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3 现世安稳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两人又东一下、西一下的聊了许久,直到慕城听到安言从电话里传过去的呵欠声和越来越含糊的说话声,这才和她说晚安。

  “对了慕城,姜黎的事,就这样了吗?”听到慕城说晚安,混沌的脑袋突然又清醒过来。

  “安言,这事让你觉得难受了吗?”慕城低低的说道。

  “我……”安言一时语塞——她一向知道,商场就是战场,为了赢,许多人都是不择手段。

  可她不希望慕城也变成这样。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慕城曾经的话还清晰的响在她的耳边,而他,却在商场这淌混水里越走越远——未来,还有多少这样的事情要面对?未来,她还能在这条陪他的路上坚持多久?

  “没有,睡吧,真是很困了。”安言没有等慕城回答,便轻轻按掉了电话。

  …………

  挂了安言的电话后,慕城并没有睡觉,而是继续坐在电脑边,准备修改给商场的企划案。

  只是想到安言问起姜黎时的欲言又止,一时间也无法将注意力放到案子里去。

  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着盘旋的高架上,一串串如流光般的车灯流泄而过,有着如梦似幻般不真实的感觉——似乎,人生也如这流动的车潮,认定了方向后,便是日夜兼程。

  刷的一声拉上窗帘,将这满眼的繁华阻在外面,坐回到办公桌前,沉心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企划案里。

  实际上,早在来S市之前,慕城已经将产品区域性定制计划书,及安言的设计稿做成PPT发给了S市几家大的商场。

  财务详实的数据分析、市场完美的消费者心理分析、安言趋于消费者中心的设计理念,让年底正计划调柜的商场经理们,都提起了十足的兴趣。

  而这些还算是模糊的意见回复,加上安言在他出差前做的货品分析,终于让南区这些老狐狸们放下了犹豫,与慕城当场签下了新的代理合同。

  而慕城也承诺他们,会在离开之前,将S市的几个主要商场经理、内衣楼面经理、内衣区买手邀请在一起,做个小型的座谈会,以商定来年合作的意向。

  但后期的具体谈判和进场事宜,当然还是由各片区客户自行跟进;并承诺,往后A、B类商场的进场谈判,如果有需要的话,公司总部都会安排员工过来协助谈判——特别是设计师方面,除定制专柜外,其它常规品的专柜,在每季产品规划时,设计师都会过来参与市调与沟通。

  对于客户来说,要再多的支持和条件,都比不上有好的柜位和好的产品,慕城的首次谈判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也抛出了诱人的诱饵——定制与常规,意味着同一品牌能在商场拿两个柜位!这可相当于一年要多做一倍的生意呀!

  当然,这一倍的生意,也必须拿出一倍的资金来就是了!

  所以,慕青在1点赶到时,各位老板正在看慕青向大家展示的各大商场经理给他回的定制概念产品合作意向书——都理所当然的拒绝了慕青的约见。

  …………

  “Shit!”

  慕青在被第五个客户拒绝后,同时接到了姜黎的电话,知道自己这一趟是被慕城给耍了。

  而且,若说慕城之前对姜黎的身份还有什么怀疑的话,经此一事,也座实了他是自己眼线的事实。

  想到这里,慕青迅速的决定放弃最肥的南区,转而定了机票直飞北区,同时拿了电话给姜黎拨了过去。

  “难道吓得连我的电话都不敢接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慕青连拨了几次都没人接后,便转而打给了秦岚:“帮我联络姜黎,慕氏的工作不必继续,马上辞职,我安排他进‘锦·国际’。”

  “暴露了?”秦岚诧异的问道。

  “不要多问,我现在去B市,有姜黎的信息随时给我电话。”慕青不容置疑的交待完后,便即挂了电话。

  …………

  第二天,慕城虽然前天晚上一夜没睡,仍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与各商场楼面经理、买手们一起,在酒店会议厅,临时开了次会议,将慕氏未来在南区的发展规划以及以市场为导向的产品设计思路做了分享,最后一款一款的放出安言设计的手绘稿、及适卖点说明时,双柜合作意向,基本上就确定了下来。

  “慕总,这次的设计虽然比不上以前的国际范儿,但更具有适卖性,款式与我们商场这几年来的畅销统计数据十分吻合。”

