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3 身份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天下午三点的时候,慕城便收好了文件来到安言的办公室:“可以走了吗?我们还需要去菜场买些食材回去。”

  “原来会做饭比会画图还要重要,这是我今天最重要的体会。”安言拎着已经收拾收的公文包,笑着从办公桌里走出来。

  “主要是心意,倒不在乎做什么大餐。鬼佬有时候特别看中家庭氛围,咱们这也算是投其所好。”慕城伸手揽过安言,和她一起往外走去。

  刚走到电梯口,便看见华青匆匆的走过来,脸上一片慌张。慕城当下脸色一紧,沉声问道:“什么事?”

  “办公室说好吗?”华青抱着电脑看着慕城。

  “跟我进来。”慕城看了她一眼,揽着安言的肩膀又回到了设计部办公室。

  “仓库有人闹事,说公司违法加班,要求支付三倍加班费;”

  “工厂在闹罢工,说今年公司将订单给了外厂,自己工厂的订单只有三分之一,接下来连三分之一都没有了,工厂只能接外单养活自己了,煽动着大家辞工回乡;”

  “柜台促销员和顾客吵架,被商场处罚,然后整个柜台的员工大闹商场营运部,已经惊动商场的保卫科和协警。”华青打开电脑,都是刚收到的信息。

  “这只是内部各部门上报的信息,从时间和密集度上来分析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外部也有网络消息,我让公关公司花钱拉黑了;报纸方面,在印制的估计到明天就见报了。”华青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动着,调出另一则消息给慕城看——【慕氏最高的资金策略:通过诉讼达到延长还款期!或可看到,慕氏不久后的主动撤诉?】

  “有详细的操作方式的解说,貌似一篇金融案例,实则攻击慕氏。”华青黑着脸说道。

  慕城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着,半晌之后,对华青说道:“公司内部的事情,压住不要见报。这则报道,送到法院去!就算他说的是事实,司法机关也不会允许在案子还在审查期间登出来。”

  慕青眼睛突然一亮:“好的,我这就去。”说着快速从慕城手里抽回电脑,急急的往外冲去。

  “压得住吗?”安言担心的问道。

  “压得一时是一时,只要Mike离开了就没事了。这则消息,也不过是影响Mike的心情,觉得我们利用了他来渡过这个资金难关。对于股市和客商都不会有影响。”慕城看着安言点了点头:“所以稍后,我们想办法让他们早点儿走。”

  “恩。”安言点着头,看着慕城说道:“公司内部的问题,慕允那边他能搞定,促销这边汪思龙能压下来,仓库就不一定了。”

  “是这样。”慕城拿起电话给慕允打了过去:“情况怎么样?”

  “生产线这边问题不大,安言在做大货时过来了几趟,有一定的稳定人心的作用。加上不管我做外单还是内单,都是同样的计件发工资,所以把闹事的人控制起来就没事了。”电话那边,慕允的语气并不见轻松,想来是仓库的事情很难解决了。

  果然,慕允接着说道:“仓库那边有些麻烦,这两天下雪、又赶上商场大促销,出货量大不说,退货换货的也特别多,加上现在还没找到煽动的源头,所以大家的情绪比较难平熄。”

  “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过来,你亲自去仓库一趟,将所有闹事的人一车带到总部来,让人力资源部去谈:好吃好喝好住的招待着,三天不许离开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人轮流不停的谈。”慕城沉声说道。

  “好,我现去安排,再调一些生产线的工人过去帮着发货,不过恐怕应对不了现在的促销要货。”慕允边说电话,边给生产主任发了邮件,让他调人带车在一楼等他。

  “先把现场稳住再说,工人的事情我再想想。”慕城果断的说道。

  “好,我这就去。”慕允想着慕城说的三天,这个时间除了能把那些人的意志给磨没有了之外,怕是和他现在说的重要的事情有关。

  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毫无预兆的齐齐爆发,想必也与他说的重要的事情有关——当然慕青定是知道消息,所以利用了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慕允不禁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慕氏,是父亲的慕氏,父亲刚过世,他就非要慕氏跨掉吗?

