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7 礼成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

  安言放下茶杯后,走上前去分别和父母紧紧拥抱了一下:“爸爸妈妈,你们别担心。本来慕城是让人把孩子拦在外面的,是我让进来的。其实也是缘分,我比慕城更先认识她。”

  安言看着妈妈一直阴沉的脸,撒娇的轻笑着说道:“再说,方姨是长辈,今天送给我们这份大礼,不接可多不礼貌!”

  “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妈妈也管不着你。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记得要用心走好!对于这个孩子,你能有这样的心胸,爸爸妈妈为你骄傲。大人的错,不要让孩子承担。”

  秦菁看着女儿长大成熟的脸,旁边站着的慕城看着她时,眼底一片沉稳之中尽是包容,再多的不放心、再多的不满,在此刻也不能再说了。

  “我知道,谢谢爸爸妈妈。”安言见母亲不再发难,笑着点了点头,拉着父母的手送他们到台下。

  “爸,慕城,接下来是不是要开席了?”安言目送着父母回席后,远远的给了夏晚一个放心的笑容,看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了自己一眼,不禁低头轻笑,回身娇俏的站在了慕城的身边。

  “该给方姨回礼呢!”慕城伸手揽过安言的腰,看着方稚微微的笑了,微微眯起的眼睛,一片柔润的暖意——一副懂礼貌的晚辈姿态,倒让方稚一片心惊。

  “子岩,你看这?”方稚转身向慕子岩求救:“这近千的宾客可都等着开席呢,咱们的家务事,就不必放在这里来说了吧。”

  “这本就是家宴。”慕子岩轻瞥了她一眼后,转眸看向慕城认真的说道:“阿城,先开席吧,其它的事回家再说。”

  “爸,方姨既然让慕青用这种方式将孩子送过来,我怎么也得给安言和岳父母一个交待。安家的女儿如此有风度,慕家的儿子也不能差了去,您说是吧。”慕城是在对慕子岩说话,眼睛却一直看着方稚,语气上丝毫没有让步的余地。

  “我对亲家说过,这事由你们自己去处理。你想在这时候来解决我也不拦着你,记着你是慕家的长子、记着现在有近千双眼睛看着你!”慕子岩看着他绝然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拦他。

  他和方稚母子明争暗斗数十年,这次因为自己的病情也答应暂时不再对方稚出手,只是方稚让他在婚礼上这么为难,以他的个性如何还能忍得下去!

  罢了,该来的总要来的。

  慕子岩站起来对着慕城沉沉的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的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慕城在看着王浅扶着父亲落座后,这才冷瞥了脚步有些匆忙的方稚一眼,从司仪的手里拿过话筒对众宾客说道:“各位亲朋好友、各位叔伯长辈,感谢各位今天来参加我和安言的婚礼,在这里,我不仅要感谢我父亲在我母亲去世后对我的抚育和教导、感谢我岳父岳母放心的将他们的宝贝女儿交给我,更要感谢我的妻子对我的理解和信任。”

  慕城说完侧脸看着身边一脸俏然而立的安言,凑过唇去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在听到众人的鼓掌声后,慕城继续说道:

  “我在与我妻子结婚前,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她叫。一直由她母亲带在身边照顾,而我妻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她,并与她成为忘年的好友,所以在得知她是我女儿后,除了郁闷自己由朋友的身份转变为妈妈外,她甚至比我更快的适应了家长的角色。我为我妻子的善良和大度感到感动和骄傲,也为今天不能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而遗憾。但她告诉我:我们共同面对生活中所有的惊喜、意外和磨难,比一场完美的婚礼要重要得多!”

  “我想,她是对的。所以,我们决定一起面对今天所有的惊喜和意外,也请大家为我们见证今天这样的惊喜和意外!”

