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2 传奇夏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知道我要报复?那你是故意的?”慕城看着她叹了口气,张开双臂将她轻轻的揽入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带着恨恨的口气说道:“昨天晚上你说的话,我没有回应,你便以这种方式来抗议是不是?”

  “你定要听我一个妥协的回答才满意是不是?”

  “我承认,我小心眼儿了,我嫉妒你和夏晚之间的默契;我嫉妒你在夏晚面前毫无顾忌的提要求、发脾气;”

  “慕城,我不是……”安言抬起头看着他----看着这个以为她生气了不告而别,所以放下公司所有的事情追过来的男人,再多的不满也都没了、再多的妥协,她也认了!

  “你听我说。”她还没说完,慕城便打断了她,看着她妥协着说道:“但是,你既然提了要求,我自然得努力做到,努力做个不那么小气的男人。安言,我会努力做一个懂你、理解你、尊重你的丈夫。”

  她以为他只是追来,告诉她,他爱她!因为爱,才会小气;因为爱,才会霸道;却不想他竟然是妥协。

  安言有些意外看着他,半晌,才讷讷的说道:“其实,我只是知道你今天开记者招待会,怕知道我出差会担心,所以才没告诉你的,你开完招待会,我正好又在飞机上。我不是离家出走。”

  慕城一脸的妥协和无奈,又带着满满宠溺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满心以为的妥协,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她早上重新睡了一觉起来后,已经决定将昨天晚上的谈话给忽略掉。

  夫妻之间,很多事情,真的没办法讲道理;关于夏晚的问题,她也不能强迫慕城给一个答案----他是个骄傲的男人,就算他在慢慢的了解两人的感情后能做到不介意,可明明白白的答应,对他来说是件太难的事情。

  夫妻之间的相处,让她慢慢明白:很多事情是没有答案的。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她便起床,将家里略略打扫了一下后,便拎着简单的行李出门了。

  “我已经决定不要你的答案了,也决定以后都不用那种口气和你谈话了。我学会向你撒娇好不好?”安言看着慕城皱起眉头的脸,带着些妥协、带着些抱歉,当然,更多的是让人疼爱的娇憨。

  “你呀!”慕城叹了口气,揽着她慢慢往前走去,而在叹了口气之后,也没再说话,两人各自吃着手中的冰糖葫芦,在西湖边古典宫灯的斜影里,慢慢往前走去。

  …………

  “慕城?慕城,你有些发烧了。”在慕城坚持绕着湖边走了三圈后,一回到酒店,安言就发现慕城有些不对劲。

  “是有点儿高,睡一觉就没事了,别担心。”慕城拉下她的手,哄着她去洗了澡后,自己又拿出笔记本电脑处理了几封邮件,实在觉得头有些晕沉了,这才关了电脑后,也没洗澡,脱了衣服就躺在了床上。

  安言洗完澡出来,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温度不算太高,却也决对不低。当下便换了衣服准备出去买温度计和退烧药。

  “安言,回来。”慕城原本也没睡着,见她换衣服,便起来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先睡会儿,我去买药。”安言用手撑着床坐起来,看着他皱眉说道。

  “我不吃药,你帮我倒杯开水,我睡一觉就好了。”慕城伸手拍了拍她的脸,柔声说道:“是真的,我从小发烧都不吃药。”

  “好,你先松开我,我去倒开水。”安言也不勉强,朝着他点了点头。

  慕城这才松手放开了她,在看着她站起来后,眼皮有些撑不住的又闭上了眼睛。

  安言出去给服务生打了电话,让他们送体温计后,又给井然发了信息,问了慕城发烧常吃什么药。

  井然却紧张的回了电话过来,语气里是隐隐的不悦,似是责怪安言没有照顾好慕城:“怎么会发烧了?他好多年都没病过了。”

  “我在杭州出差,他今天下午过来的时候还挺好,回到宾馆就病了。”安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慕城,知道他生病一定是和自己有关,心里不禁也有些愧疚,后悔在他压力这么大的时候,还和他闹脾气。