  再说,以慕城现在的应对方式,其中的睿智与大气,他难道看不出来吗——慕城本就是最合适的接班人啊!

  “允少,人和车都准备好了。”生产主任快速跑过来说道。

  “好,去仓库。”慕允放下思绪,拿了外套,与生产主任一起快速的往外走去。

  …………

  “慕城,公司出什么事了?商场都在闹。”慕城刚挂了慕允的电话,苏荷便打了过来。

  “恩,发生点儿事情,应该已经解决了。”慕城淡淡的说道。

  “你这是在拒绝我的帮助吗?慕城,于私,我希望你能工作顺利,以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于公,我希望除了上次订单的合作外,‘锦·国际’和慕氏还可以有发展上的战略合作;仅此而已,没有其它意思。”苏荷当然了解,以慕城骄傲的个性和他现在对安言的在意,断然不会接受她的援手,所以聪明的将自己撇开,只从女儿和工作的角度来谈她的目的;希望他不要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公司问题的解决——而这一次,她一听说出事,第一时间打过来也仅仅是在意他、关心他,不带任何目的的。

  “你说的问题和慕氏目前遇到的问题都没有关系,安言的身体稳定之后,我们会接过来住一段时间;公司的合作,如果有可能的话,当是另一个话题。我现在很忙,就不和你多说了,当然,你的心意我很感谢,用得到的地方,我会联络你。”慕城对苏荷冷静而职业的态度倒是欣赏,只是不愿意与她再有更多的牵连——即便她对过去真的已经完全放下,过多的纠缠只能让几个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乱。

  “是苏荷?”看着慕城挂了电话,安言轻声问道。

  慕城看着安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公司的事情,压的一时是一时,我们先回家。”

  “恩。”安言沉沉的看着,放在口袋里的手却一直紧捏着电话——若那个Mike的计划不是明天就走,要哄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若慕青想借机搅黄这次的合作,让慕氏无路可走,那么这种工人闹事这种戏码,应该只是前戏!

  关于这一点,慕城不可能不知道!他却这么断然的拒绝了苏荷?

  “慕城,以你对慕青的了解,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安言与慕城一起边往外走,边问道。

  慕城看了安言一眼,对着她轻轻的笑了:“我猜不到,不过,不管他要怎么做,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把Mike稳住。”

  “应该是送走。”安言轻笑着点了点头,便也不再问——显然,慕城是能够猜得到的,只是不想和她说而已。

  …………

  “怎么啦,不舒服?”刚到菜场,安言便揪住胸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里味道好大,想吐。”安言皱眉看着慕城说道。

  “你回车上等我,我买好了过来。”慕城揽着她的腰又回到停车场,看着她坐好后,又不放心的问道:“好些了没有?”

  “恩,好多了。”安言点了点头,看着他笑了笑:“没办法,买菜的事只能交给你了。记得那个腊肠买一点儿,我做个有湖北特色的菜给他尝尝。”

  “好,我知道了,你就别管了,好好休息会儿。”慕城揉了揉她的头,关上车门后,便转身往菜场走去。

  安言看着他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气,拿起电话给慕允打了过去:“慕允,我是安言,现在情况怎么样?”

  “闹事的工人都带去办公楼了。余下的工人只有三分之一,加上车间过来的,基本只能保证批发客户的整件发货,商场零担有些麻烦,退货没人及时整理不能出库,对这次促销影响很大。”慕允见是安言,说话就更直接了一些。

  “汪思龙(销售总监)那边怎么说?”安言冷静的问道。

  “促销是和商场备案了的,商场已经公告出去,如果停止算是违约;而且,这次促销的效果很好,收回来的现金支付这个月的员工工资没有问题。”慕允叹了口气,语气里一片焦急——言外之意,就是停止促销的话,公司的现金将无法正常支付员工工资!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和慕城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安言点了点头,向来只懂设计的她,对于这种情况,也有些束手无策。

  原本是想让慕允去找苏荷,可想了想,又犹豫了起来——生意没了可以再做、老公没了可就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宁愿和他一起熬、一起挺过去,也不想让他与苏荷有更多的接触机会。

  只是,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或者,苏荷并不会借此机会来缠住他?