  **春天的买手经理点头说道:“这几款若在肩袋的设计上再做些调整,效果会更好,我们这里的女孩子溜肩的多,常规肩带,质量再好,也容易下滑。”

  “恩,好的。”慕城直接在电脑里录入了买手经理的话,在另一个商场的楼面经理正对陈列提出色彩比例时,电脑那边安言已经将修改后的手稿传了过来

  如此快速的响应速度、如此精准的意图表达,让在场的各经理都啧啧的直赶叹。

  电脑里,安言接着打过来一段话,直接回答了陈列的问题:“我的陈列设计师会做三种标准柜位的陈列设计,并将这三种柜位设计图交给各区域老板,由他们根据柜台数量计算陈列数,然后综合陈列与销售比,客户经理会给出标准订单。”

  “这是你夫人?”**商厦的楼面经理看着电脑里那一排跳出来的字,佩服的问道。

  “是啊,这次本来是她过来的,不过她现在有身孕,不方便出远门。”慕城边说边回了句话过去:“**东方商厦商姐代问你好,你的意见她已收到,柜位设计的事情,她会与老板们最后确定。”

  商经理看着慕城捉狭的笑了:“你们夫妻是在暗示我们快点把位子给划出来呢!”

  “在陈列方面,商姐当然比我们内行。就因为我们不内行,所以要准备的时间会花得更多一些。”慕城合上电脑,看着那商场经理,态度谦逊而沉稳。

  “恩,在整体调整的图纸出来后,我们会尽早通知各位的,各位也开始准备柜位申请书吧。”商经理虽然有松口,说话依然非常官方。

  “多谢商经理了,楼经理,贵商场什么时候开始接受申请书?”那狐狸似的王总见一个楼面经理表态了,便玩笑似的与另一个楼面经理软磨硬泡起来。

  慕城当下也不再参与他们的细节沟通,打开电脑,与安言连线,将图纸一张一张的做着细节讨论和修定。

  一小时后,慕城和安言敲定了全部款式、色彩、配料使用这些问题后,才关了电脑,看见几个老板和商场经理们谈得异常的热闹,便走过去插话道:“今天这个会议室我可只租了3小时,再聊服务员要来赶人了。”

  “王总,你对这里熟悉,约个地方大家放松放松?”慕城笑着说道。

  “城少可是那天端儿上的人物,平时去的都是会所高尔夫什么的吧,能和我们这些大老粗一起去娱乐城?”王总笑着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什么天端儿上的,王总又笑话了,只不过以前率性了些,父亲在的时候,常念叨我要向几位叔伯学习生意经呢。”慕城附和的话随口而出,说完后,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心惊——这些话是向谁学的呢?

  做设计的时候,连和人打招呼甚至都是不屑的;而现在,这些场面上的话,已经说得比谁都顺溜了吗?

  如果安言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他,会怎么样?会不会很失望?

  在他片刻的失神中,老板们已经确定了接下来去一家高档的娱乐城洗洗脚,同时又热情的帮慕城安排了第二天和几个经理一起去打高尔夫。

  慕城抛开那一闪念的念头,慕城立即融入了这让他觉得陌生、甚至有几份厌烦的场景里。

  …………

  “安言,我想你了。”慕城打电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已经是几点了,甚至他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的,都有些糊涂了。

  “喝多了?”安言略显不自在的看了一眼正和她一起修图的设计师,拿着电话快速往窗边走去。

  她吃了午餐后,正叫了几个设计师一起修改图纸,这才修到一半,便接到了他的电话,并不完全隔音的电话里,传来他毫不克制的声音,让安言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一下。

  “就是想你了,好想,你来陪我好不好?”慕城的声音传递的不是想念,而是浓浓的疲惫和无奈。

  安言捂着电话对几个设计师说道:“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来修。”

  大家相互会心的一笑,收好图纸、抱着自己的咖啡杯便离开了安言的办公室。

  安言这才放开话筒,慢慢的走到沙发里窝起来,对着电话轻声说道:“你现在好好儿睡一觉,睡醒来还要我过来的话,我马上就飞过来好不好?”

  “不好,你不在我睡不着!我昨天晚上也没睡,你过来吧,我等你。”慕城可怜兮兮的说道,听得安言心里微微的一酸——他这样一个傲气十足的人,是下了怎样的绝心,才能同那些生意人喝到这样?才会在喝醉了后这样的无助、这样发自内心的疲惫?

