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4 慕苏合作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放在小会议桌上,再帮我煮一杯咖啡过来。”夏晚伸手敏捷的接过安言扔过来的铅笔,边站起来往会议桌边走过去。

  “是。”喻敏这才回过神来,带着小秘书快步走进来,将两盒商务套餐放在小会议桌上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身随意而帅气的安言,在她淡若百合的清妍里,心下只觉得微微一滞,低头快速的离开了夏晚的办公室。

  “喻姐,那位小姐是谁呀?似乎和夏总很熟呢!”小秘书一出门,便忍不住八卦的问道。

  “做秘书的,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四不原则要牢牢记住!去帮总裁煮咖啡吧。”喻敏淡淡的交待之后,便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错,他对这位新任的总裁在敬仰中带着好感;她了解了他所有的传奇和过往,知道他看人不分男女,只在乎能力和业绩;所以,她便以支行行长的身份、出色的业务能力和英语口语水平,成功竞聘到这个离他最近的助理职位!

  在他履职的这一个多月以来,她的能力得到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的公认,一向以用人挑剔的著称的他,也对她的表现表示赞许,破例在仅试用了一周后,便确定了她第一助理的身份,让她有机会继续留在他身边工作。

  这个机会让她欣喜不已,在感情上则更加的自制、在工作上则更加的努力——她要成为他身边不可或缺的人:不管是工作还的生活!

  只是今天第一产次看到他也能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纵容和温润,而那个女子身上的气质,绝非自己这一类的精英类别——难道自己的信息有误?工作中和生活中的他会有这样的不同?他也会喜欢那类柔软明媚的女子?

  喻敏坐在办公桌前,边吃着商务套餐,边在电脑上快速搜索着自己遗漏的信息。

  …………

  “想不想知道你的女助理和女秘书的三围是多少。”安言边吃着饭,边笑着问道——这是夏晚在上大学时常和安言玩的游戏:凡是有追夏晚的女孩子,安言都以她精准毒辣的目光,帮他测出三围。这个游戏两人经常是乐此不疲。

  “你多大了,还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夏晚瞪了她一眼,自觉提将她套餐里的大蒜和红椒全挑了出来。

  “唉哟,我们的夏先生啥时候变这么正经了?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哈!”安言听了夏晚的话直乐。

  夏晚看着在自己面前一如当年的安言,不禁有些微微的失神,在安言自然的将自己盘里的海鱼夹到他的盘子里时,他缓缓的收回看着她的眼神,浅浅的笑了——这样一份纯真自然的感情如能一直维持下去,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至于爱情,若会破坏这份自然,不要也罢、深藏也罢,总之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夏晚,你说我和苏荷谁更漂亮?”安言突然问道。

  “呃?”夏晚一下被她这个小女人而弱智的问题给噎住了。

  安言忙端过咖啡递给他,白了他一眼说道:“这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

  “倒不难回答,只是你这问题太弱智,让我有些大跌眼镜——你们的感情与外貌的关系有多大?大到你要关注和他的旧情人比漂亮?”夏晚啧啧的摇了摇头。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我这人不够温柔,好歹我也是个女人,这女人的虚荣心我可一样不少——我真的很介意这个问题的!”安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哎哟喂,你还知道自己是女人哪?我以为你就长了幅女人的模样呢!”夏晚大笑,看着安言瞪起的眼睛又认真的说道:“在我眼里你最漂亮,我相信慕城也这么认为。”

  “这话一点儿也不实在,让你比呢。”安言皱了皱眉头,看着夏晚认真的眼睛后,又松开了眉头,笑着说道:“算了算了,我们俩儿什么关系,在你未来老婆出现之前,当然我最漂亮!算我白问你了。”

  “这会儿又这么自信了!”夏晚看着她柔柔的笑了,中途接了个电话后,又回来陪她一起吃饭——那样多熟悉的话题,就似回到多年前两人那些共处的时光,温暖而又亲近。

  …………

  慕城和傅斯安沟通了文件细节后,再给安言打过电话去,已经关机。看看她发过来说没电的信息,慕城摇头苦笑了一下——她也知道这样做自己会生气?