  向来自诩果断的安言,这时候也有些犹豫起来:必竟慕城现在是非常时期,每一分助力都来得难能可贵。

  必竟她不再是以前的安言,相信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多困难都没有关系——她可以不要一切,只与爱人在一起过着平常的生活;可慕城不行,他有自己的使命、自己的事业,做他的妻子和做一个普通人的妻子还是不同:不能率性、不能唯爱至上。

  “慕允,你和‘锦·国际’的苏荷联系一下,看在这种时候,两个公司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安言终于还是放弃了原本的自己,屈服于现在这个身份之下——慕氏总裁夫人,而不仅仅是慕城的妻子。

  “大嫂?”慕允微微一怔。

  “我和慕城还有事,你先处理吧,苏荷或你大哥问起,就说我给过你电话。”安言看见慕城拎着满满两大袋子的食材大步走过来,便快速的挂了电话。

  “买这么多?你会做吗?”安言放下电话,下车去接慕城手里的袋子。

  “不知道该做什么,干脆都买了回来,回去再看。”慕城推开她的手,拉开后备箱,边放边说道:“不是怕这些味道吗,放后备箱应该在前面就闻不到了。”

  “恩,少量的还好,主要是菜场味道太重。”安言点了点头,见他将后备箱盖好,这才重新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随意的聊着这次合作的一些细节,的一些习惯爱好,安言只字不提曾给慕允打过电话;而慕城也只字不提,在买菜的过程中,又接到汪思龙的电话:在慕青根基最深的销售部,汪思龙在这样的关键时候,基本调不动任何人去做临时应急工作,只能找了市场部姜黎,一起带了几个客服和市场专员分头去仓库和卖场帮忙。

  …………

  回到家里,两人换了同色的休闲服,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晚餐,闲适温馨的气氛、谈笑自若的闲聊,就似完全不担心公司现在的紧张与混乱。

  一小时后,三道凉菜、三道蒸菜、三道特色小炒端上桌子,而公司那边居然在这一小时里也再没电话打来。

  夫妻俩看着九道精致漂亮,却简单的小菜,相视一笑:“我敢保证,这个Mike没吃过这么漂亮的中国菜。”

  “要的就是精致漂亮的中国味儿!”慕城夹起一颗水晶虾球喂给安言,笑着说道:“咱们自己先偿一下!”

  “恩~这可不好!”安言忙不跌的将口中的虾仁吞下后,快速的将盘里的菜又重整理成刚出锅的模样,见慕城又去夹别的菜,忙将他拉出了餐厅,笑着说道:“快打电话问问到哪儿了,再晚些来,得被我吃光了。”

  “你是孕妇,大家都不吃也得让你吃好。”慕城笑着拿出电话给夏晚打了过去:“到哪儿了?要我过来接吗?”

  “好,我现在出门。”慕城挂了电话,对安言说道:“夏晚的车出了点故障,我出去接,你休息一下。”

  “好。”安言点了点头,待他出门后,将厨房和餐厅全收拾干净了,又从暖棚里摘了几朵百合,随意而零散的撒在餐桌中央一个长型的水晶果盘里:粉红的花瓣透过水晶果盘,显得晶莹剔透,极具诱惑。

  安言看着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拿出电话给慕允打了过去:“慕允,苏荷那边怎么说?”

  “她已经安排了仓库的工人过来帮忙,因为是同类商品,所以工人上手很快,在客服的配合下,现在的出货速度基本可以达到原有的速度了。听汪总监说,他和苏荷商量着做联合促销,如果确定下来,我们的货可以直接发到‘锦·国际’仓库,他们负责按商超配送。这样可以大大减轻我们仓库的压力,也增加了促销的渠道。”慕允的声音很是平稳,听不出情绪来。

  想来,对于苏荷能在这时候出手帮助公司渡过难关,他心里有感激和兴奋,只是不想表现得太明显而让安言难受吧——慕允,总是随时随地的照顾别人的情绪,个性比慕城要稳重得多。

  “恩,我不知道慕城会不会同意与‘锦·国际’联合促销,但我个人觉得是可行的,必竟我们在产品设计和订货会上已经有了第一次的合作。慕城在两小时内是没时间管这事的,你们尽快敲定下来吧。”安言沉声说道。

  “我知道。”慕允的声音有些犹豫,说完之后半晌没有挂电话。

  “还有什么事吗?”安言问道。

  “大嫂,大哥会不会怪你?”慕允低声问道——慕城的脾气,他比安言更了解!安言既然想在他知道之前把事情定下来,定然是慕城不同意的!

