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9 慕稀的自我放逐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商的语气一直是医生那种特有的疏离和冷淡,突然问起这个听起来有些八卦问题,让安言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出于对井然的信任,加上一直没怀上也曾经疑惑过,对她问得这样直白倒也没有觉得特别的尴尬,当下如实的说道:“快四个月了,频率、那个好像还是挺多的。”

  “你的子宫比较靠后,不容易受孕,你能在两个月内成功受孕,要感谢你先生的努力。以后若还想要宝宝,这种频率可以保持,体位上也可以注意一下,做的时候在腰下放一个抱枕。”

  “另外,在怀孕期间,夫妻生活要有节制,再过两周过来做胎心和着胚芽情况的发育检测,若一切正常的话,一周可以有两到三次。这两周就克服一下,最多一周一次。”叶商说完后,快速的将报告单交给安言:“今天检测这些内容就可以了,下次过来会需要更全面一些的检查。”

  “好的,谢谢叶姐。”安言的嘴角轻扯了一下,看着她勉强笑了笑,便拿着报告单走了出去。

  看着两个男人有些紧张的神色,安言摇了摇头:“一切正常,太小,看不出性别。”

  “恩,正常就好。”慕城边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边接过她手里的报告单仔细看了起来……

  “回家再看。”安言从他手里抽过报告单,转身对着走出来的叶商微笑着说道:“谢谢叶医生,我和慕城就先走了。”

  “慢走,有什么情绪变化、容易烦燥都属正常,注意自我调节就好。”叶商淡淡点了点头后,并不多看慕城和井然一眼,说完后便转身走进了旁边的资料室。

  “她这是?”慕城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时候才想起来,以叶商这样一个有着丰富临床经验的医学博士,为什么会同意到井然这里来:“她怎么会愿意来你这个小诊所屈就的?还是你承诺她什么了?”

  “她最近出了点儿事,来我这里避避难。我就趁机让她在这呆一年等嫂子生产,同时再帮我带几个临床医生出来。”井然耸了耸肩,想将事情说得轻松些,只是那看向资料室的目光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恩,既然是这样,你也没什么危险了。”慕城见他不愿意多说,便也没有深究下去,开了句玩笑后,对井然认真的说和道:“其实叶商除了冷一些,人还是不错的,我倒是觉得可以考虑考虑。如果确实不考虑,就不要让她以为有希望。”

  “我心里有数。嫂子站了很久了,你陪她先走吧。”一向吊儿郎当的井然今天真的有点深沉,深沉得让安言有些侧目了!

  安言拉了拉慕城的衣袖,对井然说道:“帮我们谢谢叶姐,我和慕城就先走了。”

  “好。”井然点了点头,从资料室里收回目光,跟在他们身后送了出去。

  …………

  “她是医学院有名的医学怪人、学霸,只要她选修的学科,一定能拿满分。在学校的时候,她倒追井然,追得很紧。当然,她追的方式是逼着他同她一起选修科目、一起拿满分。”

  “而偏偏井然有学医天分、却不肯用功,只要顺利的混毕业就OK。于是到后来,井然是见了她就躲。井然毕业后,井伯父不让他出国,就在J市开了这家诊所;叶商则出国继续深造。”

  “后来也没听说两人有什么联系,今天突然见到她,倒有些意外。”慕城向安言简单介绍了一下叶商与井然的关系,皱着眉头说道:“能让叶商躲到井然这里来、又能让井然担心的事情,不会小了去。”

  “既然井然不和你说,若不是不方便,就是没必要,你问多了反而不好!虽然大家感情好,朋友之间还是要有空间的。”安言伸手在慕城的腿上轻轻拍了拍,柔声说道。

  “我知道,只是有些担心他。没见他这么低沉过。”慕城伸手握住安言拍在自己腿上的手,转头对她轻轻笑了笑:“你说得对,朋友之间还是应该保留些空间,我们的关系,如果我能帮得上忙,他一定会开口的。”

  “再说,我现在的情况,确实说得上是焦头烂额,他们轻易也不会再将自己的难题丢给我了。”慕城轻叹了口气,想着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过得去的这道坎儿,心里也有些疲惫的感觉。

