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40 逼老爷子出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

  “可以这么说。”苏荷走下台阶,去到客厅拿了公文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快速的收回了眸光,与靳子扬一起往外走去。

  这或许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苏荷嘴里说着就当没发生一样,可坐在他的身边,怎么也无法做到完全忘记昨天两人翻滚在床上的那一幕。

  而靳子扬说在一起也无妨,却在苏荷拒绝后,立即恢复到朋友的位置,那距离、那姿态,都恰到好处!

  “你不回去换身衣服吗?”苏荷看着一身清雅的靳子扬,脸上是与平时无异的随意而带着点儿导师感觉的表情,深深的吸了口气,不让自己在气势上输了他。

  靳子扬闻言低头看了看身上的T恤,呵呵笑了一下:“是该回去换,上面全是你的眼泪。”

  “嗯哼,说好了不要再提的。”苏荷轻哼了一声,眸光轻瞟向他的胸前——白色的印花T恤不仅皱巴巴的,红色的唇膏和黑色的睫毛膏蹭在上面,看起来一片狼藉。

  “对不起,是我不对。”靳子扬在路口调转了方向后,伸手在苏荷的头上拍了拍——一如从前,她有什么困扰的事情找他吐槽,他在帮她分析完后,都会这么拍拍她。

  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却又倔犟强势的妹妹。

  “咳咳,这T恤不用我赔了吧!”苏荷从他身上收回目光,故作轻松的开玩笑说道。

  “这T恤能用来给苏大小姐擦眼泪,是它的荣幸,其它T恤还没这个命呢。”靳子扬幽默的开起玩笑来,神态之间的亲昵与随意,不见半分的尴尬。

  “那倒是,以后可没这种机会了呢。”苏荷眯起眼睛看向车窗外,淡淡的说道:“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哭这么一次也就够了。”

  靳子扬侧目看了她一眼,勾起嘴角轻轻的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

  下午三点,安言醒来的时候,慕城已经不在身边。她恣意的伸了个懒腰,只觉得那种舒服的感觉顿时充满了整个四肢百骸。

  “睡好了?”懒腰才伸到一半,慕城那张帅气逼人的明星脸,突然放大在在她的面前。

  安言闭上眼睛,将这个懒腰伸到极致后,才又重新窝进被子里,只露出个头,睁大眼睛看着慕城说道:“干麻,差点儿把我的懒腰吓回去了。”

  “不干麻,想你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看到我。”慕城看着她娇慵的模样,温柔的说道。

  “倒是看到了,只是不如看到一盘米粉来得惊喜。”安言看着他笑着说道。

  “起来吧,你老公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丰盛的下午茶!”慕城拿出浴袍放在床边,看着她懒懒的样子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不愿意起来的话,继续睡我也没意见。”

  “一会儿幼儿园该放学了,今天我和你一起去接吧。”安言拿着浴袍塞进被子里,窝在被子里将浴袍穿好后,这才掀开了被子准备起来。

  “有这样穿衣服的?”慕城笑着看着她,对着她张开了双臂。

  安言跪在床上,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纵身扑进了他的怀里,娇软的说道:“慕城,对不起啊,我是不是太小心眼儿了?”

  “你怎么样都好,我们慢慢的相互适应。但你一定要明白:对于苏荷,这次是我主动放弃的,虽然关于她的记忆一直还在大脑的某一处储存着,偶尔也会自动的提取出来,但决没有要去阅读的意愿!”慕城轻轻拍着她的背,努力的将自己的情绪说清楚。

  “其实吧,我并不是个小气的女人,以后你会知道的。”安言从他肩膀上抬起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在看见他有些愕然的表情后,不由得笑了起来:“好了,我要起来了,我还从来没这么懒过呢。”

  “我不怕你小气,只怕你退缩。安言,你要对我多一些信心才好。”慕城看着她轻叹了口气,知道她越装得不在乎的时候,就是有意将心拉远的时候。

  “别担心,有的。只不过,我不喜欢自己变得小气、变得斤斤计较的样子,那样的安言,就算你能容忍,我也会厌恶自己。”安言看着慕城低头轻笑了一下,闪亮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骄傲的倔强。

  “好,我努力不给你变得小气的机会!”慕城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将她抱到了浴室里:“快快整理好出来,我在客厅等你。”

  “去吧去吧,我马上就好。”安言扳过他的肩膀,推着他走出了浴室。

  转身看见已经关上门的浴室,慕城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敛去——安言,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甚至不允许自己因吃醋而变小气的女人!对他这个老公的考验可就大了!

