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6 慕稀归来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场轰动一时的交通事故,以方然被永久性吊销驾驶证,慕城中度伤害赔偿、安言重度伤害赔偿、苏荷轻伤赔偿、苏成轻伤赔偿的处理结果而告终。

  由于没有负刑事责任,一直提心吊胆的方然躺在病床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秦律师,谢谢你。”方然对负责这次事故处理的律师诚恳的道着谢。

  “我也没做什么,都是按法律程序来的,从现场录像看来,你也只是没有雪天驾驶经验,并没有任何违规的情况,从法律上来说,这样的判罚已经是偏重了,因为受害人和舆论的压力很大。”

  “但从道义上讲,一个女人失去孩子,是一次重大的伤害,给其带去的除了身体的、心理的伤害外,还有未来家庭的幸福!所以,以后还是不开车的好。”

  “我知道,以后也不敢再开了。”方然苦笑着说道——对于安言所受的伤害,他几乎能够感同身受:他作为父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而对于纪晓柔没有了孩子,他则根本不可能和她继续在一起!

  虽然慕城与安言的关系不同,以后若安言不能再生,会不会还一如既往的对她呢?她后半生的幸福,怕是都要送在这次车祸上了。

  想到这里,方然的心里便一阵无法排解的愧疚。

  “受害人在警方的关系很硬,态度也很强势,如果对方提出除了失去孩子、同时还失去生育能力的证据,你就不只是赔偿的问题了!所以一方面我们很侥幸、另一方面我也很奇怪,那么强势和精明的人,居然会放弃这么有利的诉讼证据。”秦律师在对方然做了道义教育后,对于慕城方面前面的强势、后面的沉默感到有些不可理解。

  “恩,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秦律师,等我伤好后请你吃饭。我在哈佛的导师在下个月有个学术报告会,小琴有没有时间去参加?”方然没有与秦律师讨论慕城方面态度变化的事情——或许那个男人和自己是不同的,是想瞒住安言,以让她宽心吧!

  不知道这样的小心呵护能够持续多久呢?

  “好啊,小琴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如果她能从一个病人,有机会转为一个咨询师,她的人生应该可以变得更积极。”秦律师点了点头,对方然这个安排表示满意。

  在秦律师走后,方然安静的躺了下去,思绪从安言的身上,又转到了成绯的身上。

  在受伤住院的这一个月里,同期入院的几个人,只有他的病房是最安静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这么大的新闻、安言又是成绯的朋友,她当然知道这次的事故了——七年的感情,竟然走到了这一步!

  就算他要死了,她也不会再来看一眼吗?

  一步错,步步错,再也不给他回头的机会了吗?

  方然拿起放在手心许久的电话,调出那个熟悉的号码,眼底不禁泛起温柔的颜色——在这样的时候,却越发的想有个家、有家人在身边了。

  “绯绯,我是方然。”终于,还是打了过去。

  “什么时候出院,我留在事务所有股份,我想在这段时间处理了。”电话那边是成绯淡淡的声音。

  方然敛下双眸,嘴角扯出一丝带着凉意的笑容,轻声答道:“成绯,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在这种时候,你也不该是这样的态度吧!”

  电话那边的成绯沉默良久,就在方然以为她要挂了电话时,又传来她带着凉意的声音:“方然,这一切皆因你而起!”

  “你若不出轨、我们不会离婚;我们不离婚,新年就会在一起;新年在一起,你就不会因为那个小三赶往医院;你不赶往医院,就不会撞上安言——”

  “方然,安言是我最好的朋友,却因为我的前夫而失去了孩子,你说,你想我怎么对你?”

  “成绯?”方然一阵默然——都是他的错,他也受到了惩罚呀:自己的孩子没了、重伤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心爱的妻子别有所爱:妻离、子散还不够吗!