  生气也不过是因为她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会将事业看得比她更重要——只是,她现在电话不接、人也不在,他是有脾气也没地方去发!

  这个女人,自以为是的帮他做了决定,又聪明的迅速逃开,让他的脾气在分开的想念里被慢慢消磨掉、让自己在担心和心疼中没有时间再想生气的事情

  “城少,‘锦·国际’苏总过来了。”正对着电话发着呆,韩美林敲门进来说苏荷过来了。

  “请苏总去会议室,然后请允少和汪总监一起去会议室。”慕城放下思绪,迅速的做了安排——既然安言代他做了选择,无论是从合作共赢上、还是从两人的牵连上,他都得让她放心。

  “爹地,我也来了!”韩美林刚转身,门还没关上,背着小书包的便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今天放学这么早。”慕城放下电话,从座位上走出来将抱进了怀里。

  “不早,每天都这么早放学的。”在慕城怀里扭动着身体,纠正着说道。

  “是吗?是爹地记性不好,一会儿罚爹地背诗。”慕城暗自自责了一下,笑着说道。

  “就背李白,我们比赛。”开心的连连点头。

  “好,爹地和妈咪要去开一个会,是在这里玩儿,还是一起去会议室?”慕城示意韩美林拿了他的笔记本一起去会议室。

  “一起去,带了画本。”乖巧的说道。

  “好,和爹地一起过去。”慕城抱着走出办公室,看见苏荷带着他的助理尹函正和汪思龙边往这边走边聊着。

  “慕总。”汪思龙看见慕城出来,点头招呼着。

  “,你怎么一个人先跑了!”苏荷忙走疾步走过来,要从慕城手里接过女儿:“妈咪抱,你爹地有正事呢。”

  “不要,要爹地抱,爹地说背诗、一起开会。”扭身紧紧搂住了慕城的脖子,娇软的小模样可爱极了。

  “慕城,你别太惯着她了。”苏荷轻拍了一下女儿的小屁股,看着慕城无奈的说道。

  “没事,一起去会议室吧。”慕城的眸光从她的脸上淡淡的扫过,抬头对汪思龙说道:“细节你和尹特助再沟通一下。”

  “好的。”汪思龙看着年轻的他抱着个这么大的孩子,还真有些不习惯。

  而尹函看着这貌似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眸光不禁沉了又沉,苏荷在看着慕城时,不自觉的柔和下来的神情,让的心里一阵发堵,当下转身与汪思龙一起快步往会议室走去——他见过冷厉的她、算计的她、沉稳的她、妩媚的她、无助的她,唯独没见过这样温柔的她!

  而她这样的温柔,却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只在这个男人面前才有的表情。

  现在的慕氏,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她却因着一通电话,便决定与慕氏合作——甚至,这个电话都不是他亲自打的!

  在他面前,她就把自己放低到这种地步?

  “尹特助,苏总和慕总都是只定大方向的人,具体的方案还得我们定出来,接下来的具体操作,还请尹特助多多指教。”汪思龙走在尹函的身边,知道他是具体执行的人,所以态度也保持着该有的热情。

  “这是应该的,我们做执行的人,就是要把上司的指领完美的执行下去,并达到预期目标,就这一点上,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尹函相当官方的回答着,进了会议室后,便不再看那一家三口刺眼的画面,拿出文件和电脑,与汪思龙详细讨论起执行方案来。

  “安言身体怎么样?头三个月可是很难熬的,各种的不适反应很是要人命。我怀的时候,真是吐了个天昏地暗。”苏荷边帮女儿拿出画纸和笔,边与慕城随意的聊着天,在说到自己怀孕的辛苦时,眸光不经意的瞟了一下慕城后,又回到女儿的画纸上。

  “除了有些轻微孕吐外,倒没有其它反应。她的身体向来不错。”慕城显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看都没看苏荷一眼,草草将话题带过后,便直接将话题转入了接下来的合作:“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谢谢你。”

  “你应该谢谢安言,否则我空有帮你的心,也无法达成。”苏荷安顿好女儿后,一边拿出笔记本一边对慕城说道:“我确实没想到她会这么大气、对你事业的支持超过了女人在感情上的狭隘和局限,她是真正适合做慕氏当家主母的女人。”

  苏荷的夸将,听似对安言褒奖及高,却有意无意的淡化着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将他们的关系定位为事业型夫妻,而安言做慕氏主母显然比做妻子更积极,甚至不惜让他与身份敏感的她联系,这样功利的她,还会让他死心踏地的爱吗?