  电话沉默了半晌才说道:“他不爱吃药,你让他多喝白开水、让他流汗,流一身汗后马上就好。”

  “知道了,谢谢。”安言轻应了一声,正拟挂断电话,井然又接着说道:“大嫂,我大哥在心情极差的时候,身体就会出问题。他现在最在乎的人是你,拜托你帮我们照顾好他。”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安言低声轻应了一句。

  “没事,你也别太担心了,他的病来得快去得快,偶尔病一下有利于杀死细菌。你们也趁机在杭州多停留几天,就当补蜜月吧!”井然的情绪似乎转得很快,挂电话之前,全然没有了刚接电话时的不快,反而来安慰安言不要担心。

  “恩,我去看看他,有问题我再给你电话。”安言挂了电话,便将开水瓶拿进了房间,倒了满满一杯白开水,爬上床扶着慕城坐起来。

  慕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靠在安言的身上,很配合的将一大杯白开水喝了个杯见底,在重新躺下时,额头有些微微的渗汗。

  安言又给他加了一床被子,自己则拥着小棉被半躺在旁边的沙发上,半夜起来好几次,只要他出一身的汗,她就给他换一身衣服,再喂一大杯白开水。

  如此反复,在早上6点多的时候,温度差不多已经正常了----白开水对他果然是管用的。

  安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在给他换了最后一身衣服后,抱着小被子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

  “安言?”慕醒来的时候,看见安言抱着被子窝在沙发上,便将自己盖过的被子拿掉之后,将她抱到了床上。

  “你怎么起来了?还烧不烧?”安言一被移动就醒了,伸手就去探他的额头。

  “不烧了,你也过来睡会儿,可把我女儿她妈妈给累坏了。”慕城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揉着她有些发黑的眼圈,心疼的说道。

  “还好,你睡的时候我睡了一会儿的。”安言拉下他的手,伸手拿过放在床边的温度计递给他:“再量量。”

  “好。”慕城听话的将温度计放到自己的腋下,便搂着她一起躺了下去。

  等到了时间的时候,安言却已经睡着了,只是迷迷糊糊的将手伸向他的腋下,闭着眼睛说道:“我看看,还烧不烧?”

  慕城心疼的抓过她的手,轻声说道:“看过了,不烧了,睡吧。”

  “恩,我睡了,你再喝杯水,去洗个澡。”安言点了点头,将手收回被子里后,便沉沉的睡着了。

  慕城在流了一夜的汗之后,身上的寒气基本被排了个干净,去冲了个澡出来后,便已是神清气爽了。

  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9点多了,他给傅斯安打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沟通着给‘亚安’的计划书需要突出的重点,以及数据测算的方向,交待完接下来的工作后,便又回到床上又睡了一回。

  一个是一夜没睡、一个是流了一夜的汗身体虚,这一觉,两人直睡到了下午的2点。

  “几点了?你好点儿没有?”安言窝在他的怀里,懒懒的不想动。

  “还早,你再睡会儿吧。”慕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道。

  安言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伸手从枕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下午2点了。便翻身半趴在他的身上,凑过唇去在他的额头上测了测温度。

  “睡了一觉,差不都恢复了。”慕城点了点头。

  “那就好,该起来了,我是5点的飞机,现在起来还来得及吃个晚饭。你几点走?”安言感觉他的体温确实正常了,这才放下心来。

  “我也5点,你一晚上没睡,多睡会儿。”慕城揽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她,轻拍着她的后背,不许她起来。

  “还好,差不多睡够了。”安言双肘撑在他的胸前,皱眉说道:“井然说你壮得像头牛似的,好多年都难得病一次,昨天你干麻了?”

