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6 亲密照片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睡了2个小时,慕城在8点的时候就起床了,起床第一件事情当然是看手机有没有电话和信息——而理所当然的是没有,这时候的安言可不能只睡2小时。

  慕城看着电话屏幕,笑自己几乎像刚恋爱的小伙子一样,想随时随地的知道她的消息。

  安言,恋爱的感觉真好。

  远在纽约,睡梦中的安言,嘴角突然轻轻的勾起,似乎梦到了什么、又似乎听到了什么!

  …………

  “慕总,公司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们有权利告公司的!”慕城去到公司最大的会议室时,刚刚办公区临时休息室来到会议室的物流部员工立即闹了起来——看来一天一夜的谈话,并没有让他们软化。

  又或者,这说话的人本就是闹事的源头?

  “美林,带这位同事去人力资源部。”慕城扯了扯嘴角,在韩美林将发话那人带走后,慕城走到会议桌前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闹事的二十几个人,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静静扫过,只是一语不发。

  会议室的气氛在这样的沉默中,立时变得紧张起来,空气中流动着满是紧张的因子。

  那二十几个工人经过一天一夜不间断的谈话,大多数人的大脑都处理麻木的状态,加上慕城这样沉默的看着他们,心里更加慌乱起来,不知道公司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在公司,三个少东家,慕城是名气最大的,距离他们是最远的,他们向来用仰望的目光看着这个被外界称为天才的年轻人,他身上的光环,让人甚至不敢靠他太近去说话。

  这样一个传奇般的人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一脸严肃却包容的看着他们,大多数人都慢慢低下了头——心里既有不安,又有懊恼。

  “大家想必知道,我对设计很在行;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对经营不在行;如果在我接手公司管理的这段时间,为了让公司快速渡过危机、保障所有员工都能按时拿到工资,而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原谅。”在看到大多数人低下头后,慕城终于开口说了话——然后,给所有人深深鞠了一个躬。

  “大少,对不起,我们……”有两个女员工,当场就慌张的道起歉来。

  公司现在的困难,大家都是知道的,如果公司跨了,他们也没地方上班了。在慕氏工作,不仅出去和同乡说起来有着满满骄傲感,而且收入每年也有稳定的增长,让人很有安全感。

  听说大少爷现在为了公司能还上银行的钱,自己所有的资产和朋友的资产都抵押出去了,这时候他们还闹事,真有些不讲良心的落进下石。

  “不用道歉,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与公司共同进退,但这不是你们的义务,所以,今天在座各位,如果愿意继续在公司工作的,请现在离开这个会议室,直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法定时间内做不完的事,所有的管理层去做,包括我自己。”

  “如果大家不想继续在公司工作,请现在去人力资源部,公司会按劳动合同法与大家解除劳动合同,并做工资结算。”

  “秦总监,管理人员都已经去了吗?”慕城说完后,直接看着人力资源总监问道。

  “大家应该在9点到。”人力资源总秦岚打开文件夹,当着慕城的面将第一批去物流支援工作的高层管理人员名单念了出来,余光看见大部分工人的神色都有些动容,心里暗暗佩服慕城收买人心的这一招。

  “我是第二批吗?”慕城问道。

  “本来是第一批,汪总监和我商量,希望你上午能去卖场看一下促销陈列,所以就换到下午了。”秦岚认真的说道。

  “好,美林,下午和我一起去。”慕城侧头对秘书交待了一句后,没再多说别的话,径直走出了会议室——他做到这里就够了,他知道余下的人中还有故意闹事的人,不过没关系,当闹事这招行不通后,他们也都会安静下来了。

  离开会议室,拿出手机,安言还是没有信息过来,他不禁摇了摇头,轻笑着自语着:“要是怀孕只是变得能睡,而不要吐就好了。”

  …………

  因为倒时差,安言这一觉愣是睡了十二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第二天中午了,拿起手机,慕城没有打过电话,短信,却足足有十几条。

