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9 心结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

  “我安排了两个小兄弟进去,有什么事可以照应一下。你也别太着急了。”管家陈伯倒了一杯热茶递给方稚,看着她低声说道。

  “我打了电话给上头的人,说是这案子是那姓傅的亲自督办,上面倒是可以去打个招呼,可现官不如现管,作用估计不大。”方稚接过热茶,喝了一大口后,将茶杯放在了桌上,紧皱着眉头说道:“我以为慕城的目标是我,没想到他居然盯上了慕青,他真是太歹毒了。”

  “以他的聪明,自然知道动慕青,比动你用处要大得多——至少是一箭双雕!”陈伯轻瞥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茶杯——白色的瓷杯上印着红红的唇印,直看得他喉头一阵发紧。

  “律师说顺利的话,明天可以保释出来。不过因为是慕城安排的人在处理,所以他们会找很多理由来刁难,结果还不好说。”方稚沉沉的叹了口气,脸上一片忧虑和担心。

  “那你今天晚上去求求他?”陈伯看着她,眸光微微暗沉。

  “恩,只能这样。”方稚点了点头:“还不知道他的态度怎么样。我先上去了,慕青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该动手了,这段时间你多关注他的起居饮食。”

  “你看看他对慕青这事的态度,我们再合计。”陈伯沉沉的看着她,在提到计划时,一向沉稳而内敛的眸子,在此刻显出让人难以置信的狠厉来。

  “恩,我先上去了,你要稳住。”方稚点了点头,转身走出角落,快步往楼上书房走去。

  光线低暗的角落里,陈伯看着方稚依然干练的背影,伸手轻轻拿起方稚放在桌子上的茶杯,缓缓的举到嘴边,印着那粉红的唇印,轻轻的啜了一口已经冷掉的茶水,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邪气而猥琐的笑意。

  ……

  “子岩,阿青的事情你真的不管了?他可是你最疼爱的小儿子啊!”方稚快步走进书房,看着书桌后面的慕子岩急声说道。

  慕子岩将手上的书缓缓的放回到书桌上,抬头看着方稚,眸光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淡然:“你想我怎么管?”

  “让慕城撤诉,阿青本来就是被冤枉的。”方稚将双手撑在桌面上,眸光紧迫的看着慕子岩定定的说道。

  慕子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拿起刚放下的书继续看起来。

  “子岩!”方稚快速伸手按住慕子岩还没有拿起的书,声音里满是急切。

  慕子岩原本微敛下的双眸淡淡看了一眼她用力按在书上的手,猛然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她——那眸光如利箭一样凌厉而锐利。

  方稚吓得忙收回了手,微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是太着急了。”

  慕子岩这才收起了那凌厉的目光,重新将书放回桌上后,对方稚冷冷的说道:“你若这时候还不和我说实话,要我怎么救阿青?”

  “我?”方稚的呼息微微一滞——实话?他这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只是因为信慕城?

  方稚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正想着要如何回答慕子岩的话,慕子岩却又淡淡的说道:“你不说也无妨,我也不是要非听不可。不过,要想阿青顺利的出来,或许用你替他是个可行的办法。”

  慕子岩看了一眼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方稚,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了落地玻璃窗前,在看向花园里满目的红色时,冷凝的目光渐渐变得温柔起来。

  “子岩,我们夫妻一场,到老了,你就这样对我?”方稚一脸的不相信,转过身,顺着玻璃窗透过来的光线,看着慕子岩那因病显得有些骣弱的背影,一丝不忍的念头在脑袋里飞快的闪过,马上又恢复了冷冽与强硬:“子岩,你不觉得这样太过份了吗?两个都是你的儿子,你不能厚此薄彼。”

  “厚此薄彼?”慕子岩突然笑了,那笑声有些苍凉、有些讽刺、更带着恼怒:“我早该反省了,是不是我对他太厚了,所以他连公司生意也敢动!”