  “想你想的。”慕城看着她坦言道。

  “把自己弄病了好折腾我?”安言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轻哼了一声。

  “哪儿敢。”慕城委屈的看着她,一副可怜的样子,让安言不禁失笑起来。

  …………

  在吃过早餐后,慕城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她的手,并肩往外走去----因夏晚而生的波澜和不快,在对她不告而别的担心里、在她一夜不睡的照顾里,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而她因为他的小气吃醋说出的那些口不择言的话,更是早在与成绯一起大朵快颐的时候,就已经发泄完了。

  对这样一个看起来强悍,却因着她变得小气和脆弱的男人、在她面前能放下所有骄傲的男人,她觉得自己那些自以为是的逻辑都可以放弃----爱情,有时候没有逻辑可讲、没有道理可讲。

  ………

  三天后。

  夏晚通知慕城,总部的老大来华,请他去‘亚安’中国总部,双方做一次非正式会谈。

  “斯安,都准备好了?”慕城挂了电话对傅斯安问道。

  “一切OK。”傅斯安自信的点了点头。

  安言看了一眼慕城和傅斯安,原本想给夏晚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想了想,还是没打----夏晚的目的同样是促成合作,若有可以透露的消息,自然不会不告诉慕城。

  自己了解情况,也不过是心安而已,对事情的进展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惹慕城不快!

  得,还是算了。

  安言打消这个想法,对慕城和傅斯安说道:“你们准备吧,我回办公室去了。”

  “恩,进展情况,我随时给你电话。”慕城向她点了点头,在她离开后,便与傅斯安将文件全部检查了一遍后,并没有继续做修改,便径直去了‘亚安’银行中国总部。

  …………

  “以上是慕氏在中国市场历年来的表现。以及与贵行合作,能给贵行带来的收益。”傅斯安将计划书的PPT版做了介绍后,便回到了坐位上。

  “数据都很漂亮,慕氏在中国的发展也很传奇。但这个计划是一个三年项目,对于Sam提出的计划,我们非常认可,如果他在亚洲其它地国家或地区,比如说香港、日本、新加坡提出来,我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可现在是中国,中国人做企业会急功近利,注重短期利益,加上慕氏最近确实有些不好的信息,包括内部管理的、包括家族斗争的,这让我们对这个项目是否能达到预期的合作效果,很是担心。”Mike坦诚的说道。

  “慕城,你也知道,商务会谈我一般不会说这些触及谈判核心的问题,但是我们非常重视Sam回国后第一个项目的表现,也不想打击他的兴趣,所以我这次来,不是要否定这次合作,而是希望你们能说服我。”Mike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夏晚的----明明确确的表示,不是对他的眼光和计划有疑问,最后不管怎么决定,都请他不要有情绪。

  由此也可看出总部对夏晚的看重了----一个项目是否否决,除了考虑收益与合作安全外,也考虑到了他这个提出项目人的情绪和想法。

  夏晚只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我能有今天,实力、运气,都很重要,更重要的是眼光。”

  一句话,让Mike就算对这个案子再有疑虑,也不得不再三慎重考虑了----他的眼光成就了过去在华尔街的神话,如果否定这次合作,是否意味着将与另一个神话失之交臂?

  Mike与随行助理低头认真看着手里的计划书,精确而直触利益核心的分析,显得相当的老道而犀利,隐隐可见夏晚当年精准狠历的行事风格。

  “这计划书是傅先生做的?”Mike的助理边看边随意的问道。

  “傅斯安,慕氏现任审计总监,监管公司财务系统。”一身深蓝色西服的傅斯安,低调却自信的介绍着自己目前的身份。

  “恩。”点了点头,在Mike耳边说了几句,只见Mike轻‘咦’一声,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慕城一眼,又低下头去仔细的将计划书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连一个标点都没有错过,偶尔甚至还拿出计算器对着报告进行测算。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Mike才文件从眼前移开,抬头对慕城说道:“计划书所列的收益预算和合作方式,与Sam做的基本吻合,现在我比较关心的是,贵公司目前危危可岌的现状能否有能力完成计划书中的这些项目。”