  不过,以她的性子和自信,貌似除了苏荷外,也没有其它女人能引起她的不快了!

  “呀,你看我们的新郎官笑得多暧昧呀!这去**居然叫了快二十分钟了,二十分钟呀,做什么都该够了吧!”慕城刚出现在客厅,古画便笑着叫了起来。

  “女孩子家家的说话没个谱,你知道**是什么?”古温在古画的额头上狠狠打了个暴栗,瞪着她不许她再说话。

  “阿温,你确认她是不懂?”井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古画,邪邪的说道:“没准儿想学学人家怎么叫的呢!”

  “喂,井然,我是挖了你家的祖坟还是怎么的,你干麻老和我过不去!”古画的话出口后,便知道说错了,现在井然又开这样过份的玩笑,她不禁就怒了

  “谁让你一个女孩子乱说话的。”井然见她的脸气得发红,也意识到自己这样说话对于一个还没结婚的女孩子来说,太过份了些,当下讪讪的笑了笑,喃喃自语着不再去惹她。

  古画狠狠的瞪着她,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蛋糕,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看来是把那蛋糕当成井然来咬了,看得古温大乐。

  ……

  “慕城,过来帮我一下!”大家才从井然和古画的玩笑中停下来,听见安言的声音后,都面色古怪的看向了慕城。

  “我先进去一下。”慕城笑着应道,那笑容里满是温柔的幸福感,丝毫没有被老婆呼唤的得尴尬。

  大厅众人相视而笑——新婚的老大,是有些不同了。

  ……

  “慕城,帮我将拉链拉上。”安言的双手拧在背后,一手在上抓着衣领,一手在下抓着拉链,见慕城进来,忙转过身去将背对着他。

  慕城走过去,帮她将拉链拉好后笑着说道:“怎么买这样的衣服,这么深的拉链,一不小心撒开了怎么办?”

  安言看了看镜子里的效果:桃红色的桑蚕丝背心,褶皱的轻柔感觉,看起来柔暖而妩媚;下面是一条白底桃色波点的高压百褶裙,及膝的长度,将她原本就修长的腿拉得更长了:干净透亮的颜色、复古的高压百褶、高贵而亲肤的桑蚕丝面料,在她成熟却俏丽的风韵中,透出一股子喜庆与活泼来。

  “这套衣服是不是很减龄?我觉得现在我看起来至少年轻了五岁。”安言对着镜子,涂上粉色的唇蜜,一身的桃红,加上昨天一夜的折腾,看起来很招桃花的样子。

  “想招惹桃花呢?”慕城皱眉说道。

  “是啊,惹你这枝桃花呀!”安言转身,旋起裙摆,朝着慕城俏皮的一笑,一时间,恍若小仙子般明丽耀眼。

  慕城呆呆的看着她半晌,伸手揽过她的腰,低下头轻轻吻住了她——在她唇间努力的辗转吮动,将她唇间鲜嫩欲滴的唇蜜,细细的全吃进了自己的唇里

  半晌之后,才松开她低低的说道:“这样挺好,别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安言歪着头看着他笑了:“那我每天涂了让你吃!”

  “调皮!”慕城笑着摇了摇头,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阿温、阿然他们都来了,等你开席呢!”

  安言闻言一怔:“你怎么不早说?”

  “你是嫂子,他们等多久都是应该的。”慕城搂着她的腰,低笑着走出房门。

  “哇,新娘子好漂亮!”安言一出门,古画便夸张的喊了起来,捧起一把糖,就朝她身上撒了过去。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安言边躲着糖果,边往大厅走去,飞扬的裙裾、盈盈的笑意,与大家印象中的那个安言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看来,他们的婚姻,还真说不上是她拯救了他?还是他拯救了她!

  或者说,两个人在这段婚姻里新生,便是他们相遇的所有意义所在!