  “慕城,我刚起床,约了Mike的夫人去喝下午茶,然后去看店,会拍一些店面装修的照片,起床了给我电话。”安言给慕城发完信息后,便去卫生间洗漱。

  才洗漱出来,慕城的电话就过来了,似乎他都算好了她洗漱的时间一样。

  “在干麻呢?不会和我一样刚起床吧!”安言开玩笑的说道。

  “将物流部的工人劝回去工作了,你睡好了?别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店面方面,主要看门头、店招、动线、陈列柜、展架、橱窗,这些都从各个角度拍一些照片回来。”果然,知道她要去看店,慕城的工作要求立刻就来了。

  “好的,我要出门了,你昨天睡得晚,中午记得休息一下。”安言拿起笔,将他的要求一一记在随身的便笺上后,便挂了电话。

  在谈起工作时,他们两个向来一致的干脆利落。

  …………

  安言在和Mike夫妇吃了下午茶时,知道她还有两周生日,又答应为她设计一套中国红的生日套装。

  “来不及了吧?”开心却又担心的问道。

  “我做图只需要两天,如果您不介意这个设计款被这里的工厂看中做大货的话,我们可以在当地找一家工厂来做,一周时间就够了。”安言微笑着说道。

  “当然不介意,当这款出来的时候,我可告诉我的闺密们,我已经穿了一年了,还是设计师量身定做的!”开心的说道。

  “那就OK!两件衣服应该可以在同一时间完成。”安言微笑着点头说道。

  “为什么另一件不一起做呢?”疑惑的问道。

  “因为Mike说,那一件,只能给他一个人看!”安言凑在的耳边,神秘的说道。

  如一个小女孩一样,听了这话脸一下就红了,看着坐在对面的Mike脸上的笑容灿若桃花。

  Mike起身走过来,伸手揽过轻声说道:“亲爱的,我们该去医院了。”

  “恩。”点了点头,站起来看着安言说道:“安,谢谢你的礼物,你不知道这礼物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呃?”安言站起来,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们夫妻。

  “我今天去做检查,结果出来后给你电话。”给了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说道:“安,你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我很喜欢你。”

  “谢谢。”安言轻拥了一下后便松开了手,并没有就她要去医院的事情多问,一来国情不同,美国人都比较注重**;二来她的个性本也不喜八卦,何况还是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反正,只要他们夫妻开心、让合作不至于有什么变化就好。

  在走后,安言又小坐了一会儿,只觉得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阳阳的,好不舒服,比起在J市的紧张压抑来,不知道要惬意多少倍。

  什么时候能和慕城一起,过着这样悠闲的生活呢?

  安言轻叹了口气,拎起包慢慢的往街对面的VM专卖店走去。

  …………

  “慕总,不早了,您先走吧,这里有我们顶着呢。”物流经理看着慕城一下午搬的货比搬运工还多,现在都晚上近10点了,正常发货已经完成,促销的单子又来了,今天看样子不到12点是收不了工的。

  “按单配货吧,这两天大家辛苦一下,促销高峰期过去了,你拟一个仓库改革方案给我,我要效率比现在高1倍,人数比现在少一半。”慕城轻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物流经理呐呐的跟在他的身后,见他沉着脸,也不敢再劝,只是给分货员打了个眼色,让他少分些货给老板。

  苏荷带着自己的物流经理过来看货时,看见慕城满头大汗的搬货的样子,不由得愣在了那里——这样的他,简直帅得没有天理!

  那双拿惯画笔的手,在搬起货来,居然也毫不含糊!

  “你来了。”慕城走过她的身边,轻轻点头打了个招呼。

  “第一次见你这个样子。”苏荷感慨的说道,自然的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惦起脚帮他将额上的汗水给擦掉。

  “不用了。”慕城微微往后一让,差点儿撞上后面跟过来的姜黎,只得站在那儿任她将他的汗水擦掉。

  “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东西。”苏荷略显尴尬的笑了笑,眸光自他的脸上流转一圈后,快步走到他的身后,也给姜黎擦了擦汗,玩笑着说道:“我要向你们慕总学习,让所有的高管都去轮轮岗。”