  “总能过去的,我还等着回家安心的做城少夫人呢。”安言握紧了他的手——这段日子比以往走过的任何一段都要苦、都要累、都要算计、都要小心;因为他,她经历了这样不同的人生;也因为他,她愿意经历这样不同的人生。

  而他,因为生命中有了一个她、有了即将出生的孩子,在这样持续着的算计和疲惫之后,才感觉到偶有的放松和温暖;也有了不敢轻言放弃的责任。

  “好,我也等着那时候,我每天下班回家,你能给我留一盏等门的灯、一个拥抱、一个吻。”慕城温柔的应着,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握着方向盘,两人慢慢的聊着工作与算计以外的话题,拥堵的车道,在这时候反而显得不那么让人讨厌了。

  中途实在是堵的历害的时候,两人便索性将车迁到了旁边,步行到了不远的一家特色西餐厅,慢悠悠的吃完了一份小牛排之后,透过街灯已经亮起的夜色,看见主干道上仍是长长的一条车龙,如蚂蚁搬家般的往前缓慢的移动着。

  “走吧,再晚些,你爸妈得担心了。”慕城拉着安言站起来。

  “要不今天不回去了,这得堵到什么时候呀,等到了,一觉都要睡醒了。”安言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就在车上睡,到了我抱你上去。还有点儿事情要请教你爸。”慕城轻语劝哄着,看着安言有些不耐的表情,才真正明白了安正山和秦菁的苦心——女儿和父母再亲,也不会完全理解在她特殊时期,父母的那种不舍和担心。

  特别是像安言这种独立性特别强的女孩,在父母需要的时候,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付出所有;但从来不认为自己还需要父母——其实,她自己的需要对父母来说也是一种寄托和满足。

  这种感觉,慕城懂。

  在父亲病后的日子,他深刻的感受到了父亲对家庭、对亲情、对子女的依恋,却又不想让他们知道他的这种感情需要。

  虽然安言的父母都还年轻、也很健康,但在他们能去多看看、多陪陪的时候,他愿意陪着她一起,去让老人心里多一些安慰——或许,在内心深处,这也是对父母的一种弥补吧。

  “回去吧,你爸还给我们留着汤呢。”慕城揽着她的肩,出了大门后,便解开大衣将她整个的包裹进了怀里。

  “也是,答应了不去的话,我爸得难受好几天呢。好吧好吧,谁让我这女儿这么乖呢。”安言见慕城做得比自己这个做女儿的还好,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来——对父母,在细节上,她确实是忽略的。

  “主要是我也还需要他的帮助,老婆就辛苦一下了。”慕城看着安言一副貌似乖乖女的小模样,不禁笑了,揽着她的肩快步往车边走去。

  …………

  “唉呀,终于到了,你爸这汤都热了好几回了。”秦菁听见敲门声,忙跑过来将他们迎进屋里:“快进来,外面冷吧。”

  “言言和慕城回来了!”厨房里安正山穿着围裙探出头来,不大的屋里,因父母暖暖的声音和满屋的汤味儿,而漾起一片融融暖意。

  “路上堵死了,我和慕城吃了个晚餐出来,堵着的车基本没动。结果上车又继续堵,我都不准备回来了呢。”安言从慕城的口袋里抽出双手,捂了捂被风吹得有些凉的脸,对妈妈抱怨着说道。

  “就知道被堵在路上了,又不敢打你们电话。”安正山端着一锅汤来到餐厅,笑咪咪的说道:“你这丫头就是没良心,老爸给你留着汤呢,还想爽约?”

  “所以我这还不是来了吗,就想着你这碗汤啊。”安言笑着走过去给了安正山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自己动手去盛汤。

  “信你才怪,若不是慕城拉着你,你能来?”安正山摇了摇头,了然的说道。抬起头来热情的招呼着慕城:“慕城,快过来喝汤,你发过来的文件我看了,你喝完了我再和你说。”

  “好。”慕城看着安言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都不会说句好话讨好父母的吧!

