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2瓮中捉鳖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而傅斯安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城哥只是因为上次送伞的事而对自己有所疑惑呢?还是知道了自己对大嫂压抑的念头?

  或者,找个女人城哥就会安心了吧。

  又或者,找个女人,自己也能完全断了念头。

  三十岁,身边也该有个女人了。

  傅斯安自嘲的想着,无意间,桌上的纸已被他图满了各式的圆圈和箭头,似乎知道应该怎么做,却又是一片的心乱如麻。

  看着被自己划得一团糟的稿纸,傅斯安深深吸了口气,将那稿纸揉成一个纸团扔进纸篓里后,起身回到办公桌前,强迫自己将全副心思都放到工作上去----对于慕城,他只有服从和敬仰,对于安言,他万万不该有哪怕一丁点儿的想法。

  …………

  女子监狱。

  “你送这些东西来都是白送的,进去就全让人给抢了。”方稚看了一眼被狱警检查过的物品袋,淡淡的说道。

  “有多的,总要剩下一些。”慕青看着方稚越发憔悴狼狈的样子,心里隐隐的生痛:“这一片慕城熟得很,我没办法让他们给你调个管区。”

  “没事,都习惯了。外面情况怎么样?新闻说他将我们的人全清了出去?是秦岚给的名单?”方稚沉声问道。

  “慕城自己手里有份名单,虽然不是全部,也算是**不离十吧。”慕青淡淡的说道:“核心层已经没有人,这些人留着基本没什么用;只有参与到布局的人,才能拿出有用的消息。所以也就不用管他们了吧。”慕青的脸色一片淡然,看不出他对此次事情的反应。

  “汪思龙、姜黎、齐雅这么隐蔽的人也走了?”方稚不敢相信的问道。

  “姜黎目前还很安全,听他说慕城很多事都和他商量,包括打股市战时,市场应对策略都有知会他,也所以我的新闻才会那么针对性的放出去;”

  “齐雅我看是迟早的事,现在已经被边缘化了,等于一个废人。”

  “只是汪思龙让人有些看不清楚,在上次的事情中,他一次都没有和我主动通报过情况,不知道是怕暴露了,还是别的什么。所以我离开后,也没有和他联系过。”慕青思忖着说道----对于汪思龙,是他目前最没有把握的一个,所以也就暂时搁了下来。

  “恩,那就当个废子来用,不管他什么目的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里面还剩的那些个人,你只能用来收集信息,你的行动已经不适合告诉他们了。”方稚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那是当然。”慕青点了点头,看着方稚说道:“所以我目前,完全能够信任和用的人,也只有秦岚一个人!她既识时务,又是个女人。”慕青在说起秦岚时,眼里闪过轻蔑的眸光:“这女人竟然傻得想通过帮我,得到慕氏主母的位置。”

  这让方稚感到一丝尴尬----现在的秦岚,何尝不是当初的自己?那时候,慕子岩还有家有口、她和他的妻子还是闺中好友……

  想到这里,叶静那张总是带着沉静笑容的脸,不经意的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说说现在的情况,把我们的人都弄走了,对公司的渠道和客户应该也有影响吧。”方稚扯开话题,沉声问道。

  慕青看了方稚一眼,淡淡的说道:“因为销售人员走了大半,走的人带走了一部分客户、留下的客户没有人跟进,现在正是年前的拿货旺季,所以,客户这块儿,现在是可以动一动的。”

  “慕城的反应呢?”方稚一听,立刻来了精神。

  “他和安言推出定制设计,希望通过产品绑住客户。现在南区的几个老大在观望中,条件我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等我和安绚或‘锦·国际’谈好合作条件,就马上将他们给签了。就算他这次亲自过去,也未见得能讨了好去。”提起慕城亲自走客户的事,慕青冷冷的笑了。

  “能阻止他过去是最好,南方那些老东西,和老爷子交情深,对他还是挺信服的。若是他亲自过去,说不定他们又会摇摆起来。”方稚不放心的说道。

  “我知道,已经有安排了。你在里面照顾好自己,咱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东西我会多送些过来,里面找到能照应的人。”慕青抬腕看了看时间,便站了起来:“我外面还有事,就先走了。”