  在看到慕城不动声色之中,眸光却暗自低沉之后,苏荷暗自笑了!对他的表情,她甚至比安言还要熟悉——对于安言这样的做法,他是真的生气了!

  安言,你就继续自以为是吧!

  你不开口,我自然会帮他;你若开口,那我自然也就好好利用一下了。

  苏荷将面前的笔记本摊开,指着上面的数据说道:“关于这次促销的合作,慕氏品牌与‘锦·国际’品牌捆绑销售。在国内,慕氏的影响力大于‘锦·国际’,但‘锦·国际’被美国J&S收购后,国际化公司的价值也不容低估,所以我们的活动不能用买赠的方式,我的设想是‘1+1,新年一家亲’这样的主题。”

  “在品牌上强调强强联合、在形象上走亲民的喜庆路线、在优惠政策上以各自五五折扣的形式,产品组合方面,我看了汪总监给我的库存表,慕氏以男款库存居多,而正好我们以女款库存居多,所以就是男女搭配的组合方式来销售。你的意见呢?”

  苏荷说完后,看着慕城片询着他的意见。

  “品牌、形象和折扣上我没有意见;在组合方面,推出四种形式:三组捆绑包——男女捆绑;亲子捆绑;小内与大内捆绑;一组随意搭——在促销期间,设计师驻店,帮顾客做组合搭配的设计推荐;”慕城边说边在稿纸上将四组形式写下来递给了汪思龙,接着对苏荷说道:“基于慕氏的现状,三组捆绑的货品,慕氏直接发给你们仓库,由你们的库管按照搭配进行改包;一组随意搭的货品,两个公司各自配货发到店铺。”

  “思龙,货架方面你找姜黎设计一下,随意配的,不要做成大甩卖的花车,要显出产品的设计感来,然后加印几组推荐搭配画册。”

  慕城边说着,边将销售形式也确定了下来。

  “好的,我现在直接给姜黎微信。”汪思龙点了点头,编辑了微信直接发了出去,同样转了一份给尹函,因为他同样需要回去做内部促销流程。

  “汪总监的执行力果然是一流。”苏荷看着汪思龙赞许的点了点头。

  “苏总过奖了。”汪思龙客气的晗了晗首。

  慕城接着说道:“‘锦·国际’仓库的改包费用,慕氏出一半;由于两个公司产品的价位与折后利润率不同,所以若‘锦·国际’的利润高于慕氏,则各取利润就好;若慕氏高于‘锦·国际’,慕氏按高出的25%补回给‘锦·国际’。”

  “既然是合作,没有必要拨补利润,’锦·国际’不需要占这个便宜;在这种时候赚合作伙伴的钱,也不是我们的风格。”苏荷拒绝说道。

  “慕氏借这个促销激活现金流,而目前又陷入人员危机中,所以这些利润拨补,算是慕氏对‘锦·国际’友情支持的答谢礼!”慕城直接示意汪思龙将这个条款写进了合作补充协议中。

  他不是生意人出身,谈合同从来不斤斤计较;而对于‘锦·国际’来说,他更不会让苏荷有挟恩以报的机会——即便她的出手就是恩,但从直接的合作中让她赚大,他便少欠她一些人情。

  “你既然这么坚持,我也不再推辞。更好的数据对我来说当然也是极为重要的。”苏荷看见他冷硬的坚持表情,眸子不禁微微暗了暗,当下也不在坚持自己的条件——若不是安言的安排,几乎没有人能让他接受她以合作的方式来变相出手相帮。

  算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总这让他顺利渡过这次难关才是重要。

  当下,几个人就促销款的确定、促销价格利润的核算、公司之间相送货收货的流程走向做了一一确认后,两家公司的这次合作,算是完全敲定下来。

  再回头看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慕城皱了皱眉头,看着苏荷问道:“她还没吃晚饭吧?”