  “安言这是逗您呢,她现在口味儿像是变了,说是特别想爸煨的汤。”慕城走过去接过安言递给他的汤,对安正山笑着说道。

  “得,慕城你也别为她说好话了,这丫头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怕麻烦的要死,做事又没耐心,以前上班的时候,堵成这样就直接住酒店不回家了,何况现在呢。”安正山看着安言,一脸了解的无奈——当然,有疼爱,更有包容。

  慕城见安言将脸埋在碗里,一点儿也没有被揭穿的羞恼,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只有在父母的面前,她才会这么理所当然的不讲道理!

  在他面前?似乎还做不到。

  有一天,也会这样的吧——他喜欢!

  …………

  他们在父母家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便被催着离开了。

  “我和我爸妈平时各有各的事情,一直都是各忙各的,大家也都习惯了。我上班的时候,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也不过偶尔一个电话而已。反而现在出嫁了,他们倒念叨起来了。”安言躺在暖和的被子里,对还在电脑边回着邮件的慕城说道。

  “以前是自己女儿,现在是人家媳妇,感觉应该不一样的。”慕城抬起头来,见她将整个手臂都放在被子外面,便走过去拿起来就塞进了被子:“井然说,你现在最是不能感冒了,会影响胚胎的正常发育,千万要小心些。”

  “我看你也快变得神经兮兮的了,温度这么高,能感冒吗。”安言看着他摇了摇头,直接将身体缩回被子里面,转身后丢给他一句话:“我先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要是天天熬夜熬出白头发来,宝宝出生怕是不知道是该喊你爸爸还是爷爷呢!”

  “安言,你要嫌弃我老也不用拿女儿来做借口吧。”慕城看着她转过身的背影和那嫌弃的语气,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她倒是提醒了他,今天的体检报告他还没有看呢。

  慕城转身关了电脑,从安言的包里拿出体检报告后,直接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一手将安言揽到自己怀里,一手打开体检报告一项一项的仔细看起来。

  看了叶商写的医嘱,又听安言说了当时一直没怀上的原因后,不禁笑了起来:“老婆,看来你这种体质,老公就得多努力才行啊!”

  “算是给自己找到借口了吧。”安言从他怀里转过身来,柔软的脸在他的胸前磨蹭了两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式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

  “怎么叫借口?这叫只要努力付出,总有回报。”慕城放下看完的报告,顺手按了熄了灯后,将整个身体都滑进了被子里:“刚才在车上都睡了一觉了呢,现在还困?”

  “恩,现在特别容易困。”安言点了点头,说话时又打了个呵欠。

  “恩,爱睡总比想吐好,前阵子吃了就吐,看得人怪心疼的。”慕城轻笑着,大手在她的背上轻拍慢抚着。

  “喂,干麻呢。”安言小声的抗议着:“现在宝宝已经在肚子里了,你不用那么努力了,乖,早点儿睡觉。”

  “我倒是很想努力,就怕你身体吃不消。”慕城的声音是克制的闷哑:“别动,我量一下尺寸,现在的不是都不能穿了吗,明天给你做几个新的。”

  “不用了,孕妇商店都有专卖的呢。”安言低声说道——这尺寸她又不是没量过,有他这样量的吗?

  “当然要,以后你的小衣全部由我来设计缝制。”慕城霸道的说道,完全没有安言反对的余地——这老公是做内衣设计的,原来还有这个好处呢!

  安言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咧开一个清洌的笑意。

  在看着安言睡着后,慕城又悄悄的起床,去到与房间相连的工作室,铺开画纸、握起画笔、专注而快速的在纸上落下几笔线条,快速的勾勒出小衣的形状。

  曾经多少个夜晚,因为睡不着而起来画图,那一张张的设计,全是他失眠之后的灵感迸发,如安言所说,一个一个主题,连起来就是他与苏荷爱而不得的故事。

  多久没有在半夜起来绘图了?