  一直沉默的慕城,这时候才开口说话:“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只有Sam这样惯会冒险的玩家才敢提出来,也只有我这种满脑子创意的设计人才敢接手;”

  “Sam看中的正是慕氏现在的危机----如果没有这次危机,慕氏不会改变,你们在中国将找不到合作者!而我看中不是‘亚安’,而是Sam对机会的把握能力;慕氏的这个项目,傅斯安手上至少有三家银行可以合作;但是即便‘亚安’不是唯一,Sam却是唯一;所以,你我都别无选择。”慕城知道Mike真正的担心,但慕氏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让人建立起信心----他能做的,就是险中求胜这一招。

  看了傅斯安一眼,凑在Mike耳边说了几句话,Mike点了点头,略作沉吟后,便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在夏晚、慕城、傅斯安三个人的心里同时一紧时,向慕城伸出了右手:“合作愉快!”

  慕城压下心中的惊喜,从容的站起来,伸手也Mike轻轻一握,脸上的笑容真诚而大气:“合作愉快!”

  Mike松开慕城的手,对着夏晚大笑起来:“你知道我做这个决定有多难,你该笑笑了。”

  “我在心里哭,你亲自跑这一趟、又说出一大堆难处,最后才同意,那我还不得再多卖给你几年?”夏晚看着他了然的摇了摇头,懒懒的站起来向他伸出了右手,嘴角噙着无奈的浅笑。

  “几年?至少得把这个项目做完!”Mike握住夏晚的手,眼里闪过狡黠而得意的笑意----这场合作,确实是一个值得去做的冒险;而夏晚这么急切的想达成,除了这是他回国的第一个案子外,当然还有私人的目的!

  所以,Mike对此心知肚明,却也不点破,反而借着这个项目,可以在原合同条件上,把夏晚在‘亚安’的服务合同多签几年,这省下的钱,几乎也抵得上一半项目风险了。

  本来项目就只有50%的风险,现在又赚回了25%,对于这个买卖,Mike显得相当的得意。

  “Mike,慕先生还在呢,这事儿咱们私下再聊!总之,我不会让你白跑这一趟;但你也不能让我太吃亏,你说呢?”夏晚看着Mike狡猾的脸,脸上是淡然的笑意----他倒是不算吃亏,只是以后会少了谈判的畴码,不过,为了那个丫头,这也值了!

  慕城看着夏晚,眸光不自觉的暗沉了下去----他如此的用心,为着是谁,他自然明白!

  而此时的他,竟然无法拒绝。

  “好啊,咱们私聊。”Mike大笑着回到了坐位上,就签约仪式、合作资源整合方面的问题,继续做更深入的探讨和确定。

  在工作上有了更深入的接触后,慕城对夏晚在金融方面的触觉和能力,又有了新的了解,也知道了傅斯安对他的推崇绝无夸大,而他能从华尔街走出来、让他的上司只是担心让他不开心而亲自来这一趟,正如他自己所说:一切的成功,绝非偶然。

  如果没有他对安言的那份心思,在这个项目的合作上,慕城在越了解他后,兴趣越浓----安言对他只是兄弟之情,可他对安言,能完全放下吗?

  慕城看着夏晚举手投足间的霸气与自信,稍稍的闪神后,便又将全付精神放到项目的沟通上去了----于慕氏来说,没有这个机会,慕氏的现在将是一个解不开的死局。

  …………

  慕氏设计室。

  安言正在开下一季的产品研发分组会,便接到了慕城的电话:“安言,一切顺利,已经进入合同细节谈判了。”

  “真的?恭喜你!”安言听见慕城在电话那头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悦,心情不由得也激动起来----慕氏这次的危机,随着与‘亚安’合作的敲定,算是熬了过去。