  这样擅自做主,慕城怕是要责怪的。

  “没事,我出去避避风头就好了!”安言突然灵光一闪,一个主意浮了上来——不是要让Mike快些走吗?孕妇这个身份应该还是很好用的!

  挂了电话后,安言快速的跑到房间收拾了行李,又给丁若蓝打了电话,让她帮着订明天下午去纽约的机票。

  “慕城,我先离开一阵子,顺便把那两个美国佬给带走,你若不生气我就早些回来!”安言对着镜子扬起了眉梢,为自己想出这么好的主意得意不已!

  …………

  慕城与Mike一行四人回来的时候,安言正将菜重新从保温箱里拿出来。

  “慕太太?久闻大名!”Mike有着美国式的热情,上来就给了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

  “欢迎光临!”安言将他们带到餐厅后,还没落座,便惊呼出声:“好漂亮!是慕太太自己做的?”

  “是慕城和我一起做的,实际上我只打打下手,他怕我累着。”安言抬头看着慕城微微眯起了眼睛,将准备好的红酒递给了他。

  “MR。慕?天啦,你真是个天才!你这双手怎么这么神奇呢!”极具夸张的拉起慕城的手放在眼前反复的看,让一向处变不惊的慕城也尴尬不已,而夏晚和安言对视一眼,只在心里觉得这女人夸张到无敌!

  “安言,你不是有问题要请教吗。”慕城对安言的置身事外很是不满,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后,拉着安言坐了过来。

  “慕太太,听说你有宝宝了,感觉怎么样?”放开慕城的手,坐在安言面前,又恢复了那副端庄高雅的都市女郎模样。

  “是啊,有些难受,以前有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害怕会影响宝宝,所以总是觉得很紧张。”安言自然的接过了话题。

  一谈到孩子,就似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从饮食到锻炼、从工作到心情、从音乐到读书、从运动到夫妻生活,滔滔不绝,看得其它三个男人都插不上嘴,也乐得在轻松的小提琴曲里聊聊天,品味一下纯中国式的晚餐了。

  一顿饭,吃得轻松而愉快,在这样温馨而和睦的氛围里,大家都只字不提工作、合约、谈判。

  “这样的晚餐看着就是一种享受。MR。慕好眼光,娶到这么能干又懂生活的太太,你的生活每一天都是浪漫的!”Mike端着酒杯,眯着眼睛看着慕城说道,显然对这样简单却精致的中式晚餐极感兴趣。

  “Mike怎么不带太太一起过来?有件礼物送给她,但不看到本人,却是不好拿出手的。”餐后,安言将自己现学现卖的烘烤蛋糕端了上来,和大家一起边吃边聊着。

  “她怕坐飞机,不过,要是早知道这次来能认识慕太太这样有品味的女士,她一定会尽力克服的。”Mike倒真是不遗余力的夸着安言。

  “她也怕坐飞机?我以前也怕,后来因为工作需要,倒是能克服一些了。不过现在怀宝宝了,不知道还敢不敢坐,明天要飞纽约参加一个20**流行色彩发布会,我正犹豫要不要放弃算了。”安言借机抛出了问题,表面上看似一副幸福小女人的娇俏为难的模样,心里却紧张着,不知道Mike的行程是什么样的——她问过夏晚,却连夏晚无法确切的了解到。

  原本与夏晚和聊着这些菜和安言厨艺的慕城,一听安言的话,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明天飞纽约?”Mike沉吟了一下,似在思索着什么。