  “慕青,男子汉要成大事、不拘小节。商场上,自来都没有公平可讲、也没有规则可言。你若心慈手软,他这次能将你赶出慕氏、下次就能让你倾家荡产。”方稚站起来,对着慕青的背影阴沉沉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慕青略顿了下脚步后,便大步往外走去。

  “若让他将公司安顿下来,这牢里我都会呆不下去。”方稚阴森森的声音,听在慕青的耳里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方稚,沙哑着声音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他这么恨你?只是抢了他妈妈在爸心中的地位、只是在家里帮公司排挤他这样?”

  方稚看了他一眼,一语不发的转身走出了探视间。

  慕青阴沉着脸转身往外走去,少年时听到老宅下人间流传的一些说法、还有慕城那深入骨髓的恨意,只觉得身上一阵不自觉的凉意。

  监狱外的阳光,让人感觉到特别的灿烂,也恰到好处的驱散了慕青身上那股没来由的凉意。

  他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无论如何,身后这片灰色的建筑,不是他和母亲要呆的地方,所以,在这场战争中,他必须赢!

  …………

  “你好,我是慕青。”刚走出监狱的大门,便接到了‘锦·国际’尹函的电话。

  “好,转告苏总,我十点到。”慕青挂了电话后,嘴角咧开一弯轻笑,得意而笃定——果然不出他所料,在陈升通过老关系将他与安绚上层接触的信息传给苏荷后,她在第一时间便联络了自己。

  她与慕城,看来是真的翻脸了!

  呵呵,大哥,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世上谁都能得罪,就是女人不能得罪----特别是又聪明、又漂亮的女人!

  慕青和苏荷,对各自的目的都相当的了解,对局势也同样的熟悉,所以,他们都没有拿腔作势,玩儿什么欲拒还迎的把戏----苏荷知道慕青现在要找一切的盟友去对付慕城,所以在知道他找了安绚后,便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过来;

  而慕青知道苏荷从当初的拒绝与他合作,到现在的主动打电话过来,定是对慕城恨伤了心,所以也没有故意装作与安绚谈得顺利而拖着她。

  两人这算是一拍即合了!

  …………

  “既然苏总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也就没必要再拐弯抹角了:从商业合作上来讲,‘锦·国际’当然比安绚合适得多。”

  “一来苏总是年轻人,咱们年轻人的玩儿法能够达成共识,而安绚那一帮老爷子,真要合作起来,还挺废劲儿的;二来‘锦·国际’的产品路线与慕氏接近,恰好下一季的产品是我嫂子亲手设计的,这对于产品上的动作是相当的有利呀!”

  “我之所以没有第一个来找苏总,当然是因为上次苏总不仅拒绝了我,而且还向慕氏伸出了关键的援手,你说我总不能每次都来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不是!”慕青看着苏荷精致冷艳的样子,吊儿郎当的说道。

  “既然你来了,我也打开窗户说亮话。对于你大哥,上次我是看在过去的情份上去帮他,只能说我念旧情,并不能说明别的什么。”

  “而我是个商人,我是受总部委托来管理这家被收购的中国公司,如果我在中国市场上没有漂亮的业绩,我就得下课滚回美国去。而慕城现在是自身难保,给不了我任何的帮助。所以,既然谈合作,自然是三少爷你最合适了。”苏荷也没有挑剔慕青玩世不恭的态度,和慕城的私人恩怨只字不提,而将自己合作的目的说得一清二楚。

  “苏总爽快!”慕青放下跷在会议桌上的脚,站起来作势整理了一下有些发皱的西服,慎重的向苏荷伸出手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苏荷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握,做了个请的手势手,便带着他去了会议室----尹函、靳子扬、财务总监都在会议室等着他们。

  慕青见状微微一愣,对于苏荷的办事效率不禁真心佩服了起来----当然,看她这个安排,如若自己不同意与她合作,恐怕她也会想办法说服自己的!