  “安言,下班了在公司等我,谈完合同后我想马上见到你。”慕城的声音微微嘶哑着说道。

  “好,你安心谈事情,我在公司等你。”安言淡然的声音,有一种让人的安心的感觉。

  听见电话那边慕城与夏晚的招呼声后,安言微笑着挂了电话。

  “我们继续。这一组做买手,这四组按原有的工作方式做原创,最后一组做客户定制。”安言将分组表贴在白板上,在原有的工作方式上,增加了一个客户定制组,同时将买手组也独立了出来。

  “安总监,买手组和定制组,与其它组的产品结合怎么做?”席怜问道。

  “买手组负责向其它各组提供创作讯息,同时也做设计,产品以内部购买的方式流通,你们四组,谁看中了买手组的作品,都可以买过去。”

  “定制组只针对单一客户服务,作品原则上不能与公司原有货品冲突,这是一个全新的尝试,目的在于让我们的设计走下神坛,更贴近消费者。”安言解释道。

  “我们的产品定位,一向是引领风潮,创造时尚,如果加入买手和定制元素,是不是意味着要放弃这样一种定位,去做跟随和迎合?”席怜提出一个更接近这次分组改革本质的问题,语气里带着疑问和质疑。

  “不能说放弃,只是一种尝试。加入买手的仿制设计和定制元素,也可以做到创造时尚,这一点我和慕城曾经有过沟通。”

  “至于要不要去跟随和迎合消费者,是公司的产品发展导向问题,目前慕城也还没有定论,所以目前只做这样的尝试,但不改变我们产品规划的定位。”安言看着席怜,解释着这次分组改变对产品定位的影响,对于她能从分组的变化中,看出上层决策对产品规的重新定位,不禁对她的能力看重了几分。

  “我知道了,先这样做吧,我们等着安总监和城少确定大的方向。”席怜点了点头。

  “好,没有别的意见就分头去准备吧。关于现在已经下单的大货,席怜注意按进度表跟进货样。”安言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

  在大家离开办公室后,安言将分工和年度产品规划设想整理成文字稿,发给了慕城的邮箱,到了这个时候,产品的方向必须得确定下来了。

  对于慕氏之前的大方向,她花了一些时间去了解,但对于新年度的方向,一直还没有时间和慕城去沟通确认。

  “从设计师角度,我非常欣赏和佩服慕氏之前的产品思路,而的确,在这样的思路下,也使整个国内的产品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从经营的角度,我虽然做了定制的市场化尝试,但全面开放设计态度是否就意味着对市场的屈服?对设计灵魂的放弃?”

  “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敢做更多的思索,需要你来给些意见,你的身份想来在这个时候是适合的----一个天才的设计师、一个创造慕氏产品神话的人、同时又是一个需要对股东负责的经营者。”

  安言将这段话,作为邮件的结束语,一并发给了慕城----在设计上,她自认为还是没能超得过他的天分;所以谈到设计,在他的面前,她一直是仰视的姿态。

  就如慕城开玩笑的说过:在设计上你可以再自信些,若是在夫妻相处方面,你能这样看我就好了。

  “天分这东西,还真不是后天努力可以改变的呢。这一点,我真是甘拜下风啊!”安言自语着,见屏幕上显示已发送的字样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看窗外,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

  “还要多久呢?”安言摸了摸饿了的肚子,突然想起,他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紧张和兴奋之中,怕是也没吃东西吧。

  想到这里,突然想给他一个惊喜----‘亚安’合作的确定,对于慕氏和慕城来说,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和开心的事情。

  当下抓起外套和车钥匙便往外走去。

  …………

  走出办公室,大厅里的同事早已经走了,只有丁若蓝知道她还没走,给她留了廊灯没有关。

  好久没有这样加班了,希望过了这一关,一切都可以重新步入正轨。

  安言伸手将廊灯关掉了一半,走进电梯后,心里不禁一阵感慨。只是在走出办公大楼再回身看时,仍有好多层的办公室的灯是亮的----市场部、销售部、财务部、人力资源部!