  “好,我现在过来,你乖乖的在房间等我。”安言轻声哄着他,一直和他轻声说着话,直到听见电话那边传来慕城有些粗重的鼾声,安言才轻轻的将电话放在一边,出去让丁若蓝订了最近的一班去S市的航班——听见他那样疲倦的声音,她真的心疼了。

  “妈,慕城那边有点事,我要过去一趟,你帮我把行李收拾一下,我让向前过来取。”安言用座机给秦菁打了电话后,便拿起手机,插上耳机,电话那慕城不知道是醒了,还是在说着梦话:“安言,来了没有?”

  “来了,在路上,你先睡。”安言柔声应着,电话那边的鼾声再次响起,安言低下头轻轻的笑了——在那笑里,微微发酸的眼睛,不经意间已被眼泪浸湿。

  电话一直也没有挂,慕城的鼾声像伴奏一样,一直响在耳边,让她修图的心也变得沉静而安然。

  在向前告诉她行李拿过来后,手上的图纸也修了大半了,安言将所有的图纸收进随身的公文包里,对向前说道:“送我去机场。”

  “好。”向前点了点头,从她手上接过公文包,转身让她走在前面后,便快速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

  S市,泊锐酒店。

  “怎么喝成这样。”安言蹲在慕城的身边,看着他抱着马桶狂吐的样子,只觉得一阵心疼。

  “喝得挺开心的,双柜位的事都谈妥了。”慕城伸手按了冲水之后,才接过安言递过来的白开水漱口。

  “还行吗?要不要洗个澡?”安言见他身上还穿着外出时的外套仔裤,皱眉问道。

  “安言,让我抱抱。”慕城放下水杯,扶着马桶站起来后,将安言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好想你。”

  “恩,我也想你。”安言将身体靠在身后的琉璃台上,抱着他因为失去控制而显得格外重的身体,双手反扣着他的背轻轻的拍打着。

  “慕城,冲个澡回床上睡?”安言感觉到他压在自己肩膀上越来越重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恩,好。”这时候的慕城,比任何时候都要听话,顺从的点了点头后,从安言怀里抽出自己的身体,一手扶着有些生疼的额头、一手拉扯着衬衣,边往浴缸处走去,衣服什么的扔得一路都是。

  安言摇头叹了口气,跟在他后面将衣服一一拾起来放进干洗袋里,这才出去帮他拿了睡衣放在旁边的衣架上。

  “慕城,睡衣放这里了,洗完了自己过来穿。”安言再进来时,慕城身上已经脱了个干净,正拿着喷头往身上淋——热气氤氤里,他挺拔而健硕的躯体显得特别的有力量。

  安言的眼睛在他的身体上略略扫过之后,瞬即便脸红的帮他带上了门——虽然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像今天这样看他完整的身体却是头一遭。

  安言打电话给服务生过来换了床单后,在网上百度了一下:说是喝蜂蜜、吃西红柿都可以解酒,当下便让服务生又送了瓶蜂蜜上来。

  “言言!”安言正在调蜂蜜水,只穿着一条真丝长裤的慕城从背后抱住了她,稍有缓解的疲惫声音里,浓浓的**呼之欲出。

  “洗完了?喝杯蜂蜜,听说解酒的。”安言伸手拍了拍他放在自己肩上的脸,将冲好的蜂蜜递给他。

  “好。”慕城接过蜂蜜喝了一大口,看着安言说道:“好甜,你也尝尝。”

  说着便又喝了一口伸手稳住了她的头,凑唇过去慢慢的渡进了她的唇里。

  “恩~”安言瘁不及防的用力吞咽了一下,刚吞下一口,慕城便又渡过来一些,弄得她不得不张开嘴……

  …………

  看着身边睡得沉稳的慕城,并不习惯在下午睡觉的安言,轻轻的将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起身拧了热毛巾帮他将身上略略擦了一下,将房间的灯调小后,回到浴室冲了个澡才出来。

  因为来得急,他要的图纸她和同事都还没修完,所以趁他睡着的时间,她拿了图纸在外面的大桌子上又仔细的修改起来。

  每修完一张,就站起来走走,进去看看睡得一片安稳的慕城,只觉得心里一片宁静。

  直到第四次起来在屋子里转圈圈,睁开眼睛的慕城一把将她拉得跌座在床上:“陪我。”

  “醒了?起来还是再睡会儿?头疼不疼?”安言踢掉鞋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问道。

  “一起再睡会儿。”慕城掀开被子让她钻进去。

  看着被子下面他不着一物的身体,安言没出息的脸又红了。

  “看也看了、用也用了,就别害羞了。”慕城沉声低笑,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后,这才重新盖上被子。

  “流氓!”安言伸手在他胸前用力的拧了一下,虽然手指有点发酸,好歹也看到他被自己拧得发红了。

  “安言,怎么就过来了呢?你这样我会担心的。”似乎,慕城忘了自己在电话里反复的重复着那句:你过来吧!

