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1 二手男人的烦恼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我让司机送你过去,你开过来的车子我找人帮你还回去。这几天你就先用我的车上下班,你自己看中什么车了,到时候告诉小舅,小舅帮你去买。”齐进轩很是宽容的说道。

  “因为今天还没有正式介绍你,所以也不用和大家见面。明天你就不要约朋友了,早上来和高管见个面,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齐进轩见安齐的眉头微微微皱了起来,便认真的说道:“这里是中国,公司管理方面,有些习惯你还得按中国的来。”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明天的事小舅安排吧,明天晚上我再去拜访小舅妈。”安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拿起随身的电脑,便离开了齐进轩的办公室。

  …………

  安言和慕城到的时候,正看见成绯和夏晚、还有律师从里面走出来。

  “你们来吃晚饭?”夏晚朝着慕城微微晗首。

  “给安言的朋友接风,没别的事话一起吧。”慕城自然的邀请道。

  “就是因为有事,才在这晚饭时间,连饭都没让绯绯吃就出来了。”夏晚摇了摇头,转身对成绯说道:“这下好了,我欠的这顿让这个真土豪来请,我就先走了,有事给我或给方律师直接打电话就成。”

  “好,你快去吧。”成绯朝他挥了挥手,回头看着安言和慕城说道:“我刚把证据和律师对了一遍,该我的,我一分不让。”

  “进去说吧,我约了安齐,就是今天机场接的那个朋友,反正你也认识。”安言拉着成绯一起往里走去。

  安齐是拿着齐进轩的会员卡进来的,找到慕城的包间时,安言和成绯正在聊天,慕城开着电脑在处理公务。

  “,我来了。”安齐推开门,吊儿郎当的打了个招呼。

  “欢迎回来中国。”慕城放下电脑站起来,主动的向他伸出了右手。

  “我记得你说不欢迎我的。”安齐伸手与他用力的一握,随即大笑着说道。

  “我要说不欢迎,安言得不高兴了。”慕城也不觉尴尬,由回握手的手,淡然一笑。

  “疼老婆的男人是好男人,不过,我觉得你也太婆婆妈妈了一点儿。”安齐向来嘴里没什么好话,慕城也不和他计较,拿了菜单递给他,淡淡的说道:“看看有没有合你口味的。”

  安齐接过菜单快速的翻动着,很快就点了三个口味偏淡的菜:百合水晶虾、高汤青笋、梅花鹿肉,然后就将菜单递给慕城了:“吃我妈做的中餐吃了几十年,今天终于可以换个口味了。”

  “那我再点几道这里的特色菜。”慕城点了点头,又点了几个口味偏重的辣味菜,和几道孕妇适合吃的菜后,对旁边的安言说道:“这里上菜速度快,你们两个过来先喝杯牛奶吧。”

  “好。”安言与成绯从沙发上移到桌边,边喝牛奶边向安齐介绍了下J市的餐饮地点和旅游观光的著名景点后,菜便陆续的上来了。

  由于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除了成绯外,他们三个都是做设计,所以沟通起来特别的轻松。况且成绯原本也是学设计,只是没走上这一行,阴差阳错的做了培训师,但对他们的话题倒是也不陌生。

  一时间四个人谈兴甚是浓厚,原本慕城和安言说好吃完饭回父母家去一趟,不觉间四人吃吃聊聊就已经到了10点。

  “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能熬夜,今天就到这里吧。等我出差回来,再约上夏晚,陪安齐把J市的景点走一趟。”慕城招手叫来服务员,边签单边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不怕你们笑话,我在陌生的环境里会感到紧张和恐惧,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初要厚着脸皮让安言去机场接我的原因。”安齐笑着说道。

  “美国心理治疗很普遍,你没找心理医生看一下吗?不严重的话,是可以治愈的。”成绯因为和方然在一起七年,对于他的工作和心理治疗方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所以很自然的说了起来。