  “没有,她睡一会儿就醒了,我回去给她煮鸡汤面。”苏荷站起来将桌面上散乱的画笔和画纸收进的小书包里后,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了:“她平时都9点才睡呢,今天怕是听我们说这些没趣的东西,听着困乏了。”

  “恩,你等一下,我送你们回去。”慕城轻应了一声,对汪思龙交待了进度后,拿起电话打给安言,在仍然显示关机后,他的脸上的不悦和担心则更加明显了!

  他知道她是想躲他,但他也知道在躲他的同时,她很可能忘了家里还有个人在惦着她——一个人天南地北的这么多年,再次出发,她还记得有个男人、有个家在等着她吗?还是如飞出笼中的鸟儿,从此尝到高飞的快感,而忘了身后的牵扯?

  “电话打不通?”苏荷关心的问道。

  “看着稳重,脾气小孩子似的,真让人放心不下。”慕城放下电话,弯腰抱起,说起安言时,虽然面色难看,语气里却尽是无奈的宠溺。

  “是吗?倒真看不出来。”苏荷压下心里的沉闷的难受,勉强笑着说道。

  …………

  到家就醒了,苏荷直笑她懂得偷懒!

  “不是偷懒,爹地的身上好暖和。”不满妈咪的指责,软软糯糯的辩解着。说完还将整个头都歪进了慕城的脖子里,一副享受的小模样,看起来可爱得不得了。

  “来,爹地把你包起来,会不会更暖和!”慕城解开大衣,将小小软软的身体全包裹在怀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乐得不停的尖叫起来,父女俩儿就这样玩闹了一会儿。

  苏荷知道自己一开口留,他就会走,所以也不出声,将客厅的空间留给他们后,自己便去了厨房煮面条。

  对着从锅里冲出来的热气,眼圈不禁微微的泛起一阵轻雾——他们一家三口,若能这样的相处,该是多幸福的事!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慕城淳厚清朗的声音,和着娇软的童音,从客厅郎郎传来,苏荷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了下来,微转过头,看着玩在一起的父女俩,竟有些发起呆来

  “苏荷,水沸了。”听到一阵扑哧声,慕城回头看向厨房,水烧沸了扑了出来,将炉火都给浇熄了。

  “哦,我听你们背诗都走神了。”苏荷忙转过身,快速的拿抹布抹干溢水后,重新打开了火。

  “我先走了。”慕城看她有些异常的情绪,低声和交待了几句后,便站起来往外走去。

  苏荷迅速稳定住了情绪,转过身来时,已挂上一脸柔软而淡然的浅笑,看着慕城说道:“吃碗面再走吧,总共不过五分钟就好了。”

  “不用了,我还有事。”慕城淡淡的回了一句,和说了再见便走了。

  听见那一声果断而无情的关门声,转身看着冒着热气的锅,眼圈红了又红——他连一句‘你们早些休息’这样的例行问话都没有,就那么急于撇清关系、就那么担心自己又缠上了他。

  男人,爱你的时候情话能说一万句;不爱你的时候,却生怕多一句软话便让你给缠住了脱不了身!

  慕城,难道我做得还不够、还不好吗?

  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女儿呢?

  想到这里,想到安言的怀孕,苏荷发红的眼圈不禁紧眯了起来——没有了孩子、不能生孩子,他还能把她当个宝吗!

  “妈咪,饿了!”柔软的声音打断了苏荷的思路,转身看着女儿天真稚气的脸,不禁被自己刚才的想法吓了一跳。

  当下忙收了情绪,对女儿柔声说道:“马上就有面条吃了!”