  ……

  “我们特别乐意久等,越久越好。”井然对着古温眨了眨眼睛,两人脸上都是一片暧昧的笑意。

  “真的?那我再去睡会儿,你们继续等着!”安言轻挑起眉梢,从椅子上站起来作势欲走。

  “可别,大嫂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这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古温伸手就去拉安言,只是刚伸到一半,想了想又收了回来,妖孽的脸上略略闪过一丝尴尬。

  慕城笑了笑,拍了拍安言的肩膀,两人一起坐了下来,这新婚后的第一天,与亲密的朋友兼战友的聚餐,热热闹闹,倒是弥补了他们一时无法去度蜜月的遗憾。

  席间夫妻俩儿的默契与亲密、慕城化身为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温柔低调模样,也让井然和古温取笑了个够,而傅斯安则温温的看着慕城和安言,多了几许温柔,少了几分拘谨。

  饭后,大家又聚在书房,商量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方稚今天已经开始行动了,去公司将贷款资料全部清理了一遍。”傅斯安对慕城说道。

  “是银行系统来的消息?”慕城问道。

  “是的,慕氏贷款的银行,都安插了我们的人,只是方稚只和高层联络,所以他们控制不了信贷去向。但打听这些消息,还是没问题的。”傅斯安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慕城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井然:“局子里情况怎么样?他们的律师见傅科了吗?”

  “见了,要求保释。傅科给出的意见是:因为涉及儿童绑架,是现在重点打击的犯罪行为,所以保释要向上申请,所以给出的答复是三天后。”井然笑着说道。

  “斯安,你今天下午跟据公司的资金计划和融资规划,给一份详细的银行融资可行性报告给我。”

  “老爷子和方稚一直以为我会对方稚出手,他们没想到我出手的对像会是慕青,他们都会想办法保他出来的,所以和傅科说,这方面也不必给压得太紧,保释费要高些就是了。”

  慕城快速的将后续的事情做了安排——现在他在公司仍然只是产品副总,所以对于财务系统是指挥不动的。所以,能做的,就是做好准备,到方稚截断所有的银行融资渠道时,他快速的接上手去。

  “老大,对于慕青,好不容易把他弄进去了,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吗?”井然皱眉问道。

  “我们实际的目标仍然是方稚,这次是声东击西!”慕城沉声说道:“老爷子是不希望看到我们兄弟相残的,都忍了十几年了,再忍这几年也没什么!只不过,不对慕青出手,老爷子就不会狠下心来对付方稚,所以,我是要逼他出手。”

  “以方稚换慕青?”听慕城这样一说,井然眼睛一亮。

  “是这样想,就看老爷子用什么方法去逼方稚就犯了。”慕城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嘴角浅浅的冷笑,有着成竹在胸的笃定。

  刚说到这里,慕城便看到手机上显示着老爷子的来电,他微微笑了笑,对兄弟们说道:“老爷子出手了。”

  “爸,昨天几点回去的?”慕城早起已经和王浅通过电话,所以知道老爷子的行踪。

  “那家伙嘴真快。”电话那边,慕子岩有些不快的说道:“你们小夫妻几点起来的?新婚怎么也不多睡会儿。”

  “有些事要处理,就起来了。早上和王叔商量您治疗的时间。”慕城轻声说道。

  “阿城,我答应方稚,用她将阿青换出来,你的意见怎么样?”慕子岩知道儿子每天都会和王浅通电话,了解他体征指标的变化,所以也就不再多问,直截了当的进入了主题。

  “您觉得行就成,我没意见。”慕城略作沉吟,沉声说道。

  “方稚挪用公司28万,汇给老陈,已经构成职务侵占的罪名,法务部正在收集资料,会在慕青回来后提起正式起诉。”慕子岩见慕城答得爽快,便将他的安排说了出来,让他放心后,他才能放心的不再对慕青出手。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发布会后慕青就出来了。以后只要他不做伤害公司的事情,我都不会出手,你安心治疗。”慕城同样也给了老爷子想要的承诺。

  “爸,既然方稚出了这事,公司的财务她就不能再插手了。不能给她太多的时间来布局,否则到了订货后,资金链怕跟不上来。”慕城紧接着说道。

  “已经通知了董事会和财务部,停止她在公司的一切职务和权利,工作暂由你代理,你明天去公司一趟,该安排的安排一下吧。”慕子岩叹了口气说道——方稚盘踞公司财务和行政人事系统多年,公司上下基本都是她的人,所以这样的安排也只能延缓她的行动,却并不能完全阻止。