  “是空间恐惧症,童年心理创伤引起的,在美国时做过满灌治疗、也用过叙事疗法,一度以为自己好了。没想到今天刚下飞机,看到身边陌生的人群,突然又发了。”

  “今天若不是安言去接我,我想我没办法顺利到酒店。”安齐的苦笑中带着些自嘲——既然医生说是童年创伤**件,他自己当然清楚是什么事件,也清楚为什么会在机场的时候特别严重、为什么回中国又会复发。

  不过他一直以为已经完全好了,所以在无意间闯入那个曾让他极度害怕的景象中时,一时间就无措了起来;现在既然知道了还会再复发,自己当然也有些控制的办法,所以倒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我们这边的心理医生,不过你有治疗的经验,不是很严重的情况下,应该自己可以控制。”成绯理解的说道。

  “好啊,我先谢谢你了,需要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安齐爽朗的笑了起来。

  几个人又聊了几句,便在会所的门口各自分开了,由于安齐没让司机跟着,又不识路,所以就开着齐进轩的大奔跟在成绯的小宝莱后面,看起来还特别的滑稽。

  …………

  而慕城因为要去南区大约5天的样子,霸道的要求安言住回到娘家去,所以虽然有些晚了,还是带着一些行李和上次从美国回来买的礼物过去了。

  “那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对你指手划脚、颐指气使的?”屋里传来秦菁火爆的声音。

  “小菁,你生这么大气干麻,她说她的,咱们不理不就行了。”安正山依然是一副好脾气。

  “你呀,就是这个样子,当年由着她欺负,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认;现在倒好,几十年没联系,她还以为自己是女皇呢,真不要脸。”秦菁知道在离婚这件事上,安正山有多大的让步。

  安正山向来喜欢儿子,而自己却只生了个女儿。即便是这种情况,即便是因为没有儿子而一直对夏晚好得不得了,他也没有和那女人联系过,在那孩子长大后,也从未试过和他私下联络。

  这么重承诺的男人,那女人居然还敢打电话来威胁他,真太不要脸了。

  “不是不敢认,为了满足自己的**,去打扰孩子的正常生活是自私的,知道她能带好孩子、孩子能平安长大就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只习惯身边有你和言言两个亲人了。”安正山的声音淡淡的,有些沉重,也显得特别的认真。

  …………

  “安言?”慕城疑惑的看着安言。

  “我爸在和我妈结婚前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听我妈隐约提过,我爸的前妻特别的强势,不过……”安言抬头看着慕城,不确定的说道:“我不知道他和前妻还有个儿子。”

  “都过去好些年了,怎么又突然提起来了呢?”安言有些担心的拉着门把手,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不进去。

  “进去吧,让他们各自冷静一下。”慕城将手轻轻覆在她放在门把的手上,用力的一握。

  “说不定我妈会迁怒于你的,上次苏荷的事,夏晚说我妈特别生气。”安言的手抓了抓门,有点儿想退缩的感觉。

  “没事,正好我和你爸找到同盟了,她迁怒于我就会放了你爸,你爸也会不再怪我,一举两得,多好。”慕城轻声笑了笑,抬起手敲响了门。

  “爸、妈,我和安言回来了。”慕城的声音低沉而有穿透力。

  果然,屋里的争吵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安静大约持续了两分钟的样子,才听见安正山往门口走来的脚步声。

  “慕城、言言回来了,快进来。”安正山拉开门,看着慕城和安言一脸温和淡然的笑容——依然如故的沉静与宽厚。

  “妈妈,我们回来了。”安言有些讨好的喊着秦菁。

  “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呢!”秦菁看着慕城手里的行李箱,脸不由得一沉:“怎么啦,要回来住?”

