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69 温柔小三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而市场问题,也会在这次的人事动荡中充分的暴露出来,所以在解决人事问题的时候,他们也有充分的时间去谋划市场问题的解决方案。”靳子扬将剥好的火龙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盘子里递给苏荷,继续分析着慕氏的经营走向。

  “慕城胆子确实够大,慕青在股市闹了一场后,慕氏在股市的元气还没恢复过来,他现在就动手,这些负面消息,怕是又会让股市再次波动起来了。”苏荷看着靳子扬,闪烁的眸光里似乎有某种算计。

  “你想趁这个机会有所动作?”靳子扬笑着说道。

  “中国的市场就这么大,目前也就四大品牌形成四足鼎立的局面,想在这种格局下冒出头来,增加市场份额,必须找到盟友,进行经营方面的战略合作。”苏荷看着靳子扬,边思索边说道:“我前次帮着慕城渡过危机,一方面是念着旧时的感情,另一方面也希望未来‘锦·国际’与慕氏能有合作的机会。而这四家公司,无论是从交情还是从互补性上来说,慕氏都是我们第一选择。”

  “可惜的是,现在这个第一选择,已经变得不可选择了!”靳子扬轻挑了下眉梢,淡淡的说道。

  “无法合作,便是对手。所以趁乱致胜,抢夺他们在乱盘里漏出来的资源,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苏荷并不介意靳子扬的态度,在说到‘对手’两个字时,微眯的眸光里,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这样的决心,或许是出于对公司战略的布局;又或许是出于对心中恨意的发泄。

  这其中孰轻孰重,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开始,就是对手。”靳子扬定定的看着她。

  “商人唯利是图,不是吗?”苏荷轻扬起眉梢,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

  “确实。”靳子扬看着苏荷冷淡的样子,在心里轻叹了口气:“‘锦·国际’三年发展战略规划和明年的经营目标,我已经发了副本给总部,总部会在下周与你沟通切实的行动方案和预算,你准备一下。”

  “战略规划中的市场启动,不妨从四大品牌客户资源的争夺开始。”靳子扬将苏荷手中的果盘接过来放回到桌面上,站起来对她说道:“我先回公司了,尹函下午会过来,工作计划方面你跟他交待一下。”

  “好,你帮我把电脑拿过来一下,我将工作计划理一理。”苏荷点了点头,在接过靳子扬递过来的电脑时,随意的问道:“今天好象没看见张妈?”

  “我让她回去了。”靳子扬淡淡的说道:“不管我们因为什么目的结婚,你让慕家的人来照顾总之是不合适的。”

  “是我大意了。”苏荷倒并不介意靳子扬这样的安排,只是想起官司的事情,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撞的那个人已经起诉了,案子之前是慕氏法务部在处理,你看我们是不是接过来?”

  “当然!”靳子扬点了点头:“这件事算是私事,我去安排就行了。”

  “公事你也可以安排的,总部派驻的顾问,想来是有这个权利的。”苏荷见他分得如此清楚,不禁笑了起来。

  “自然是不合适的,顾问是不参与管理的,也不能直接指挥工作。否则就要乱套了。”说到这里,靳子扬轻瞥了苏荷一眼,淡淡的说道:“尹函你怎么看?”

  “你介意?”苏荷有些意外的看着靳子扬。

  “不会有结果,就不要给希望,不是每个人都如我这般能将事情分得清楚的。”靳子扬说完这话后,便离开了病房。

  苏荷听见靳子扬关门的声音后,将身体放松的靠在了靠垫上,合上电脑后,轻轻闭上了眼睛,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一一流过,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在手术当天没有见到慕城时,她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

  午饭后,安言正与成绯在商场里逛孕婴童专柜,接到安齐电话的时候,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他是谁。

  “我现在从上海转机J市,3点到机场,你来接我。”电话那边的安齐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呃?”安言有些发懵,一时间又没好意思问对方是谁——来电显示是‘无法显示的号码和地区’,声音也并不太熟悉。

  “我是安齐。救了你和你女儿的那个中国人。”安齐有些不耐的说道。

  “我没女儿,肚子里那个是儿子!”对安齐这个无厘头的自我介绍给雷到了,当下便快速的喷了过去。

  “想起来我是谁了?记得3点来机场接我,你答应过我的。”安齐霸道的说道——似乎是理所当然,又似乎是害怕拒绝。

  “知道了,要不要我做个寻人的大牌子呀?”安言笑着说道。

  电话那边,安齐似乎松了一口气,语气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你不怕丢人你就做!”