  “好,爹地好可怜,没有面条吃。阿姨会做给他吃吗?”突然说道。

  “爹地自己有办法的,不用担心。”苏荷低头看着拖着玩具坐到自己脚边的女儿,心里不禁又是温柔一片。

  …………

  离开苏荷家后,慕城马上给安言打了电话,仍显示不在服务区。打开无线网查询了航班信息,显示因大雾影响,航班延误,现在还没到达。

  心里不禁又一阵担心,快速的发了个信息过去:“记得有人还在惦着你,到了就开机。”

  看着信息发送出去的提示,心里又后悔着不该让她独自出门——于她来说,都是陌生人,又怎么能照顾得好她!

  安言,为了我你改变自己至此,你有怪过我吗?

  慕城不想一个人回家,开着车又去仓库、工厂、卖场各转了一圈,又在街上游荡了半天,这才一个人回到家里。

  漆黑的房间、空无一人的凉意,让他有一瞬间的不适应;进门在开了灯后,放下公文包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餐。

  拖着疲惫的脚步去到厨房,打开冰箱一看,昨天还剩的食材倒是不少。

  看着这些食材,不禁又想起安言在家里吃什么吐什么的情形——这样的她,在飞机上坐这么久,能坚持住吗?

  有没有又吐了?还是为了怕吐而什么都不吃——想到这些,做什么都没有心情。

  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消息过来,只得强迫自己沉下心来开始煮面条,安言不太会做饭,煮面条的水平却是一流,当下学着她的配料方法,将食材一一切好,依样画葫芦的一下扔下锅里,然后再加调料,差不多煮出食材的香味儿后,再将面条折着两半的长度放进去,水沸之后,一锅类似于火锅似的百宝面条就好了。

  “不错,挺香的。”闻到面香,慕城才发现自己是真饿了——从中午接到夏晚的电话开始,下午便一直开着会,咖啡倒是喝了几大杯,主食是一点儿都没吃

  “老婆,你走了我连吃饭都会忘了,还不快给我回电话过来!”慕城叹了口气,拿出电脑,边吃边看着这两天的新闻。

  昨天关于银行案子的新闻,法院果然以最快的速度压了下来,但公司内部的事情,仍然有人故意报料,所以今天是大新闻没有,小新闻不断,股价也在上上下下的波动不停。

  但奇怪的是,慕青自始至终也没有在股市上采取行动,那两个异常的帐号每天跟着股价的波动,如正常的小股民一样,做一些快进快出的小动作。

  第一波的新闻已经让他疲于应付、第二波的事端让安言不得不找苏荷出手、那接下来呢?还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他既然知道了‘亚安’的合作进展,一定会在‘亚安’拔款前,将所有的资源集中起来出招,给慕氏致命的一击!

  “郑华,在这一周,密切注意那两个异常帐号的行动、同时将所有新入股的散户信息做好备案分析;股价仍然控制,有余地的情况将我们自己的资金慢慢的吐出来,放在帐上备用。”

  “斯安,除了员工工资,所有的资金全部调到证券部备用。”

  “思龙,销售收款,第一时间全部集中到财务部。”

  “华青,严格监控媒体消息,我们的新闻推出按原计划进行。”

  安排完公司的事情,慕城又给安正山打过电话:“爸,慕青最近可能会在股市上有动作。”

  “恩,慕氏的流通股比例为30%,他只要购买其中27%,便能控制整个慕氏。所以我判断他的做法无非两个:第一,拉低股价,导至慕氏崩盘退市,这时候就算有资金介入,解决了银行质押危机,慕氏也已成为强驽之末;再或是,拉低股价后全部收购,只要流通股持有达到27%,他便成了慕氏最后的主人。”

  “以他的资金实力,怕是做不到这一点,当然以方稚和银行的关系网,在你们筹钱的时候他也筹钱,或许也有一拼。所以,现在稳妥的做法,是拉升股价,让他购买的难度增加,同时多开些户头自我收购,将真正的流通股控制在26%以内;冒险的作法是将计就计,让他收购,套牢他的资金,然后将公司做空,卖给他一个空壳儿的慕氏,公司则拿到套出来的资金重新注册上市。”安正山在电话里给他一一分析道。