  这个女人,心机当真深沉得够可以----明明恨慕城恨得要死,想借自己的手报复他,却一直光面堂皇的说着商业合作的理由。

  看来,与她合作,若不留心,说不定还被她占了便宜去。

  慕青徐步走进会议室,在这十几步的距离之间,脑袋里已有无数的念头转过。

  …………

  慕氏。

  “西区的客户和设计部打好配合,你安排大区总监配合娃娃,全力拿下这个客户,其它的暂时都不要联系;若对方主动找来,也都凉着。”

  “我和南区王总约的时间是晚上8点,我告诉他的航班下午4点的,实际上我会10点起飞,11点30到达,这个时间王总的行程我找当地的朋友拿到了,所以有了这个时间差,南区的回归应该不是问题。”

  “客户淘了这一遍之后,进行一个重新分区,你在1点前将新的分区方案发给我。在产品区隔与客户同质性方面的结合,你和安言沟通一下。”在汪思龙的办公室,慕城将整体计划和重点工作,又和汪思龙重申了一遍:“最坏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了,就算客户这次都走光又怎么样!借这次机会,全面布局,该争取的争取、该放弃的放弃,有慕氏的平台,不用求人。”

  “我知道,我去和安特助商量。”汪思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慕城将客户一方面在往回拉、另一方面又在打破原有的格局,对于习惯了绑在一起的客户来说,多多少少都会流失一些了。

  “我先走了,刚说的几件事情要抓紧。”慕城转身离开汪思龙的办公室,接着便去了姜黎的办公室。

  …………

  “我和南区王总约的时间是晚上8点,我告诉他的航班下午4点的,实际上我会13点起飞,14点30到达,这个时间王总的行程我找当地的朋友拿到了,所以有了这个时间差,南区的回归应该不是问题。”慕城将刚才对汪思龙的说辞又对姜黎说了一遍,只是在时间上,却又打了个埋伏。

  “时间上打了埋伏?”姜黎笑着问道:“老大这像玩儿地道战的呢。”

  “没办法,我和慕青彼此太熟悉了,他的招儿我清楚、我的招儿他也明白,不打个时间差,我怕是玩儿不过他的。”慕城轻叹了口气,对姜黎说道:“这个行程连安言都不知道,我怕她担心。那边的事情确定下来,我电话通知你,你第一时间将市场支持政策发给我,以安客户的心。”

  “我知道,老大放心去吧。”姜黎点了点头,目光在慕城刚拿出行程表时看了一眼后,再未去看那个东西。

  “当然放心。”慕城伸手在他的肩上重重的拍了下去,姜黎随即将自己的手重重的覆在了慕城的手上,两人相视一笑后,慕城收回手,转身离开了市场部办公室。

  …………

  当慕城乘座的飞机正飞在三万英尺的高空,刚刚与‘锦·国际’谈妥合作条件的慕青便收到了一条短信。

  他沉着的看完后,便匆匆站了起来:“慕城在去南区的时间上打了个埋伏,想突击搞定王老大,我现在马上和王老大改约见面时间,我们的合作如今天所说没问题,后面我不会常到‘锦·国际’办公室,有事我们邮件联系。”

  “好,你快去吧,有什么需要这边做的,你只管开口。”苏荷站起来,客气的将他送到了电梯口。

  “你还是一如当年的漂亮,慕城真是没眼光,那个安言,哪有你的味道。”在等电梯的当口,慕青看着苏荷妩媚冷艳的模样,诚心的夸赞着她。

  “我四年前就已经嫁了,他也该娶了。安言…….说实话,还不错,和他也挺配的----该冷的时候冷、该狠的时候狠,不是一般的女人。”苏荷由衷的说道。

  “再不一般,和你苏荷斗,还不是一个级别。”慕青在听了苏荷的计划后,对这个女人的目的心、手段还真是不得不佩服。

  “我先走了,合作愉快!”在看到电梯过来时,慕青与苏荷握了握手,快速的走了进去。

  看着电梯门慢慢的合上,苏荷脸上职业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来,缓缓的转过了身去,靳子扬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我们其实也可以与安绚达成合作、或者与,在商业上的效果,会比现在好得多。”靳子扬将双手插在裤带里,看着她皱眉说道。

  “你知道我想要的效果,除了拿到我想要的份额、增加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压倒慕氏外,我还要慕城回来求我。”苏荷冷着脸沉声说道。

  “做一件事,只能有一个目的,目的太多,反而会影响结果;这个道理,你该懂。”靳子扬轻皱起眉头,不认同的说道:“再说,报复了他,你就会快乐吗?”

