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7 对有些人,就是要狠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那就好。”慕城回头对慕稀笑了笑,不觉间,车子已经到了亚安中国总部的大楼下面。

  下车后,慕城抬头看了看楼上:果然会议室的那层还亮着灯光。

  “他们还在开会,你帮我去对面买些小点心。”慕城抬腕看了看时间对慕稀说道。

  “送晚点?”慕稀瞪大眼睛看着慕城,就似看着外星人一样——这个哥哥,不仅讨好安言,还要讨好她的青梅竹马?

  他一身的骄傲哪里去了?

  如果是这样换来他们爱情的质量,对他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亚安是我们现在最大的投资商,现在加班加点的开会,也是为了合作项目。”慕城轻笑着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慕稀轻挑起眉梢,接过慕城递过来的信用卡,转身看了看红绿灯,便快步往马路对面跑去。

  看着慕稀轻盈灵俏的背影,慕城的眸子不禁暗淡了下来——有了那次的家庭变故,她的确长大了:变得沉静而内敛、变得懂事而不再咄咄逼人。

  只是,那个定时炸弹要怎么样才能解除呢?她什么时候才能无所顾忌的回来呢?

  想起井然给他的调查结果:那两个自大火后便消失的两个人,居然像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一般,任井然出动所有的力量也没能找到——藏得这么好,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看到了什么?谋划着什么?在适当的时候会做出些什么?

  这两个人一天不找到,慕稀就会一天不安全,他心里也会一天不踏实。

  慕城略显烦燥的摸出一支烟,靠在街边的树杆上,边抽着边看着站在马路对面慕稀纤细的身影:这个妹妹,是他少年时候唯一的温暖,无论如何,他不会让她有事。

  “大哥,一个项目组开会大约不会超过15个人,所以我买了16份。”慕稀提着手中的外卖,对眼神有些神游的慕城说道。

  “不错,对商业的了解越来越多了。”慕城从她手上接过一半的外卖,夸赞的说道。

  “大哥说过,我是慕子岩的女儿。”慕稀看着慕城骄傲的说道。

  “恩。”慕城赞许的点了点头,带着慕稀大步往亚安银行大楼里走去。

  …………

  “慕城?”夏晚在看到慕城手提小点心走进会议室时,有一瞬间的诧异,接着看到他身后的慕稀时,突然想起,这个霸道的黑衣女孩,就是慕城的妹妹,在他和安言的婚礼上,曾经看到过。

  “知道你们还在开会,路过这边顺便来看看。”慕城友善而不失分寸的将小点心递给夏晚,而坐在夏晚身边的那个叫喻敏的女助理,在看到慕城时,面色显然有些不自在。

  “喻敏,将点心分一下。”夏晚接过慕城和慕稀手上的点心交给喻敏后,对会议室的各人说道:“还不谢谢慕总的关心!”

  “谢谢慕总。”

  “谢谢慕总。”

  国内投资项目组的专员们边接过喻敏递过来的小食,边点头道着谢。

  “大家先休息一下,十五分钟后会议继续。”夏晚笑着交待了一声后,便带着慕城和慕稀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的电话打不通,安言急坏了。”慕城摇头笑着说道。

  “我的电话?”夏晚轻挑起眉梢,有意无意的看了下慕稀。

  “对不起,你买了新的电话把发票寄给我,我打款给你。”慕稀耸了耸间,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们两个?”慕城疑惑的看了看夏晚,又看了看慕稀。

  “刚才去医院的时候,我将夏先生的手机撞掉在了电梯里面。”尴尬过后,慕稀大方的说道。

  “是这样。”慕城笑着对夏晚说道:“要不让慕稀从法国买一个给你寄过来,我看你也不习惯用国内的产品。”

  “倒也是,在国外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夏晚点了点头,拿出纸笔,快速写下自己需要的手机型号、需要安装的源文件,在递给她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客气的交待着:“买完后给我打个电话,对于金融软件的安装,我需要和销售人员直接沟通。”

  慕稀低头看夏晚力透纸背的笔迹,微微皱起了眉头:用这种手机倒还真不是习惯的问题,这简直是一个小型的掌上金融计算机,对于她们这种学艺术的人来说,那些描述功能的专业代码,看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这些符号,我看不懂!”慕稀很直白的说道。

  “我给你个地址,你过去后直接将这张便笺交给他们,他们会帮你选择合适的机型,然后你让他们和我通电话就行了。”夏晚低头在浅灰色的便笺纸上快速的写下一连串的地址——流利而带着倾斜书写的漂亮字母,与他的中文写得一样漂亮。

  “没办法,干的是这行工作,对这机型的要求是有些高。”夏晚将便笺递给慕稀,看着她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于这些符号代码,安言早就向他抱怨过无数次了,或许,这是她和他始终不来电的主要原因吧。

  想到这些,夏晚有些微微的走神,在看着慕稀将纸条收到钱包里去后,转身倒了杯果汁递给她,接着对慕城说道:“安言一个人在病房?”