  呵,以前下班最准时的就是财务和人事,现在倒是和销售一样的忙碌了,慕城的高压政策,看来效果还是挺明显的。

  安言笑了笑,穿过大厅快步往马路对面走去。

  *

  “蓝美人五个、紫黄冠一对。”

  “然后这种奶油蛋糕和现烤面包,各50份,每5个包一份,现在帮我送到对面慕氏办公大楼。”安言来到那家24小时营业的西点饼屋,为自己和慕城、傅斯安点了几份特别的糕点后,又点了一大堆面包和蛋糕。

  “小姐是给加班员工吃的吗?”服务生边打着包,边问道。

  “是啊,冬天加班挺辛苦的。”安言微笑着说道。

  “你是新的老板娘吗?我在报纸上见过你,以前的老板娘可没这么好。”服务生看了看安言,不确认的问道。

  “我比较贪吃,所以喜欢和大家一起吃。”安言笑笑答道,见电话响起,便接了起来:“怎么样?结束了吗?”

  “还要一会儿,你先回家吧,你一个人在办公室我不放心。”慕城的声音有着淡淡的懊恼----他没有料到会和对方谈到这么晚,早知道会这么晚,就不要她在办公室等了。

  “恩,你安心谈事情吧,我到了给你电话。”安言抬腕看了看时间----这时候赶过去,时间或许刚刚好。

  “恩,让王永送你回家,我这边结束了马上回来。”慕城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后,这才挂掉了电话。

  “小姐,打包好了。”挂了电话,服务员已经将糕点全部打包好。

  “谢谢,这些帮我送过去,到了会有人给你开门的。”安言点了点头,买了单后,给汪思龙打了电话,让他下来接蛋糕,然后拎着另一盒蓝美人和紫黄冠往车上走去。

  …………

  “MR.慕,不好意思留你到这个时候,我想你一定急着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太太,我就不留你吃饭了。”收起面前的文件,站起来与慕城边握手边说道。

  “明天若两位还不走的话,我倒想和我太太一起请两位一起吃个便饭,我太太听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想向你讨教一下育子经验。”慕城从夏晚那里了解到这个特别喜欢向别人提起她两个可爱的孩子,而Mike也同大多数美国佬一样,对家庭的重视甚至还在工作之上。所以便提出了这样的邀请----虽然今天双方已经谈得比较愉快了,在深入的沟通后,已经有了信任的合作基础,但只要今天和Mike会谈的消息一经暴露,慕青那边定会有新的动作。

  所以,让Mike有机会多了解他、多了解慕氏,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且,他不直接邀请Mike,而是转向身为助理的,让这次邀约显得更加的随意与轻松,公关的痕迹就淡化了许多。

  果然,睁大了那双标志性的大眼睛,看着慕城说道:“真的吗?慕先生和太太是新婚吧,这么快就准备要宝宝了?”

  “我太太已经11周了,现在检查什么的又听不见胎心、看不见胚芽,她这第一次当妈妈,虽然医生说了正常,她还是特别紧张。”提起安言的紧张,慕城不禁笑了起来。

  “是不是天天查百科全书,看看宝宝这个时候是什么样子?会不会缺这个少那个?”也以过来人的姿态笑了起来。

  就孕妇的情绪话题,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定下了明天的家庭聚会,当然,少不了也邀请了夏晚一起参加。

  …………

  “很不错的年轻人,居然对她太太的怀孕周数都记这么清楚,很难得。”在慕城和傅斯安离开后,Mike赞许的说道。

  只是,了解他的和聪明如狐狸的夏晚,都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是否夏晚提前透露了他们的喜好,又或慕城研究过他们,所以刻意打出家庭温情牌来讨好。

  夏晚扔给他一只烟,淡淡的说道:“他太太的设计才华不亚于他,而且,极有个性,能找到这么个宝贝夫人,他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你说这样的太太,怀孕他紧不紧张?”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想见见了,能让这么个有才华的男人死心踏地的女人,一定是个聪明至极的女人。”Mike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夏晚提了起来。

  “恩,明天见。”夏晚一语双关,倒让Mike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能变正经点儿!”