  “再说,你比我更了解他,你认为到什么地步,他会来求你?”靳子扬进一步逼着她。

  “他最在乎的东西失去后,他就会回头!”苏荷冷笑道:“而这一点,我和慕青的目的完全一致!”

  “子扬,只要我明面上的案子与你的思路和战略规划不相违背,你不要干涉我太多。”苏荷伸手压在靳子扬的肩上,看着他定定的说道。

  这时候的苏荷,完全是一副上了弦的弓,那眸子里甚至还有着即将开战的兴奋与狂热----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在医院时的无助与柔弱?

  靳子扬不禁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看错了,又甚至怀疑自己与她结婚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他认识的苏荷,在事业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私下里,是个温柔无助的小女孩,总是需要他在必要的时候指明方向、给予帮助。

  而现在?

  似乎她已经不需要了,她看准了目标后,就会象匹狼一样:有最坚韧的忍耐、最残忍的攻击----这样的苏荷,早已不是那个在美国时,时时需要他出主意的小女孩了!

  “子扬,你可别告诉我,你劝我是因为舍不得安言?”苏荷从他的肩膀上收回手掌,抱臂看着他,嘴角轻扬起调侃的笑意。

  “你不知道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吗?我希望在这场战争里,不要伤及到她,否则,你我朋友一场,也将难以为继。”靳子扬看着她笑得妩媚而张扬的模样,淡淡的说了一句后,便转身往办公室里走去。

  在一只脚刚踏进办公室门时,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对苏荷说道:“你的腿也才刚好,不要站太久了。”

  “原来你这个朋友也还是关心我的呢。”苏荷淡淡的说道----其实因为久站,腿部确实已经开始发疼。

  本来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医生根本没有同意让她出院,因为听了慕青的消息,她愣是不顾阻拦强行出了院。

  靳子扬听出她的声音有些异样,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又转过身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办公室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还有尹函恨不得吃人的目光,他们两人都置若未见----靳子扬依旧沉着脸大步往前走去;苏荷的双臂圈在他的脖子上,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死气沉沉的脸,嘴角一直噙着玩味而率性的笑意。

  …………

  慕氏国际。安言办公室。

  “原来的三个大区,现在分为六个片区,即:华南、华北、西南、西北、东北、华东,区域分隔越细、管理幅度越小、管理也就越扁平化,信息与指令的有效性越高。”

  “客户扎成一块的可能性就越小,就算区域出现什么问题、客户出现流失,对公司的影响也不至于那么大;相当于华整为零了。”汪思龙将打印出来的电子地图摊在安言的绘图桌上,上面用各种颜色标出了慕氏自营店区域和客户所在地。

  “业务管理的便利性和策略上你当然是专业的,从区域消费习惯上来看的话,其实就连同一个地区的消费者都有很大区别,所以你的分区和我的货品规划没有太大的关联,我的货品规划比业务分区的单元更小,所以不会影响。”

  安言用手机将做了标记的地图拍了下来,直接对汪思龙说道:“如果业务上没有什么需要调整的,你这个可以给慕城了,政策上也不要太细,有个大致的考虑就成,必竟南区的客户在合作条件上,慕城不知道在谈的时候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好的,我这就传给他。他一下飞机应该就可以收到了。”汪思龙点了点头,收起桌上的地图快步离开了安言的办公室。

  …………

  南区总部所在地S市,慕城下了飞机一打开手机,便收到信息:慕青已经买了12点的航班,1点半会到S市。

  与此同时,慕城接到了王老板的电话:“城少,三少和我约了2点半见面,你看这?”