  “谢谢苏总。”姜黎知道苏荷这样做只是为了化解她对自家老板那种情不自禁感情的尴尬,也没多说什么,淡淡的点了点头后,便搬着货出去了。

  苏荷将纸巾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后,快步往里走去,与物流经理沟通‘锦·国际’员工的工作情况,然后一起去看了要发给‘锦·国际’的货品。

  再出来时,慕城已经和其它的同事一起随意的坐在旁边的货板上吃着盒饭,在收货区可以媲美镁光粉的大灯之下,这样的慕城显得特别的率性而帅气,看起来别有一股迷人的气息。

  “有没有多的,我也没吃呢!”苏荷走过去,对发盒饭的员工问道。

  “苏总,你,这不合适吧。”那员工手里拿着盒饭,为难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儿。

  “我有事和你们慕总聊,给我一盒吧。”苏荷微笑着伸过手去,见那员工犹豫着,便开玩笑的说道:“要付钱?”

  “不是不是,苏总拿好。”那员工忙将手里的盒饭放下,快速挑了份看相比较好的递给苏荷。

  “谢谢。”苏荷微笑着谢过后,转头快步走到慕城的身边坐下:“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处理。”

  慕城往旁边坐了坐,让出更多的位置给苏荷:“我不是个成熟的管理者,我能想到的,就是让事情不再闹大,慕氏现在真是经不起一点风浪了。”

  “最成熟的管理者和最生涩的管理者,处理问题的方式常常有着惊人的一致性,所以说,万物归源还是最终解决问题的方法。”苏荷将盒饭放在并拢的膝盖上正准备打开,慕城看了自然的递给她一张报纸:“垫着吧,别把衣服弄脏了。”

  “谢谢。”苏荷伸手接过,那熟悉的动作、熟悉的角度、熟悉的场景,让两人都微微一愣,瞬间之后,慕城微微点了点头:“不客气,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吃盒饭,已经很汗颜了。”

  “没关系,明天一起去看卖场,我也请你吃盒饭。”苏荷自然的接过报纸,慢慢在膝上铺开后,打开盒饭慢慢吃起来,也不再主动找慕城搭话。只是那种淡淡的熟悉和记忆,却让她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

  两人沉默的各自吃着盒饭并不说话,远远看去,那画面却是分外的默契与养眼。

  直到慕城的电话响起,才打破了这默契的静谧。

  慕城看了一眼来电显后,嘴角轻轻勾起一丝暖笑,将之前严肃与淡然的表情一扫而空。

  “和Mike吃过饭了?现在哪里?”那声音,更是柔得能掐出水来。

  “在VM的旗舰店,门头店招,周围的商业环境都已经拍了,进去转了一圈,和顾客和店员聊了聊,觉得他们的模式不适合我们,装修风格和顾客店的购买模式倒是有些可以借鉴的地方。”电话那边,安言的声音干练而利落。

  “恩,我等你详细的分析报告。”慕城点了点头。

  “OK,我今天再走两家店,晚上回去写报告。”安言爽快的应着,并没有觉得他们这样干脆的工作沟通方式有什么不妥。

  “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记得要按时休息,别走太多路。报告的事情回来再做,现在尽量不要熬夜,我怕我女儿生出来是个夜猫子。”慕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她还真不把自己当成孕妇。

  “是怕我晚上不睡打扰你白天工作?”安言笑着说道。

  “胡说,没打扰。”慕城轻斥了一声,柔声说道:“发几张照片过来看看。”

  “恩,我现在发给你,都是按你说的角度拍的。”安言回答后便挂了电话,接着便发来一组照片,全是VM的店铺图片,整体大气而细节甜密的风格,显得女人气十足。

  苏荷轻瞥了一眼,淡淡说道:“安言去美国了?”

  “恩。”慕城轻应了一声,关了图片又给安言打过去:“我是要你的照片!”

  苏荷识趣的收回目光,一口一口的挑着碗里的饭,只觉得食不知味——这么浓烈的恋爱感觉,是她曾经非常熟悉的,只是,却不再属于她了。

  “我的照片?”电话那边安言似乎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哈,这么想我?”