  两人相视一笑,掐灭了烟后,与一起起身往外走去。

  …………

  “大哥,若没有意外,这合同便是敲定了。”走出‘亚安’办公大楼以后,傅思安才开口说话。

  “恩,我看也是,你开始做资金使用计划,合适的时候通知法务部撤消诉讼。一会儿帮我给华青打个电话,让他关注这两天所有媒体关于慕氏的报道。”慕城点了点头,为这个进展高兴的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慕青的新闻攻势,有了第一轮,自然就会有第二轮。

  而时机,现在则是最好的虽然来得匆忙和隐蔽,但只要有心,总也有办法知道。

  这么好打击慕氏的机会,慕青不会不用----更何况,这个方案在签约之前,也必须要给各股东过目确认的,就算慕青的意见可以忽略不计,手续也必须得正常履行。

  想到这里,慕城倒是从另一个角度放了心----只要有打击慕氏和慕城的机会,他至少不会对安言下手。

  所以,一边要警惕着他的行为,一边也在适当的时候放些消息给他----狗急跳墙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不玩儿他到筋疲力尽,这个游戏就必须一直继续下去!

  “好,我这就去安排,大哥快回去吧,嫂子一定等急了。”傅斯安夹紧了手里的资料袋,向慕城点了点头。

  “路上小心。”慕城沉沉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抬眼看向那华灯一片的夜色——安言那张泰然若素的笑脸,在这样的灯火斓栅里,直直的闯入了两个人的眼底:如那万千灯火中最暖的一盏:带着静谧的喜悦,让人无法移开眼去。

  *

  “安言?”慕城有一刹那的呆滞,片刻间,那短短的不信便被一股巨大的喜悦所代替,松开傅斯安的肩膀后,快步的朝安言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想见我,我就来了。”安言手里拎着蛋糕笑意盈盈的朝他走来。

  傅斯安看着一个快一个慢的脚步、看着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身影,脸上露出暖暖的微笑,对着夜空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斯安,有礼物送给你。”安言扬声喊道,在他转过身时,安言扬手向他举起手里一个精致的蛋糕盒,在街灯的映照下,她依在慕城怀里的样子,幸福而平静;她脸上的笑容,一片璀璨而灿然。

  傅斯安只觉得心里微微一热,扭身站在那里一时间竟迈不开脚步去。

  “斯安,安言送给你的呢。”慕城伸手将安言揽进怀里,看着傅斯安温润的说着,同时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递给他:“帮我开回去。”

  “谢谢嫂子。”傅斯安忙从安言那烂然的笑脸里收回视线,快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接过蛋糕和钥匙后,胡乱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快步走去,慌张之中没看清路,差点儿撞在路旁的广告牌上,那模样狼狈又可爱。

  “斯安,停车场在那边。”慕城的眸光闪了闪,看着傅斯安轻声说道。

  “哦。”傅斯安回头看着他们尴尬的笑了笑,才又转身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斯安真奇怪?”安言抬头看着慕城不解的问道----这个傅斯安,沉静的时候与慌张的时候,简直不是一个人。

  “他在客户面前不是这样。”慕城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低低的说道。

  “他怕我?”安言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他低沉幽暗的眸子,似乎若有所悟,当下忙转了话题,笑着对他说道:“快走吧,我买了蛋糕给你庆祝。”

  “恩,你不是说回家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慕城解开大衣的扣子,将她整个包进自己的怀里。

  “想给你一个惊喜。见到我高不高兴?”安言将整个人都缩进他的大衣里,着脸看他的模样,十足的小女人样子。

  “高兴。”慕城低头看着她,这个在他的身边越来越柔软的女人,竟然也懂得了用自己来给他惊喜----她越来越知道,她对自己的重要性了吗?