  而现在,身边这个女子,让他重新有了创作的**——完全不同的感觉,满满都是幸福和给予。

  宽松流畅的线条一气呵成;素雅明亮的花色,一改孕妇专用内衣颜色过素、花形单衣的现状;透明蕾丝与丝质印花的外贴设计,既保留了内罩杯的棉质特点,又让整个外形不失华贵感。

  特殊的调节扣运用、专为孕妇方便而做的前系带设计,可以让孕妇根据体型变化随意的调整宽松程度;

  底围也用双层宽筋带取代硬钢圈的设计,一来不至于压迫胸腺神经,二来也可以有效防止在不断的长大中将会出现的下垂问题。

  材料说明刚刚弄完,图样还没有完全修好,不知不觉间天已经蒙蒙亮了,一场欢爱、半夜未眠,唯一一次没有商业目的的设计,纯灵感催动让他重新找回属于设计人独有的兴奋与挥撒。

  慕城扭头看了一下还在熟睡的安言,微笑着收起了图纸,关掉灯后回到了床上。

  …………

  第二天.女子监狱。

  “224号,有人探视。”

  “224号,有人探视。”

  随着探试的签条传到狱警手里时,方稚正从车间的流水线上下来。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慕青看着方稚狼狈的模样,淡淡的恼怒压制着心里隐隐的心疼——那个高贵优雅的母亲,为了他被折磨成了这样,让他如何不恼!

  自她被关进来后,慕青也找了人在里面关照,大亏没太吃,却也小亏不断——不管她有多历害,必竟她在家里做富太太这么多年,养尊处优惯了的。她的那些心计对付商业上的对手倒是可以一用,可在监狱这些犯人的面前,却是毫无用武之地。

  所以现在的她看起来确实有些狼狈——一身灰色的狱服、原本大波浪的长发被统一修成了齐耳的刘胡兰式发型,正乱糟糟的顶在头上、没有化妆的面色显得苍白而惨淡、左眉骨处和嘴角处的青淤痕迹让她看起来很有些才与人打了架的村妇般的狼狈。

  “在这里呆着的人都是这个样子,有什么奇怪。”方稚淡淡的说道:“外面情况怎么样?”

  “三家银行的贷款本息已经还清了。‘武发银行’的案子还在调查取证中,股票连续下跌了半个月,在快要跌破发行价的时候,现在开始慢慢的回升。慕城将公司的人员进行了大换血,主要管理岗位上已经没有我们的人,其它的小角色,平时会互通些信息。”慕青简要的说了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和别的银行接触,但公司没有了质押物,仅凭着交情,他们能筹到的钱,应该不足以偿还所有的贷款本息,而且,出了这样的大事,我相信他也不可能从股市上再圈到钱。所以,除了银行贷款,他还用了什么办法筹钱?”方稚看着慕青皱眉说道。

  “因为关系做得到位,他的不动产、加上古温、井然的不动产作为质压物,然后‘亚安’银行的新任总裁做了担保,所以顺利的贷了几笔大额还了银行的催款;‘亚安’银行还特批了一笔款子,目前应该用于每个月银行利息的支付和公司正常营运的开支。”慕青最近还真没闲着,将慕城这边的资金来源摸了个一清二楚。

  “‘亚安’银行?原来的伍行长走的时候只和我说,会新来一个华尔街现今最有名的年轻人,专业历害不说,人的城府也很深,让我别用以前那种方法去打点,等摸清了路子后再动。怎么会先让他们给用上了?还给出这么大的力?”方稚皱眉沉吟着:“莫不是那个傅斯安的旧识?又或是,根本就是慕城培养的人?”

  “是那个女人的旧识。”慕青沉声说道。

  “哪个女人?”方稚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安言。”慕青直接说出了安言的名字。

  “哦?”方稚眸光与慕青对上,微一沉吟,缓缓的说道:“我们算到他结婚是别有目的,却只被他的速度给迷惑了,以为他随便找个女人来应付老爷子;没想到这女人的主要作用是在这里。”

  “我们都让他给骗了!”方稚有些咬牙切齿。

  “他早就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慕青这时候倒显得沉稳冷静。

  “不过,不管他有多大权利,小额贷款没问题,大额贷款必须走正常的程序,‘武发’的案子,他们赢不了,就只有还钱一途,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别让他们从股市里圈出钱来,就算对你到时候拿回企业不利,现在也得把价格拉下去,只要维持在不崩盘的状态就好;”

  “‘武发’的案子一旦过了举证期,你要盯着律师马上安排开庭;‘亚安’这边,最好也能安排人进去,搞清楚他们会用什么办法弄钱,这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不可能不用的;他们用起诉来拖时间,也是为了筹钱,决不能让他们得了逞。”方稚将慕青的消息在心里盘算了几圈后,对他说道。

