这时王永和慕稀也跑了过来,一起将苏荷拦在原地,不让她靠近慕城。

  “苏荷?当年可是你对不起我们家慕城,你别以为你和他生了孩子就能让他回头!今天慕城大婚,这里可不是你闹事的地方!”方稚扶着慕子岩缓缓走过来,生怕别人不知道苏荷是谁似的,大声的将她的身份给嚷了出来——连她和他有了孩子的事,也一并昭告天下!

  “闭嘴!”慕子岩低吼一句,伸手在她的肩上用力一握,疼得她当下噤了声,看着慕子岩的目光是又恨又怕。

  ……

  身后闹哄哄的一片,慕城铁青着脸,抱着安言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去。

  “会不会是慕青干的?”安言小声问道。

  “十之**是他,所以目前是安全的。”慕城沉声说着:“或许,他在看见我们的婚礼继续的时候,便会让现身,在这婚礼上喊我一声爹地。”

  “倒是有可能。只是苏荷是真吓坏了!”安言低声说道。

  “你的情绪才是我的责任,其它人,我管不了。”慕城听见身后苏荷斯哑的声音,心里有些微微的难受。

  平时风度极佳、随时都会注意自己形象的苏荷,在慕城家人的阻拦下,已经哭哑了嗓子——而让慕城意外的是,她一直没有说出是他女儿的话!

  曾经深深爱过,就算她多想回头、多想破坏,还是不忍心让他在大众面前难堪吗?

  安言看见慕城轻轻闭上了眼睛,一会儿之后才慢慢的睁开,揽在他脖子上的手微微一用力,心里不由得涌上一阵难言的酸涩——过去,真正完全忘掉的能有几人?

  苏荷,攻心的这招,必竟还是用对了——她在急怒攻心的情况下仍保持着对他的维护,这份感情,对于曾经深爱过的慕城来说,不能不感动。

  “我们继续!”慕城低头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我给她发个信息。”安言淡然一笑,从慕城的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看着上面几十个未接来电,眼里一片涩涩的微润。

  “不用,他们会拦着她的。”慕城看着她淡然中带着轻忽的笑,心里一慌,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我没生过孩子,可我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安言依在他的怀里,用他的手机给苏荷发去一条信息:现在是安全的,稍后可见着,不用担心。

  “可以吗?”安言将手机举到慕城的面前。

  “我本想拦着慕青过来的。”慕城看着安言低低的说道。

  “该来的总会来,这个婚礼,不止是我们,很多人都期待了很久了,何不满足一下大家的愿望?我这后妈也当得名正言顺。”安言在慕城看过内容后,没等他表态,便按下了发送键。

  看着安言的倔强与执拗,慕城的眼底不禁升腾起一股恼意——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打算依靠他解决所有的问题;这个女人,从来都有自己的解决方式,而不需要他同意。

  “安言,我承认这个婚礼被很多人惦记着,也同样被我惦记着,可我今天只想顺利完成我们的仪式,给你一个完美的记忆。”慕城带着压抑的火气说道。

  “该出现的全部出现,才是真正的完美!”安言见慕城已经走到主席台的第一层,对他妩媚的笑道:“放我下来吧,亲爱的慕先生,我们的仪式可以开始了!”

  “女人,学会把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好吗!”慕城叹了口气,松手将她轻轻的放了下来。

  “给我时间吧。”安言扶着他站稳了,转身看向红毯中间的苏荷——她正拿着手机,将信将疑的看向他们夫妻。

  在看见慕城轻轻点了点头后,苏荷咬着下唇低下了头,一脸不悦的慕子岩说道:“我若要破坏,不会等到今天。但我女儿的失踪,和慕家人一定是有关系的,慕城让我等,我就暂且等着。到时候伯父还要给我个说法才是。虽然我女儿没有姓慕,可骨子里还是流的慕家的血、也还是你们慕家的苗!她才五岁,被绑架这种事,会是一辈子的阴影!”说着,苏荷的声音一片哽咽。

  “慕家的苗?那孩子是?”慕子岩看着苏荷,又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慕城。

  “还是让慕城和您说吧,我说不合适!更何况,我也没打算让我女儿进入你们这么复杂的大家庭。”苏荷顺着慕子岩的目光,与他一起往台上看去:安言一脸娇俏而妩媚的笑容,身上那件绣满碎钻的嫁衣,将她脸上的幸福衬得越发的浓郁;清亮灵动的眸光缓缓流转,在身边这个男人的温柔与呵护里,比之平日里的大气自信,又自多了份尊崇与华贵。

  呵,若不是当年的少不经事,如今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应该是自己啊——论气质、论容貌、论才华、论爱他的心,她哪一样不比她强?