  “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了。股份转让书我让律师起草后发你邮箱,你确认后,我签好字寄去事务所。”成绯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完后,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方然听着电话里‘嘟嘟’的盲音,瞥见正推门而入的纪晓柔,轻轻闭上了眼睛。

  …………

  “你不会是怕我伤心,给绯绯下禁足令了吧。”已经可以下床的安言对在她病房办公的夏晚说道。

  “你想见她?”夏晚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脸色稍稍恢复一些的安言,认真的问道。

  “恩,我想见见她。”安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我让安齐下班后接她过来。”夏晚点了点头,快速的拿出电话给成绯打了过去:“下班后和安齐一起过来吧,言言想你了。”

  “不想安齐接你,我现在就过来,不许一个人开车。”夏晚皱了皱眉头,有些霸道的说道。

  “好,路上慢些,别赶。”夏晚挂了电话,抬头看见安言正盯着他,便耸了耸肩说道:“我不是在撮合他们,有了你的事情,我们对她都特别紧张。”

  “恩。”安言了然的点了点头,用左手拿起铅笔在绘板上边画边说道:“安齐和爸爸见面情况怎么样?”

  “晚上你直接问安齐吧,他们是在你昏迷的时候见的面,两个人估计都没什么心情,见面后爸什么都没说。”夏晚如实说道。

  “真希望他们相认。”安齐停下画了一半的草图,转头对夏晚说道:“你看我左手的线条感怎么样?”

  “我能不回答吗?”夏晚从桌旁站起来走到画架前,一脸为难的说道:“我又看不懂。”

  “要是我开发男士内衣系列,一定让你第一个试穿!”看着夏晚为难的样子,安言不禁笑了,又像小时候一样逗起他来。

  看着她带着些虚弱的笑容,这是出事一个月以来的第一个笑容,看在夏晚的眼里,只觉得比任何的时候都要来得让人安心和喜悦。

  “我一定拉着慕城和安齐一起试穿。”夏晚不若往日,她一逗,他就黑着脸不理她,竟然破天荒的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和慕城在一起呆久了?脸皮都快和他一样厚了。”安言啧啧的笑话着他,浑然没有发现她口中那个脸皮厚的男人正拎着一个保温壶站在门口。

  “说我什么坏话呢?”慕城清雅中略显疲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轻轻淡淡的一派波澜不惊。

  其实,在看见他们一个笑得眼低一片轻暖、一个笑得脸上满是疼宠时,他不自觉的想起那天安言昏迷时,夏晚凝视眼神里的疼惜与忧虑——他爱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

  心里起伏的酸意并不是没有,却被他隐藏得很好——就像夏晚对她的情义一样,在她的面前,也被隐藏得很好。

  “呀,站在人家背后听小话可不是好习惯。”安言转过身,看见慕城眼里柔和的目光,仍感到一些尴尬。

  “那背后说人家坏话,岂不是更坏的习惯?”慕城轻笑着走进来,将手里的保温壶放到桌上后,也不避讳夏晚还在,便张开双臂给了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为这一个月来,第一次见着她的笑容。

  “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亲亲我我了,晚上银行还有个会,我得赶回去了。”夏晚早已习惯了强势的安言,在慕城怀里时候的小女人模样,所以原本有的淡淡酸意也早就没有了。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后,便收起了电脑准备离开。

  “喝点汤再走吧,张妈今天熬了不少,我和安言两个人也吃不完。”慕城这才松开安言,边打开保温壶边说道。

  “成绯一会儿要来,让她喝吧。这种女人汤,我劝你也少喝,因为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女人气了!”夏晚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慕城看着他不由得气结——这个男人,也说不上有多大方呢,一肚子的柔情没处安放,便把气撒在了他这个情敌的身上。

  “我走了,C&A的推广方案,我这边已经看过了,你们最后一次推广讨论会通知我一声,我也参加一下。”夏晚说话的时候看了慕城一眼。

  “已经安排好了,明天10点在公司会议室。安绚也有意学习这种合作模式,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金融机构,所以明天安齐会过来一起参加会议,你不介意吧?”慕城轻轻点了点头,将时间、地点和要参与的人都告诉给了夏晚。