  “不过医生倒是鼓励我出去走走,说有宝宝坐飞机是没有危险的,是我自己有些莫明的紧张而已。”安言笑着,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张素描稿纸递给Mike,笑着说道:“公司现在推出私人定制和区域定制的销售模式,我兴头上来,给夫人粗略设计了一套,因为没见过夫人本人,所以在色彩的运用上就显得有些保守了。Mike帮我带给夫人,若喜欢就给我一个E—mial,发张照片和尺寸给我,我改好了给寄过去。”

  “哦?”Mike接过画板,看着画纸上那简单的几个线条,勾勒出一款适合欧洲女性审美风格的大罩杯、细杯围的黑白色Bra;黑色蕾丝全罩住白色罩杯,下系带则完全用的黑色蕾丝柠结绳,在黑白色的稳重大气里,别有心思的透出一股奔放的性感来。

  “好设计!”Mike向安言要了笔,快速的将三个数字写在画纸上,笑着对她说道:“就是这个尺寸,慕太太帮我改好了我带回去,这个礼物她一定会喜欢的!”

  说着又扭头看着夏晚说道:“Sam,这个不算是收贿吧?”

  “不算。”夏晚笑着说道:“要不要MR。慕也来一款?他的功力比起慕太太可是只高不低呢。”

  夏晚轻瞥了一眼安言,暗自给她做了个‘真有你的’表情,安言轻扬了下眉梢的俏皮模样,也只有夏晚和慕城看进了眼底。

  “哎哟,那可要不得,她的尺寸,可不能由我告诉其它男士,就算是设计师也不行!哈哈哈!”Mike说着大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我和原计划是三天的行程,不过,这次的合作谈得顺利,压缩一下也没问题。”

  “Sam,中国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对你们两个年轻人充满了信心。”

  “成啊,三年时间,我给你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夏晚的懒散中带着认真的承诺。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Mike点头站了起来,对慕城说道:“我们明天同慕太太一起离开,能照顾美丽的慕太太,真是我的荣幸。MR。慕,你就放心吧。”

  Mike的决定,让夏晚和慕城都感到意外——一餐特别准备的中式晚餐、一份不太漂亮的烤蛋糕、一张特别准备的设计图、还有安言临时安排的远行,成功的让Mike改变了行程!

  即便如此,对于安言这样擅自做的决定,慕城心里当然还是不满——当然,更多的是不放心,他看着Mike说道:“这边合同的事情完成后,我就过去接她。”

  “MR。慕还是舍不得和太太分开太久哦!”Fank拿着安言给她的另一张图纸,开心的收了起来后,和慕城开起了玩笑。

  “她这人有些迷糊,一个人在外面确实让人不放心。”慕城伸手摸了摸安言的头发,温柔的说着,手指却暗自在她的后脑勺重重的敲了两下,以示自己的不满。

  安言只是笑着,对这个结果,是意料之外的圆满——不仅成功的将Mike这个大神给带走了,还能成功的避开让慕允去找苏荷帮忙,可能引发的战争。

  …………

  “我们谈谈。”送走客人后,两人洗了澡,慕城便拉着安言坐了下来。

  “慕城,我今天没午睡呢,好困。”安言作势打了个哈欠。

  “那去床上谈,你一边睡,一边听我说话。”慕城走过去打横抱起她,回到卧室后,与她一起躺进了被子里。

  “公司那么多事,你不去问问进度吗?”安言的身子在他怀里蹭了蹭,逃避的意味相当明显。

  “你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所以不敢和我谈?”慕城翻过身将她罩在身下,双肘撑在她的身侧,让她的眼睛直视着自己。

  “当然不是,我只是困了。”安言看着他坦然说道:“纽约确实有个色彩发布会,只不过我原本安排了席怜去参加,现在换我亲自过去。”

  “你现在一个人出门很危险知不知道?飞机失事怎么办?走路摔跤怎么办?怎么也得过了三个月才能出远门吧?”慕城沉沉的看着她,严肃的说道:“取消行程,我去和Mike解释。安言,你要记住,在我心里,没有什么事比你更重要!”