  “他没有!”方稚下意识的反驳道。

  “不是他,难道是你?”慕子岩缓缓转过身,目光如两道利箭一样射向方稚——刚才看起来还孱弱一片的他,这时候却又似所有的力量都回到了身体里:凌厉得让人害怕。

  “我?”方稚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掉进了他设地圈套里,当下轻咬下唇,看着慕子岩恨恨的说道:“夫妻一场,你就是这样待我。”

  慕子岩微眯着双眼,看着方稚想了想,笑着说道:“夫妻一场?呵呵。”说完后,似乎还有什么话又压了回去,即刻转了语气,冷冷的说道:“阿青的事儿别怪我没提醒你,再晚的话,就算你想顶,也顶不上去了!”

  慕子岩见方稚闪烁游离的眼神,淡淡的说道:“你在前几天划走公司28万块钱,私自打给了老陈,这在公司可以算渎职、也购得上侵占;法务部通知我后,正在彻查整个转帐流程,等到公司报了案,你就自身难保了。”

  “我什么时候划走28万了?你明知道是慕城陷害我的!他的用心可真恶毒,想一次把我们母子全送进去,他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子岩,解决了我们母子,接下来就是你了,他要的是整个慕氏!”方稚直到此刻,在最后挣扎的时候还不忘黑一下慕城。

  “他狠不狠,你现在怕是管不了了,慕青的事想好后给我答复。”慕子岩轻瞥了她一眼后,便大步往外走去。

  方稚站在那里,久久的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若侵占罪名成立,她余下的日子都得在监狱里度过了。

  不,决不能这样!

  方稚的眸子一片阴沉,跟在慕子岩的身后出了书房。刚出书房,迎面看见管家老陈正往楼上走来:“老爷子,该吃海参了。医生交待每天要吃一个。”

  “帮我送到书房。”慕子岩听着身后方稚的脚步声,微微顿了顿脚步,余光在老陈与方稚身上转了一圈后,并没有继续往前走。

  “老爷子,趁热喝了吧。”管家陈伯将海参放在卧室的书桌上,笔直的站在旁边恭谨的说道。

  慕子岩缓缓的坐进摇椅里,看着陈伯淡淡的说道:“若在公司法务部提起诉讼之前,她能把这28万还上,事情或许还能有转机。”

  “老爷,这事,这事……”陈伯并没有听到慕子岩和方稚刚才的谈话,只是这28万的事他是知道的,而听了慕子岩的话后,他大约也能猜出来,他们会利用这28万对方稚做什么!

  但是他并不知道慕子岩对他和方稚的关系知道多少,更不知道慕子岩都能够对方稚下手了,又会如何对付自己;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慕子岩似是一切都了然于胸的语气。

  “下去吧,你们两个商量之后再给我答复,不过要快,晚了的话,公司法务部,我也是压不下来的。毕竟,很多事情已经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了。”慕子岩缓缓闭上眼睛,轻摇着躺椅,脸上满是疲惫和萧瑟。

  “老爷吃了海参就休息吧,我先出去了。”陈伯低应了一声之后,就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对慕子岩的话没有做正面的回应——无论他知道多少,在被证实之前,在语言上他没有给慕子岩留下任何的话柄。

  听见书房门合上的声音,慕子岩缓缓睁开了眼睛,站起来端起书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海参,沉沉的看了一眼后便,便将一整个海参喂给了正趴在他脚下休息的大黑猫,好一会儿,在看见大黑猫并无异样之后,脸色这才略略缓和了些许。

  看着窗外夜色如墨,整个别墅的灯也全部熄了下来,慕子岩在黑暗中站了好一会儿之后,拿了件外套走了出去——一身黑衣的他融入到整个夜色里后,别墅一楼的一个并不常用的小书房里,略带昏暗的灯光悄悄的亮了起来。

  ……

  “不是慕城!”陈伯看着方稚笃定的说道:“是老爷子干的!能以你的名义划款出来、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到我的帐上,所有的痕迹都是你的,以慕城现在在公司地位,他还做不到。”

  方稚颓然的跌坐在沙发上,看着陈伯心如死灰的说道:“他这是要对付我?”