  不过他也知道,慕城这些年来也在做安排,所以在他给出这个局里,儿子应该会有合适的安排——他的出手就是一种态度,有了这个态度,慕城就会发动所有的资源,将一切控制在手里。

  最后的搏奕,就是慕城的布局和方稚的根基了,而慕子岩在公司留下的老骨干,则会成为慕城的助力。这也算是他在给儿子留下这么个摊子的同时,也给儿子留下的另一份财富吧。

  “虽然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但董事会已经知道,从现在起,公司由你来主持,你实际上已经是公司最高负责人,有什么计划、有什么安排,你大胆的去做吧。”慕子岩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我原计划下午和安言一起去公司,安言睡晚了一会儿,我们现在去。”慕城的语气仍然是平和而冷静,甚至还有几分凝重——如果说一直处于备战状态的话,接下来就是短兵相接了!

  而且在发布会这个关键时候,他不是方稚,是不敢拿公司的生意开玩笑的——不是不敢搏,是不敢让老爷子担心。

  挂了电话,慕城对大家说道:“老爷子已经对方稚下了套,接下来,这个网,就由我们去收吧!”

  “好!”几个兄弟齐声应着,将各自负责的事情又合计了一番后,古温和井然、古画各自回去,傅斯安和安言、慕城一起去公司。

  “慕城,该到放学时间了,你和斯安先去公司,我接了后直接过去。”安言提醒着他。

  “要不让张妈和王永去接吧。”慕城双手压在安言的肩膀上,有些为难的说道。

  “没事,我去吧。”安言笑着摇了摇头——练习做后妈,从现在开始!

  “谢谢,我和斯安在公司等你们。”慕城俯身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和傅斯安一起目送着她走出大门。

  “城哥,大嫂很好。”傅斯安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安言,直到她转身进入了停车场,仍然没有收回来。

  “你也该找个女人结婚了。”慕城看着他突然说道。

  “城哥,我没那意思。”傅斯安连忙收回有些情不自禁的目光,对着慕城慌张的解释道。

  “我知道,不过以你的年龄,身边也是该有个女人了。这次的事安顿下来后,你也留意留意,看看身边有没有合适的。”慕城拍了拍傅斯安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好。”傅斯安点头应着,习惯性的,对于慕城所有的安排,从来都没有异议——就算他并不觉得自己身边需要一个女人。

  ……

  安言开车到幼儿园时,已经有孩子们陆续被家长接走了。安言快步往中2班走去,沿途遇到一些家长和孩子,都回头看着她。

  安言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对着旁边的玻璃看了看自己的仪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28岁的女人,有个5岁的孩子也不稀奇吧?

  安言把这种回头率归结为自己太年轻,便也没有太在意,循着路标一路往中2班的方向走去。

  “阿姨,我在这里!我爹地怎么没有来呢?”教室里的在看见安言后,快步的跑了过来,边抱住了安言的小腿,边伸着头直往外看。

  “爹地公司有急事,我们待会儿去公司找他。”安言蹲下来,用手将她有些散乱的头发顺到耳朵后面。

  “好。”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看着安言说道:“可是我和老师说了爹地今天会来接我的。”

  安言一愣,看着失望的小脸,心里突然有些微微的发酸起来,对着她柔声说道:“你爹地让我替他买个冰淇淋给你吃,算是向你请假,可是我怕化了,所以想接到你以后再买。”

  “真的?”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看着安言连连点头:“好,那我就准他的假了。”

  看着释怀的小脸,安言轻轻的笑了——孩子的愿望真的很简单,她们又是这么善良的能够轻易的理解和原谅别人。

  “钟老师,我是的阿姨,我可以接她走吗?”安言牵着的手,走到老师的面前。

  “阿姨?”30岁左右的老师皱了皱眉头,看着安言说道:“说今天是她爸爸来接的!这孩子被不认识的人接走过一次,我们不敢随便让不认识的人来接她。”

  “哦,我是她爸爸现在的妻子。我们昨天刚结婚,所以现在和我们住一起。她爸爸公司忙,所以是我过来接。”安言耐心的解释着。

  那老师看了她一眼,认出来是昨天那场轰动全市婚礼的新娘子后,又向确认:“,你认识这个阿姨吗?她和你爹地是什么关系?”