  安言见他认真而担心的样子,眯着眼睛看着他,眼里的笑意一片妩媚而狡黠:“慕城啊,一点儿也不危险;而且,在这里不是还有慕青吗?现在是他打击你最疯狂的时候,只要能想到的手段都会用到,所以我出去一阵,也算是避其锋芒,相反更安全,也让你更无后顾之忧,是不是?”

  “你这个女人,想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去做是不是?我的意见一点儿也不管用是不是?”慕城觉着眸子看着她,眼底是浓浓的担心和疼宠。

  “管用的,是你说要想办法让他们尽量早走的,我这不就听话的想办法喽!”安言仰起唇在他气鼓鼓的唇上轻啄了一下,一副小女人气的说道:“好了,你要不要去办公麻,不要的话就陪我睡觉!马上就有好几天要一个人睡了,没有老公抱可怎么办呢?”娇软的声音,一片魅惑,让慕城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扔下她去工作?

  慕城看着她叹了口气,放松撑在她身侧的双肘,让身体在避开她小腹的地方贴在她的身上,双手捧着她的脸柔声说道:“慕青的事情,你出去避避也好,但一定要保证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我知道,你放心,你老婆我又不是你真的说的那样糊涂!”安言见他松了口,心情立时大好起来,笑着对他说道:“那你是决定不加班来陪老婆睡觉喽?”

  “安言,我们结婚后好象没有分开过?我会想你的。”慕城翻身下来,伸手按熄了灯后,便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温唇在她的脖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吻着,声音里满是浓浓的依念——还没分开,就已经开始想念,这样的一段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比当年之于苏荷,来得更加的汹涌而浓烈。

  “想老婆的男人是好男人。”安言轻笑着,温热柔软的小手伸进他的睡衣里,贴着他的皮肤拥抱着他:“慕城,你说慕氏会不会有一天做得很大很大?”

  “不一定会很大,但一定会很优秀。”慕城低头看着她,微眯的双眼一片迷蒙的魅惑,玫瑰花瓣似的唇瓣微微翘着——在他怀里的她,居然柔软如斯、妩媚至此!

  “安言,我多希望能一直呵护着你不受风雨,可是我却总要拉着你一起迎风而跑。”慕城叹了口气,低下头,双唇在花瓣似的唇间用力的摩挲辗转着,看着她的眼底,有着深深的眷念与内疚。

  “你又大男子主义做崇了吧!你看我像那种需要被保护的小花儿吗?我看你都没遇到过这种女人,所以心里想死了吧!”安言一边回吻着他、一边说着,眸底微微闪过的,是对他如此深情的感动——只是不习惯说情话的她,就算爱语,也说得霸气横生的!

  “不是,就喜欢你这样儿的!”慕城咬了她一口,抬高一点头看着她笑着说道:“口是心非、死要面子、强势霸道、毫不温柔!”

  “喂喂喂,我就是这样,怎么啦!就这样了,不喜欢就找别人去。”安言的脸微微一红,侧过脸去不再理他——不得不说,人家说的都是大实话!

  看着安言无法反驳的尴尬模样,慕城笑着扳过她的脸看着自己,幽沉的眸光沉沉的看着她,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可我爱的,就是这样的安言,一个不会撒娇、不会说好话、甚至有些不解风情的安言。”

  “你会说就成了,两人对着说多奇怪。”安言看着他半晌,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用力的捏成奇形怪状的模样,直到这张帅气的俊脸实在是没法儿看之后,才得意的笑了起来:“慕城,你要知道,我这样儿的老婆安全,**的不解风情,别的男人就很难看上了不是!”

  “是!”慕城在心里接了一句:“才怪!”

  一个宁远,就算是过去式吧;那个靳子扬,相了一次亲,还是那么狼狈的模样,就把她放在心上了;还有一个夏晚,那心思明明白白的,总让人有些堵堵的难受;现在又多了个斯安,这个傻小子,因着对自己的情份、因着对安言的这份仰视,这辈子怕是都不会说出来的了!

  只希望,不会影响他未来生活就好!

  唉,**的不解风情都这么招桃花了,要再解风情一些,那还不是桃花朵朵开?