  “这么多年夫妻,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陈伯拉过椅子在她的面前坐下来,看着她冷冷说道:“他知道了你和慕青为了整倒慕城,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就会要对你们母子下手了——这么多年来,在他心中,只有公司是最重要的!所以,你们这一步,让慕城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都是苏荷那个小贱人,若不是她这时候回来、若不是她帮着慕城而弃用那批设计稿,这次就能让慕城从慕氏滚出去。”方稚恨恨的说道。

  陈伯说的,她知道有道理,却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就算她为了地位、为了权利、为了金钱用尽了心机,在潜意识里,仍希望那个男人能一如当初的爱着她、宠着她、纵容着她。

  呵,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贪心、这样的盲目而又自私——如她这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在感情的事上,也有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念想。

  陈伯看着她轻蹙着眉头的眉眼,这么多年来并没有太多变化的容颜,眸光一时间变得幽深一片:“你明天找公司法务部了解一下细节,看到哪一步了。然后我将钱退回去,拖得一时是一时,你的计划要快些施实了!”

  “只能这样了。不过,后天就是产品发布会,所以我们至少还有两天的时间来活动。必竟我的身份摆在这里,如果出事对公司的声誉和股票都会有大的景影,他也不敢在发布会前做这样的行动。”方稚冷静的分析道:“所以我还是让律师将阿青先保释出来再做打算。”

  说完后,方稚从沙发里站起来,看着陈伯长长的叹了口气:“无论子岩说什么,你对我们的关系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否则在我们下手之前,他若出重手的话,我们是一点儿活路也没有的。”

  “侵占公司财务这一项,他只是在布局,还算不上出手。”方稚盯着陈伯,眼里是叮嘱加警告。

  “我做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陈伯站起来,伸手想抚一下她粉嫩的脸,在看见她眸子里的冷意时,下意识的又收了回来——这个女人,除了在床上的时候柔媚如水以外,平时在他的面前永远是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而他,几十年来一直在慕家工作,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奴性,让他对她有着无限的渴望、敬畏,永远以一种仰望的姿态看着她——她就是他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

  方稚看着陈伯不停变幻的眸子,还有伸出来又收回去的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拉过他的手轻轻拍了拍,低声说道:“最近实在是事太多了,等这件事彻底的解决了,我再陪陪你。”

  这样温柔的碰触让视她为女神的陈伯一阵激动,用力的将她拉进怀里,大手沿着她背部优美的曲线,上上下下用力的摩挲着,激动之余,呼息快速的变得粗重起来:“稚,我们好久都没有了!”

  “恩,我最近没情绪。”方稚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推开他的手——虽然并不瞧得起他,但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比慕子岩更能满足她身为女人的虚荣心,与某些方面的需求;两人在某些方面的配合,比与慕子岩在一起时要完美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她瞧不起他,却又不能和完全断了的原因——女人,在很多时候,需要在男人的宠爱里找到自己的价值与柔情。

  “你和他?”陈伯的大手从后面移到前面,放肆的探进她的套装里……

  “他在这方面很克制,加上又病了,哪有这心情。”方稚嘴上如是说着,身体却有些情动起来……

  “那我们?”老陈征求着她的意见。

  “改天再说吧,现在我没心情。”方稚拉下他已经伸入自己外衣里的手,低声拒绝着。

  作为一个女人,方稚享受被人当作女神一样的感觉,却也知道如何去保持这种感觉——这也是她在叶静死后,半年不到就能嫁进慕家的原因。

  连慕子岩这样的男人都能搞定,更何况陈复生这样的男人!