  “好了好了,我在逛街呢,一会儿和朋友一起来接你。你先登机吧。”安言笑着挂了电话。

  “谁呢?”成绯随意的问道。

  “上次去美国听课认识的一个朋友,当时才三个月不到,怀得有点儿不稳,差点儿出事儿了,他把我送去医院的。”安言简单的解释着。

  成绯抬腕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就要去了,逛完这家我们去吃点儿甜品就去吧。”

  “好。”安言点了点头,将刚才放下的婴儿服又重新拿起来,放在眼前看了又看,问成绯道:“绯绯,这颜色还行吗?”

  “我觉得大红色好。”成绯拿起另外一套。

  “那,那就买大红色。”安言点了点头,接过成绯手上的衣服递给服务员,两人接着又各挑了几件春款的孕妇装,在刷卡时才发现,这家牌子真是贵得不行,就四五套小孩子的衣服,七八件大人的衣服,居然也要二十几万。

  “知道这牌子贵,不知道有这么贵!少买几件吧。”成绯拿过袋子,挑挑拣拣的一件一件的拎出来。

  “这牌子是慕城挑的,我也没想到这么贵呢。”安言拿着卡有也有犹豫——她自己是做服装的,关于面料和做工自然是了解的,其实也不过是品牌效应而已,哪里就值到一万多一件了。

  “一样拿一件,以后再看其它的牌子吧。”成绯将挑好的衣服拿了出来还给服务员:“这几件重新帮我们算一下。”

  “绯绯姐,你买衣服呢。”一个年轻的女人,一手扶着腰、一手摸着差不多有五六个月大的肚子走了进来,在和成绯说话时,脸上尽是讨好的笑容。

  “言言,换家再买吧,我们走。”成绯看见那女人,脸色陡然一变,拉着安言的手就往外走去。

  “绯绯姐,对不起!我没想过要你们离婚的,我只是想生下这个孩子。要是你们真离婚了,方然会恨死我的。”那女子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小心冀冀的抓住成绯的衣袖,低声下气的说道。

  “别拉拉扯扯的,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可负不了这个责。”成绯紧皱着眉头,用力的收回自己被她拉着的手,心下一阵犯恶心——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反而来指责她不人道、不让她生孩子,真TM有毛病。

  “唉哟!”那女人似乎经不住成绯这样一扯,一个站立不稳就往后歪去。

  站在她身边的安言也顺势坐在了一堆衣服中大叫起来:“啊、你推我干什么?哎哟、我的肚子。”

  那女人见自己还没叫,安言便先叫了,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安言紧皱着双眉,一手抚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看着成绯恼怒的说道:“这女人是谁?没长眼睛的吗?你怎么认识这种没教养的女人!”

  “言言,有没有事?”成绯不知道她是想成心整治这个女人才演的这出戏,见她摔倒忙紧张的跑过去扶起她。

  “安言,怎么样?”一直站在门外的向前也有些不明所以——他可是看着她连眼睛都没眨的,怎么一下子就摔了呢。当下出没多想,拉开门就冲了进去。

  “我不知道,我要去医院看看。”安言扶着成绯的手站起来,对那女人吼道:“你跟我一起去医院,我孩子要有什么不妥,你这孩子也别想要了!”