  “恩,我再算算。”慕城点了点头,拿起碗,喝了一口面汤,发现已经冷了,便放了下来。

  “我个人的建议是不要冒这个险,一来不够稳妥;二来,你和慕青怎么说也是兄弟,在能保住公司的情况下,也没必要将他逼到绝路上去。”安正山温和的劝着慕城。

  “恩,我会考虑的,谢谢爸。”慕城听了安正山的话,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

  “言言是不是出差了?”安正山似乎体会得到慕城的矛盾,当下也不再说,只是顺口问起了女儿。

  “恩,去美国做下一季的产品选样,再参加一个新季流行色彩发布会。”慕城大略的说了一下。

  “言言不在家,这几天你就过来吃饭吧,别一个人在外面混,对身体不好。”安正山关心的说道。

  慕城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边已经冷掉的半碗面,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后,将面条和碗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胡乱的冲了个澡后,便拿着傅斯安给他分析图慢慢看起来——安正山说的这两个方向,傅斯安已经做了详细的计划书和风险说明:要冒这个险吗?

  第一个方法,成功的几率是60%,但慕青就算失败,也能从稳定后的股市里赚取不小的一笔;第二个方法,成功的几率只有40%,因为公司的资金不一定能够完全控制股价,失败后是两败俱伤——慕城彻底输掉公司,慕青得到一个千疮百孔的破产公司!

  自结婚后就没在卧室抽过烟的慕城,不由得烦燥的点着了烟,2点的时候,抽完了不知道第几支烟,一直安静的电话却突然嚣叫出起来——来电显示是那个让他牵挂了一天一夜的名字:安言!

  “安言。”慕城快速的接起电话。

  “怎么还没睡?”安言的声音轻轻的。

  “你怎么样?还吐吗?吃过饭没有?有没有在酒店睡会儿?”慕城担心的问道。

  “还好,我出来才发现手机忘记开通全球漫游的业务了,Mike太太刚帮我办好,所以现在才给你打电话。”安言听着慕城紧张的声音,抱歉的解释着。

  “我还以为你一出门就忘了家里还有人等着呢!”慕城有些不满的说道:“你爸说你出差从不给家里打电话。”

  “是啊,现在还记得给你打电话呢!你看看我对你多好,开心吧。”安言见慕城听到她的声音后情绪就松弛了下来,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起来。

  “开心。”慕城哄小孩子似的敷衍的回答着——他都整整担心了十二小时了,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居然还卖乖说他应该开心,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

  “那就好啊,回来可别说我没良心!”安言还真是了解他,知道他会说她没良心,自己倒先说出来了,说完后听见电话里慕城低低的笑声,声音也变得柔软起来:“你那边该临晨了吧,怎么还不睡呢!”

  “你不在身边睡不着。”慕城轻声答道,似乎才离开十几小时的想念再正常不过了,一点儿也不担心安言会笑她太黏人。

  “夸张,那你结婚前怎么睡的?”安言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甜密,嘴上却不愿意承认自己能让他这样的想念。

  “七天就能养成一个新的习惯,所以我三十几年的生活习惯已经被你改变了。”慕城很认真、也很笃定的说道:“我敢确定,现在没人抱着你,你也睡不着。”

  “才没有,快挂电话吧,我还要倒时差呢。”安言的声音似乎微微的顿了一下,想掩饰什么、又想打掉什么。

  “那你睡吧,起床了给我发个消息。”慕城柔声说道。

  “你还不睡吗?公司的事情烦着睡不着?”安言轻声问道。

  “我说想你睡不着,你又不信。”慕城轻笑着,声音一片温柔。

  “也不是不信,这么大人了,克服一下。”在他的影响下,安言的声音也轻柔了下来:“这次我出门差不多也要一周了,正好养成一个新的习惯。”

  “你真这样想?”听了安言的话,慕城的脸不由平起几条黑线——她就是这样安慰他的?