  “我已经在机场,王总方便的话可以约其它几位老总一起到旁边的‘泊锐’酒店,我们先见个面。”慕城的眸子里闪出一抹厉色,声音却如常的温润沉静。

  “好,稍后见。”在得到对方的确认后,慕城立即给傅斯安打过电话去:“已经证实,行动吧。”

  随后挂掉电话,大步往外走去。

  …………

  慕氏。

  傅斯安拿着两个黑色文夹和一个标准的黑色苹果电脑包,沉静的往楼下走去——十六楼和十七楼是高管办公室,而傅斯安是在十七楼、姜黎是在十六楼。

  “我找姜总监。”傅斯安对坐在门口的秘书边说着,边径自推开了姜黎办公室的门。

  “傅总,姜总监正在……”见傅斯安直接进去,忙也跟了进去。

  “你先出去,傅总进来哪还需要通报。”姜黎听见动静,将头从忙碌的电脑里抬起来,一见是傅斯安,一边放下手头的工作站了起来,一边让离开。

  在转身带上门后,姜黎大步走到傅斯安面前,看着他一手文件夹一手电脑包,不由得开玩笑起来:“傅总这是准备搬到我这里办公了?”

  只是在这玩笑里,眼底快速闪过的不安却没有逃过傅斯安锐利的眼睛。

  “姜总真幽默,难怪城哥让我向你学习呢。”傅斯安扯开嘴角笑了一下,那张老实诚恳的脸,在这样的笑容里一下子显得可爱起来----傅斯安在工作中一向严谨凌厉,而在与同事相处上却显得木讷刻板。

  这样的个性并不招人喜欢,但因为他是慕城自接手慕氏以来第一个重用的、而且持续委以重人的重量级人物,所以在公司,还没有人敢对他不尊----大家甚至还有些刻意的讨好。

  姜黎合上正在清除资料的电脑,笑着对傅斯安说道:“开个玩笑,傅总别介意。你找我是……”

  “慕总要的资料弄好了吗?”傅斯安放下手中的电脑包,将其中一个文件夹打开,摊开在姜黎的面前,指着面上那张表对他说道:“城哥出差前让我跟进这几项文件的完成,他在J市和王总他们见面会用到。”

  姜黎仔细的看了看,有一些是汪思龙要交的、有一些是安言要交的、还有一些是自己要交的。

  “正在做,因为城少是4点才走,我想着4点前发给他就成,所以还在修改中。其它部门都发了吗?”姜黎试探着问道。

  “4点?”傅斯安看着他皱了皱眉头,眼里似乎有一丝疑虑而探究的眸光。

  “怎么?改行程了?”姜黎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恩,1点就走了,现在已经快12点,所以要快些发给他才是。”傅斯安语气沉稳的说道,似乎这只是一个平常的消息,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只是,他的平静和毫不隐瞒,却让姜黎心里微微的慌了起来----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消息,说明这个消息根本就没有价值;那么,他的计划便不是在时间差上,那会是在什么地方呢?

  慕青提前这么长时间过去,会有什么不妥吗?

  “我在附近订了个商务餐厅,夫人和汪总监已经在那边等了。公司的信息系统有漏洞,我们传出去的信息并不安全,所以你没发正好,过去用外网发。”傅斯安还是一副刻板的样子,将手中的文件夹合起来,拎了放在桌上的电脑包,等着姜黎收拾电脑和文件。

  “哦?难道李波(信息总监)出卖公司信息?”姜黎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不清楚,反正这个关键时候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如果真有泄露,到时候可说不清楚是我们自己泄露出去的,还是信息部出了问题。”傅斯安仍是一副严谨而刻板的样子。