  “,到爹地这儿来,做爹地的小公主好吗?”慕城对着苏荷的方向,对女儿说道。

  安言抬头看了慕城一眼,朝他轻轻点了点头后,拎着裙摆快步的往苏荷的方向走去,长长的裙摆在身后摇曳成飘洒的弧度,将她高挑而纤细的线条衬得越发的灵动起来。

  “,阿姨抱你去爹地那儿好吗?”安言走到苏荷面前,蹲下身体平视着温柔的说道。

  “阿姨,你以后是我新妈咪吗?”怯怯的问道。

  “是啊,我和你妈咪、爹地一起疼你好不好?”安言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朝着眨了眨后,抬眼看着苏荷。

  “,你同安言阿姨过去爹地那边,妈咪在这里等着你。”苏荷深深的吸了口气,站起来将递给安言——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将女儿交给安言,但为了女儿的将来、为了在慕城心里留下大度知礼的印象、为了借女儿这条线回到慕城身边,她不得不在这种场合里,将女儿亲手交给安言!

  安言站起来伸手将接进怀里,朝苏荷微一晗首后,便抱着回到主席台上:“我们一起亲爹一下好不好?”安言轻声对说道。

  “好。”乖巧的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走到慕城的面前,一左一右的在他脸上重重的印下了两个吻。

  在众宾客的欢呼声中,慕城的眼睛微微润了一下,伸手一左一右的抱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如果可以,他真想就此放下一切的恩怨,和安言一起过着这样温馨而平凡的日子。

  只是,走到今天,若不出手,就只能被动挨打!别说平静的生活,连安全的生活都过不了——所以,他必须用尽全力,去维护家人的幸福与安全。

  “每个人都会有过去,我感谢我的太太愿意接纳我的过去,陪伴我的现在和将来,如果连她都不介意了,我相信其它人更没有介意的立场、也没有介意的必要了!跨过曾经的过去,我们更懂得珍惜,所以在此,我仍然希望得到所有人对我和我太太的祝福,对我女儿的祝福。”慕城抱着,与安言一起朝着安言父母、还有夏晚的方向,深深鞠下躬去。

  “倒是会讨巧!”夏晚冷哼了一声。

  “有心就好。”安正山对夏晚低声说着,隔着红毯看向对面的慕子岩,朝着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后,与秦菁一起站起来,朝着慕城微笑着点了点头——在慕城和安言直起身时,宾客间顿时自发的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为这个男人对过去的毫不回避、为这个男人对身边女人的认可与尊重、也为这个女人超乎常人的胸怀与大度——这掌声是对她们的祝福,也是祝贺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成功的逆转局势,得到新娘父母的认可!

  如雷的掌声经久不息,席间的各人的心思却是百转千回:苏荷看着台上的三个人则一脸的沉静,也弄不清心里倒底在想些什么。

  而方稚和慕青,本来是布置了一个连环局——揭穿协议婚姻的本质、骗来私生女砸场、盗走发布会的设计图、这三件事,无论哪一件,单独拎出来都属于重磅炸弹!

  没想到,协议婚姻被老爷子轻飘飘的一语带过并不追究、私生女倒成了他树立好男人形象的工具、盗走了设计图,他却有了更好的替代品——这个慕城,对他们的计划究竟了解多少、拦截了多少?

  前面两件事他采取的都是只守不攻的策略,那么设计图这一项,他是会顶过发布会就算呢?还是会趁机反攻呢?

  如果反攻,又会做到什么程度呢?

  “慕青,设计图的事,可有把柄在他手上?”方稚拉过慕青低声问道。

  “没有,他顶多猜是我们,拿不到证据的。样衣借出去我也没办手续,丢样衣的责任只能落在二哥的头上。”慕青仔细的想了想,对方稚肯定的说道。

  “你二哥?”方稚下意识的看了席间一直沉默的慕允一眼,回头看着慕青说道:“你二哥怕是早知道你的打算,给你留了这条后路。”

  “他若是肯全力帮我们,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辛苦!他就是颗墙头草,想两边的好处都占,哪有这么好的事!”慕青轻抬起下巴,看着慕允冷冷的说道——或许在慕允被当作接班人培养的时候,他曾经想过要好好的辅助二哥;可在方稚将希望全部放在他身上以后,他再也不会甘于人下了!

  慕允?他绝不允许方稚重新燃起对他的希望!