  “我?我、我?”那女人本想讹一下成绯,好让方然下定离婚的决心,没想到她的戏才开场,安言已经接了下去——叫得比她还夸张、态度比她更嚣张。

  “我没碰到你!”那女人顾不得继续装柔弱,连忙退后一步,看着安言怒声说道。

  “绯绯,我不舒服。”安言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将身体完全靠在成绯身上,也不理会那大呼小叫的女人。

  “向前,你快把言言抱到车里,去井然那边,我马上通知慕城。”成绯也顾不得和那女人吵架,急急的对向前说道。

  “绯绯,医生说摔跤后不能挪动,否则对胎儿不好,你扶我去那边沙发上坐下。”安言悄悄捏了一下成绯的手,成绯微微一怔,低头看了一眼安言,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便抬头对向前说道:“你拦着这女人别让她跑了,我扶言言坐下后就给医生打电话,然后报警。”

  “是,成小姐。”以向前的敏锐度,这时候也看出安言是装的了,当下心里不免觉得奇怪——这女人是谁?值得她这么个讲风度的女子演出这场世俗小女人的戏?

  向前边想着,边退回到了门边:像个门神一样站在那里: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而那三个服务员也急急的给安言又是倒水、又是拿靠垫的,生怕她在自己店里出了什么问题。

  “井然,我是成绯,言言在**世界百货孕婴童专柜被人撞了,现在肚子有些不舒服,你马上过来一趟。”成绯打完电话后,低头对安言说道:“医生马上过来,现在要报警吗?”

  “当然要报。”安言看着那女人冷冷的说道。

  “你们这是讹诈!”那女人挺着肚子对成绯怒声说道:“成绯,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纪晓柔,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成绯看着那女子轻笑着说道:“方然我想要就要,不想要让给你也没关系,就你这样儿,值得我和朋友陷害?”

  “不过,你既然说出了这话,不让方然知道倒真对不起你的这番心意了。”成绯转眸对安言说道:“言言,我先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报警,怎么说人家也姐姐、姐姐的喊着我,这个面子,我还是应该给的。”

  “你打,让我欣赏欣赏奸夫淫妇站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哈,当是学习了。”安言舒服的靠在沙发上,脸上的笑容一片轻蔑和鄙视。

  成绯轻瞥了纪晓柔一眼,拿起电话便给方然拔了过去:“我是成绯。”

  “你现在住哪里?你的胃药没有带,我帮你送过来。”电话那边,方然的声音有些颓废的低哑,在成绯面前却又是惯有的温柔。

  一如既往的温柔,让成绯一时间竟恍惚起来——这是那个背着她找情人的方然吗?这是那个为了财产而不肯与她离婚的男人吗?

  “绯绯?有在听我说话吗?”方然有些焦急的问道。

  成绯转眸看着眼前这个挺着肚子的大证据,刚刚涌起来的柔情一下子全被击碎了,朦胧的眸子顿时一片冰凉的清明,对着电话凉凉的说道:“我新世界百货的孕婴专柜陪安言买东西,纪晓柔进来撞了她,我们现在准备报警,不过既然大家都认识,我想还是有必要通知你一声。”

  “怎么回事?”方然似乎没有听明白。

  “安言现在不舒服,要么你过来处理,要么我们报警了。”成绯的语气淡淡的,就似在和一个仅只认识的男人说话一样,不带一丝感情。

  “我现在过来。”方然轻叹了口气,便挂了电话。

  方然和井然、叶商是差不多时间赶到的,三人在门口互看了一眼,一起冲进了专柜。

  “嫂子,你有没有事?”

  “叶商,快给我嫂子检查!”

  “是谁干的,TMD活得不耐烦了。”

  进来后,方然还没来得及说话,井然和叶商已经快步走到了安言的面前,井然更是如被惹炸的狮子一样怒气冲天,拿起电话便给片警打了过去:“邬老大,我是小井。我嫂子在你们辖区被人给推了,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呢,你这治安是怎么做的?”

  “恩,你亲自过来。我现在就在这里。”井然似是气得不行,打完电话后,黑着脸看着成绯,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对不起,言言为了替我挡着她才被推倒的。”成绯记得自己给井然打电话时,同时发过一条信息交了底的,在见到他如此大的脾气时,仍然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真发脾气还是陪着她们俩女人演戏。

  “这个女人?”井然抬眼看着正小声说话的方然和纪晓柔,冷冷的说道:“我嫂子要是没事,你给她道个歉就算了;我嫂子和肚子里的小侄子若有半点闪失,我让你的肚子现在就瘪下去!”