  “所以你现在这样挺好!以后都不要改了。”慕城很为自己着想的说道:“所以,以后我要继续惯着你,让你越来越强悍、越来越霸道,直到没有男人敢看你!”

  “有你就够了!”安言伸手搂着他,将脸软软的贴在他的胸前,那样的温柔如水,又何来一点霸道的样子?——还好,这样的风情,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只有在每次的温情之后才会展现!

  暗夜里,相拥的两个人,一时间谁都没有睡意,难得的天南地北的聊着,直聊到最后,他说话她再也没有回应,低头看时,她清浅的微笑里,均匀的呼吸平稳而轻缓。

  慕城看着沉静安稳的模样暖暖的笑了,将头搁在她的脖颈间,和着她的呼吸沉沉睡去。

  …………

  第二天早上,慕城起床的时候,看见安言睡得正香,便也没有喊醒她,给她留了张纸条后,便匆匆赶往了公司——昨天乱得一团糟的事情,后来也不知道处理得怎么样了。

  倒是安言解决了最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成功的让Mike离开!

  想到这个,又沉沉的叹了口气——安言,什么时候才能让她做回到当初那个单纯的、快乐的设计师?

  因为讨厌利益化的商业环境、因为痛恨职场间各种的潜规则,所以多年来她只安心做自己的设计,从不参加任何商业宴会、从不打点任何人际关系,在职业理想上,一向活得率性而恣意!

  而现在,为了他,不仅压抑着自己的性子去帮他管理团队,还不得不变得算计而妥协——这样的安言,在不久以后,就会是个标准的慕氏总裁夫人了吧!

  这样的安言,还是他最初认识的那个帅气的女子吗?

  哪果与她并肩前行的代价,就是让她变成一个世俗的商人妇,到时候他会不会悔不当初?到时候她会不会怪他让她失去了最宝贵的灵气与帅气?

  “安言,不管需要多长时间,我一定还你一个率性的空间,一定还我自己一个帅气的安言。”慕城紧紧握着方向盘,脚下加大油门,快速的往公司方向开去。

  …………

  “丫头,下午的飞机呢,这么早就过来了?”夏晚接过她的行李箱,递给她一杯热果汗笑着说道。

  今天的安言拖着大行李箱,一双宝蓝色短靴、一条黑色金丝绒紧脚七分裤、一件粉红色棒针带绒毛衫,披散的长发被一顶宝蓝色的鸭舌帽给压住,整个人显得帅气而洒脱,还真看不出怀孕的样子。

  “来避难!”安言看着夏晚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帅气而狡黠。

  知道公司与苏荷的合作,在销售总监的权限范围内,已经签好了联合促销的合作协议,慕城沉着脸转身给安言打过去电话:“是你让他们找苏荷的?”

  “我在和Mike喝茶,等我从纽约回来再谈这事好吗?”电话那边,安言的声音很平静。

  “你们在哪里喝茶,我现在过来。”慕城沉声说道。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慕城正要说话,桌上的分机热闹的响起:“慕总,‘亚安’夏总电话。”

  “接近来。”慕城沉了沉眸子,对电话那边的安言说道:“我先处理公司的事,任何时候不许关机。”

  “恩。”安言轻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后,坐在沙发里,一脸兴味的夏晚与慕城通话。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人就之前确定的合约细节达成了共识,由慕城那边制做成文件,双方在Mike到达纽约前签掉,待Mike一到纽约就能看到文件并进行反馈,只要Mike一签字,分行这边便可以分批将钱打给慕氏,整个项目即开始第一期运作。

  挂了电话,夏晚似笑非笑的看着拿着杂志坐在沙发里的安言,一脸戏谑的说道:“我这忙可真帮到家了。”

  “大恩不言谢,这次回来给你带个大美女回来做酬劳。”安言笑着站了起来,看看时间,去吃个午餐,再出发到机场,时间也差不多了。

  “时间还早,你脸色不好,去后面休息室休息一下,到时间我送你去机场。”夏晚看着她叹了口气,起来拎着她的行李,带着她去后面的休息室。

  “慕城不会发神经跑到你办公室吧?”安言有些不安的问道。

  “来了我就带他进来!”夏晚笑着说道。

  “你敢!”安言瞪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

  “得了,回床上去睡觉,我还能真的出卖你了?”夏晚扯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淡淡的说了句后,便出去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现在去机场确实有些早,去别处也不安全,看得只得窝在这里休息一下了