  刚才因为急着的事,直直的冲进来并没有留意这浪漫唯美的婚礼现场,现在细细看来,没有一处敷衍、没有一处不见用心!

  苏荷强压着心里的苦涩与不甘,用力的拨开人拦着她的人后,一路小跑到了酒店门口,在看见眼前明亮一片的日光时,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满面。

  “在这里躲着哭,可不像我认只的那个苏荷!”靳子扬清雅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在耳边,苏荷抬起泪眼时,便看见他拿着纸巾伸在自己眼前的手。

  “子扬,我真的后悔了。事业上的成就、金钱的满足,都比不上被你所爱的男人呵护来得幸福!”苏荷缓缓伸出手,从靳子扬的手里接过纸巾,边小心的擦掉眼泪边说道。

  “你的后悔,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负担,也是一种危险。”靳子扬看着她沉声说道。

  苏荷擦着眼泪的手微微一僵,抬眼定定的看着靳子扬,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就让他负担着、提防着,就算作为敌人,也比被他完全忘记的好。”

  苏荷收拾起眼底的伤感,仰起下巴时,脸上是她惯有的傲气。

  “不错,这才是我认识的苏荷,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从来都知道在合适的时候选择合适的路去走;而不是像一个弱者一样躲在这里偷偷的哭!”靳子扬看着一脸倔强的苏荷咧开嘴笑了——这个女人,作为对手绝对是危险的。

  只是遇到了安言这样的对手,她的胜算有多少?

  “园长说是在课间操的时候,小朋友排队回教室后发现不见了,目前没有任何线索;幼儿园的监控器录下来的画面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抚平了她激动而伤感的情绪,靳子扬这才问起的事来。

  当时在走秀的现场,苏荷作为‘锦·国际’被收购后的第一任执行总裁发言刚完,却在接到尹函递给她的电话后,大惊失色的差点儿从下台的楼梯上跌了下来,接着不顾大家惊异的目光,站稳后就直接冲出了会场,开车直奔这里而来

  他问了尹函才知道是出事了,所以先去了一趟幼儿园了解了情况后,开车赶过来时,便看见苏荷在酒店门口蹲着哭。

  “慕城说现在应该是安全的,让我别着急。”提起女儿苏荷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所以我猜是慕青干的,想借身份的事情,搅黄这个婚礼,让慕城没办法顺利的拿到股份,他和他母亲再争取时间弄到股份和继承权。”

  “哦?这么来说,慕青找过你?”靳子扬看着苏荷问道。

  “恩,说老爷子身体状况不好,慕城与安言协议结婚,想借此讨老爷子欢心,推动公司股权重新分配,借些拿到继承权;所以希望我与他合作,破坏这次婚礼。”苏荷将自己与慕青的接触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件事处理不错,有大将风范!”靳子扬看着她笑着说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问题,可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有些人能交、有些人不能交!”

  “既然慕城这么说,那我们就安心的等着吧。”靳子扬拉着苏荷去了酒店旁边的咖啡吧。

  “其实我们有些同病相怜的,你想嫁的人娶了别人;我想娶的人嫁了别人。”靳子扬苦笑着将咖啡递到苏荷的面前,两人一时间都不再说话,听着隔壁大厅里喜庆的婚礼进行曲,心里都是一片苦涩。

  ……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的声音响撤在礼堂的每个角落。

  慕城与安言抬头相视而笑,各自拿起礼仪人员托盘里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光芒的钻戒……

  “爹地、爹地!”