  “慕城要去出差,我想回来住两天。”安言知道妈妈误会了,忙解释道。

  果然,听了安言的解释,秦菁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让慕城将行李箱放到安言的房间去后,也不管慕城心里好不好想,拉着安言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和那个苏荷到底还有没有来往?那个孩子的事是怎么解决的?”秦菁沉着脸问道。

  “公司前阵子出了事,苏荷给了很大的帮助,是纯商业上的合作,妈,你知道的,现在的媒体是什么有卖点就怎么写,实际上事情真的很单纯。”安言看着秦菁坦然的说道:“而且,这种事情吧,传开了是人家苏荷吃亏好吧,人家还要嫁呢,所以她第二天就发表了声明澄清这件事。”

  “恩,那声明我倒是看到了,你妈我从来不看这些新闻的,因为这事搞得紧张兮兮的,天天盯着新闻看,你那些阿姨们都问我怎么变八卦了呢。”听女儿这样解释,又加上事情过去了这么久,秦菁心里倒也并不真生气了,只是还是有些担心:“他女儿的事情怎么说?”

  安言低头想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着秦菁说道:“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妈不是你,妈不能帮你做决定。只不过,妈要给你提个醒,认回女儿天经地义,可借着孩子的机会又重新爬上男人床的女人多了去,你自己要把握好这个度。不要给那个女人机会,也不能让他觉得你冷血。就算憋曲,对他女儿的事情,合理的范围内,你必须得忍着。”秦菁看着安言认真的说道。

  “你知道妈妈的脾气,比你硬多了。对于你爸的那个儿子,你以为我就能坦然接受吗?因为他喜欢儿子,我还不是劝他去认回来。不能说违心,但绝对说不上开心。”秦菁提到安正山这个事,轻轻叹了口气——要强了一辈子,若不是安正山待她太好,她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妥协:宽容,应该是相互的。

  “我知道,上次因为新闻的事情我生气了,所以他去找了苏荷,意思是以后不再来往,会给女儿抚养费用和公司股份。”安言轻声说道。

  “这事儿你不要给意见,认也好、不认也好,由他自己决定,他的事情让他自己处理。别给他在后悔时、在感情变淡后怨你的机会。”秦菁细细的叮嘱着女儿。

  “妈妈,因为我现在怀孕,他特别在乎我的情绪,所以因为我有了情绪变化他才会做这样的决定,以前是准备定时接过来住的。”安言有些不安的问道:“妈妈,这对会不会太惨忍了些?”

  “这是他自己要考虑的问题,做好你自己就行,要大度、要宽容、但婚姻和爱情是排他的,不要让自己的婚姻陷入危机中。”秦菁在心里还是赞成慕城这种做法——做父母的当然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女儿的生活不受任何的干扰。

  “恩,我尽量。”安言点了点头,想起进门时听见父母的争吵,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妈妈,刚才我听见你和爸爸说话了,是那个女人又回来了吗?”

  “没有,听说是她儿子回国了,可能会找你爸爸,所以打电话让你爸爸不要见、不要认!”说起这事,秦菁还一肚子的火:“你说世界上有这种女人,都离婚三十几年了,还以一副女皇的口气,高高在上的要求别人这样、要求别人那样!听到我的肺都气炸了。”

  “好了好了,妈妈别生气。她说她的,咱们做咱们的。爸爸愿意认,和那女人没关系;爸爸不愿意认,也是自己的选择。”安言轻轻拍着妈妈的手安慰着她:“不过,不知道我那哥哥长什么样儿呢!”

  “安言,你还是不是我女儿!人都没见着就喊哥哥了,我哪里来的这个儿子!”秦菁看着安言轻松的样子,不经又着起恼来——看来,说是说,真要做到宽容和包容,还真是不容易呀。

  “知道了,我的好妈妈,妈妈认了我就认,妈妈不认我就不认可以了吧!再说我又不差哥哥,我有夏晚这一个哥哥就够了!”安言忙讨好的笑着安慰妈妈——想着自己母女俩儿遇到同样的问题,还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你要认哥哥和我什么相干。”秦菁轻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起:“你今天住不住家里?”