  方然见井然嚣张跋扈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看着成绯淡淡的说道:“晓柔说她只是想拉着你说说话,安言是不小心自己跌倒的,就这么点儿事,你至于闹这么大吗?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仗势欺人了?”

  成绯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方然与纪晓柔站在一起,看他如此小心维护的样子,心里只觉得闷闷的喘不过气来,眼睛不由自主的紧紧闭了起来,紧皱的眉头看得出她心里的难受。

  “成小姐?”向前担心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安言。

  安言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向前这才又退回到门边。

  “绯绯,别再闹了,好好儿跟我回家去。”方然见成绯痛苦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窒,便从纪晓柔身边走过来。

  “站住!”成绯睁开眼睛看着他低吼道:“站在那儿别动。”

  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我现在还是你老婆吧?我们认识七年,一起生活了四年吧?安言曾是你的朋友吧?你们一起相处的时间也有四年以上了吧?”

  “我们两个人说的话,也抵不上这个做小三的女人?果然床头风是历害的。不过也没关系,你信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警察信谁?这店里的服务员看到了什么!”

  成绯冷声说完后,便走到安言的身边蹲下来,轻声问叶商:“请问她情况还好吗?才过三个月、不到四个月,刚才一下子坐在那堆衣服里了。”

  “她身体底子不错,跌倒的地方正好又是软的,没什么大碍,以后可要小心些,有些人、有些东西要离远一些。”叶商专业而官方的说道——只是那话里的损人程度,比井然那发脾气炸毛的可阴损多了!

  “知道了,谢谢叶姐。我现在可以起来吗?”安言小心的问道。

  “可以,小心些,别走路了,直接回车上吧。”叶商在面对安言时,语气里才多了些温度。

  “好。”安言扶着成绯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两眼却直直的看着方然说道:“绯绯,我们走吧,这里交给井然就成。我看着这两人只觉得碍眼。”

  “恩,走吧,还要去机场接人呢,再晚就来不及了。”成绯点了点头,扶着安言慢慢的往外走去。

  “绯绯,你跟我回家!”方然上前一步,拦在他们的面前,而纪晓柔则一脸苍白的站在那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低垂着双眸站在那里,有些无助、有些不知所措。

  “请止步!”向前长臂一伸,将方然拦在了店内。在看到安言和成绯的身影隐入转角的楼道之后,向前才对井然点了点头:“井先生,对不起,是我失职。我回去向慕先生领罚。”

  “先去吧,看好别出事了。”井然淡淡的说道。

  “是,井先生,我先走了。”向前向井然微微欠了欠身体后,转身快速的往安言和成绯的方向大步跑去。

  方然只知道安言闪了个有钱人,倒没想到不仅有钱、关系也这么硬、人还这么嚣张,一时间脸都给气黑了。

  “方然,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见成绯走后,纪晓柔委屈的看着方然。

  “井先生,女人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大男人就不掺和了,这事儿,要不就算了!言言买的东西我来买单,也算是我给言言赔个罪。”方然虽然恼怒成绯让他在这许人面前下不了台、也厌烦纪晓柔在成绯对他意见正大的时候给他惹出这么大麻烦来,但事情已经这样,他也不得不出面来解决。

  “话说,这些女人的事儿,没男人掺和还真没意思。”井然一脸流氓样的表情,看着方然痞痞的说道:“比如说这位小姐,没有你的掺和,这肚子能大起来吗!”

  “叶学姐,你说呢?”井然说着,伸手就搭到了叶商的肩膀上。

  叶商眉头微皱了一下,倒也没有避开,只是淡淡的说道:“完事了就走吧,是不是人你也能说这么多话,什么时候变这么话多了?”