  “安言,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慕城紧拥着她,几乎要将她抱得脚尖离地了。

  “因为今天谈成了?”安言故意歪曲着他的意思。

  “你明知道不是的。”慕城将额头轻抵着她的额头,并不介意她的调皮。

  “哦,原来不是!那是因为我知道老公会饿,体贴的买了蛋糕过来?”安言伸手拉下他的头,凑唇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因为你想我了,把自己送到我怀里来了!”慕城轻笑着吻住了她,微凉的唇,在彼此的交换辗转里,迅速变得温暖起来;夜灯下,紧紧相拥而吻的身影,暖了这一街的冷意、化了这一夜的冷风……

  “MR.慕?”晚了一会儿下来的Mike和夏晚,一出门,便看到这另人感觉温暖有爱的一幕,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温暖而带着些滑稽的笑容。

  “哇,真浪漫!”捂着嘴喊起来:“原来中国人也这么大胆呢!”

  “心情真好,看样子不用我请客了!”夏晚冷哼了一声,眸光从那两人灯下辗转的头上移开,沉着脸往前走去。

  “嗨,Sam,难道你也想女人了?”Mike笑着看欣赏了一会儿这温暖的一幕后,才拉着追上夏晚那看起来有些孤寂的背影:“要不今晚咱们不聚了,给Sam找个女人去。”

  “闭嘴!”夏晚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Mike一眼,三个笑笑闹闹的继续往前走去----但夏晚一整晚的心情都不好,将Mike罐了七八分醉才罢手。

  …………

  “虽然我很高兴,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你、和你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但我还是不同意你以后这样做!”慕城松开她被吻暖的唇,握着刚刚被他捂暖的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与能见到你比起来,我更想知道你的安全的、温暖的。一切都好好儿的。”

  “别念我了,有礼物送给你。”安言拉着他转身,却被他用力拉回到怀里:“不着急,慢慢儿走。”

  说着便用大衣将她仔细的包好,拥着她慢慢的往车边走去。

  “紫黄冠,代表胜利,你必须吃了。”回到车上,安言拆开蛋糕,用勺子舀了喂到慕城的嘴里。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一个紫黄冠、两个蓝美人,瞬间全下了肚。

  看着满脸彩色奶油的彼此,两人不由得都乐了,伸手去擦对方脸上的奶油时,却又笑闹着拥吻在一起,将彼此脸上的甜蜜全吻进了唇里。

  知道安言晚上只喝了杯牛奶,然后便买了蛋糕一直在外面,忍不住又念了她一回,这才打电话去订餐:“你想吃什么?”

  “面条,你煮的。”安言笑着说道。

  “那好,咱们回家。”慕城挂了刚接通的电话,侧身帮她拉上安全带后,在一片华灯璀璨中,缓缓往家里开去。

  …………

  “安言,也别都吃完了,小心撑着。”慕城煮的是西红柿牛肉面,还加了一点点醋----她本就爱吃酸的,现在似乎更爱了,吃什么都要加醋。

  “还好,不觉得撑呢?”安言从大碗里抬头脸来,看着慕城有点儿莫明的问道:“我吃得很多吗?”

  “不算少。”慕城将她面前的盘子拉开,扯了纸巾递给她:“一会儿饿了我再给你煮,一次少吃点儿。”

  “那是你手艺进步了,我觉得特别好吃。”安言接过纸巾擦了擦嘴,便也不再去争那还没吃完的面。

  “应该说,老公做的东西总是这么好吃才对。”慕城笑着说道。

  “这么肉麻,我可说不出来。”安言看着慕城笑了。

  *

  而在城市的另一角,傅斯安将那盒做成花形的蛋糕小心冀冀的放进了冰箱里,自己却烧水泡了一碗方便面,将就了一顿。

  在加完班,上床睡觉时,还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那让他心暖的蛋糕,只觉得这一夜,睡得特别的香。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52 传奇夏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