  “好了,我们俩儿加起来都五十岁了,再说这些话都起鸡皮疙瘩了。我挂了啊,真睡不着,就抱个枕头!再不行,出去跑几圈,保证你回来倒床就睡。”电话那边的安言听着慕城温柔的想念,心里甜甜密密,自己却愣是说不出一句像样的情话来。

  “好了,睡吧,这几天好好放松一下,行程别排得太满,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就过来接你。”慕城知道她的个性,也不和她计较,温柔的交待完后,等她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的盲音半晌,才按掉了电话。

  本来毫无睡意的慕城,在按了这个电话后竟然来了睡意——原来一直惦着她的消息,直到听到她的声音,心里才完全踏实下来。

  在和安言通了电话后,刚才还犹豫不决的事情,现在也轻易的有了决定——在是否冒险这个问题上,他之前有些陷入误区了:对于这次的事件,最终目的是让公司平稳渡过危机,而不是对付慕青;

  对付方稚和慕青,他可以再找其它的机会,这个主次,一定要分清才行。

  想通了这一点,他立刻起床给傅斯安发了封邮件,确定方案后,操作思路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重新上床后,抱着安言常用的枕头,闻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安言挂了电话便将自己塞进了被子里,以为自己会很快睡着,可躺在床上却仍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念,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悄悄袭上心头;这想念,由刚开始的担心他的责怪和脾气,到惦着公司的事情解决到什么程度了;可是在电话接通后,她才知道,想着的,仅仅是他这个人而已!

  听着他的声音、听着他说想念,她只觉得整个心都软软的,再没想起要问其它的事情!

  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半晌,又拿出手机给慕城写短信:“其实有一点想你,怕你知道了会太想我,所以决定不告诉你。可想想,若不告诉你,小气的你定然生气得睡不着觉,所以还是告诉你吧!现在开心了吗,老公?想你的老婆。”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慕城快速的回了信息过去——这个男人,还没睡吗?

  “那你先说。”安言发了一个调皮的笑脸过去。

  慕城轻轻一笑,就将电话拨了过去:“老婆,我想你了。”

  “没说让你打电话呢!”安言接起电话,轻声低语里,甜密一片。

  “可我想说给你听。现在该你说了。”电话里,慕城的低沉淳厚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温柔与诱哄,拨动着她心里那根想念的弦。

  微微的沉默后,安言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慕城,我想你了。”

  在这句话后,电话之间只剩下一片静谧,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通过电波听闻着彼此轻浅而平稳的呼息,感受到对方就在身边一样。

  “安言,还在吗?”良久以后,慕城的声音低哑的传来。

  “在。”安言低声轻应着。

  “抱着你在怀里的习惯我不想改,所以,你想我的习惯也不要改。”慕城轻声说道。

  安言沉默了一会儿,低低的说道:“不改。”

  “恩,要睡了吗?你睡吧,我听到你打呼噜的声音再挂电话。”慕城满意的说道。

  “谁睡觉打呼噜了!”安言不依的叫起来,却与电话那边的慕城一齐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一晚,夫妻俩儿就似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握着电话谁也没舍得去睡,讲到没电时,又插上电源继续讲,最后还是慕城强行挂了电话,逼着安言去睡觉

  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四小时的通话记录、握着发烫的电话,安言只觉得一阵不可思议——她真的恋爱了!

  这恋爱的甜密与期待感,一点儿也不比当年的初恋少——这个看起来酷酷的男人,隔着电话说情话的本事,也一点儿也不比他设计的功底逊色!

  慕城,我们的爱情,虽然有了诸多现实的因素,却仍然可以这样的简单而甜密、这样的期待和思念——现在的你,心情和我一样吗?

  …………

  握着发热的电话,慕城的嘴角噙着的暖暖笑意一直没有褪去——他只知道爱她,一点儿也不比当年爱苏荷少,却更多了成熟的包容与牵手到老的信心。

  只是那样的开始,让他们之间始终少了恋人的感觉——她对他少了些撒娇,他对她少了些迁就,他们之间多是冷静的沟通。

  却原来,成熟的他们,也会和少年时一样,因为想念而成夜的不睡;因为想听对方的情话而讲一夜的电话;除了工作之外,他们也会有说不完的话题——恋爱,原来不管什么年龄,想念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54 慕苏合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