  “二哥真把自己当成人家的弟弟了,我借样衣的事,怕也是向慕城汇报过的,否则哪儿有这么巧的事?我的样衣一借出,慕城的广告就播出来了。”

  “若没有他的通风报信,就算慕城准备了替代品,也只是能应付发布会而已,我们卖设计图却不会这么快暴露,那几个人怎么会找到你办公室砸桌子?他们的发布会开完、货定了之后,慕城再发布就是他抄袭、别人是正品了,我们到手的钱还用退给人家?说来说去都是他坏事!”慕青看着慕允的方向恨恨的说道。

  “他只是个性如此,你也别怪他。既然这次于公于私的连环局都整不到他,可能真需要我们从你爸那边入手,使出最后一招了。”方稚从慕允的身上收回目光,看着慕青冷冷的说道。

  “他的病情绝不简单,那个医生片刻不离他身边,井然看他也看得紧,所以,你必须要抓紧时间了。”慕青清冽的脸上一片阴沉的邪气。

  “恩。”方稚轻应着,在看向慕子岩的时候,沉冷的眸子里却浮现出一股又怕、又爱、又恨、又怨的复杂情绪。

  ……

  两人正商量着何时实施下一步计划时,台上慕城却抛出让他们震惊不已的消息——

  “或许大家还不知道,慕氏明年秋冬的产品,有一半都出自于我太太的设计;而究其原因,我不得不提到公司的营销总监慕青先生,他将我们设计团队准备了近半年的设计稿以非正常手段取走,并以商品的方式卖给了一个品格低劣的设计人员,然后以哄骗的手段卖给了我们的客户,最后客户无法根据盗来的设计稿完成打样,于是慕青先生将本工厂的样衣以进场的理由骗出去,直接送给了客户,以支持客户的产品发布秀。”

  “在公司失去设计图后,为了保证公司秋冬产品的如期面试,我太太拒绝了多家企业的邀请,将全部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新产品的设计开发中来,稍后大家可以看到前天在卫视播出的1分钟广告短片,相信大家会对这组全新的产品感到惊艳!”

  “至于慕青先生……”慕城的声音微微顿了顿,目光远远的看向红毯的另一边。

  “阿姨,警察叔叔来干什么?抓坏人吗?”看着红毯另一边,傅斯安正带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是啊,抓坏人,让他以后再不能去吓和别的小朋友了!”安言换了换抱着的手,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慕青,轻笑着说道。

  “我来抱吧。”慕城见安言抱得辛苦,走过来接过>

  “不用,抱得动。”安言笑了笑,伸手拉了拉有些下滑的礼服,示意他继续刚才的话题。

  “恩。”慕城揽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看着门口走来的警官,对着所有宾客严肃的说道:“我已经代表公司研发部门的负责人对慕青先生泄露公司商业机密的行为提出起诉;同时作为我女儿的监护人,对慕青先生事实绑架行为已经报警。”

  “慕城,设计图是你设局陷害慕青的!你说是慕青拿的你有什么证据?慕青以叔叔的身份去接侄女过来,谈何绑架?你别血口喷人!”方稚见警察在核对了慕青的身份后,就要将他带走,急切之中,怒斥着慕青。

  “警察抓坏叔叔!”被抱在安言的怀里,双腿用力的蹬起来,小小的身体用力的往前倾着,似是应和着方稚的反斥——无需指证,孩子的话最是做不得假了!

  “亲爱的,你再动阿姨的衣服就要全掉了!”安言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用力的往上拉着被她蹭得直往下滑的礼服,看着她无耐的笑了……

  “我帮你拉着,不掉!”伸出小手就去抓安言的裙子,看得安言和慕城一起笑了起来。

  这时候,大家只看到台上一家三口的温馨,谁也没有留意到台下的苏荷,看着他们这样的默契,冷然的脸下,心里苦涩一片——女儿是自己的,现在他们一家三口站在一起,就似是她的女儿一样!

  慕城,你以为当着所有人的面认回了女儿,就是对女儿最大的认可吗?你将我这个母亲置于何地?