  “她是阿姨,是我爹地的新娘,是我妈咪的朋友。”甜糯的声音软软的说道。

  “真棒,说这么清楚呢!”老师在面对孩子时候倒是和颜悦然的,只是在听了的介绍后,再看向安言时,眼底却带着隐隐的鄙夷——朋友?那么夸张的婚礼,原来这老公竟然是抢来的!

  “老师,我妈咪也来了!”说着,挣开了安言牵着的手,一路小跑往苏荷冲过去。

  钟老师和安言闻言,同时转头往教室门口看去,而钟老师的眼底,明显多了几分担忧。

  唉,这有钱人家里,关系就是复杂。妈妈是个强势而心高气傲的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是好惹的主,两个女人不会在这里闹起来吧——要是这样的话,对孩子影响可就大了。

  钟老师有些紧张的跟了过去:“妈妈,那位小姐是过来接y说她认识。”

  苏荷蹲下身体抱起女儿后,抬眼看了看安言后,转眸对钟老师说道:“她是爸爸现在的妻子,以后只有我和靳先生、爸爸和这位女士可以接,麻烦了。”

  “好好好,认识就好。”钟老师听苏荷这么说,倒是松了一大口气——果然是历害女人,都说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可这两个女人表面上像没事人一样,可见这做人的功底了!

  “慕城临时有点事,所以我一个人过来的。”安言走过来对苏荷解释道。

  “我们边走边说。”苏荷向钟老师打了招呼后,抱着和安言并肩往外走去。

  “昨天公司的事情急,我中途又离开了会场,所以就忙了些。没给你们添麻烦吧。”苏荷一副大度又明事理的样子,让人以为她的身份仅仅是的妈妈,完全看不出她对慕城的纠缠。

  “没有,很可爱,家里人都很喜欢她。”安言边说,边冲着笑了笑。

  “那就好,你们新婚,多个孩子在中间挺不方便的,今天我就接回去了。”走到幼儿园门口,苏荷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安言说道。

  “晚上让慕城送过去吧,今天答应了老爷子要带回老宅。”安言对苏荷的行为微微诧异了一下,便将慕城的安排转告给了苏荷。

  对苏荷昨天将孩子丢在他们婚礼上的行为,她只觉得自己或者高估了她的理智——以她的聪明,要借孩子来冲淡或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也不应该是在新婚的时候:太幼稚的做法!

  果然,一时的冲动之后,她便马上领会到自己安排的失误,今天就过来弥补了——看来,她从来都不打算放弃,而是在布一局长久的棋!

  呵,苏荷,真的很聪明,也很理智;这种女人,若不用心应对着,你到时候连怎么出局的都不知道!

  安言在心里淡淡的笑了,看着苏荷说道:“老人家一直盼着孙子,昨天在婚礼上又只见了一面,这心里一直惦着呢。”

  苏荷想了想,看着问道:“晚上去看爷爷?”

  “好,那我晚上可不可以回家?爹地有阿姨陪,妈咪有我陪。”娇软的声音,直直的打中了苏荷身为母亲那颗柔软的心——女儿是看到他们的幸福了,所以想到了一个人的自己吗。

  苏荷抱着女儿的手微微紧了紧,低声应着:“好,晚上回来陪妈咪。”说着,便抱着与安言一起走到车边,将女儿放在后排帮她寄上安全带后,这才直起身子对安言说道:“麻烦你了,忙过这两天,我把的一些习惯写下来发给慕城,以后他们父女的感情也能进步得快一些。”

  “关于的事情,你可以直接和慕城沟通,我会尽量配合慕城。我自己也没生过孩子,照顾她不可能那么周到的,能和做朋友,应该是我对自己和她之间关系最好的定位。”安言坦然的看着苏荷,并没有刻意的讨好,也没有对她刻意的安排表示反感,只是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到底是协议婚姻,你对自己定位很清楚,看来我得恭喜慕城才是,找了个不让他自己费心的协议妻子。”安言的笃定相较于自己的用尽心机,让苏荷不禁有些气馁,所以明知道安言现在是慕城明正言顺的妻子,愣是用协议的事情来让她恶心。