  似乎,忘了在困极而睡后,仍是不安稳的醒来在电话里听她的声音以求心安;

  忘了刚开门看到安言时欣喜若狂的抱着她脚不步稳的转圈圈,连向前都吓坏了;

  又似乎,忘了在拥她在怀后,已经完全不懂得控制,拉着她疯狂一场后,才踏实的睡去,这一觉,一直从下午睡到了天黑;

  这会儿似乎清醒过来,终于意识到让一个孕妇千里飞行过来照顾他一个醉汉,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开始有些担心,她一路的飞行还没有休息,就被自己狠狠的要了一次,会不会身体吃不消?

  他捧着她的脸叹息着说道:“怎么办,我竟是如想的想念你,才分开几天,心都想疼了、身体也想得发疯了。”

  “咱们这算热恋吗?”安言的脸,在他的大掌中绽放出一个烂然的笑妍。

  “当然算。”慕城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唇,翻身躺下将她揽在胸前,大手在她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看着她趴在自己身上妩媚性感的模样,柔声说道:“婚后恋爱,我们也很幸福,你说呢。”

  “是。”安言脸上的笑容一片柔润,有着恋爱中女子特有的光彩。

  “明天陪我一起去打高尔夫?我想向这边的服装界的圈子介绍你。”慕城拉下她的头,在她柔润的唇间留连的吮吻了一阵后,轻声问道。

  “好啊,反正过来也是为了陪你。”安言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柔声说道:“再睡会儿吧,这样明天才有精神呢。”

  “怕老公没精神,被人家说是被老婆掏空了?”慕城敛眸看着她垂在自己胸前的丰满,邪邪的笑了。

  “你再胡说八道!”安言作势要去拧他。

  “不胡说八道了,陪我再躺会儿,晚上一起下去吃饭,那些图纸晚上回来一起修。”慕城轻轻拉下她的手,将脸贴在她的脖子,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安言温柔的敛下双眸,嘴角带着轻浅而温暖的笑意,将身体完全放松的依在他的怀里……

  有安言在怀里的安适,加上昨天一夜未睡的困顿和酒精的作用,慕城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安言在中间倒是醒过几次,看他睡得熟,便也没有起来——就这样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陪着他。

  …………

  S市的天气似乎要比J市好一些,今天居然见到了难得的太阳,是冬日好久不见的暖阳天气。

  “这是城少夫人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又知性又漂亮,你往那儿一站,我们S市的女孩子可全都被比下去了。”来接他们的王总一见安言,便舌烂如花的夸了一番。

  “王总好,这次辛苦您照顾慕城了。”安言伸手与王总轻轻一握便即松开,只字不提生意上的事情,完全一副贤妻的模样,看得那王总直点头。

  “谈不上照顾,昨天怕是喝多了,让你不放心才赶过来的吧。这孩子几个月了,肚子不算大呢?”那王老板听了安言的话,不自觉的便以长辈的身份自居起来。

  “快四个月了,我人偏瘦,所以怎么吃都不见胖。”安言笑着说道。

  “瘦好,生了身材好恢复。我们家那口子,生了孩子后,每年减肥每年肥,拿自己的身体穷折腾。”王老板听了安言的话,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完全一副聊家常的样子,大家都没有谈生意时的小心谨慎与拘谨。

  到了高尔夫球场,大家又是一番寒宣,有几个商场经理甚至还是认识安言的,一下子大家就熟络了起来。

  在慕城去打球时,安言坐在休息区边喝着果汁边晒着太阳,边与两个还没上场的商场经理聊着天。

  话题,自然还是脱不开柜位、销售、产品、陈列这些工作上的事情。

  “慕太太提出的私人定制的概念,很符合市场发展的趋势,而且,双专柜的设立,将自己的品牌作为竟争对手来处理,竟相增长应该不是难事。只不过,不知道工厂那边是有专门的生产线来负责定制定单呢?还是与大货混在一起?”**春天的楼面经理聊天似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划一条精品生产车间,专门负责样衣和定制货品的完成,不过一种运作模式的转变,意味着各个关联部分的变动,所以这个计划我已经提交给了慕城,最后还需要他和制造部那边去沟通。”安言谨慎的说道——她不能说混在一起生产,那样的话,定制货品除了设计不同外,在质量上没有任何优势,这是这些商场给予双柜后最关心的问题。