  安言,我女儿永远不会成为你的女儿,你就笑吧,会有你哭的时候的。

  “告诉慕城,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今天可以跟他们一起住。”苏荷起身向古温打了招呼,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慕城后,便快速的转身离去。

  古温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老大新婚夜,将女儿交给他同住?这女人,倒真是一点破坏的机会都不放过呢。

  他转眼看着台上,安言则背对着宾客整理着裙子,慕城已将接在怀里,似乎苏荷的离开事情、方稚的怒斥、警察的光临,于他们一家来说,都只是小小的插曲——一局十年的筹划,今天对慕青下了狠手之后,他并没有得意的喜悦,只有面对安言和女儿时的温润与柔情。

  “子岩,他是你最得意的小儿子啊!你不能看着他就这样被带走!”方稚拦着警察,看着慕子岩不顾形象的叫了起来。

  慕子岩的目光在方稚和慕青的脸上缓慢的移动着,沉默良久并不说话。

  “方女士,请你放开手,否则我们可以以妨碍公务为由将您一起请回去。”警员对方稚严肃的说道。

  “子岩!”方稚拽着慕青的衣服,看着慕子岩一脸的哀求。

  “让警官按程序办事。”慕子岩终于开口说话了,却不是她想要听的,若不是这些年身居高位的历练,她恨不得当场就要撒起泼来。

  只是在听了慕子岩后面一句话后,崩溃的情绪才稍稍稳了下来。

  “两位好,这是我的名片。麻烦转告傅科长,我改天去拜访他。”慕子岩走过来将名片递给警官后,客气的说道。

  “傅科本来今天要亲自过来喝城少的喜酒的,只是临时公务来不了,老爷子的话我们一定带到!”这警官虽然年轻,办事却十分老道,听了慕子岩希望关照的话后,当即软绵绵的回了过来——傅科长是要来喝城少的喜酒的,这人是城少要抓的,至于最后怎么办,就看傅科长卖城少的面子还是卖你老爷子的面子了

  “好、很好。”慕子岩干笑了两声,回头看了一眼主席台上的慕城,眼里既有骄傲、又有悲凉——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多久了?以他的个性,既然忍了这么多年才找到这个出手的机会,自然不容人来破坏。

  个性能忍、下手准狠——谁说这个儿子不适合从商?他的骨子里完全遗传了自己在商业上的天赋和手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儿子,呵呵,不愧是我慕子岩的儿子!

  “慕老爷子,人我们就先带走了。”年轻的警官见慕子岩没有其它的表示,傅头儿又交待过不要打扰城少的婚礼,所以原本就打算带了人后就快速的离开

  “去吧去吧,改天和傅科一起来补喝喜酒。”慕子岩向两个警官摆了摆手后,示意管家张伯拉住了方稚后,自己慢慢的回到了席间,一时间只感到一阵疲乏的虚弱——那种对事情无法掌控的感觉,让他感到无力而挫败。

  “子岩,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先回去休息?”王浅伸手扶住他低声问道。

  “这辈子也只能参加一次儿子的婚礼了,怎么着也得走完全程!”慕子岩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后对王浅说道:“其实不是身体不行,是心里不想承认自己老了、很多事情自己掌控不住了、儿子的谋算都超过自己了。”

  说着看着台上的慕城,叹了口气说道:“不想服输呀!”

  “老兄弟,输给自己的儿子,不丢脸!”王浅轻轻拍了拍慕子岩的后背,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该得意才是,这说明虎父无犬子。”

  “虎父无犬子,唉,都是我的儿子呀。”慕子岩低头无奈的笑了——他想保住慕青,不给慕氏也给另一个小一些的事业体给他。

  可慕城却要斩断他所有的后路——这两个儿子之间,他该怎么选呢?或者,拿方稚换慕青?

  慕子岩微眯着眼睛,在心里暗暗算计着——若他还能活个十年八年,以慕青这样的做法,他不介意让他去牢里呆几年。

  可现在?

  他希望孩子们都平安吧。

  ……

  看着慕青被警官带走后,慕城看了看脸上一片萧瑟的慕子岩,眸光微微暗了一下,揽着安言转过身,对满堂的宾客说到:“很遗憾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发生这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下面大家看了这部广告片,心情或许会好一些,这些产品,将会带给各位一整季的生意机会。”说话间,身后的大屏慕已经亮起,安言抱着慢慢的走到了旁边——她这也是第一次看这辑广告片。