  “好,我这就收拾电脑。”姜黎点了点头,边将电脑塞进电脑包里,随手拿起桌上的两个蓝色文件夹,与傅斯安一起往外走去。

  “我的车送去保养了,就开你的车吧。”进了电梯后,傅斯安按下地下一层的楼层,对姜黎说道。

  “不是附近吗?还需要开车?”姜黎无意的问道。

  “夫人不喜欢附近餐厅的味道,她这时候身体特殊,依着她些才好。”傅斯安理所当然的说道。

  “也是,老大对夫人可宝贝得很,这次出差几天,怕是要天天惦着了。”姜黎笑着说道。

  “是啊。”傅斯安漫应着,感觉着电梯快速的下行,便不再说话。

  …………

  其实也算不上远,开车也就15分钟的路程,不过却不在路面上,七弯八拐的很有柳暗花明的味道,檀香木的门面并不大,看起来古朴雅致,但在这高楼林立的都市里却显得过于的低调。

  所以他们这些习惯出入于高级餐厅的高级白领们,还真不知道公司附近有这么一家特色小店。

  推门进去,一间一间的檀香木雕花包间,显得雅致而沉稳,看了给人一种心静之感。

  “夫人很小资,感觉比老大更会享受生活。”姜黎推开门,沉静的檀木香,让他忍不住的深深吸了口气。

  “是啊。”傅斯安依然只是淡应一句,拎着与姜黎同款的电脑包,快速的走在前面。

  一直走到店深处,傅斯安停在最后一个包间的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嫂子、汪总,我们来了。”

  “进来吧。”安言淡淡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傅斯安朝姜黎点了点头,就手推门而入,包间里,安言和汪思龙正对着电脑忙碌着,在看见他们来后,也只各自抬头打了个招呼,便又埋头到自己的电脑中去了。

  傅斯安与姜黎各占据了一个角落后,也各自拿出电脑开始工作。

  大约半小时后,安言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傅斯安说道:“我的文件发过去了,他正在和王总、李总、江总沟通,文件到得很及时。”

  姜黎一听这话,猛的一下子抬起头来----正在和王总、李总、江总沟通?若是1点的飞机,现在应该还没到呢?

  “好。”傅斯安点了点头,对姜黎说道:“汪总和姜总抓紧一些进度,那边可能谈得比较顺,刚才短信给我让催一下你们。”

  说完眼角轻瞥了安言一眼,却看着汪思龙笑着说道:“还和我说,必竟是自己的老婆能干,第一个发文件救了他的场。”

  “我也发了。”姜黎按下发送键后,推开电脑站起来对傅斯安说道:“我去一下卫生间。”

  “哥们儿,这个不用报告。”汪思龙笑着说道,手指却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动着----最后只剩他的分区计划没有传过去了。

  平时爱开玩笑的姜黎这时却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兴致,站起来拿了电话,便匆匆往外走去。

  包间里的三人对视了一眼,迅速的收起各自的电脑和资料。而傅斯安则快速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两袋东西塞进了姜黎的包里,顺便帮他将电脑也收了进去,看看并无异常后,将电脑包放在桌上,按下服务铃叫了服务员买单。

  “嫂子,你先走。我和汪总监等他过来。”傅斯安做完这一切后,转头对安言说道。

  “那我先回公司了。”安言点了点头,站起来拎起自己的电脑包离开了包间。

  待姜黎神色不定的回来的时候,傅斯安和汪思龙正拎着各自的电脑包和文件准备离开:“老大说收到文件了,挺满意的。我们走吧。”

  “好。”姜黎似乎有些心神不定,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包重量有些不对----实际上差别并不大,就算是他清醒时,很可能也发现不了。

  一行三人前后的往外走去,偶尔随意的聊几句天气之类无聊的话,似乎都没有发现对方微显紧张的神情。

  “我的车在那边,我先过去了。”汪思龙指了指巷子的一边,朝姜黎和傅斯安点了点头后,便与他们分开了。

  傅斯安和姜黎边走边聊着后期的工作计划,在看见远处隐现的衣角后,傅斯安突然摸了一下口袋说道:“我的手机忘拿了,姜总先去车上等我,我马上过来。”

  “好的。”姜黎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

  “先生,对不起,有人举报你非法交易,请你配合我们的检查。”姜黎刚打开车门,便有四个便衣亮出了工作证,并强行扯去了他手中的电脑包。“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和我同事才在这里喝了杯茶,谈了会儿工作,说什么非法交易。你们想抓人立功想疯了吧!”姜黎恼声说道。

  “头儿,有两包。”话刚说完,抢走包的那个警察迅速的从他的包里抓出三包白色包装的东西递给那个被他称作头儿的人。

  姜黎看着那人从包里拿出的东西,整个人瞬间石化。

  “铐上,再检查车上。”那人接过东西迅速的装进随身的真空袋中,随即命令道。

  “是!”