  “今天回去,他明天走,要回去帮他收拾行李。”安言也站了起来,和妈妈一起往外走去。

  “恩,这才像话,要学着贤慧点儿,别老是**的。”秦菁说完后,不禁自己又笑了起来——女儿这脾气完全遗传自己的,现在倒教训起她来。

  安言看着妈妈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母女俩儿走出门口时,都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倒让客厅里的安正山和慕城看愣了眼——正担心着秦菁心情不好会冲安言发脾气,倒没想到母女俩儿相谈甚欢。

  “言言今天只送行李过来,晚上还要回去,你热点儿汤给他们俩儿喝了让他们早些走。”秦菁习惯性的指使着安正山。

  “已经热了,只等你放丫头出来了。”安正山温温润润的笑着,和慕城一起去厨房端了两碗汤出来。

  “谢谢爸爸,以后宝宝生出来,一定先让他叫外公。”安言接过安正山手里的汤,哄死人不赔命的说道。

  “倒是有可能,我和你妈修的教育心理学、幼儿教育学,前几次的单科考试都是高分,我这外孙我是带定了。”想起当初安言给他们老夫妻定下的条件,安正山乐呵呵的说道。

  “还有慕城,以后你要过来就得早些来,你打赌输了要过来做饭呢。”说到孩子的事,安正山的兴趣一下子就上来了,不禁有些收不住嘴了。

  “好,我这次出差回来,就过来做一顿。安言说我做的菜和爸的水平不相上下了!”慕城见安正山情绪好了起来,也开心的应着。

  “她这张嘴,难得会说好话,既然是她说的,我看有几分可信。”安正山伸手捏了捏安言的脸笑着说道:“好像长了些肉了,继续努力。”

  “恩恩,这一周我住家里,能不能长肉就看爸的水平了。”安言轻挑着眉梢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反到来将你爸的军了!”安正山看着女儿快乐的样子,眼睛了笑得微微的眯了起来——透过安言的眼睛,似乎想起了三十年前,四岁儿子离开时候两眼泪汪汪的扯着他的裤子不愿走的可怜模样。

  …………

  “怎么坐在地上了?”慕城洗完澡出来,便看见安言盘膝坐在地上,一件一件的将扔在床上的衣服叠起来收拾进行李箱里。

  “慕城,我爸对你说什么了?”安言停下手中正收拾的衣物轻声问道。

  “告诉我男人应有的责任,我们在选择对一个人负责时,必定会伤害另一个人,世上难有两全的事情,但必须有这样的选择,否则你想对得起所有的人,到最后,会所有的人都对不起。”慕城在安言身边坐下,一边帮着她将拿在床上的衣服折好放进行李箱里一边说道。

  “慕城,你会不会觉得我爸是在逼你放弃和苏荷?”安言直直的看着慕城,脸上一片认真的表情。

  慕城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着说道:“傻瓜,怎么会呢。我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爸还没和我谈呢。还有,我必须再次纠正你的说法:于苏荷,我并不存在放弃,因为从我和她分开起,就已经是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知道了,习惯了。”安言轻挑了下眉梢,有些故意的说道。

  “安言,还有多少潜意识的习惯呢?是我让你始终没有安全感吗?”慕城放下手中的衣服,将她搂进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没有,和你开玩笑的。”安言见他有些沮丧的模样,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夏晚曾经说过她,她那张嘴有时候就像灭火器,能把人所有的热情在瞬间浇灭。

  “慕城啊,你有没有对我感到失望?有没有觉得我的情绪总是有些反复?”安言伸长了双臂,圈着他的脖子轻声说道,柔柔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撒娇,似乎在霸道的宣布:就算她是这样,他也不许失望!

  “在感觉到你的反复,但没有对你失望。有时候有些无力,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才能让你完全安下心来。”慕城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满是认真。

  “以后不会了。”安言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眸深处,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是我男人,任何人都不许抢走,包括苏荷!你若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我会很伤心的。”

  “不会。”慕城见她越说越离谱,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他像是那种不专情的男人吗?