  也不能说就确定了一定是**生产线,因为在商业场合,她一向将自己摆在慕氏首席设计的位置:给人以专业的态度和决策,让合作商对她们的产品产生高度的信任和认可。

  那些决策的事情,留给慕城这个CEO去做就成,也省得她操心了。

  “慕太太在产品方面确实很专业,和城少是相得益彰呢,城少有福了。”商经理也是商场上的人精,没有从她这里套出话来,却依然了解到她对产品的理解和慎重——这是值得她这个合作商信任的。

  “没办法,只会干这个了,别的地方都帮不到他,他一个人撑起这么一个大摊子,还是挺难的。”安言用手挡住阳光,眯着眼睛朝球场上看去,慕城正挥杆将球击了出去——只见那球在空中飞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后,准确的落在了一个洞里,而握着球杆、带着鸭舌帽的慕城,在这蓝天绿地之间,更显得洒脱出尘

  似乎感觉到安言的目光,在大家的掌声与喝彩声中,慕城回头看向安言,安言抬起手向他轻轻的挥了挥,以示鼓励。

  “商姐,该你了,别在那儿偷懒了。”慕城接过旁边的服务员递过来的毛巾擦了额头的汗,快步往这边走来。

  “好,商姐打一杆儿你看看。”那商经理一脸豪气的拿着自己的球杆儿,健步如飞的往开球区走去。

  “刚才挥杆的样子很帅呀,可以做高尔夫绿地的广告了。”安言倒了一杯果汗递给他。

  “这样的老公,你得好好儿欣赏才是,非得损我两句才舒服呢。”慕城仰头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后,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在阳光下,白晰的肌肤看起来十净透亮,虽不若年轻女子那样粉嫩可人,却更有一种**的凝然质感,看得他有些移不开眼去。

  “光天化日,别动手动脚啊!”安言挥手拍开他的大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递给他:“脖子上也有汗呢,擦一擦。”

  “你帮我擦。”慕城不接毛巾,只是看着她时竟然有些撒娇的意味——让这个不会照顾人的女人照顾,似乎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敢情是让我来陪你,就是方便使唤我?”安言笑着站起来,虽然说的话不中听,倒也没有拒绝为他服务就是了。

  “喜欢看你为我忙碌的样子。”慕城眯着眼睛享受着柔软的毛巾轻柔的擦在皮肤上的那种柔软感觉,眼前浮现的是她在阳光下收起强悍、在阳光下笑得烂然的明媚模样。

  “天天为你卖命画图纸呢,还不满足?”安言故意歪曲着他的意思,手下的动作却轻柔一片——敛下锋芒,为心爱的男人做这些家常小事,让她觉得自己都变得温柔如水了起来。

  “明知故问。”慕城闭着眼睛轻斥着。

  “舒不舒服?”安言轻笑着,帮他擦完汗后,又帮他按捏起肩膀来。

  “舒服,以后每天都要。”慕城仰起头,让眯着眼睛的整张脸都沐浴在冬日的暖阳里。

  “你得寸进尺了吧?”安言收回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看着阳光将他长长的睫毛打出浓浓的阴影,不禁感叹说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睫毛长这么长干什么?这睫毛若给了我,还能为你省下睫毛液的钱呢。”

  “哈哈哈,没想到你还能这么幽默!”慕城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看着他阳光下灿烂的笑颜、哪咧开的薄唇似乎将整张脸都带得生动起来,安言几乎有一种想吻他的冲动。

  而就在她刚刚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慕城突然伸出双手拉下了她的头,将她的唇印在了自己的唇上,那轻柔的舌快速的探进她的唇齿之间游历了一圈后,才好整以暇的松开了她——他脸上得逞的笑容有些顽皮、有些温暖。

  看着这样的他,安言不由自主的也咧开嘴笑了,目光四下转动了一圈,见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边,便低头快速的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再抬起头时,阳光下那张充满质感的脸上,一片温柔而灵动的笑意。

  …………

  “倒没看出来,自视甚高、傲气十足的城少,也会对老婆这样温柔。”王老板远远的看着他们的互动,感叹的说道。

  “新婚夫妻,感情正热呼呢。何况,慕太太从容貌到才气,也不比城少差到哪里去。”商经理用力的一挥杆,那球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落到地上的小洞边滚了两滚,便落进了洞里。

  “疼老婆的男人才有责任感,和这样的人合作,我们放心。”旁边的另一个女性的经理也附合着说道:“不懂女人、不疼女人,如何做得好女人的生意?”