  “你以为呢?”听着她有些小得意的声音,慕城轻笑了起来,一只手将吃完的盒饭用报纸包起来,精准的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慕总,纸巾。”物流经理见状忙将纸巾递给慕城。

  “你在物流部?”安言听见物流经理的声音问道。

  “是啊,今天过来搬货,现在货场吃盒饭,大家都在呢,要不我当着大家的面说几句好听的话给你听!”慕城轻笑着,那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更是眯了起来,是大家从没见过的温暖与和煦,看暖了一众吃盒饭的员工。

  原本觉得慕总与苏总坐在一起,两人都有着相同出色的外表、默契的动作、同样的冷洌中带着柔和的表情,让人只觉得看着是一股美好的享受;加上苏总这次对公司的出手相助、穿着这样高雅的职业套装却毫不嫌弃的与总裁席地而坐,不禁让人产生暧昧的联想。

  只是,慕总的神色一直是淡淡的,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来。

  只有在接到这个电话后,他的表情才如春暖花开般的变得柔和而轻暖,让人看了移不开眼去——这样的表情,只为电话里的那个人吧!

  应该是总裁夫人吧!

  大家都低头吃饭,这样一脸温柔的总裁,反而比那个冷洌的总裁更让人不敢多看。

  “准备好听了吗?我现在就说了啊!”慕城不等安言说话,清了清嗓子,作势就要说,脸上的笑容也因而生动起来。

  “闭嘴,你要是敢说,我就呆在美国不回来了!”安言生怕他真的发起疯来,忙出声制止了他,接着又软了下来:“我现在发照片给你。”

  “那我还是一会儿回去说给你一个人听好了。”慕城轻笑着说道,冷不叮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安言皱眉问道。

  “慕城,把外套穿上吧。流了汗吹风,容易感冒。”苏荷忙站起来,示意物流经理将他的外套拿过来。

  电话那边,安言听见苏荷的声音,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去穿衣服,我一会儿拍了发给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安言……”安言不动声色的表情里,慕城还是听出了她的不快,听着电话里传过来的盲音,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与‘锦·国际’这样的合作,难免的会有更多的接触;而苏荷的情绪,已经控制得很好了。只是她不在身边,就算理解、就算信任,仍会有不舒服,这一点,他懂,却又无奈。

  “慕总,您的外衣。”物流经理看着慕城变化的表情,小心的将衣服递给他。

  慕城接过衣服套上后,站起来后看了苏荷一眼,淡淡的说道:“这边暂时已经稳定下来,谢谢你。”

  “不用,李经理通知我过来也是这个意思,我已经通知他们明天不用过来了。”苏荷点了点头,将报纸包好的饭盒拿在收里,看着慕城轻声说道:“对不起,刚才安言是不是听到我的声音了?”

  “没关系,她有其它事情去忙了。”慕城接过她手里的报纸包,就手扔进不远的垃圾桶后,便转身大步往办公室走去,留下苏荷孤零零的站在路灯下,修长的身影被路灯拉得老长老长,看起来越发的孤单和凄凉。

  “苏总,去里面休息一下吧。”物流经理忙走过来对苏荷打着招呼。

  “不用。”苏荷从慕城的背影里收回目光,脸上维持着淡然而优雅的笑容,对物流经理淡淡的交待道:“刚才和慕总确认过了,‘锦·国际’的员工在这边支持最后一天,明天要发给我们的货,可以让他们带过去,手续正常就可以了。”

  “谢谢苏总,我也这么想的。货已经整理好了,我和贵公司的齐经理去办个签收手续就可以了,后续的发货,我会和齐经理保持沟通。”物流经理连连点头,对于苏荷这样高效的处事风格也是相当的佩服——她看起来也不过是30不到的一个女人,怎么能就这么历害呢!而且工作起来也是不分日夜的,这都十点多了,还带着员工过来看货,真是了不起。

  现在的女人,还真不只是顶半边天的概念了。

  物流经理在心里感叹着,见苏荷转身回到自己车上,发动车子离开后,这才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

  “我搬货的时候把衣服脱了,吃饭的时候忘了穿,就风吹了一下,没感冒。”

  “我大约还有三四天可以过来,你要是办完事情就先回来吧,我让井然过来接你。”

  “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我是好好儿的。”

  “好吧,你自己安排吧,散散心也好,注意别太累,照顾好自己和宝宝。”

  物流经理刚推开办公室门,便听见慕城正小声的在电话里解释着、保证着,那样柔软的态度,让他这个大男人听了都恨不得要软下来。

  不过听他的口气,似乎老板娘并不买帐呢——唉,这叫一物降一物,总裁这么个有个性的人,偏遇上总裁夫人也这么有个性!