  “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定会划很多圈圈诅咒你的!”安言继续不靠谱的瞪着他。

  “这可不像你会做的事,我心目中的安言,只会用最有用、最聪明的办法,拿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比如说:这样!”慕城低下头在她的唇间轻轻的咬了一口,哑声说道:“女人,你能陪在我身边,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傻到放弃这种幸福呢?”

  “你总是这么会说话。”安言轻叹了口气,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思索。

  “别胡思乱想了,睡觉吧,东西明天我自己收拾。”慕城抱着她站起来,将她轻轻的放回床上后,伸手将散了一床的一服全扫在了行李箱里,顺手按掉电灯。

  “慕城,你说儿子以后会像你还是像我。”黑暗里,安言轻轻蜷在慕城的怀里,低声问道。

  “像我吧,像你就太女性化了。”慕城的大手在的脸轻轻的摩挲着,那滑腻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安言,我还想要个女儿。”

  “我都大龄产妇了呢,怕生的女儿不聪明啊。女孩子不聪明可怎么办呢?”安言依在他的怀里低声说道,显得有些为难、有些犹豫。

  “女孩子要糊涂点才行,没听说过难得糊涂吗,太精明把男孩子都比下去了,可不好嫁人呢。”慕城笑着说道。

  “谁说的?”安言这下可不依了,用力的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睁大眼睛瞪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剩到现在才嫁出去,是因为我太聪明了?”

  “差不多是这样啊。”慕城翻过身来半压在她的身上笑着说道:“我这样的男人是可遇不可求的,你等到快三十了才等到我。到时候女儿等到三十,你还不得和你妈一样,逼着她去相亲啊!”

  “自恋狂,多了不起呢!”安言伸手用力的挤着他的脸,一直挤到变形,才满意的罢手。

  “彼此彼此,因为你太聪明,所以我必须优秀啊,否则不是显得你没眼光、没水准、没品味!”慕城挺着一张被挤得变型的脸,口气依然自恋而自大。

  “你这是怎么都不忘夸自己呢。”安言看着他自恋的样子不禁好笑,松开双手,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揉了揉,在轻笑的眸光撞上他带着笑意的眼睛时,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柔的暖意,边揉着他的脸边说道:“慕城,谢谢你。”

  “谢我什么?”慕城故意问道。

  “谢谢你解救了我这个大龄剩女、谢谢你让我重新相信爱情、谢谢你让我知道自己是值得爱的、谢谢你……”

  “谢谢你不论任何时候都愿意陪在我身边、谢谢你给我一个有你、有宝宝的家!”慕城不待安言说完,便低头吻住了她——四片柔唇轻轻相触、浅浅辗转、温温柔柔的交互,满心的爱意尽情流泄。

  …………

  冬日的阳光很暖,让人不自觉的有种懒洋洋的感觉。

  “还想睡?”吃完早点已经上了车,慕城看见安言懒懒的歪在椅子上,呵欠一个接着一个的打,看起来一副很是困顿的模样。

  “睡够了,就是被这太阳晒得,又有些想睡了。”安言拿了个靠垫放在头边,舒服的靠上去后,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那就把椅子放下来再睡会儿,到了公司我喊你起来。”慕城降下车速将车迁到旁边停了下来,帮她将座椅调好后,拿了她脱下来的外衣盖在身上,这才重新发动车子。

  一路上,他将车速放得很慢,车开得极稳,安言轻轻的眯着后,几乎完全没有车身晃动的感觉。

  进了地下停车场,车子稳稳的倒进车位后,安言没等慕城喊她,似乎感应似的慢慢睁开了眼睛。

  “水平不错啊,都没感觉是在车上。”安言揉了揉眼睛后,用手撑着椅子慢慢坐了起来。

  “你要对你男人有信心。”慕城轻笑着,解开安全带后,帮她将外套拿在手里,待她下车后,仔细的帮她套上:“上去吧,我去各部门转转,再和南区王总通个电话,就准备去机场了。”

  “我会想你的。”安言拉了拉衣领,仰起脸给了慕城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也是。”慕城用力抱了抱她,低头在她唇边轻吻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不在家,你外出都让向前跟着,别一个人出门。”