  黑白交错的画面、扔得一地的素描稿、拿着画笔和扔掉画稿的手——将设计师对作品完美的追求表达得淋漓尽致。

  第二组画面是天湖取景:纷纷扬扬的雪花、男女设计师脸上的惊喜、各执一方画笔在画板上快速的走动——看到这组画面,便让人期待笔下的作品。

  果然,第三组画面里,长腿玉立的模特儿们为了争抢产品你推我拉的场面混乱而又激烈——没有出现产品,却将产品的受欢迎程度表达得淋漓尽致。

  镜头突然一转,一个巨大的蚌慢慢的张开,柔和的珍珠色光芒缓缓流泄而出,蚌里那个蜷成珍珠模样的模特儿慢慢的动了起来——舞蹈般的伸展着四肢、直立、走出蚌壳;接着4D画面里的画儿全动了起来,模特儿们便以这样奇异的方式从画板里走了出来!

  当那个大蚌慢慢合上时,画面渐暗,整个广告以蚌缝里透出的一丝微光,照出四个大字‘王的女人’为结束!

  大厅暗下的灯重新亮起,席间的掌声如雷鸣般的响起,抱着与慕城相视而笑——这个婚,算是结成了。

  直到此刻,婚宴总算正式开始了,而待送完宾客离开,更是已经到了下午五点以后了。

  “是不是很饿?”慕城搂着换上一身粉蓝色纯花边鱼尾裙的安言,细心的问道——从早上接她出门,到现在送完宾客,她几乎没吃东西。

  安言扯了扯如第二层肌肤一样贴在身上的裙子,看着慕城笑着说道:“我以前这么瘦的吗?”

  “自从你说过‘爱我’后,就长胖了。”慕城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腹,看着这个被搂在自己怀里,笑得一脸妩媚而灿烂的女子,不由得有些发起痴来。

  “嗯哼,我妈说,女人过了三十,身上要有点儿肉才好看。”安言轻哼了一声,拍开他揉在肚子上的爪子,拎着裙摆去到休息室找父母。

  “吃东西?”一进休息室,夏晚便递过来一般小点心。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安言一看那盘食物,眼睛顿时发亮,抢似的接过来后,自己抓了一块糕点,转身将盘子递给慕城:“你也吃点儿。”

  “我是这特意给你留的,没准备给别人吃。”夏晚冷着脸说道。

  “夏晚~”安言回头瞪了他一眼。

  “爹爹,给你。”小端着一碟糕点跑了过来:“稀稀姑姑说爹爹会饿,给爹留的蛋糕。”

  “真棒!”慕城接过盘子,一只手将抱了起来。

  旁边的夏晚见了,脸色不由得越发的阴沉了,看着安言淡淡的说道:“照顾好你自己吧,人家有女儿、有妹妹、还有前女友疼,你那么多余干什么。”

  “怎么比我还能吃醋呢。”安言的余光轻瞟了一下抱着的慕城,抓起一块糕点就塞到了夏晚的嘴里:“少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吧!”

  “我发现你这次回来,尽和我过不去。这几年我可没给你找麻烦吧,所有的麻烦我都自己解决了呢。”安言看着他被塞满的嘴吧,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只能一副无可奈何的瞪着她的样子,便乘机捏了捏他的脸,转身抱着父亲去撒娇了:“爸爸、妈妈,好累呀!你们看我的脸都笑僵了,这辈子再不结婚了。”

  “疯丫头,尽会胡说八道。”秦菁瞪了她一眼,伸手用力敲了下她的头,余光瞟了下抱着的慕城,只见他沉默中有些微微的尴尬。

  “我和你妈为你结婚也紧张了几个晚上没睡好呢。刚和亲家打了招呼,这就走了。你和慕城去那边陪陪他爸爸。”安正山揉了揉安言被她妈妈敲得有些发红的额头,轻声交待着。

  “好,那你们好好儿休息,过两天我回去看你们。”安言点了点头,松开父亲站直了身体,对正喝水的夏晚说道:“送我爸爸妈妈回去,改天一起坐坐,你回来我们都没时间聊聊天呢,我听傅斯安说你这几年可了不得呢,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了不得法儿了。”

  “没怎么了不得,在你面前,也不过还是旧时的那个夏晚而已。”夏晚拿纸巾擦了嘴,转身对安正山和秦菁说道:“安叔安姨,我们走吧。”