  物流经理轻轻的关上了门,对于这样的慕城,感觉又亲近了许多——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总裁,不再是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传奇。

  …………

  听出了电话里慕城的无着急和无奈,安言所着挂掉的电话有几秒种的发愣,心里只觉得酸酸的难受。

  明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否则他与她在一起怎么可能不避忌自己?只是,却仍是不由自主的会不开心——不是担心、不是嫉妒,就是不开心!

  唉,安言,爱情果真是如此啊:当你全身心投入之后,便不能再豁达、不能再淡然、不能再笃定!

  那些关于嫉妒、关于生气的负面情绪,在不知不觉间全来了。

  “安言,大方一些,都这么大人了,别像小孩子似的。”安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进了VM的店铺里,一件一件的仔细看着商品,大约逛了半小时后,手里的购物篮便已经装满了选中的样衣。

  “小姐,麻烦帮我包起来。”安言将购物篮递给收银员,正等着收银员一件一件的扫条码,旁边传来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子声音:“这位小姐买的,我全部要一套,一模一样的。”

  安言循着声音抬起头来,一个看起来三十岁不到的年轻男子正低头看着她:典型晒出来的小麦色肌肤、齐肩的长发被一根皮筋随意的束在脑后、浓眉大眼里原本应该明朗的眼神,却带着一股子不羁的邪气,一看就是一副所谓艺术家的模样。

  在两人目光相撞时,那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姐不介意吧?”这一次,居然是字正腔圆的国语!

  “不介意。”安言淡淡的收回视线,在POS机上刷了卡后,便拎着袋子往外走去。

  “小姐,留个联系方式好吗?!”男子快速的走过来,一点儿也不迟疑的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不必。”安言淡淡的拒绝之后,便拎着一大包样衣快速往外走去。

  “中国美女都如你这么矜持吗?”男子看着她从容的步履,抱臂斜身倚在门边,清凉的声音里,带着戏谑的味道。

  “真看不出,你还懂得‘矜持’这个词。”安言轻笑一声,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说完这句话后头也没回,便直接往前走去。

  “先生,您要的货已经包好了。”那男子正想说什么,见服务员招呼,便过去买了单,当他拎着一大包衣服出来时,安言已经没有了踪影。

  “一个有趣的中国女人,选样的眼光也不错。”男子自语了一句,便又回到收银台,说是刚才POS单没看清金额就签了,要重新看一下。

  等收银小姐拿出一沓签单时,那男子快速的翻看了最上面的两张,看见安言的签名后,默默记在了心里,然后将小票还给收银员:“谢谢,没问题了。”

  说完便拎着一大包衣服快速离开了店铺。

  …………

  安言接着逛了两家其它品牌的店铺,确实觉得走得有些累了,在附近找了家法式料理店。

  原来只以为在中国会有这么巧的事,没想到来了美国,凡是和艳遇能搭上边的事情,一样的巧合到让你不敢相信!

  那个在VM店里遇到的男子,居然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用餐——面前一份简单的牛排和红酒焗蜗牛,看得出来并不属于奢侈浪费的那一种。

  似乎感觉到她目光的停留,那男子抬起头来,一看是安言,不禁咧开嘴笑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一起坐吧。”小麦色的肌肤衬衣一口整齐的牙齿,让他的笑容显得干净而阳光,但那说话的调调,却有着让人不喜的随意的调笑感。

  “谢谢,不用。”安言淡应了一声,便移开目光,直接走到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放下手上的几大包样衣,舒展了一下有些累的脚和腿后,才按下服务铃叫餐。