  “恩。”安言点了点头,回身从车里拿出公文包,从里面抽了一张纸递给慕城:“把嘴巴擦一下,上面有唇膏。”

  慕城接过纸巾,余光瞥见正从入口打着转向灯驶进来的一辆车,眸光微微一沉,伸手将安言拉进怀里,低头噙住了她的唇——这次不再是轻触即离的浅吻,慢慢加重的力度,有着想念的味道。

  直到安言感觉到有些气喘了,他才轻轻的松开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道:“告别吻。”

  “德性!”安言的脸微微一红,拿了纸巾拉下他的头,将他唇上的红色轻轻抹掉,仔细看了没有异常后,这才放开了他,然后将手中的公文包递给慕城,自己则将车窗当镜子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边问慕城:“我需要补个妆吗?”

  “不需要,很漂亮!”慕城轻瞟了一眼那辆已经倒进车位的车子,淡淡的笑了笑,拉着安言便往电梯间走去。

  “时间不早了,快上去吧,我去办公室再补妆。”安言抬腕看了看时间,便随着他的步子,大步往电梯间走去。

  车里的傅斯安,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力道大得整个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在看着他们夫妻的身影转进电梯间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松开了紧握方向盘的手,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下车,缓缓的往电梯间方向走去——眼底的压抑已然不见,只留下一片深遂的沉静。

  …………

  “城少早、安总监早。”丁若蓝见他们进来忙站起来打着招呼。

  “早,今天很漂亮。”安言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与慕城一起走进了办公室。

  丁若蓝下意识的低头看自己:黑色的西裤、芥茉色的条纹衬衣,肩上披一条明黄色羊绒围巾,衬得肤色很明亮。

  “每天都这样儿呢?”丁若蓝自语了一句,随即说道:“今天的围巾不错,更重要的是,安总监今天的心情不错。”

  当下对着桌上的小镜子展出一个美美的笑容后,便迅速的去了茶水间,帮安言做果汁牛奶。

  进办公室后,安言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脑,然后趁启动的时间边补妆边对慕城问道:“最近有没有慕青的消息?”

  慕城在办公椅上坐下来,看着电脑启动的画面,打开了内部邮件系统对她说道:“他自股市撤手后,去监狱看了一次方稚;而后在公司大量解聘他和方稚安插的人时,他便开始联络客户和员工;员工这边你知道了,除了一个闹自杀的外,基本平稳解决;客户那边有的已经动摇了、有的还在观望、有的则已经转了风向安稳的留在慕氏,慕青找客户做什么、说了什么、将会怎么合作,就是这些客户告诉我的。”

  “这个方稚,在里面还当军师呢。”安言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慕城沉声说道。

  “也不一定,慕青一直在方稚的安排和控制中长大,所以处理事情的方式基本和她相同,但又比她更策略一些,也应该没有她那么毒辣吧。”慕城轻声说道:“至少目前为止,他所有的手段,也不过是商业竟争的方式而已,还没有用过方稚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或许从这点上来说,还是值得让人欣慰的。”

  “恩,你们毕竟是兄弟。”安言对着镜子涂上唇膏后,收起化妆包,转过身来看着电脑问道:“几个区域有没有邮件过来?”

  “南区王总提醒你将上次发的数据一份给我带过去,他想和我现场分析一下。”慕城简单的说了一下便站了起来:“我去各部门转转,你先收邮件,走之前我再过来。”

  “好。”安言点了点头,在他起身后顺势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

  看见她补完妆后莹亮红润的双唇,慕城忍不住低下头轻轻触了上去,他的唇贴着她的唇轻轻的摩挲着,似要将她唇上的颜色全转移到他的唇上。

  “喂,快去吧,时间不早了。”安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低声催着他。

  慕城轻轻的伸出舌头在她的唇上轻舔了一圈,看着她魅惑说道:“味道很好。”