  井然沉声一笑,显得心情极为愉悦的说道:“你说得对,我们这就走。”

  说完便走到柜台前让服务员将安言挑的衣服重新包起来:“就四件?”井然皱了皱眉头。

  “还有,在这边。”那服务员知道这是有钱的主,忙将成绯挑出来的几件单独包了起来递给了井然。

  “你看我嫂子挺有眼光的,就她和我大哥那皮肤,生下来的小子穿这大红色肯定漂亮。”井然转身将袋子递给身旁的叶商笑着说道。

  叶商接过那两大袋,轻瞟了一眼里面的衣物,整个人不禁有些走起神来,直到井然刷完卡,和刚来的片儿警队长打了招呼,拉着她出门后,才回过神来

  至于片儿警过去后,要怎么处理,他们自然不会去管了——目的,就是让他们难堪、让他们的婚外情在阳光下暴露!

  当然,安言的目的却不仅仅如此——她要让成绯看到事实:再强悍的女人,都会在不经意间软弱;再理智的女人,也会给自己幻想和逃避;那么,让她看到所有的事实,让她做出一个对自己人生负责任的决定;让自己也看到另一个方然,来判断支持成绯离婚是对还是错!

  “言言,我的心,真的痛了。”成绯紧咬着下唇、低低的说道:“纪晓柔找我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是这个女人缠上他的,他只是被诱惑了;”

  “他承认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他爱的还是我,对那个女人和孩子只是责任。即便是这样,我仍然没有死心;即便是做好了离婚的打算,在内心深处也只是怪他经不住诱惑、怪自己对他关心太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走在一起,你也看到了,他进门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他向她去了解情况就好似她是他的家人,在他们的眼里,我早已成了外人。”

  “不肯离婚,也不过是对那七年没法儿给自己交待;也不过还自认为不是见异思迁之人而已;”

  “言言,我真的决定了,不再犹豫。”成绯看着安言,绝然的说道。

  “决定了,就不要再想,咱们好好儿走好以后的路。”安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腿,看着她一脸的认真。

  “知道了。”成绯轻轻点了点头,将身体完全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转头看向车窗外一直往后移去的树、行人、马路——一直前进的车,直如这人生一样,不需要再回头,也无法回头。

  …………

  机场。

  像安齐这样的帅气高大、时尚中带着些懒散味道的男子,走在哪里都注定会成为焦点,在熙攘的人群里,安言一眼就将他给认了出来——染成栗色的头发,在机场大厅的灯光下,显得亮泽而柔软;左耳上那只显眼的耳钉,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阳光与艺术的气质;而身上黑色西服式羊绒大衣随着他大步走动的步伐,掀起隐隐的风声,让他看起来气势十足。

  “安齐,这里。”安言朝他挥了挥手,嘴角噙起一弯淡淡的笑意——原来只觉得慕城够招摇,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丝毫不逊色,看来都是属孔雀的!

  原本面色一片寞然中隐带着紧张的安齐,在看见安言后,不禁露出了孩子般开心而纯真的笑容——在这陌生的地方、看着身边快镜头闪过似的陌生的人,他这个大男人,竟有着害怕和抗拒的感觉。

  还好,有这样一个虽然认识和凑巧、熟悉的莫明的女子,能让他的这第一次归来,感觉到一点点的熟悉和温暖。

  “亲爱的,能在这时候看到你真是太让人满足了。”安齐趁着那值警不注意,一个跳跃便翻过了栏杆,给了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

  “喂,至于这么激动吗!”安言用力的推了推他的肩膀。

  “你是我在中国唯一的认识的人,你说我激不激动!”安齐松开拥抱她的手,抬头扫视了一下她的身边——除了一脸警惕的站在她身后的向前外,没看到其它的人,便笑着打趣她说道:“你男人没来呢,让我抱抱怎么啦,紧张兮兮的。”

  “我男人派了保镖跟着在,小心他把你甩出去。”安言轻笑着扯下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转身对向前介绍道:

  “向前,负责我的安全。”

  “安齐,我朋友。”

  “安先生好。”向前礼貌的打着招呼。

  安齐也不理他,直接拉着安言往机场外面走去,边走边聊着,神情间的兴奋隐带着丝丝的不安。

  “你现在去哪里?我有个朋友在车上,我看是先送她还是先送你。”聊了一会儿后,安言问道。

  “先去酒店,我的行李应该已经寄到了。江边的马可波罗,和你朋友顺路吗?”安齐边说边拿出一张酒店的名片递给安言:“我可不管,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人,不行的话让你朋友自己打车回去,你必须送我。”

  “送,当然送!”安言接过名片轻轻的笑了——这个安齐,看来还真有朋友缘,订的酒店居然和夏晚帮成绯订的是同一个!