  “谢谢你。”慕城看着夏晚说道——幽深的眸子,不知道是在谢他今天替他送岳父母回家,还是谢他之前数年对安言的爱护。

  夏晚淡淡的应了声,随着安正山和秦菁往外走去。

  ……

  慕城放下,让慕稀带她离开后,看着安言淡淡的说道:“我觉得,由我安排人来送爸、妈会比较合适。”

  “对不起,我习惯了。”安言敛着双眸,小口的吃着盘子里的糕点。

  “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我?”慕城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放在一边:“冷的东西别吃太多了,我已经安排厨房煮面条了。”

  “恩。过去客户那边吧,他们还等着你解释品牌授权的事呢。”安言不理会他有些近乎无理的反问,抽出面纸擦了嘴后,站起来往外走去。

  “安言!”慕城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粗声说道:“我承认我嫉妒了,嫉妒你在他面前那么自然、那么默契、那么无所顾忌,你在我在我面前从不曾这样。”

  “我对我爸也这样,你也嫉妒我爸?”安言的双眸轻眨了一下,看着他不禁失笑出声。

  “是!我嫉妒每一个能让你放下面具坦诚以待的男人,包括你父亲。”慕城紧皱着眉头,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后,俯下头深深的吻住了她:“我想我是着魔了。”

  安言温柔在心里轻叹了口气,回转过身体,张臂拥住他的腰主动回吻着他

  直到两人的喘息都有些急促起来,安言才仰头看着他说道:“慕城,我们都有些累了,这个婚结得,不容易。”

  “女人,说话可不可以直接一些?”慕城看着她低低的笑了。

  安言轻轻叹了口气,看着他真诚的说道:“我和夏晚的感情,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能放弃,他陪我走过了少年的顽劣、青年的叛逆、成年的成长,他甚至比我爸爸更了解我,是我的死党。而你对,就算她再乖巧、再可爱,我仍会在你因为她而忽略我的时候难过,但她是你女儿,骨肉天性,不可能因为我的难过而有所改变。所以,我们要理解对方、调整自己才行。”

  “虽然我们是夫妻,但我们都有自己的过去、有自己的朋友圈、有自己的工作圈,除了相爱的心之外,我们仍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

  慕城双臂紧搂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也对,也不对,我们结婚了,圈子会重新建立、交友的重心也会慢慢转移。”

  “所以,你必须调整,你的重心是我,好不好?”慕城霸道的说道。

  “慕城,我怎么早没发现,你这么黏人?你这么小气?你这么不讲道理?”安言做了个要命的表情,将脸贴在他的胸前轻轻的笑了——因为新婚?还是因为热恋?

  “现在发现也来得及!”慕城笑着用鼻尖蹭着她的鼻尖,温唇轻扫着她的温唇——当四片薄唇轻触在一起的时候,慕城想起,今天一整天还没有好好儿的吻过她呢!

  “我要吻你了,你不拒绝就算答应了!”慕城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在她还没表示之前,双唇已经深深的含住了她的……

  安言在心里轻轻的笑了,轻惦起脚尖,伸出手臂圈着他的脖子,柔柔的回吻着他——对于这份感情,他也开始有些患得患失的不讲道理了;而她,对独立、自由也不再那么坚持!

  “城少,您要的面……”服务员推门进来,见新郎新娘正紧紧拥吻在一起,忙将面条放在桌上,一边用余光瞟着吻得火热的两个人,一边红着脸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

  面条的香味儿很快飘满了整个VIP室,安言的肚子很给面子的‘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看来我还是比不上面条有吸引力呢!”慕城轻轻移开吻她的唇,笑着轻咬了她一口,揽着她走到桌前,拿了筷子递给她后,两人便‘呼鲁呼鲁’的将一大碗面条快速的解决掉了!