  “那我帮你也擦上好了!”安言将身体稍稍往后靠去,看着他轻轻的笑了。

  “我是说你的唇味道很好。”慕城将沾满了唇膏的唇又在她的脸颊上重重吻了一下,在她的脸颊上印出一个明显的唇印来。他这才直起身体笑着说道:“我先上去了。”

  “快去快去。”安言伸手摸了摸带着唇膏的脸,连声催着他快快离去——他在这里不停的闹她,不仅她没法儿工作、他在出差前的事情也是做不完的。

  慕城轻笑着转身往外走去,刚拉开门便碰到送牛奶进来的丁若蓝。

  “城少要上去了。”丁若蓝微微侧身让了一下。

  慕城拿起托盘里的杯子喝了一口后放回托盘里,对丁若蓝说到:“味道淡了些,要再加一些糖。”

  “好的,我稍后再加两块方糖。”丁若蓝点了点头,在目送慕城走后,才将目光调回到面前的杯子上来——杯延上赫然印着一个浅浅的唇膏印!

  再抬头看安言,她正对着镜子用纸巾擦脸,而唇上的唇膏颜色,已经淡到几不可见——显然是被城少吃掉的!问题是还正好吃在他的唇上!

  想到这里,丁若蓝的脸不由得通红——可以想见,刚才他们夫妻之间有多亲密、多暧昧。

  丁若蓝强自克制着砰砰直跳的心脏,端着果汁快步走到安言的办公桌前:“安特助,你的果汁牛奶,城少说味道有些淡,你看要不要再加点儿糖。”

  “不用了。”安言微笑着端过杯子,在看见那杯上的唇印时脸不禁微微一红,对丁若蓝小声说道:“你先出去吧。”

  在看到丁若蓝出去后,安言这才拿出纸巾将杯子上的唇印轻轻的擦去,而她的脸上甜蜜而温暖的笑意,却一直没有褪去。

  …………

  傅斯安的办公室。

  “这是南区的业绩趋势,如果能顺利的把这些客户都稳住的话,可以以这张对比的数据表向他们提出新年度的业绩目标。”傅斯安将准备好的文件夹递给慕城:“里面还有一张不同款的毛利分析表,因为我担心他们只挑那些看见来量大的款来要,这些货看起来销得好,可是不赚钱,完全只是凑个份额,对于一个大区来说,需要各类商品的平衡,有的赚多、有的赚少、有的不赚,牺牲一些利润保住品牌在区域的份额,而这牺牲的利润正是慕氏让出来的利润。所以各种利润率的产品一定要搭配出货。”

  “恩,我在飞机上再仔细看一遍。”慕城边认真的翻着边点着头。

  “城哥这次出差要带向前吗?”傅斯安问道。

  “我一个人。”慕城沉吟了一下,对傅斯安说道:“慕青会知道我的行程,他和那些老板们一直都有通气,那些老板也在摇摆观望,两边要条件、要资源,所以一方面把慕青的计划告诉我们、另一方面也会将我们的计划告诉慕青。”

  “所以你一个人我担心会有危险。”傅斯安担心的说道。

  “以我对慕青的了解,他绝不会在目标最明显的地方来下手,因为我们想得到的他一样想得到。”慕城沉声说道:“所以,他只会干扰公司这边的事情,让我疲于应付而无法成行!”

  “所以股市、产品、嫂子的安全,是我们要特别注意的?”傅斯安看着慕城紧紧皱起了眉头。

  “股市你密切的盯着,郑华那边每天要向你交数据;产品方面我已经让生产和物流将在库货品全部换了防伪标,应该没有可以让他钻到的空子;至于安言,有向前在,我基本是放心的。”慕城拍了拍傅斯安的手,拿着文件夹站起来后,看着若有所指的说道:“公司的事告一段落后,你也该找个女人了。”

  “不着急。”傅斯安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着头轻声答道。

  “现在不急。”慕城笑了笑,拿着文件夹离开了办公室。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71 二手男人的烦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