  果然,在听说安齐也有意参与的时候,夏晚确实有些意外,却还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又叮嘱了安言几句后,便拎着公文包离开了病房。

  …………

  “左手画的?”慕城这才有时间与安言聊起她的作品——其实刚进来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就在这画了一半的作品上。

  “其实我上学和初出道的时候都是左手绘,后来有些人说我左手很作,所以我又花了好大的功夫练习右手,结果习惯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用回左手。”安言拿起画笔,接着刚才画了一半的图继续画起来,从角度、力度,确实不像是刚刚练习的。

  “现在右手不能用了,才想起来,自己左手才是师傅呢。”完成最后一笔,安言放下画笔转身对慕城笑着说道。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好好儿休息、然后再做康复,恢复不是问题。”慕城伸手扳过她的身体,让她整个背都靠在自己的胸前,拿起画笔插进她刚刚拆了石膏的右手里,握起她的手,在画板上一笔一笔的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安言,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不要想工作的事情。三个月后,你如果还想工作,就回去上班;不想工作的话,咱们就回家好好儿享受。老公能养着你这样的女人,你看得是多大的骄傲呀。”慕城握着她的手停留在画板上,轻柔的声音里包含着对她最大的宠爱与尊重。

  安言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目光看着画板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紧紧的抱着慕城的腰,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慕城,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这样的依赖你!”

  “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我对设计的热度,会低于对家的重视。”

  “安言?”慕城松开她握笔的手,略显激动的紧紧圈住了她——她对他的爱,向来都是淡淡的,有迹可循的;她对他的爱,向来都是理智的,把握着分寸的;她对他的爱,一直都是被动的,心动之后仍然小心冀冀的;

  终于,在经历了这一场灾难后,她将自己放到了第一位——虽然仍然理智,但已经越过了最爱的设计、已经有了爱情里的义无反顾!

  这怎么能不让他欣喜呢——他不是夏晚,永远也做不到夏晚所做的,所以他爱、也希望被爱!

  “慕城,在失去儿子之后,我想了很多。”安言用左手轻抚着他带着青茬胡子的脸,对于这个一向讲究形象的男人,在这一个月里,为了照顾她,几乎邋塌得两三天都不刮胡子、不换衣服!在话还没说完,又心酸的唠叨了起来:

  “慕城,今天晚上你回家吧,好好儿洗个澡、刮个胡子、换身衣服,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认不出来你了!”

  “怎么啦?嫌弃老公了?”慕城低头在她的唇上轻吮了一下,玩笑着说道。

  “嫌弃了!你还我那个又帅气、又霸道、又傲气的老公回来。”安言自他怀里抬起头来,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是对他的温柔的心疼。

  “好,等你睡着了我就回去,明天让你看到一个最帅的老公!”慕城温柔的应允着她的要求,伸手打横抱起她,将她放回到床上:“才刚恢复呢,别站太久了。”

  “慕城,家庭对于一个女人的意义,远远大于事业。”安言看着慕城,想起刚才没说完的话:“所以,我以后要好好的爱你、努力的生孩子、给你很多很多的家人。”

  “很多很多的家人会不会很吵?我怕我不习惯。”慕城故做玩笑的说道。

  在怀里的女人终于柔软得如他所期望的那样,在他的怀里说着要给他全部的关注、要给他很多的爱、要给他很多的家人的时候,他感动,却不敢应承——他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不是还能有孩子!他不知道,怀里的女人在知道真相后,又会如何的伤心。

  “喂,人家好不容易想通了,你真讨厌!不要也得要!”安言伸出手重重的捏在他的脸上,微微翘起的润唇,有着少女的明媚与俏皮,却看得慕城一阵心疼。

  “好好好,你生多少我要多少!”慕城强压着心里的酸涩,抱着她轻笑着玩笑着:“那我从现在就要开始努力的挣奶粉钱喽!你呢,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好好的调养身体啦!还有,等你身体恢复后,我们就要比以前更努力的造人了,你行不行啊?”