  方稚微微平息了一下呼息,推开陈伯拥着自己的手低声说道:“我先上去了,这时候咱们都得小心些,何况小稀还在家里呢。”

  “恩,你去吧。”陈伯从她身上收回双手,敛着双眸轻声说道。

  “有消息我再通知你。”方稚伸手轻挽了一下搭在额前的头发,低头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服,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陈伯看着她毫不留恋的离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低头看着自己已被撑起帐篷的地方,眼神一片幽暗……

  ……

  深夜,墓园里一片郁郁的沉寂,昏暗的灯光在沉郁的黑夜里星星点点的亮着,加上夜里的雾霭,远远看去,就像是浮在半空中一样——有些诡异、有些神奇。

  慕子岩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缓缓的往前走去。夜风吹起树叶沙沙的作响,夜风里吹来的,是清晰的青草香味儿,由此可以知道,这里在白天才做过一轮草木的修剪。

  叶静的墓前,一个清瘦的男子正弯腰将手里大束的白菊放在碑前,双眸凝视着碑体上那张灿漫的笑颜,眸光沉得让人压抑。

  慕子岩的手微微颤了一下,敛下眸光轻轻的笑了:“你也来了。”

  墓碑前的男子听见声音,将眸光从那笑颜上缓缓的收了回来,转过身来——居然是王浅。

  他看着慕子岩,眸底流转着淡淡的伤感——红花如火、白发如雪,恩恩怨怨几十年,到如今,那个让他们纠结一生的女人,也已经去了二十几年了。

  “你应该好好在家调养。”王浅轻声说道。

  “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来呢。”慕子岩缓步走过去,将那如血的玫瑰放在清妍的菊花旁边——一边浓烈、一边清浅,就如他们对待感情的方式一样:一个激烈、一个淡然。

  “要是小静在的时候,我们能这样的相处该多好。”慕子岩伸手抚了抚那冰凉的慕碑上,叶静那张永远不会褪色的笑脸,感叹着说道。

  “这可不像你说的话。”王浅拿出一支烟,刚想点着,看了看现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的慕子岩,又放了回去:“你不会告诉我,因为生病,连心都变软了吧!”

  “嗯哼,怎么可能!”慕子岩轻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是在想,她活着的时候,你争不过我;现在她去了,你还是争不过我——我又比你早去和她见面了!这个呀,就是命,你命中注定了和她没缘分!”

  “或许吧,人总争不过命的。”王浅定定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低低的声音里,对墓碑里那个女人深深的眷念、对这一辈子都没有着落的感情的无奈,是那么的明显。

  半晌之后,王浅抬头看了看如黑色幕布般的夜色,叹了口气对慕子岩说道:“发布会过后,就去医院安心住着吧。阿城新婚,你别老给他添堵。”

  说完便将手插进口袋里,转身往外走去——浓浓的夜色里,一身浅色衣衫,看起来那么单薄、那么萧瑟。

  慕子岩一个人在墓地陪着叶静坐了许久,直到天色有些灰灰的发白,这才起身离开墓园。

  ……

  夏末的天气,总是晴好的时候为多。

  清晨里,金色的阳光早已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房间,暖暖的洒在相拥而卧的两个人身上。

  慕城这一觉,睡得是真沉——从半夜一直到了现在,中间一次也没醒过。

  安言当然就睡得更沉了,在慕城睁开眼睛时,安言还蜷着身体,窝在他的怀里。她沉沉的睡颜和均匀的呼吸声,看起来一片心暖的安心。

  慕城看着她沉睡得毫无防惫的样子,暖暖的笑了。伸出大手轻轻画着她的眉眼,爱恋的眸光痴缠而胶着。

  “慕城,别动,累死了。”睡梦中的安言终于不堪其扰,伸手挥开了他不安份的大手,转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安言,起来吃了早点再继续睡吧。”慕城似乎闻到大厅里传来的早点香味儿,翻身压到她的身上,双手在她的腑下、脖子上挠来挠去,让她不得好睡。

  “喂,别动,让我睡!”安言不停的扭动着,眼睛却一直没有睁开。

  “你这样也能睡着?”慕城轻轻的笑着,看着她那被阳光照得皱起来的眉头,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下去——在阳光吻她,感觉又有着别样的悸动与暖意。

  “唔,慕……”安言下意识轻仰起脸,配合着他清晨的热吻,唇舌在纠纠缠缠的交互中,呼吸越来越急促时,安言轻吟了一声争开了眼睛。

  满室泼泼洒洒的阳光,让她的大脑变得清醒而精神起来,看着放大在自己面前的慕城的脸——在阳光下一片温润与帅气的脸,满写着缱绻与爱恋。

  “老公,早上好!”安言从被子里抽出双手捧起慕城那张帅得不像话的脸,仰面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老婆,早上好!”慕城伸手拉下她的手,阳光里的笑脸有着让人迷恋的神采。