  那男子见她不理,也不以为忤,回头继续散漫的吃着自己的餐点,偶尔看看窗外有美女经过,也笑着挥手打个招呼,看起来就是一小阿飞模样,只是在他做来,却显得自然优雅,毫不猥琐。

  回头瞥见安言点了份鹅肝和粟米汤后,便按铃叫来服务员也点了一套一模一样的,只是见安言低头用餐,并不理会他类似孩子气的行为时,不由得有些气馁。

  当下端着自己的盘子大方的走过去,径自在安言的对面坐下,笑得痞气十足的说道:“用咱们中国人的话来说,我们一天内两次相遇,就叫缘分,小姐你说呢。”

  “我一天要遇到相同的的士司机4次、酒店服务员6次、酒店门口的游浪汉8次。”安言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呃……”面对安言这样的回答,那男子不禁有些无语起来。

  安言轻撇了他一眼,拿起闪烁着消息的手机,漫不经心的看起来——只是,在划开屏幕时,一张张照片上熟悉的面孔,却让她失了神。

  照片还没看完,慕城的电话便打了进来:“回去了吗?现在干什么?”

  安言握着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低低的答道:“和朋友一起吃饭。”

  “遇到朋友了?这么巧,那你们好好儿聊聊,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再打给你。”慕城的声音里有些疲倦,也没问她是什么朋友。

  “你洗了就去睡吧,不用打过来了,我们还要聊一会儿。样衣我稍后回到酒店就寄出来。”听着他疲惫的声音,安言有些心疼,想起那些照片,心里却又是堵得发慌,说话间,声音便有些异常起来——动情了,便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淡然超脱的模样。

  “安言,有什么事?明天我过来陪你吧。”慕城敏锐的感知了她试图掩饰的情绪,虽然公司的事情正一样一样的解决过程中,他根本就走不开——可是,她淡淡的语气,却让他恨不得马上飞到她的身边,让她安心,也让自己安心。

  “你安心处理公司的……”安言刚说到一半,只觉得肚子有一有股被扯拉的疼痛,当下便咬紧了下唇,强压着小腹的不适对慕城说道:“朋友在喊我,不和你说了,得空我打回给你。”说完不等慕城回话,便按了电话,另一只手早已按在了肚子上。

  “朋友?你承认我们是朋友了?”坐在对面的男子只听到她对电话里冷淡的语气,没注意她已经变色的表情。

  “开车了吗?最近地医院有多远,我需要去医院。”安言冷静的说道。

  “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食物有问题?”那男子这才惊觉她的不对劲,忙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扶起快要趴到桌上去的安言。

  “帮我买单,送我去最近的医院。”安言压着心慌和害怕,冷静的说道。

  “好!”男子快速的按了服务铃,丢下钱后对服务员说道:“帮我买单,这几包样衣暂存在这里。”说着同时丢了一张名片在服务员手上,抱起安言就往外跑去。

  “喂,你没事吧?你别吓我。”那男子安言脸色惨白,紧咬下唇、额上的汗珠滴滴的落下来,不由有些慌了神。

  “我怀宝宝了,现在肚子疼。”安言简单而快速的说了自己的情况。

  “我知道了,这种事情我有经验,我带你去最近的妇科医院。”男子似乎是轻车熟路,将安言平稳的放在后排座后,发动车子飞快的往前开去。

  …………

  “排卵期出血,不严重。但还是要卧床休息两三天。”医生看着安言笑咪咪说道,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这次准备留下了?”