  在戒指套进的那一刹那,门口传来带着哭音的声音,安言和慕城猛然回头,正哭着从经毯上一路跑来。

  在宾客诧异的目光中,慕子岩、慕允、安正山、秦菁、夏晚、成绯,全都愣在了那里,看着这个洋娃娃似的小姑娘一路向慕城的方向奔跑而去。

  慕城感觉到安言微微退缩的手,用力的握住了她:“所有的人都一起出现,这个婚礼才够完美,这是你说的!你现在又要逃了吗?”

  安言将目光从的身上收回来,看着慕城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低声说道:“没有,你去抱她过来,她该吓坏了。”

  “恩。”慕城用力的将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后,自己从她的手上拿过男戒套上了自己的手指,抬眼看着她灿然一笑:“礼成!”

  “快去吧。”安言看着他孩子气的笑脸,不禁也笑了——说好一起面对的,安言,不要逃!

  慕城转身大步走向跑来的方向,有力的臂膀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不怕,爹地在这里。”

  “爹地,坏人说是我叔叔,骗我出幼儿园!”哭着控诉着,小手用力的指着红毯另一边,慕青正玩世不恭的站在那里,看着慕城懒懒的说道:“大哥,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在婚礼的时候能一家团聚,多难得呀。”

  “你的帐我慢慢和你算。”慕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抱着回到主席台上:“和爹地、安姨一起倒香槟好吗?”

  “我妈咪呢?我要妈咪。”双手抱紧慕城的脖子,不安的哭闹起来。

  安言与慕城对视了一眼,齐齐的看向门口的方向——苏荷正急急的往这边一路小跑而来。

  “大哥,我倒底该喊谁做大嫂呢?”慕青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慕城变幻的眼神,脸上一片邪魅的笑意。

  大厅几百宾客,一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时间在这一刻就似凝固了一样——婚礼是继续还是中止?每个人都在观望着。

  一场原本浪漫唯美的婚礼,新郎的用心令人感动、新娘的美丽令人称道、郎才女貌的搭配让人羡慕!

  只是——

  只是这好好儿的一场婚礼,却是波澜频起,而挑起这波澜的也恰恰是慕氏的当家主母方稚、慕氏新一代掌门人的最热门人物慕青——难道这就是豪门之争?

  而这用心用到极致的慕氏大少,却在婚礼现场突然蹦出个私生女儿来——难道,这就是有钱阔少的私生活?家里红旗不倒、外面红旗飘飘?

  又或是,这一场盛世婚礼,对于豪门来说,也不过是商业上的一出戏——豪门继承之战的一场重头戏!

  年轻一辈都等着看新郎如何在两个女人之间选择、新娘如何面对丈夫的旧情人和私生女,而年长的一辈都知道,婚礼进行下去是必然的,这一切均不是偶然——这婚礼,已然成为家族继承之战由暗到明的分界线!

  所有的人,都摒息看着抱着孩子的慕城、面色变幻莫测的安言、快步而来的苏荷,在这喜庆的婚礼现场,弥漫着有股紧张而诡异的气氛。

  “亲家,我们该喝新人的敬茶了!”慕子岩洪亮的声音打破了会场的沉寂,只见他起身大步走向安正山和秦菁那一桌,目光如炬的看着安正山,右手有力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叔!”同桌的夏晚铁青着脸站起来,沉声喊了安正山一声后,冷厉的眸光看着慕子岩阴沉的说道:“以慕家的能力,安排这么一场婚礼,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慕城婚前怎么荒唐我们都认了,在大婚这天冒出个私生女来,这脸你们丢得起,我们还丢不起!”

  “这位是?”慕子岩看着夏晚锐气凌厉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暗暗一惊——这个小伙子,和儿子身边的那些个年轻人比起来,只好不差!他会成为慕氏以后的助力还是阻力?