  “厚脸皮,你才不行呢!”安言见他说两句话就绕到了那事上,脸不禁微微一红,伸手朝着他胸口的伤口打去,看见他夸张的惨叫,不禁眯起眼睛呆呆的看着他——这个男人,从认识到现在,为她改变了多少了呢?

  “是不是老公太帅了,所以看着都傻了?”慕城的眸光也微微的暗了下来,捧起她的脸轻轻的吻了下去……

  …………

  “我现在回公司,恩,新闻通稿等我回来再看一下。”夏晚刚下电梯,便接到了公关部的电话。

  收了电话,一只脚才踏出电梯,便被一个风风火火冲进来的女孩子给撞了回去,手中的电话也被撞得掉在了电梯缝里。

  “怎么回事,电梯是先下后上你不懂吗?”夏晚的眼前一片黑影,那女孩匆忙的按下电梯楼层后,似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撞了人,忙侧过脸来向夏晚道歉:“对不起,我赶时间,你快下去吧。”

  夏晚只觉得一阵无语——有这样道歉的吗?

  “这是被你撞掉的手机,你的手小,帮我捡起来吧!”夏晚只觉得这个女孩有些眼熟,但被她这样的无礼给惹恼了,也没细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当下便指着电梯缝里的手机,提出了一个极没风度的要求。

  “啊?”那黑衣女孩一愣,没想到这个人模人样的男人会这么没风度,不过他的手机确实是自己撞掉的就是了。

  当下瞪了夏晚一眼,便蹲了下来,努力的用两根手指伸进电梯缝里去夹那堪堪卡住,差一点儿就要掉下去的精巧手机。

  只是每次夹住后往上提的时候,手机便又失重的重新掉了回去,如此反复了好几次,那女孩有些不耐的皱起了眉头,正仰起头看夏晚,想让他想想办法,停得过久的电梯突然‘嘀嘀’的报起警来,接着轻轻的起动声传来,门毫无预兆的合拢起来。

  夏晚脸色大变,抢快一步伸脚阻住了将要合拢的门,长臂快速的将那黑衣女孩捞了起来,抢在电梯合拢之间,与那女孩子一起从半合的门口挤了出去,接着听到哐铛一声,电梯失控的掉到了地下一层。

  两人一时间吓得一声冷汗,那女孩在听到电梯下掉的声音后,更是浑身酸软的靠在他的怀里,一时间无法自己站稳。

  直到手中的电话突兀的响起,她才意识到自己正靠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而且还是个可恶的男人。

  黑衣女孩趁夏晚不注意,横肘用力的撞向他的下腹,在看着他紧皱眉头痛苦的捂着肚子后,挑眉霸道的说道:“你害得我的手差点儿就要卡在电梯里了,所以你的手机丢了也活该。”

  说完边接电话边踩着高跟鞋,快步的向步行梯跑去:“我在楼下了,马上上来……”声音一片干脆明亮。

  随着她的身影和声音消失在走道里,夏晚摇了摇头,虽然不喜女孩子这样的嚣张与傲气,也还是为自己刚才的没有风度暗自反省了一把。

  扶着墙壁站直身体,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

  “在楼下碰到一个很无礼的人,耽搁了一会儿。”慕稀气喘嘘嘘的跑到五楼,看见古温正在楼梯口等着她。

  “进去吧,别提孩子的事。”古温点了点头。

  “恩,谢谢。”慕稀快步往病房走去。

  “大哥……”慕稀走在前面,推开门有些激动的喊出声,只是门内的风景却让她生生的将余下的声音给吞了进去,跨进一步的脚也不由自主的收了回来,脸上一下子飞起一片可疑的红云——病房里,慕城与安言正热烈的拥吻在一起……

  “怎么啦?进去吧。”古温不明所以,伸手便去推那开了一半的门。

  “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出去吃点儿东西吧。”慕稀转身拦住了古温,拉着他快步往外走去。

  “看完你大哥大嫂再去吃也不迟呀,饿这么历害?”被慕稀拉着跑了几步的古温疑惑的看向她——绯红的脸色让他有些明了,不自觉的侧头看向病房的方向,却被慕稀伸手给阻住了:“快走了,我饿了。”

  “恩。”古温这下倒是不再阻止她,只是想像着病房里的风景,嘴角微微扯出温暖的笑意——这一劫,大哥和嫂子算是走过去了吧!