  “有道理,高姐高见。”大家一听,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远远看去,慕城正与安言一起,在阳光下慢慢的散步,并肩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而般配:现世安好,似乎是对他们现在最好的诠释。

  …………

  三天后。

  慕城和安言从S市回到J市。

  慕青从B市回到J市。

  在三万英里的高空上,来自南方和北方两个不同方向的航班,同时向着J市这个南北交界的中部城市飞去。

  慕城和安言,坐在商务仓里,安言拿着一本杂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而慕城则拿着提前签下来的五大商场的双柜柜位图纸仔细的研究着——南方区的渠道不仅稳定了下来,而且提前签下了合作协议,加上夫妻俩在客户中做了一次订货培训,以及对客户需要按区域做了区隔性分析,使得南方区打散,一分部归为华南、一部分归为华东的布局,也得以推行了下去,并没有引起客户太大的反弹。

  南方区的功课做足后,余下来的货品下单、新柜面设计、陈列设计逐步跟进,整个大的局面便稳定了下来。

  这几天汪思龙传回来的消息,西区的客户还在摇摆中,而娃娃单独去攻克的那个客户也还没有拿下;有可能整个西区会整体沦陷;

  北区席怜和大区总监坐镇,十一个客户,稳住了五个,四个已经确定放弃与慕氏的合作、两个还在犹豫之中。

  这样的结果,已经比想象中的好太多了,必竟生意的65%都在南区,所以慕氏的渠道虽然被慕青撬动了几块,但仍不足以威胁慕氏在行业中的地位;或许,通过明年双柜位的大面积推出,失掉的渠道那部分生意,可以通过单品的销量提升弥补回来。

  而慕青真要启动北区和西区的业务,必须得从产品上下大功夫,如果是这样,他应该维持西区客户,因为那边的生意量很小,属于待开发的地区;而重点放在北区上——事实上,他也正是这么做的:被南方区的几个老板拒绝见面后,他立刻转身去了北区,可见反应速度之快。

  而他现在的优势是资金、渠道管控能力、还有借助陈升的设计能力,但没有品牌和原有渠道的支持,那些客户也不可能陪着他玩儿,所以,他要么自创一个品牌、要么找一家在北方区域有优势的公司来合作。

  他会走哪条路呢?

  慕城拿着合同,闭上眼睛思索了许久,若自创品牌,发展不是问题,但要用新品牌来压倒慕氏基本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合作这途了。

  于是,慕城将目标锁定在两个一线品牌:安绚和‘’、三个二线品牌:伊度、丝颜、年华。

  有了大致的方向后,慕城便将这件事暂时的搁了下来,将手中的文件收好后,侧头看了看睡着的安言,伸手帮她将毡毯盖好,然后便将她的头轻轻移到了自己的肩上,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

  在从B市飞回J市的飞机上,慕青坐在头等舱里,边享受着空姐特别殷勤的服务,边在电脑里快速的敲进去北区渠道布局与产品开发方案——‘锦·国际’的产品,在北方地区并没有优势,但拿下四个客户后,必须让他变得有优势起来。

  其它区域他不管,北方区域的客户定制是必须的——不仅能与慕氏的定制一拼高下,也能让‘锦·国际’的产品结构更加完整而具有竟争力。

  “第一步,我们只是安静的跟随,对慕氏不会有什么冲击,但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双赢。”慕青下飞机后便即去了‘锦·国际’的办公室,将自己在飞机上做的计划书发给了苏荷。

  “‘锦·国际’现在的产品策略是总部发款,我们只做版型的修改,外观基本不动。如果要为北区定制的话,这部分投入和营业额我是不能报到总部的。”苏荷边看着慕青的计划书边说道。

  “投入你不用操心,我这边会解决。营业额不算不是正好吗?我们借‘锦·国际’的品牌影响力,成立一个专门的团队来做这一盘货,营业额方面我们五五分成。”慕青挑眉看着苏荷,大气的说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73 现世安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