  “真舒服。”安言端起碗,连面汤都喝了个干净。

  “可怜的老婆,都饿成这样儿了。是老公不对,老公回去主动认罚。”慕城拿纸巾帮她擦了嘴角后,轻笑着说道。

  “怎么罚?帮老婆搓背?跪搓板?拖地?睡沙发?你选哪样?”安言揉揉肚子站了起来,看着慕城一脸调皮的笑意。

  “罚努力造人!”慕城倾身咬着她的耳朵说道,看见的脸微微发红后,沉声低笑了起来,牵着她的手一起往大厅走去:“和客户见个面,授权的事儿也要给大家一个解释。”

  “恩。”安言轻应了一声,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后,便与他一起往大厅走去。

  —这些客户要参加三天后的秋冬新品发布会,所以他们这三天本就会住在酒店里。加之大家对广告片中的新品、手中画册的四十款都还有些疑问,所以一时间也没有散去,都等着慕城过来详细解说整个秋冬的产品计划。

  “城少,不好意思,大喜的日子还要拉着你谈工作,真是不应该呀。”客户们见慕城与安言携手出来,都抱歉的笑着,却仍没有放他离开的打算。

  “没关系,安言正好想认识认识大家。”换上一件冰丝蓝衬衣、白色西裤的慕城,在一众生意人中间,越发显得卓尔不群。

  在将安言介绍给大家后,慕城将来年的渠道方式和大家沟通了一下。

  “画册上的四十款,我们作为特约授权给了王总、李总、张总三位做品牌代理,慕氏除了广告和技术支持外,这一系列的经营权完全独立属于三家公司,各位如果有看中这些款式,想要拿到产品销售权的,可以直接与这三家公司沟通,合作方式与慕氏一样,只是合作对像换了而已。”

  “不知道我这样说,大家能不能理解?”慕城边在服务员临时推出来的白板上画着合作关系图,边向大家解释着。

  “在这四十款的代理上,相当于我们从一级代理降级为慕氏的二级代理了,城少,我这个理解对吗?”一个客户敏锐的提出质疑。

  “不能这么说,这四十款是独立授权出去的,各们是这三家公司的一级代理。慕氏只是为了保障各位的利益,从代理条件上与三家公司约定好,不得高于慕氏的代理条件,若各位不需要慕氏做这样的动作,可以独立与三家公司沟通,也可以放弃这批产品的代理。”慕城微笑着解释道。

  “实际上,各位甚至可以认为这三家公司与慕氏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你们自己开发的新品牌!所以只是各位的生意渠道拓宽了,不存在降低代理级别的问题。这样说,大家是不是更好理解一些?”慕城对着白板上的关系图,说话时将慕氏与三家公司的关系线条给抹掉,非常清楚的就完全是客户自己的合作关系了。

  “理解理解,在代理条件上慕氏还是约定比较好,也省得我们再去单个沟通了。实际上品牌授权出去后,有两种管理方式:一种是完全不管,由对方经营;一种是当作自己的分公司或事业部来管,在新尝试这种合作方式的时候,建议城少不妨以后一种方式运作,这样对于慕氏的品牌价值维护会有利一些,至于成熟以后的作法,当然又另当别论。”一个老到的客户点头分析道。

  “傅总说得是,对于品牌受权这个新的合作模式,这次是为了救火逼不得已而为之,至于合作方式的细节,我们都还需要时间做整体的规划。”慕城点了点头,快速的将这个客户的意见记了下来。

  “各位今天为慕城的婚礼受累了,慕城在各位的房间里备了薄礼以表谢意,今天以休息为主,这工作的事,我秘书会发邮件给各位,关于明年的合作细节,我们再一一沟通。各位现在可愿意放我回新房?”慕城放下白板笔,刻意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安言,笑着对大家说道。

  “当然当然,我们可以不休息,城少是一定要休息的!”不知道是谁起头说了一句,一时间七嘴八舌的玩笑话就全出来了。

  慕城象征性的回了几句后,便与安言一起离开了酒店。

  ……

  “呢?”上了还没有拆掉鲜花的婚车,安言见慕城没等便发动了车了,不禁奇怪的问道。

  “我让张妈先带回新房那边了。”慕城轻声说道。

  “恩。”安言点了点头,看着慕城说道:“不知道苏荷今天的发布会结果怎么样。”

  “发布秀没问题,订货数据要晚上12点才能统计完全。”慕城边开车边说道。

  安言听了后便也没有再说话——是因为慕氏本身有货在那边他才关注呢?还是因为这是苏荷回国的第一个成绩单,所以他才会特别关注?

  应该是都有吧。

  安言用余光轻瞟了一下慕城,心里只觉得有些微微的发堵。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37 礼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