  …………

  “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来过,会不会是安齐他们看到什么了?”安言苍白的脸上现出淡淡的红晕。

  “没有,可能是护士路过。”慕城拿了两个靠垫放在她的身后,扶她舒服的靠下后,才帮她将已经被挑开的小衣重新扣上、将外衣和头发帮她整理整齐。

  “刚才伤口有没有疼?”整理好后,慕城将手探进被子里,轻轻的按了按小腹上的缝合口——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叶商和他说过,在子宫上也有个同样的逢合,如果受到刺激造成子宫收缩的话,会有些疼痛。但对子宫恢复来说,必要的刺激和收缩又是有帮助的。

  “有点儿,那种微微的收缩的刺痛感,不知道正不正常。”安言微微皱眉说道。

  “正常的,子宫有规律的收缩,有利于伤口的恢复。”慕城向她轻声解释着:“晚上我再用热毛巾帮你敷一下。”

  “看来你很懂了呢。”安言伸手按在他放在小腹部的手上,笑容温柔而羞赫,不若以前强硬的死撑。

  “你的身体、你的心,我必须得懂。”慕城轻声低语着,站起身来俯身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转身将桌上的保温壶打开,倒了一碗乌鸡当归汤后端到床边:“这是张妈从乡下弄来的乌鸡,熬了好几个小时。”

  “呀,这是传说中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吗?”一个清亮干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慕城喂下手中的这勺汤后,站起来将碗放在病床旁的小几上,转身对进来的成绯和安齐说道:“是吗?说说看是哪二十四孝,拿来对照一下,不足之处可以改进!”

  “天啦,我要晕了!”成绯伸手扶着额头夸张的说道:“安言,我会嫉妒你的。”说着快步走到安言的身边,张开双臂紧紧的拥住了她。

  “言言,你还有我们!”在她的耳边,成绯的声音放低了下来。

  “我知道,你看我现在还好好儿的。”安言回拥着成绯,眼圈忍不住微微的红了起来。

  “恩,我们,是打不跨的女奥特曼!加油加油!”成绯轻轻松开拥抱的手,看着她做出了一个向上的手势,两个人相视而笑,片刻之后,又一起红了眼圈

  “好了好了,你们都成女奥特曼了,要我们这些男人干什么!”安齐大步走过去,一手揽过成绯的肩膀,一手帮安言擦掉了脸上的眼泪:“你哭起来最丑了,再哭小心你老公不要你了。”

  “胡说八道,我老婆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我的老婆。”慕城笑着将保温壶递给成绯:“多的就交给你了,我和安齐出去抽支烟。”

  “好啊。”成绯接过保温壶,笑着点了点头。

  …………

  “事故已经定责了,你知道吗?”在慕城和安齐出去后,成绯坐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安言心疼的问道。

  “知道。保险公司赔款了事。”安言淡淡的说道。

  “我不会让他好过的。”成绯看着安言淡然的表情,心里微微的一酸——经此一难,她痛得连往日的锐气也没有了。

  “只是一场意外,真是、真是不知道应该怪谁。”安言长长叹了口气,低下头半晌,心里沉甸甸感觉无处排解。

  是的,为了不让大家担心,她一直努力的吃东西、努力的恢复,可失去孩子的痛,她怎么能忘得了。

  只是,连怪的人、恨的人都找不到——要怪也只能怪那一场大雪,酿成这样的祸事。

  “是意外,若不是他失德在先、摇摆在后,又如何会有这一场意外?”成绯冷然说道:“凡事有因必有果,既然他做了因,这果,便由我来做。”