  “恩。”那男子也不解释,直接回答了一句,听理安言只觉一阵莫明,不过听医生说没事,倒也放下心来。

  “什么原因造成的,有什么要注意的吗?”那男子看起来确实有经验,问得非常仔细。

  医生笑咪咪的说道:“体内黄体胴缺少和过于劳累都会造成这种情况,如果是孕后两个月才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劳累造成的,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谢谢,那我们就先走了。”那男子道了谢后,便伸臂去抱安言。

  “不用,我现在可以自己走。”安言皱了皱眉头,推开了他的手。

  “哟,这就过河拆桥了!”那男子邪气的一笑,脸上却是一副假装受伤的表情。

  “你现在还不能走,三天之内不要下床。”医生严肃的警告着安言,听得她神情一滞,看着那男子一脸得意的笑容,转头对医生说道:“麻烦帮我办住院手续,我在这里住三天。”

  “住院?哦,NO,你这种情况我们不能安排住院的。”医生连连摇手,开了医嘱递给那男子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就说了,我们有缘,不仅一天之内连续碰到两次,还救了你宝宝一命!”那男子看着安言难得正经的说道:“这样吧,我也不要你谢我,你宝宝以后喊我干爹就成!”

  “你叫什么名字?”人家话说到这份儿上,刚才在车上若不是他教自己平躺不动,不要用手按肚子这些,自己还真的会慌得不知所措,所以也不再拧巴。

  “安齐!”那男子裂开嘴,给了安言一个阳光满满的笑容,是安言见他以来最正经的笑容。

  “安齐?”安言不禁移开目光,一阵失笑出声后又看回到他脸上——这也太扯了吧!

  难道还真是缘份?

  “我叫安言,今天谢谢你的帮助。”安言笑着伸出手,与安齐伸出的手握在一起。

  “你多大?”安齐冲了一杯医生留下来的奶粉,递给安言后笑着问道。

  “女士的年龄不要随便问!”安言瞪了他一眼,接过牛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完之后,试着扶着床站起来。

  “喂,医生说你还不能走,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固执!”安齐忙站起来,一把将她抱起重新放回到床上:“要不要通知你老公?”

  “不用了,那边现在都深夜了,他要知道了又是一夜不能睡。”安言摇了摇头,对安齐说到:“你送我回酒店吧。我给你一个国内的地址,餐厅里的样衣你帮我寄回去。”

  “好。”安齐爽快的应了下来,弯腰抱起安言,用脚踢开门后,大步往外走去,低头看安言时,不由得吐槽说道:“你老公怎么养你的?怎么怀孕了还这么轻。”

  “要你管!”安言瞪了他一眼,被他抱在怀里,倒真没有被异性抱着的感觉——自然又有一些难以说明的亲切感。

  …………

  在安齐去取样衣的时候,安言躺在床上,心情莫明的有些压抑起来。

  拿起手机,几张慕城与苏荷亲密的照片,也不知道是谁发过来的:倾身欲拥的那张,是自己亲眼见过的;惦起脚尖为他擦汗的照片,是她没见过的;两人一起坐在灯下吃盒饭,呵,那画面真的很唯美;两人一齐挤在卖场的人堆里,相互扶持的画面,那一瞬低头的呵护,也是本能吧!

  照片是安言吃饭的时候收到的,当时没有看完,现在一张一张再次看过来,仍觉得那么刺眼——过去,真的可以完全忘掉吗?

  换一个女人在他的身边,他还会这样本能的护住她吗?

  爱过,放下,再遇,还是会不同吧!

  安言拉着被子将自己的头整个蒙住,明明是自己将他推到了她的身边、明明是知道结果就会是这样,为什么还会难受!

  “喂,你不怕把自己闷死了!”安齐寄完样衣回来,便看见安言整个人都被埋在被子里面,不由得伸手去拉被子。

  “寄了?谢谢你了。”安言拉开被子将头露出来,看着安齐懒懒的说道。

  “怎么谢?以身相许?”安齐又耍起痞气来。

  “我困了,准备睡觉,你还不走?”一下午的相处,安言大约知道了这个人心地其实不错,却总喜欢装出一副痞气的样子,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想着慕城的事情,确实没有心力再去应付这个人的玩笑。

  安齐看着安言脸色比起在医院时已经有些恢复,站起来拉了拉衣服说道:“我走了,这是我电话,有事打给我。”

  “好,留个银行卡号,邮寄、吃饭、看医生的钱,我改天汇给你。”安言接过名片点了点头。

  “你要还的时候打我电话就行了。”安齐淡淡的甩下这一句,拉开门就走了。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安言再次拿起了手机,翻开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删掉……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56 亲密照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