  “头儿,车上还有两包!”

  随着一声响亮的手拷声,车里前后搜索一番后,又从后排座的靠垫下找出了两包----姜黎瞬间脸都白了!

  到这时,他若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真是白活了这么大了!

  “带走!”

  一声低沉却威严的声音,警笛嘹亮的响起,汪思龙和傅斯安从店侧面的巷子里转身而出。

  “城少这一招,真是高!”汪思龙看着绝尘而去的警车,冷冷的说道:“想不到,在我们的身边,还留着这么条毒蛇。”

  “做销售的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看起来精明、实际上单纯(蠢)!”傅斯安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从他手上拿过车钥匙,转身大步往停车处走去。

  汪思龙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傅斯安的背影愣了半晌,才明白这家伙是在骂他笨,当下快步追上去,不依不饶的问道:“难道城少早就知道了?这家伙明明一直都和城少很好的?以前还为了预算的事帮着城少跟方副总、三少吵架?”

  “你很适合做销售,直来直去的,挺好的。”傅斯安上车后将包扔在后排座,发动车后,快速的开了出去。

  “你小子平时看起来老实疙瘩似的,挖苦人来一套一套的呢?我直来直去怎么着?我这种人才可爱,哪儿像你,闷葫芦似的,人见人愁、鬼见鬼烦!”汪思龙被车子发动的惯性甩了一下,用力的稳住身子后,快速的寄上了安全带,对于傅斯安的冷笑话并不生气。

  傅斯安只是轻哼了一声,也并不搭理他。

  汪思龙从他的态度里,大致了解到,慕城在对慕青的人动手时,有几个关键岗位的人并没有下手----或者是并不十拿九稳、也或者是被当作了更合用的棋子!

  对姜黎的利用,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这次在南区的谈判上,慕青就输在了这个时机上!

  “思龙,我这样的人真的很无趣?”汪思龙正在一样一样的拟清着思路,刚停好车的傅斯安却神来之笔的来上了这样一句。

  汪思龙解了安全带,看着他左看看、右看看,很认真的说了句:“你这样的人让人感到很踏实,虽然无趣了点儿,却也很可爱。”

  傅斯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侧身拎了后排的电脑包,下车后也没等汪思龙,挺着笔直的背,慢慢的往电梯间走去----那样挺拔的背影与从容的步伐里,有一丝汪思龙从未察觉的孤傲与高贵。

  …………

  三天后。

  “睡了没有?有没有想我?宝宝还好吗?”晚上,安言刚洗完澡躺下,便接到了慕城的电话。

  慕城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过来,时间并不一定,有时候如果太晚的话,也只是打通了听她说一句‘还好’、‘已经睡了’、这样话便挂了电话。

  “刚洗完澡,正准备睡呢。”安言一手握着电话,一手将换下来的衣服收拾进衣篓里,然后往房间走去。

  “还没说想我没有呢。”慕城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有种很遥远的感觉,更带着比前两天更浓烈的想念。

  “明知故问,天天说有意思吗?”安言轻笑着,却仍不习惯把想念当做聊天挂在嘴边。

  “没意思,可我想听。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特别想。”慕城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暗哑,就像----就像每次想爱她的时候一样。

  这个念头刚从脑袋里一闪而过,安言的脸不由得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隔着电话,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今天太闲了吧。”安言将电话拿开一点,深深吸了口气才重新贴近了回答她。

  “有可能,闲下来之后想你;这可怎么办呢?”慕城低笑着,在听到她的声音后,这种思念,似乎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爱情,总是在想念里变得慢长起来。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72瓮中捉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