  “你想怎么做?”想起方然与纪晓柔,曾经给成绯带来的伤害,又让自己失了孩子。所以,安言并没有阻止成绯的意思。

  “他最怕什么,我就让他面对什么。”成绯的嘴角轻扯出一丝轻浅的凉意——他与方然之间七年的感情,在这一场车祸后,便再没有半分余下。

  “好。”安言点了点头。

  “那个苏荷也住在这里?听说孩子伤得不轻,慕城有没有去看过?”成绯端起放在小几上的汤,一边喂安言一边低声顺道。

  “恩,她们母女也是受害者之一,不过伤比较轻。”安言点了点头:“慕城倒是一次也没去看过,可能是因为我刚失了孩子,他怕去看女儿会让我难过。”

  成绯说起这个,安言这才想起——那个受伤的女孩儿,是她丈夫的女儿!无论什么角度来考虑,他都应该去探望一下。

  “我忘了这个。”想起,安言有些内疚起来。

  “这个你就别管了,让慕城自己安排吧。他去或不去,都有他的道理。这种时候,你也没必要做大度!”成绯拿纸巾帮安言擦了擦嘴,有些忧虑的说道:“其实我是担心他因为失去这个孩子,而对那个女孩儿更加重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忧虑也没有用不是!毕竟那是他的女儿、毕竟我要重新再有孩子,至少得半年以后了。”安言轻轻咬了咬下唇,眼底浮起一片妥协的落寞。

  “你要让自己快些好起来,就算他要认回那个孩子,也不能和那个女人有多的接触。那个女人我看心计深得很,原来以工作的名义接近他、后来以孩子的名义接近他、再后来还出个车祸想引起他的注意!加上还长得漂亮,这样的女人,咱们不得不防!”成绯将话说得很直白:

  “言言,以前我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爱情就够了。可我现在发现,婚姻,就是一场战役,这战役里,有爱情逝去的危机、有小三小四的挑衅、有年华老去后各种各样的诱惑,让我们不得不随时提高警惕,以保卫自己的婚姻。”

  “所以言言,你一定要听我一句:伤心归伤心,但不要把自己埋在伤心里出不来,最后成为一个失去尊严、失去爱情、失去婚姻的可怜人。”成绯放下碗,看着安言语重心长的说道。

  若是在两个月之前出这样的事情,她或者会抱着她、与她一起大哭一场,可在现在,她知道这世上最没用的事情就是哭泣!

  女人,任何时候都偷不得懒,任何时候都得把自己的战壕给守好!

  “绯绯,你说,这一年,我们是不是都变了?世故、现实、甚至是狭隘。”安言抬眼看着成绯,眸里有着淡淡的伤感。

  “是。”成绯吸了吸鼻子,红红的眼眸盛满着倔强:“过去瞧不起别人这样,轮到自己,又能大度到哪里去?只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连男人都守不住了,还要什么清高。所以,这一仗我输了,你不可以再输。”

  安言低头苦笑着——输赢的变数太多,又岂是有信心就可以的!

  “言言,还有件事我要提醒你。”成绯抬头看了看窗外,慕城、安齐和慕城的妹妹、那个长得妖孽似的好友正往这边走来。

  “什么事?”安言问道。

  “那个苏荷,以前不是抓紧一切机会要接近慕城吗?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同在一家医院、自己和女儿都受了伤,多好的扮可怜接近的机会呀,为什么她一次也没来找过慕城?”成绯疑惑的说道:

  “就算她对慕城死了心,准备定下来好好过日子,这种时候,也该过来打个招呼,让一个当爸爸的人去探望一下重伤的女儿吧?”