  “爹地、阿姨,不要睡懒觉了!”甜糯的声音刚刚传来,便听见她已经推门进来的脚步声……

  安言脸色一变,忙用力推着慕城:“你快下来,要进来了。”

  话音才落,已经一路小跑了进来,看见被子忆经滑到腰间的慕城,还有被他压在身下的安言时,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爹地,阿姨,你们在干什么?老师说睡觉不穿衣服会感冒的!”

  “你爹地昨天晚上发烧,所以脱了衣服散热。”安言忙接过的话,伸手将被子拉了上来——希望会很快忘记慕城压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那爹地为什么压在阿姨身上?阿姨身上很冰吗?妈咪说发烧了要擦酒精、还要用冰块散热。”灵巧的爬上了床,隔着被子挤在两个人的中间,一会儿看看安方、一会儿看看慕城。

  “这个、这个,你爹地发烧了做梦,梦到妖精打架,所以、所以、所以把阿姨当妖精来打了。”安言脸红红的撒着谎——一方面为自己明目张胆的骗小孩子而汗颜,一方面又为现在的情形而感到尴尬。

  “真的?那妖精长什么样子?历不历害?会吸人的血吗?”小一脸紧张的样子,睁大眼睛看着慕城:“爹地,最后是你赢了还是妖精赢了?还是打着打着你就醒了?”

  慕城斜眼看着安言,脸比第一次与自己亲密时还要红——他敢发誓,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最后?最后是爹地赢了,把那妖精打得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慕城伸手捏了捍的小脸,笑着说道。

  “哦!我明白了,爹地把当妖精打了,所以阿姨刚才被爹地压得一动也不能动呢!”听了大乐:“爹地真历害!”

  “是不是该去吃早点了?”被子里面,慕城被安言在腰间用力的拧了几下后,强忍着笑意对说道。

  “好,爹地生病了要多休息。阿姨别怪地把你当妖精好不好,爹生病了。”伸手摸了摸慕城的额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受了他们谎言的影响,真感觉要比自己热呢。

  “放心,阿姨不怪你爹地。”安言硬着头皮回答着,嘴角轻轻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谢谢阿姨!”裂开嘴给了安言一个灿烂的笑脸,脚踩在他们的身上努力的往上伸过头去,在安言的脸上印下一个重重的吻,看着她糯糯的说道:“阿姨的脸红红的真漂亮,我妈咪要擦胭脂才能红红的呢。”

  慕城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被捧着脸的安言却更尴尬了,从被子里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小脸,尴尬的说道:“小朋友要按时吃早点,快去吧。”

  “啊,阿姨身上好多印子,一定是爹地把你当妖精给打出来的!”安言的手一伸出来,便看清她肩膀上、脖子上满布着青淤的颜色,看起来触目惊心,当下转头看着慕城,不禁又惊又怕起来。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爸爸的房间去了,快出来,跟张妈去吃早点!”经妈听到她的尖叫声,忙跑了过来——只是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昨天是城少的新婚夜,小夫妻闹到零晨才休息,这一大早怕是还没醒吧!

  “张奶奶,爹地做梦打妖精,把阿姨身上都打紫了!”看见张妈不禁投诉起来,转头伸出小手去摸安言身上那一串青紫,心疼的用嘴不停的吹着:“吹吹,阿姨不痛!”

  “爹地,你也来吹吹,吹吹不痛!”用力的推了推慕城,嘟起的小嘴一脸的娇嗔。她热心又可爱的小模样看得慕城微微一怔——那张小脸完全就是苏荷的小翻版。

  “好了,让你爹地吹,你跟我去吃早餐吧,上幼儿园要迟到了!”张妈站在门口,看着热情的把完全没有经验的夫妻俩弄得一片尴尬,也顾不上避忌,快步走进来,从床上抱起后,快速的走了出去。临出门还没忘了帮他们将门锁上——这夫妻俩,两个人住习惯了,根本没有锁门的习惯呢!