  “恩,他们所有的宝确实全押在了‘亚安’上面,股市并没有大动作,要拉下来也不太难。我已经在安排了。”慕青点头说道:“‘亚安’这边,我找‘武发’的王行长从上面打点,已经塞了人进去,不过他们是外资银行,对人员的进出把关相当的严格,所以这人进去也只能在基层的职位。高层方面,我再用别的办法去攻关。”

  “阿青,你记住,做大事要不拘小节。谋成一件事情,人、事、势,都要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方稚从位子上站起来,苍白惨淡的脸上一片狠绝的冷洌。

  慕青定定的盯着她看了半晌,母子两人视线做着无声的交流与碰撞,直到最后,慕青缓缓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很好,你能狠心烧了住了几十年的宅子、烧了老陈,我相信你在夺回慕氏这件事上,也不会手软。”方稚轻扬起下巴,嘴角噙起一丝阴冷的笑意。

  “那不是我做的,虽然我也很想这样做,只是我去的时候已经烧起来了。”慕青缓缓站起来,第一次对这件事情,做了一个正面的回应。

  “不是你?难道真是慕城?那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件事把他弄进去?”方稚猛然沉下眸光。

  “也不是他。”慕青看了方稚一眼,转身慢慢走了出去。

  “难道是……”方稚看着慕青的背影,颓然的坐了下来,脸上的冷洌变成一片灰白的死寂。

  …………

  慕氏办公室。

  “四小姐来了。”

  “四小姐好。”

  “行李先放这里,下班前我会过来取。”慕稀将大大的行李箱交给Coco,径直往电梯间走去。

  “好的。”Coco快速的接过她的行李箱,放进了前台后面的储物间里,再出来时,慕稀已经进了电梯。

  …………

  “四小姐。”丁若蓝站起来,看着一脸淡然冷色的慕稀,一时间还不能适应。

  “我大嫂在吗?”慕稀淡淡的问道。

  “安总监在样衣间。我带四小姐过去吧。”丁若蓝从位置里走出来,看着慕稀说道。

  “不用,我自己过去。”慕稀点了点头,大步往样衣间走去——一件黑色双排扣水貂毛领短大衣、一条孔雀蓝的绒裤、一双黑色翻毛短款雪地靴,头发高高的在头顶挽成丸子状,整个人看起来清冷而沉重,早没了往日的张扬与娇纵。

  父亲去世、母亲入狱,这个天之娇女,这算是成熟了?还算是消沉了?

  “安言。”慕稀推开样衣间的门,安言正在和席怜和娃娃一起将参展的样衣拿下来,各自装在修好的图稿里,准备寄到工厂做大货了。

  “慕稀来了。”安言从一堆样衣里抬起头来,朝着慕稀点了点头,回头对席怜交待了几句后,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朝慕稀走过去。

  “去慕城办公室坐坐,我那里乱。”安言拿出手机给韩美林发了信息,让她准备好办公室和里面的小食咖啡后,才看着慕稀说道:“学校的事情全部结束了?”

  “恩,都结束了。”慕稀沉沉的说道,那语气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朝气,低哑的沉重里,是让人心疼的阴郁。

  “安总监好,这位是四小姐吗?”韩美林见安言上来,忙站起来打着招呼,看见她身边一身气的慕稀时,便疑惑的问道——她是慕城后面新招的秘书,是没见过慕稀的。但她的五官与气质中倒也看出一些慕城的影子,与她资料夹里照片比起来,却又是大不同的。所以她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确定起来。

  “四小姐。”安言简单的应一句,便带着慕稀进了慕城的办公室。

  慕城的办公室是在整个办公大楼的最高一层,是以前慕子岩的办公室,慕城接手后,便直接搬了进来,连布局和陈设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一进办公室,慕稀的眼圈便红了起来——这些熟悉的陈设,似乎到处都有父亲的味道。