  “你的意思是?”安言猛的抬头看向成绯。

  成绯对着她慢慢的点了点头:“这事我们只是这样怀疑,从警方的录像和对现场的陈述来看,她的表现没有半点的破绽。”

  “所以这个想法你知、我知就可以,不要和别人说。你自己对她多防备,总是没错的。”

  “我知道了。”安言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如果这个怀疑是真的,那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这已经超过了她对一个正常人的接受范围。

  …………

  两人又闲聊了些关于宝宝和子宫恢复的私密话题,外面四个人正好也走到了门边,正推门而入。

  “安言,你还好吗?”一身黑衣的慕稀轻俏的站在床边,一脸的风霜淡然、一身的黑暗沉静,与大半年前初识的那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判若两人。

  “活着,就算还好吧。”安言点了点头,成绯收拾了小几上的碗筷后走到了一边。

  “是啊,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慕稀点了点头,转身坐在床边,拿起刀子开始慢慢的削水果。

  “巴黎那边都安顿好了?这次回来呆多久?”安言随意的问道。

  “看到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刚刚已经订了明天晚上的机票。”慕稀的削水果的手微微顿了顿,片刻之后神情便恢复了自然。

  “恩,这样赶挺辛苦的。”安言并没有问她为什么这么赶,她们之间的关系,本也不能像正常的姑嫂那样——她对慕稀一向是淡淡的,而慕稀对她一向是带着敌意和勉强的。

  “习惯了,有时候一天会赶几躺时装秀,这半年收获很大。”提到现在的生活,慕稀的眸子里有着清亮的光芒——当爱情、亲情,都无法掌握的时候,唯有事业,是她现时最大的安慰和骄傲。

  “趁年轻,多走走、多看看、多学学,挺好。”安言点了点头,真挚的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条件,其实我很羡慕你这样的生活。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可以享受的青春时光,其实不多。”

  “所以说,人啊,就是有得有失的。”慕稀将削好的红梨递向安言,眸光若有所思的瞟向了正和安齐说话的慕城。

  “她现在还不能吃凉的东西。”慕城站起来从慕稀手里接过削好的红梨放在一边的果盘里,在床头坐下对安言说道:“聊了一下午也该累了,你先睡会儿。我陪安齐、小稀吃个晚饭,回去洗个澡就过来。”

  “你给夏晚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别过来了,我现在自己能走能吃,不用天天陪着我。”安言点了点头,扶着慕城的手躺了下去。

  “好。”慕城点了点头,半抱着她睡好之后,帮她掖好被子,这才拿出电话给夏晚打过去:“无法接通?”慕城看着安言:“不是回公司开会吗?怎么会没信号?”

  “今天没下雪吧?有没有交通事故的新闻?”安言吓得撑着床坐了起来。

  “你别急,我送慕稀前先去他公司看一下。”慕城忙伸手按住要起身的她,转身对安齐说到:“我你陪成绯吃饭吧,我去夏晚办公室看一下。”

  说完细心的调好了空调的温度和房间的光线,又将呼叫器的控制器拿了放在她的床头,将门窗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这才带上门离开房间。

  看着曾经连出门弯腰都困难的哥哥,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的细致与妥贴,慕稀心里一片感慨——十几年的追随和爱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只是长大的她懂得了,有些感情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

  “那个夏晚是谁?安言怎么那么紧张?”上车后,慕稀有些不解的问道。

  “安言一起长大的兄长。”慕城轻声答道。

  “那你还来看?”慕稀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不禁坐直了身体。

  “他是安言的家人,也就是我的家人。”慕城的声音轻轻的,却透着笃定的自信——夏晚于他来说,是一个绝对值得尊敬的对手。

  “大哥,你变了好多。”慕稀一瞬不眨的盯着慕城,自语的声音里,有些了然的叹息——这半年来,所有的人都在改变:有了那场变故,所有的人,都不再如从前般的单纯与傲气。所有人都懂得了生活里该有的圆润、弯曲和妥协。

  连爱情,都变得无法再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了。

  “是吗?”慕城只是淡淡的应着:“我很乐见自己这样的变化,这让我与安言的这段感情,变得更有质量。”

  “对,有质量。”慕稀的眸子一顿,慢慢的点了点头:“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也很有质量。”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6 慕稀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