  “你朋友现在哪里?”安齐夸张的左看看右看看。

  “在车上睡觉,你一会儿上车动作轻点儿。”安言轻声说道。

  “这大白天的睡什么觉,晚上做鬼去了!”安齐调侃着说道。

  “我没义务接送你吧?和你比起来我朋友可重要多了。”安言顿下脚步,不悦的看着他。

  安齐见她发恼,脸色便有些尴尬起来,讪讪的说道:“开个玩笑,至于这么严肃吗?中国人啊,唉,没有一点幽默细胞。”

  “你不是中国人?”安言脸色更难看了。

  “呃?”安齐的脸一红,低头不再说话,只是那神色间除了尴尬之外,还有些意味不明的伤感和落寞。

  安言轻瞥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两人默默的往前走去。

  远远的,安言看见成绯正在车边,边来回的走着边讲着电话,脸色一片愠怒。

  “你说的这些话,我不想再听第二次!”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和任何的事情,我听了犯恶心。”

  “方然,你自己是学习心理学的、你是咨深心理咨询师,到这个时候了,你何必还自欺欺人呢?”

  “你爱她、想要那个孩子,我爽快的和你离婚,送你们圆满,你还揪着我不放干什么?”

  “离婚协议我已经寄出来,最迟明天可以收到,如果三天内我没收到你的回寄,那就法庭见。”

  不知道方然在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成绯气得浑身发颤起来,安齐走上去一把抢过成绯手里的电话,沉声说道:“在你回寄离婚协议前,请不要再来骚扰我的当事人,否则在离婚诉讼案之外,我还要控告你骚扰。”

  说完啪的一声按掉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塞回到还没回过神的成绯手中,转头对安言说道:“你朋友?”

  “恩,成绯。”安言点了点头,对成绯说道:“这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朋友,安齐。”

  “恩。”成绯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电话呆了呆,转身回到了车上。

  “你怎么交这样的朋友,办事一点也不爽快。还不懂礼貌。”安齐耸了耸肩。

  “你闭嘴,没看到她家里有事呢!”安言瞪了他一眼,有些担心的看着成绯——才平复下的情绪,那个该死的方然又打电话来说什么了!

  “不就是离婚吗?她这么漂亮干麻在一棵树上吊死?离了多好,自由又快活。”安齐伸着脖子看着车里,故意大身说道。

  “行了你,刚才表现不错,有气势!倒没看出你娘里娘气的,还有这股霸气,让人另眼相看啊!”安言轻笑着说道。

  “什么娘里娘气,你这女人说话就是不留口德。”安齐伸手去拍她的头,想想在中国这地儿,只认识她一个人,还真不能得罪她,便又呐呐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不悦的说道:“快走吧,我还赶时间呢。”

  “向前,走吧,马可波罗酒店。”安言扯了扯嘴角,见向前帮她拉开了后排座的门,便快速的坐了进去。

  …………

  “让你担心了,我没事。他不过是做了XX又想立牌坊而已,一边和那女人被翻红浪,一边和我说爱的是我,和那女人只是逢场作戏;一边和我谈离婚条件,一边说人没了要钱也没意思,什么都给我;这么多年,我TM怎么没看出他是这种人呢!”成绯拿着手将方然的名字拉进了黑名单,气得脸色直发青——爱情到这个地步,竟然已经不是爱与不爱的挣扎,而是对人性彻底的寒心与失望。