  安言给慕城发了信息,说手机没电了,充好电再联络,然后便关了机,脱了鞋子,直接和衣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孕妇还真是很嗜睡,这是安言对怀孕的另一个认识。

  大约午饭时间,夏晚推门进去,安言仍睡着没有醒的意思——睡着的她,敛下眼中的疲惫后,仍有着少时的纯真与安稳。

  夏晚抱着双臂倚在门口看着安言,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良久之后,才轻轻带上了门又回到办公室继续办公。

  差不多12点了,夏晚的助理喻敏见他还没出去,便敲门进来问道:“Sam,要订午餐吗?”

  喻敏,一个标准的OL精英:桔色的齐耳短发干练而时尚;一身藏青色职业套裙工作套裙,职业而严谨;一双黑色绒面高跟鞋,打破了一身严谨,显出另一股高阶职员的品味与贵气来。

  而精致的五官、适度的妆容,更为她的气质加分不少。

  只可惜面对的是夏晚这样眼里只有业绩之分、没有男女之分的上司,所以这样的美女,在这里也没有多少能力之外的优势。

  只见夏晚听见喻敏的请示,连头都没抬,只是淡淡的应了句:“B套餐两份,另加一份蛋羹。”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喻敏很自律的没有问为什么是两份,而吃鸡蛋过敏的总裁为什么又会要加一个蛋羹。

  只是眸光却下意识的在办公室里扫了一个整圈——那个女子,早上进来后就没看着出去,难道在总裁的休息室?

  想到这里,喻敏的脸色微变,却仍是不动声色的转身而去。

  “夏晚,肚子饿了。”喻敏刚转身,安言便从休息室推门而出,刚睡醒的慵懒模样和软糯的声音,是与她的干练完全不同的随意与柔软。

  喻敏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安言——虽然是她最不习惯见到的休闲模样,却不得不说,她就算随意的穿一件街摊货也能给人一种很质感的艺术气息,让人看了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也是她自己怎么也达不到的一种状态。

  而她这样随意的从夏晚连收拾都不假他人之手的休息间出来、与夏晚这样随意而亲昵的说话态度,让她的目光在她脸上打了几个转后,才强自镇定的收了回来,转向夏晚问道:“Sam,需要给这位女士单点一份吗?”

  “我今天忙,不能和你出去吃饭。就吃我们的商务套餐?”夏晚抬眼看着安言问道。

  她小时候曾和他赖过一张床、高考时起床不洗脸就跑他家去了,对她这股随意的样子早已见惯,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特别气质的——在他眼里,她永远是那个对他从讨厌到依赖的小丫头。

  “听说你们银行的伙食特别好,我今天有幸就蹭一餐了。”安言笑着走出来,边朝着喻敏点了点头。

  “恩,不比你们家的私厨差。”夏晚毫不谦虚,转头看着喻敏说道:“按我刚才说的准备上来。”

  “好的。”喻敏点了点头,回身往外走去。

  安言见喻敏带上门后,这才走到夏晚桌前的沙发上坐下来,一脸赞叹的说道:“银行的职员就是不同啊,好一副精英范儿,真有派头。”

  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懒懒的说道:“你要穿成这样儿,你们家慕城得吓得退货了。”

  安言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那倒是,我有次穿西服都被他给扒下来了,说我穿上龙袍不像太子,切,我有这么差吗!”

  “有!”夏晚干脆的说道。

  “喂,我们什么关系啊,也不给点儿面子。”安言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笔朝他扔了过去。

  “总裁,您要的两份套餐。”夏晚正笑着躲闪安言扔过来的笔,喻敏便带着小秘书,各端一份套餐敲门进来了。

  看到这个挟一身神话强势而来的总裁,竟在这个娇俏的女人面前一副顽皮的孩子气,两人不禁都直直的愣在了那里。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53 身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