  “我一直认为你的聪明与理智不亚于我,可是你在对自己的定位上,显然就不如我了!”安言看着苏荷轻轻的笑了,看着苏荷时微微眯起了双眼——那漫然自若的表情,明明白白的讽刺着苏荷:明明是过去式,却总妄想着做将来时

  现在的安言,在面对苏荷与慕城的关系时,即便态度是一样的,心境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所以,对于苏荷的挑衅,她也不可能再如当初般的淡然而听之任之——虽然不想在言语上与她有什么争执,却也有必要让她明白:她要争,自己也不会让!

  “我的定位在慕城的心里,所以不劳你费心。”苏荷原本淡然的眸子慢慢的冷了下来——这是支撑她回头的最大信念,现在却在安言的笃定里,变得底气不足起来!

  “我先走了,慕城在公司等我。”安言淡淡的笑了,向苏荷微微晗首后,便转身上了车——因着慕城现在的心在她这里,所以她是注定的赢家,借这个机会向苏荷表明态度就行了,呈之舌之利,就没必要了。

  “和妈咪说再见。”安言发动车子后,按下了后排车窗,对说道。

  “妈咪再见,我晚上回来陪你。”乖巧的朝苏荷挥了挥手后,安言便慢慢的踩下油门,车子慢慢的驶出车道,缓缓向前滑去。

  看着安言优雅丛容的离开,苏荷的面色不停的变幻——被她当作对手的那个女人,却不屑与自己相争!是那个男人给了她这样的自信,以至于让她这样的轻视吗?

  “慕城,既然时间能让你忘了曾经刻骨的爱恋,现实也能让磨掉人的激情。我花了五年时间来谋划现在,我就再花五年时间给你去经历,又如何!”苏荷抬起下巴,眼神里依然是骄傲的倔强。

  ……

  “阿姨,我妈咪的公司有五层楼,我美国爹地的公司有一整栋大楼那么大,爹地的公司有多大?”进了一楼大堂,见怪这种场合的不禁拿它与J&S的总部和‘锦·国际’的办公楼做起比较来。

  “整栋楼这么大呢。”安言笑着说道。

  “真的,爹地和我美国爹地一样棒哦!”欢呼起来,听她语气,苏荷的前夫与这孩子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

  只是苏荷带球嫁人,那男人难道一无所觉?又或是,苏荷在与慕城交往的同时,就已经与那人有了关系,所以那男人也就默认了?

  安言垂眸看了一眼,洋娃娃似的大眼睛,纯真可爱得让人不想再去探究什么——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尽力去做到爱屋及乌吧!

  安言蹲下来,用纸巾将她吃过冰淇淋的嘴擦干净后,便牵着她的手快步往电梯间走去。

  “少夫人,城少现在28楼财务部办公室。”前台COCO见安言过来,忙从前台里走出来,匆匆的在她的前面走到电梯间,伸手帮她按下电梯上行键。

  “谢谢。”安言点了点头,弯下腰将抱在怀里:“这是COCO阿姨。”

  “COCO阿姨好,我叫y礼貌的打着招呼,甜甜的笑脸怎么看怎么逗人喜欢。

  “好,一会儿下来,Coco阿姨请你吃巧克力!”Coco热情的说道。

  “谢谢Coco阿姨,长牙齿,不吃巧克力。”趴在安言的身上,看着COCO,眨巴着大眼睛,那表情可真不像是在拒绝。

  “好了,我们上去找爹地去。”安言看着她只觉得好笑——这个鬼丫头,真是贼精贼精的!

  让她感觉到安全的人,她从来都不拒绝别人的示好;而对于还陌生的人,就算再喜欢的东西,她都会是拒绝——而且还有一个完美的理由!

  “这天性,不知道是象苏荷呢?还是象慕城?”安言抱着她进了电梯,小丫头看见电梯门关上,这才转过脸看着安言说道:“阿姨,其实我可以吃巧克力,可是我不要吃那个阿姨的。”

  “恩,阿姨买给你吃。”安言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阿姨。”小家伙甜甜的道着谢,歪着头靠在安言肩上的样子,让她的心里只觉得一片柔软——有个孩子,挺好!