  这多了个孩子在家里,很多习惯都得改改了——只是,这才新婚,多一个孩子夹在两人中间,少夫人会不会因为被打扰而生恼呢?再说这孩子,虽然可爱机灵,却长得和她妈妈太像了,任哪个女人看了心里也不会舒服呀!

  张妈抱着暗暗叹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轻声问道:“想不想妈妈?”

  “想,可是妈咪说,要多和爹地在一起,爹地才会喜欢,才会陪参加幼儿园的活动。”低柔的声音里,有些委屈的无奈。

  这个样子,又让张妈心疼不已——唉,千错万错,都是大人的错!

  ……

  “再睡会儿吧,刚才还睁不开眼睛呢。”被张妈抱出去后,慕城见安言拥着被子要坐起来,便翻转身体将她拢在身下。

  “睡不着了。”安言敛着双眸,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排重重的阴影,就似她现在的语气一样——明显的不快,却是一种无处排泄的压抑。

  “对不起,我今天就把她送过去。”慕城伸手轻抚着她睫毛印着阴影的部分,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关孩子的事。”安言侧过头去不看他。

  “是,不是因为孩子,只是因为她是苏荷的女儿、只是因为她长得像苏荷、只是因为我看她的时候,失了神,是吗?”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慕城的声音一下子低了八度——看着女儿想起了苏荷,这让新婚的安言如何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如果她真的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到时候哭的怕是要换成他了吧!

  “别着急,我理解的。”安言扯了扯嘴角低声说道:“起来吧,孩子看了笑话。”

  慕城直直的盯着她勉强的表情,伸手去枕头下面摸手机,摸了半天也没摸到,烦燥的将枕头扯着扔在了地上。

  “在我腰下面。”安言轻叹了一声,伸手从自己的腰下摸出手机递给了他。

  慕城一手圈着她的腰,将她困在身上不能动,一手接过手机,看了一眼那莫明的通话记录后,便给张妈打了过去:“张妈,一会儿让王永送去幼儿园,我和安言还要休息会儿。”

  说完后便挂了电话,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后,双手仍紧紧的撰着她,把她桎棝在自己的怀里无法动弹,看着她粗声粗气的说道:“睡觉!”

  安言瞪了他一眼,用力的扭动着身体,奈何男女体力的差异,实在是她无法忽略的——努力的扭了半天,被他桎棝的身体在他的怀里几乎是分毫不动。

  “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安言怒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做到你睡着?”慕城沉沉的看着她,作势就要翻身。

  “神经!”安言见他没有松开的意思,知道这个男人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是让着自己的,可一旦霸道起来,十个安言也拗不过他!

  当下也不再动,沉着脸闭上了眼睛——昨天被他折腾得太惨了,强撑了这么些时候,现在一闭上眼睛,立刻就睡着了。

  慕城听着耳边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紧撰着她的手臂微微松开了一些,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安言,安言,第一次,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慕城看着她的睡颜轻叹了一声,搂着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眸光里一片幽暗——没错,他看到的某些神态、某些表情,会不自觉的想到苏荷。

  可那并不代表他对苏荷忘不了——只是那些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现在变得再远、再淡,那也不能抹煞它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安言,这只是与爱情无关的记忆,你能相信我吗?”慕城将唇贴在安言的耳边轻轻的低语着。

  “恩……”睡梦中的安言似有感应似的轻应了一声,身体不自觉的往他怀里拱了拱,睡得一片安然——睡梦中,似乎并没有烦恼。

  ……

  当时针指到中午12点的时候,苏荷只觉得一阵头痛欲裂,在挣扎着睁开眼睛后,立即又被室内强烈的光线给刺得闭了上去。

  只是?

  在想伸手挡住眼前的强光时,却发现双臂光裸着没有任何遮挡。

  在双手的阴影里,苏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从手臂慢慢的往下看去——她竟然光裸着身体躺在被子里,更要命的是胸前那斑斑点点的紫痕,更是清晰可见。

  她闭上眼睛回忆起昨夜的酒醉、昨夜电话里的欢爱、昨夜抱着靳子扬的失声痛哭,然后——

  难道喝醉了强上了子扬?