  “慕稀,都过去了。”安言揽着她的肩膀,带她到小沙发上坐了下来。

  “安言,你有宝宝了?”慕稀吸了吸鼻子,低声问道。

  “恩。”安言递给她一张纸巾,看着她一脸的寡淡清然,再想起初见时候的张扬与肆意,心里不禁有些隐隐的难受。

  “真好,这是这段时间来最好的消息了。”慕稀接过纸巾,擦干了眼泪,看着安言真诚的笑了笑。

  “我准备去法国继续学设计,同时开一个私人设计工作室。方向不一定是内衣,也会涉及一些成衣方面。”情绪平稳下来后,慕稀向安言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多久回来?”安言轻声问道。

  “不知道,也不一定会回来,要看学业完成的情况,和完成后工作室的发展。”慕稀沉静的说道,想了想,对着安言笑了笑接着说道:“当然,也要看国内有没有优质男人吸引我回来了。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婚姻都是可以用来交换利益的,我自然不能浪费了这样的好资源。”

  看着慕稀成熟得过快的脸,安言只觉得心里一阵心疼——没有了亲爱的哥哥可以继续她爱情的幻想;没有了父亲和母亲那遮风避雨的大树,这个女孩决定放弃爱情,为自己谋一条利益的路吗?

  毕竟还是慕家的人,从来都不缺远见和野心。

  “我曾经有过一个刻骨铭心的初恋,我一直以为我会爱他一辈子,就算他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再爱上别人。”安言突然说道。

  “恩?”慕稀一愣,不知道她现在说这些干什么。

  “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在分手的这四年里,我消沉、我颓废、我生活的所有只有工作,没有娱乐。”

  “在遇到你大哥以前,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就算在遇到你大哥之后,我仍然以为,如果再遇到他,我一定会痛到不能呼吸。”

  “后来呢?”慕稀这是第一次听安言讲她自己的故事——这个自从认识起,就给人以淡泊而理智印象的女子,也会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要死要活?

  “后来,我只是听到他的消息,就开始有些发狂了。”安言想起那个试着嫁衣的雨夜,本该是一个女人最期待、最幸福的时刻,却因着那样一句:‘他只是不想伤心而骗了你’这句话,抛下了一直担心她的男人,冲进了磅礴的大雨中。

  “你也会这样?我不相信。”慕稀端着咖啡,看着眼睛这个因为淡漠,而在美丽中显出一股特别气质的女人,脑袋里有些探究的思索:“我一直以为,你的聪明能让你轻松的把握任何一种感情;你的淡泊,会让你视任何一种痴情为负累和笑话!”

  “你怎么会和我一样,也会为了一段感情而疯狂?”慕稀不相信的看着她。

  “你看到的我,是在受了伤后不敢再爱的我。”安言端起果汁轻啜了一口后,捧着杯子将身体慢慢的靠进沙发里,看着慕稀轻声说着,再提起那时,就如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平静而坦然。

  “后来,淋了一夜的雨、发了一夜的高烧,然后,和慕城一起去杭州的路上,从飞机上逃下来去见他。”

  “后来,在真正见面的那一刹那,我居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与轻松,好像一块压在心低的大石,终于以这种方式搬走了一样——如老朋友一般的问好,想起过去的美好时光,仍然会觉得开心和怀念;但两个人之间,却再也找不回当初在一起时候的默契与亲密的感觉了!”

  “我以为我会质问他为什么当年会抛下我,可我更关心的是:我从飞机上跑下来与他见面,慕城会有多担心、会有多痛心。”

  “所以,我与他一分手,便给你哥哥打了电话,然后径直飞去了杭州。”

  “所以,你爱的是我大哥对吧!”慕稀是疑问的口气,却是肯定的意思。

  “遇到你大哥,我发现自己又能再爱了。发现,不论多么刻骨铭心的过去,过去了,就过去了。桎棝我们的是自己的心,而不是那段感情。”安言别有深意的看着慕稀,希望她能明白自己对她说这些的意思。

  “当一段感情失去,我们会痛到以为自己要死去、会绝望到从此以后都不再爱、会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悲惨的人。”

  “可是,当你努力的站直了走下去;当你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时候,你会发现,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让你死、没有人能让你放弃爱。”安言从沙发里坐直了身体,淡然的眼神透着不容质疑的笃定。