  “亲家,今天这事确实有些过了,也怪不得我这干儿子发脾气,他可是护着言言长大的,比我们夫妻更看不得她受半点儿委屈。”安正山侧面介绍了夏晚的身份,也淡淡的表达了对这次婚礼上出现这种事情的不满。

  “让亲家笑话了,大家族就是有这些烦心的事。不过亲家你看,他们小俩口还在等着我们呢,我虽然病成这样,想孙子都想疯了,但那也得名正言顺的才能进慕家的门!不是我媳妇儿生的,管他是谁我都不会认的。亲家,你看是不是先让他们小俩口把茶敬了?”慕子岩脸面不变,立刻将对这事儿的态度给拿了出来。

  他见安正山虽然一身儒雅谦和,说话也不愠不火,却是句句绵里藏针,大有借着这干儿子的话,将女儿从现场拉走的意思。

  这一老一少、一唱一喝,他现在若是不表态,这婚怕是真结不了了——倒不是说他有多紧张安言这个媳妇儿,但他知道儿子紧张这个老婆,而他慕家确实也丢不起这个脸!在业界和客户面前,如果这媳妇儿在婚礼上被带走,慕家在业内就真不用混了!

  而且那个小女孩若真是自己的孙女儿的话,是怎么也跑不了的——他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了她,让慕氏闹这么大个笑话!

  所以,他几乎是不用思考的,便对安正山表了态——在利弊的选择上,他向来果断!

  “亲家有这个态度就好,至于以后会怎么样,世事变化无常,谁也说不准。以后这日子还得他们小两口自己来过,我们做长辈的,最多也只能看着、关心着,也不好事事插手去管了。”安正山儒雅的笑了笑,语气虽然松了下来,但也明明白白表示了,对于这个小女孩和她母亲的安排,慕子岩最好不要插手。

  对于慕城的态度,他是相信的。而对于病中的慕子岩,他觉得自己过于咄咄逼人很是不近人情,但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也只得如此。所以虽然不再强硬的指责,仍是将自己的态度再三的表明了出来。

  “那是当然!”慕子岩微一晗首,对着安正山又做了个请的手势——只要今天这场婚礼顺顺利利的进行下去,不让慕氏失了面子,对得起慕城死去的母亲,其它的,婚礼之后再做打算!

  “夏晚,暂时先这样了。”安正山拍了拍夏晚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后,便拉着脸色难看的妻子与慕子岩一起往主席台走去。

  司仪见状,也机灵的将请上了敬茶的礼仪,大声唱诺道:“新娘新郎给父母敬茶!”

  “恭喜慕老爷子!”

  “慕老爷子好福气呀!”

  宾客里大多是商界、金融界的合作客户,都是人精儿似的人物,看见慕子岩此时的动作,便明白了这个老爷子对两个儿子的态度,立时都开口道着贺,让这僵持的气氛活络起来。

  而一路小跑而来的苏荷,却在慕子岩凌厉的目光和安言坦然的笑容里停下了脚步——慕子岩显然是认可安言、维护慕城的,自己现在过去,是一点好也讨不了!反而是自取其辱!

  可不过去?暗自配合慕青的这个局,岂不是白搅了?

  苏荷站在红毯的中间,一时间进退两难。

  “苏荷,你带去阿温那一桌先坐下。”慕城抱着大步走过来,将女儿放进她怀里后沉声交待着。

  “我、我不适合呆在这里,我先走了。”苏荷哽咽的说道,双手紧紧搂住女儿,眼圈红了又红。

  “先过去坐下!”慕城沉沉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语气不容置疑。抬眼看见古温和傅斯安正起身往这边走过来,便转身大步回到安言的身边。

  “新郎新娘给父母敬茶!”司仪见慕城回来,便快速的将茶端了过去,希望这令人尴尬的婚礼快些过去。

  台上,新人敬完茶后,三对夫妻便分别将香槟塔给倒满了香槟后,主席台八枚礼炮齐齐响起,礼仪人员将香槟分别送到各宾客手中,大家齐齐的举起杯,为这场一波三折的婚礼举杯庆贺。

  在大家相互碰杯一饮而尽时,半突中突然炸开一朵朵冷烟花——整个大厅,顿时绚烂一片!

  这个局里的每个主角,这时的心里也都如这冷烟花一样,绚烂如花却没有温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36 不平静的婚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