  安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如故的小腹——和慕城在一起也有三个月了吧,他的动作其实也挺勤快的,怎么还没有呢?难道是自己年龄大了不容易受孕?看来改天真得去看看医生了。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28楼,安言抱着走了出去。

  这是安言第一次来这一层:铁灰色的装修,看起来很符合财务工作的严肃性;而开阔的开放式办公区、围着两面玻璃幕墙的紫灰色办公室,整个色调和布局看起来都极舒服。

  “少夫人,总裁在给财务部全体员工开会,您在这里稍等一下。”安言抱着刚进入办公区,便有一名貌似文员的女孩过来。

  “我给他打个电话。”安言点了点头,将放在办公桌上坐下后,拿出电话给慕城拨了过去:“我们上来了,在公共办公区。”

  “好。”安言挂了电话,对那女孩说道:“城少现在出来,我在这里等他。”

  “哦,好的。”那女孩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便迅速的转身离开了,手上拿着的手机,似乎在发短信或微信什么的。

  安言轻轻笑了笑,眸光转向会议室的方向——看来这个会议开得很辛苦;看来,这个财务系统水很深。

  “爹地,我开会的时候一般不说话。”看见慕城出来,很小声的说道。

  “真棒。”慕城原本凝重的神色,在看到安言和女儿后,便缓和了下来,伸手将抱在怀里后,对安言说道:“在讨论人事问题,准备从高层开始,全部换掉。”

  “这样最好。”安言点了点头,随着慕城往会议室走去。

  ……

  会议室里,慕城、现任财务总监、傅斯安,还有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一边,而方稚和另三个男职员、两个女职员坐在一边,看来应该是财务部的高阶管理人员;

  大家脸上的神色都一片凝重,而方稚的脸色一片莫测的阴沉,五个职员则带着隐隐的慌张与愤怒;傅斯安这边的人,则是丛容的沉默与凝重。

  大家见慕城和安言进来后,都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招呼。

  “接着刚才的议题。”慕城将安言和安排在自己身边坐下后,又接着开起会来,只是大家都发现,他原本因为大家对人员调配问题争执不下而准备发火的情绪,因为安言和的到来,他的表情和语调都柔和了不少。

  “方总离开,虽然我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我们仍然支持公司的决定。但城少一上来就将几大业务总监全部换掉,一来对员工不公平,二来影响公司业务发展,这对公司来说是很危险的。”一个总监模样的女职员说道。

  “恩,还有呢?”慕城冷冷的问道。

  “城少一上来就换掉一大批高职老员工,公司其它部门怎么想?大家以为公司不行了,要裁员!在新品上市的时候,这样的消息不仅影响订货,还会影响公司的股票价格!”另一个男职员说道。

  “还有其它意见吗?”慕城仍然没有回驳员工的说法。

  方稚见还有人想说话,忙用眼神制止住了:“你们听城少的意见。”

  那人见方稚制止,张了张嘴之后,又坐了回去不再说话。

  慕城轻瞥了一下方稚,心里冷冷的笑了——这样的配合,他怎么敢继续用这些人?真是想得太天真了!

  “员工角度,按劳动合同法该补多少补多少,这世上向来只有相对公平,没有绝对公平,各位都是成年人了,这点不必我过多解释。”

  “至于对公司的影响,各位离开后就不再是慕氏的员工,公司的发展就不劳各位操心了。”

  在前一轮的讨论中,慕城基本摸清了董事会几个元老的态度,所以也就不再手软——态度强硬的做了决定。

  “因为各位都是财务部的高层人员,离职会有例行的审计。”

  “现在请各位将电脑交回给新任的审计总监傅斯安先生。三天后,公司会通知各位回公司办理离职手续,补偿金及保密协议,会在离职审计完毕后正式签属。”慕城对傅斯安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可以开始履职了!

  “请各位先签一份审计期间保密协议,然后在十分钟之内离开公司,并保持电话的随时畅通,审计部门有任何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和各位联系,以确保信息的及时准确,不会给各位的职业生涯造成影响。”傅斯安站起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五份文件,分别递到方稚身边的五位职员面前……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40 逼老爷子出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