  “如果有一天,我大哥要和你分开,你会怎么样?你还会再爱上别人吗?”慕稀突然问道。

  “我会转身离开,按自己的方式继续往前走。会不会爱上别人我不知道,但我会有继续爱的勇气和能力。”安言笃定的说道:“对慕城,我的爱没有当年来得那么汹涌、那么浓烈,却更深遂、更坚持;我不会如当年般轻易的放弃,若不得以放弃,也不会如当年般生不如死;因为我知道,若他爱我,我的痛苦便是他的负担;若他不爱我,我的痛苦便是他的笑话。”

  “所以,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要让自己活得如阳光般透亮。因为,只要你愿意抬头,你就能看见阳光。”安言缓缓站起来,看着站在门口的慕城,淡淡的笑了。

  “只要你愿意抬起头,你就能看到我永远在你的身边。再不许说什么离开、放弃的话,什么情况下都不允许。”慕城关上门大步走到安言的身边,略显粗鲁的将她搂进怀里,当着慕稀的面,用力的吻住了她——什么狗屁理论!

  说什么分开、说什么走后,他不许!

  说什么再爱、说什么勇敢,在他以后,不可以!

  越想越怒,大手紧撰着她的腰、灵动的舌在她的唇齿之间狂野的扫荡着,让她一时间喘不过气来,更别说提醒她,慕稀还在旁边坐着了。

  “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良久之后,慕城在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有些呼吸不畅的挣扎时,才松开了她。

  “你干什么,慕稀还在呢。”安言的脸一片通红,边喘着气边用力的推开他,可他的胸膛却如铁块一样,根本就没法儿推得动。

  “安言,生活永远不会是我们预期的模样,谢谢你今天和我说这么多,或许我会再去爱、也或许我能找到价值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无论是哪一种,我都会让自己看到阳光而透亮起来。”

  慕稀看着慕城在听了安言的话后,恼怒的眼里,更多的其实是担心,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安言说道:“看来我刚才是问错了,我大哥不会主动离开你,你也不要让他伤心才好。”

  “心是自己的,别人如何伤得到!”安言抬头看了一眼慕城,他眼底的深沉让她有点儿害怕起来:“喂,我这是在劝慕稀呢,我们俩儿的事,晚上回去慢慢说。”

  “恩。”慕城这才缓了缓脸色,转头看向慕稀说道:“你先出去散散心,安言生孩子的时候你就回来。”

  “我安排了阿温送你过去,他经常在那边拍摄外景,所以对那边的环境很熟。他会陪着你一阵子,等你在那边找好房子、稳定下来,他就回来。”

  “慕城?”

  “大哥?”

  两个女人看着慕城如安排工作式的节奏,对视了一眼后,不由得齐齐的看向了他。

  原本分别之际浓浓的伤感,在慕城平静的语气里,变成了平常的游学,将两人心里的愁绪一下子全打散了。

  “安言你先回办公室,我还有几句话和慕稀交待一下。”慕城似乎完全不理会这两个女人之间弥漫着的伤感情绪,兀自按自己的思路安排着。

  “好,你们兄妹再聊会儿。”安言看着慕城,知道他已做了全面妥善的安排——这一次的离开,于慕稀来说,无异于一次自我流放,其中的凄凉和伤感不言而喻。

  而他却聪明的将这种伤感化解于无形:于他来说,不过是一次让慕稀避免被方稚事件影响的暂避安排而已。

  这不禁让她想起,上次她见完宁远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在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工作——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冷静而理智;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出对事情最有利的安排和打算;一切,似乎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来,一向自诩淡然而理智的自己,和他比起来真是差得太远了——若真有分开的那一天,或许哭天喊地的仍然还是自己吧。

  相到这里,安言不禁暗自笑了,看着慕稀说道:“丫头,我老公的肩膀今天就借你用一用,你把他的肩膀打湿了,我不会笑话你的。”

  “这是我大哥的肩膀,我想用就用,哪儿用得着你借?”慕稀瞪了她一眼,皱着鼻子说道:“你都大龄产妇了,好好把自己照顾好,要是我们慕家的小宝贝有什么不妥的,回来可饶不了你。”