  “不到那一步,永远不会知道对方是什么样子。何况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如何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局面。他是个心理咨询师,和病人发生关系的事情若传出去,他哪里还有行业口碑?这一行做不了,他上半生的努力算是废了。所以,他如何肯和你轻易的离了?就算离了,又如何敢和那女人在一起?所以,不揪着你、扯着你,这个危机,他也难得过去。”

  安言理智而现实的分析着——这样的人性让人觉得很残酷,对于一个熟识多年的朋友、一个见证了他们最幸福时光的友人,来做这样鲜血淋淋的剖析,连她自己都觉得残忍。

  “先顾自己、再顾别人,这句话你们不懂吗?你想离婚,怎么样能离就怎么样办,管那么多干什么。”安齐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

  安言正相喝斥他,倒是成绯轻扯了下嘴角回应说道:“说得对,是我自己太拖泥带水了。”

  “言言,我一向自诩思维模式男性化,却在这件事上纠结了起来。”成绯转头对安言认真的说道:“他这是想打疲劳战术呢!他是心理专家、又对我这么熟悉,真要和我玩儿起心理战术,我还真可能被他绕进去。”

  “明白就好,关键是自己有个确定的主意,其它的都好说。”安言点了点头,转眸看安齐,也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

  “我不赶时间,先送你朋友吧。”成绯看行车路线是去自己住的马可波罗酒店,便侧头对安言说道。

  “他也住那里。”安言笑着说道。

  “哦,那挺好,顺路。”成绯点了点头。

  车子到了酒店后,安齐拉开车门下了车:“我上去收拾一下这一身的灰,然后出去办事,晚上为我接风?”

  “我先应着,但不能确定,我公司的事情最近也忙,到时间你打我电话临时定吧。”安言想着慕城明天要出差,或许今天会在公司加班很晚、也或许今天会提前下班陪他呢。

  “请你老公一起吧,我回国的第一餐饭可不想一个人吃。”安齐笑着低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在看到旁边向前有些发黑的脸时,在安言耳边低声说道:“你这保镖挺可爱的。”

  “电话联系,我朋友也住这里,顺便帮我照顾一下。”安言笑了笑,同时对已经下车的成绯说道:“我先回公司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快回去吧,我上去和律师通个电话,有问题会随时找夏晚的。”成绯点了点头。

  安齐转过身,高高的仰起头看着这片陌生的天空,刚下飞机时的那股落寞、害怕、空荡的感觉似乎又涌了上来。

  “齐,到了吗?”接起电话,那边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语调平静而刻板,只是这称呼却显得中足的亲昵。

  “是,刚到。”接到这个电话,安齐脸上所有的表情在一瞬间全收拾了起来,看起来完全一副没有感情的职场精英的刻板模样。

  “帮你约的见面时间是5点,记住不要迟到了。”那女子的声音似乎千年不变的语调,听起来让人觉毫无温度。

  “不会。”安齐的声音,同样的没有温度。

  “恩,知道你不会,只是提醒一下。”电话那边的女子,似乎觉察到安齐的态度,声音不自觉的放软了些,想了想又说道:“记住你回去的目的,一切以工作为重。过去的事情,再追究,毫无意义。”

  “我的时间快到了,还有什么要交待的给我发邮件吧。”安齐毫不客气的挂掉了电话,抬步往酒店里面走去时,看见安言交待他要照顾的那个女人已经没了踪影。

  “女人,在这里我谁都不认识,恨不得有个人来照顾我呢,我怎么照顾你朋友!”挂掉电话后的安齐,与刚才的刻板模样判若两人,即刻间恢复到那副有些玩世不恭、有些吊儿郎当的雅痞模样。

  …………

  回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后,他便向酒店租了个车,然后直接去了安绚公司。

  安绚公司虽然是中国内衣四大品牌之一,却并没有如慕氏一样建自己的写字楼,只是在市中心的A级写字楼,租了三层办公室,作为管理中心办公的地方。

  到了地下车库,安齐以漂亮的倒车技术将车停进那仅有的一个车位时,不禁为自己高超的车技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先生,这是安绚公司的专用泊车位,请您将车迁走。”一个保安走过来向安齐说道,言语之间还算礼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69 温柔小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