  苏荷拉起被子将整个头都蒙起来,只希望这时候能变成一只鸵鸟,不要去面对这样尴尬而令人难堪的事情。

  “醒了就起来吧。”刚才还在想,幸好她醒来的时候靳子扬已经不在了,否则两个人见面一定会尴尬得要死!结果他就突然出现了。

  “子扬,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苏荷蒙着被子闷闷的说道。

  “起来吃早点吧,吃完了我们谈谈。”靳子扬看了一眼蒙着被子的苏荷,便转身走了出去。

  ……

  等苏荷整理好出去,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没想到你还会弄吃的呢,托你的福了,否则今天只能吃面条了。”苏荷衬衣包裙,不仅将身上的印子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一身的干练模样,似乎希望靳子扬能忽略掉她昨夜的软弱与失态;略显得有些浓的妆,将宿酒后的轻微浮肿、还有押着男人上床的难堪都掩在了浓妆下面。

  “恩,凑和着吃吧,你冰箱里也只有这些材料了。”靳子扬将叉子递给她,也一如平常的说着,脸上看不出和好友兼合作伙伴上床后的尴尬与不适。

  苏荷接过叉子,低头安静的吃着火腿意粉,一时间,诺大的房子里,除了他们吃东西的声音外,安静一片——这样的安静,让人有着不明所以的心慌。

  “吃完了?”靳子扬看见苏荷放下叉子,便将盘子收了扔进了洗碗池,回到桌边对苏荷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谈谈。”

  “子扬,昨天我确实喝多了,如果有什么让你为难的、让你误会的,我先说声抱歉。我希望……”苏荷轻咬着下唇,理了理思绪后,抬起头来看着靳子扬说道。

  话还没说完,便被靳子扬给打断了:“昨天晚上确实喝多了,我们都是成年人,既然发生了也没必要回避。以你我现在的情况,要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可以。”

  “你的意思呢?”靳子扬淡淡的看着苏荷——交往了几年的朋友,一夜之间关系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虽然错不在他,可身为一个男人,这责任,他却得必须承担。

  他知道苏荷虽然离了婚,但在两性关系上,她从来都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在和JOHN闹离婚分居的日子、在一个人带着女儿兼顾工作的日子,她都是自己一个人这么挺过来的。

  所以,这种事情,若是别的女人,或许一笔钱就打发了。可她的苏荷、是朋友,他不能这么做。

  “你今天状态不好,不用急着答复我。过两天想好了,和商量一下再告诉我答案,我想接受我还是很容易的。”靳子扬看着苏荷沉默着,便站了起来:“你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吧,我去公司看一下,战略发展方向要确定下来了。”

  “关于战略发展方向,你的意思给我透露一下。”抛开尴尬的谈话,苏荷很乐意将话题转开。

  “你今天不适合谈这些,休息吧。”靳子扬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在感觉到她的肩膀一下子僵硬起来后,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苏荷,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不想目前的生活有什么改变,我们就当昨夜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好了。”

  “恩,好。”苏荷点了点头,低着头半晌,不由得也笑了——都是成年人呢,干麻弄得大姑娘似的。

  当下抬起头来,看着靳子扬微微一笑:“一起去公司吧,头虽然有些疼,工作总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我们,我不想有任何的改变——一个好朋友就这样失去是很可惜的,而一个丈夫对我来说并不是必须的。”

  “好,不过,我同意你随时的反悔。”靳子扬看着她又恢复到洒脱的模样,也爽朗的笑了——谈起那样肌肤相亲的亲密,两人直如谈工作一样的利落干脆。

  苏荷站起来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柳眉高高的扬了起来:“这世上好男人不多了,我就不占用你这个名额了!”

  “我这算是求婚被拒绝了吗?”靳子扬看着她开起了玩笑,放松的表情,似乎真的将昨晚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39 心结》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