  安言微微笑了笑,拉下慕城揽在自己腰间的手后,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将空间留给他们兄妹。

  …………

  “大哥!”慕稀定定的站在那里,眼圈红红的看着慕城,想哭的样子却又不敢前进一步。

  “傻丫头,我永远是你的大哥。”慕城朝她张开双臂,低沉却温暖的看着她——这个在几天之间便成熟起来的妹妹,让他的心有些钝钝的生疼。

  “大哥!”慕稀低头轻笑了一下,却在慢慢走进慕城怀里的时候,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大哥,你会不会瞧不起我?我有那样一个妈妈,她、她,她竟然和别人……大哥,我恨她!”慕稀紧紧的抱着慕城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肩窝里——自看到方稚和老陈的事后,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哭出声来、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小稀,她是她,你是你,她不过是生了你而已,你不用为她的行为而自责、羞愧!你永远是那个优秀的慕稀、是大哥心里最棒的女孩。”慕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着她。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妈妈,所以我的骨子里本就有下贱的因子?所以她会和别的男人上床,我会爱上自己的亲哥哥,你说,是不是这样?”慕稀从慕城的肩上抬起头来,满眼的泪水里,充满了痛苦、迷茫和消沉。

  “大哥,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真想杀了他们两个!”慕稀突然激动起来:“大哥,我知道他在里面,我就知道会烧死他!”

  在最信赖的哥哥面前,她再也无法坚持那股漠然而坚强的样子,这些挥之不去的念头,折磨得她都要疯了!

  说到那场大火,她的脸,甚至有些扭曲起来!

  “胡说八道!”慕城沉声低吼起来,双手握着她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慕稀,你给我听清楚:大火的事情,要烂在肚子里不许再提。”

  “大哥?”慕稀看着慕城严厉的样子,不禁下意只的瑟缩了一下:“大哥,你知道是……”

  “我和你说了要烂在肚子里,和大哥也不许再提!”慕城沉着脸低吼道。

  “我知道了。”慕稀从没见过慕城这种表情,吓得连连点头。

  慕城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看着她柔声说道:“爸爸不在了,你出去散散心是挺好的。对于爱情,你还小,分不清崇拜和爱情的区别。”

  “就算对大哥的感情太深,也是因为在你成长的青春期里,只有我一个人扮演着你的爱情的幻想对象,时间长了,就以为是真的了,这叫恋兄情结,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你找个男人谈次恋爱,你就会发现大哥和恋人是不同的。”慕城轻柔的劝着他,只字不提大火的事情。

  “大哥……”看见变脸如此之快的慕城,慕稀有些不适应的看着他,斗大的眼泪无声的直往下滴。

  “你记住,你姓慕,是慕子岩的女儿!不要和那个女人相提并论。”慕城从桌上抽出纸巾仔细的帮她擦了眼泪,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小稀,大哥希望你能忘了这次看到的、经历的事情,真正长大起来,认真的去谈一次恋爱,就算有可能会失败;认真的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就算不知道结果。那时候你会发现,现在你所在意的、你所执着的、你所害怕的,都不再重要。”

  “好。”慕稀轻轻低下头,涩涩的应着——有了那样一个母亲、有了那样一种经历、她连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怎么还敢谈爱情?

  “大哥,我真要走了,否则就赶不上班机了。”慕稀将头抵在慕城的肩膀,深深吸了口气后,抬头给了慕城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伸手将他被弄皱的衬衣拉好后,轻声说道:“真被那个女人给说中了,衣服都被眼泪打湿了。”

  “放心,她不会笑你的。”慕城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揽着她的肩膀缓缓往外走去。

  …………

  一楼大厅,古温正和安言坐在接待区轻声聊着什么,慕稀的大行李箱正醒目的放在古温的脚边。

  “可以走了?”古温见他们兄妹走过来,便站了起来。

  “走吧。”慕城看着他点了点头。

  “大哥放心。”古温对慕城点了点头后,拉起慕稀的行李箱,淡淡的说道:“可以走了?”

  慕稀深深吸了口气,转身给了慕城一个紧紧的拥抱:“大哥,我走了!”在松开他时,惦起脚尖凑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 049 慕稀的自我放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