  “出来的时候让她睡下了,不过担心你的安全,估计没睡着。”慕城看着夏晚,眸光里轻闪出一丝淡然。

  “我给她打个电话。”夏晚对他的异样只做不见,拿起桌上的坐机打了过去:“睡了吗?”

  “我手机被你们家小姑子丢电梯里了,所以打不通。慕城和她现在我这里呢。”

  “恩,你休息吧。”

  夏晚亲昵而熟捻的语气和态度里,那种熟络不拘的亲密感扑面而来,慕城是早已习惯,而慕稀则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和慕城之间——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对安言怕不只是兄妹那么简单吧!

  “我们正在讨论C&A的项目投资回报,不如一起听听?”夏晚对慕稀审视的态度并不在意,直接向慕城发出了邀请。

  “好啊,正好了解一下你们在现有的投资回报上,还有哪些预期,看看我们的方案是否需要调整。”慕城点了点头,示意慕稀一起参加。

  茶歇之后重新开始的会议,大家对于慕城和慕稀的参与并没有感到意外,一如他们就是团队中的一员一样,认真的对展示出来的每一个数据进行剖析,有时候为了一组数据的指向还能争得面红耳赤。

  “大哥,我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给人一种很振奋的感觉。”慕稀将唇凑在慕城的耳边低声说道。

  “好啊,等你法国的学习告一段落,可以加入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的一期计划是一年、二期计划是三年、三期计划是五年,你还有时间去了解和准备。”慕城对着她应允的笑了笑。

  慕稀点了点头,与慕城一起将注意力又关注到大家的争论中去。

  “从目前运转的情况来看,品牌定位和目标群体设定都OK,但投入已经超出预期、收益预期也还有些疑问:你看,一共四十三款单品,按慕总的设计团队给的单款月销售预期,第一季度的销售额是这么多,除去推广和管理费,收益只有预期的70%。”投资团队专员看着PPT说道。

  “单品销售预期就是这个样子,不可能再增加;那么要在第一季就达到团队的预期收益的话,要么增加单品、要么缩减费用,但是缩减了推广费用后,单品销售预期必然下降。”慕城站起来走到PPT面前指着上面的数据说道:“这个销售预算是根据市场投入和客单价预估来做的正相关分析,所以某一方面的数据减少,这个销售就会达不到。”

  “那慕氏的项目团队在做费用预算时,对收益达不到预期的情况是怎么看的?”投资团队的另一个专员问道。

  “刚刚各位拿出的一期收益预算,是将我们第一阶段总体预算平均分配在了每一个月而得来的数据,而消费者市场是需要预热和培养的,所以销售和利润应该呈倒金字塔式分布、投放呈正金字塔分布才对。”慕城拿起白板笔,将项目确定后,内部的收益预算写在一个倒三角里。

  “因为慕氏与贵行的合约是每月沟通财务报表、每季核对利润结果、每年结算利润分配,所以我们调整的利润分解并没有进行二次沟通。”慕城写完利润分配数据后,转身对投资小组说道。

  “在行业理解方面,慕总当然是专家。我们仅对数据结果进行分析,然后将目标差异传达给贵公司的项目组,以起到提醒与数据核对的作用。”投资小组的带头人专业的说道:“所以,我们出的月度投资收益分析表与贵公司每个月提供的财务报表肯定是会有差异的,但并不代表我们是在施加压力,慕总请理解。”

  “很好,这对于我们来说,倒是又多了个数据检校与利润差异按月调整分配的参考。”慕城温润的点了点头。

  大家在对余下的数据和两边的财务报表提供时间、提供后的沟通会做了商定后,慕城与慕稀便起身告辞了。

  …………

  在会议室一直没说话的慕稀,在等电梯的时候对慕城说道:“大哥,有没有考虑男士内衣的开发?”

  看见夏晚和慕城都一脸兴趣的看着她,她轻扯了下嘴角,认真的说道:“我看C&A的上柜商场是国内最顶级的商场,消费群体定位也是高收入人群,而这部分人对内衣的要求,比外衣要高得多。”

  “而自前两年开始,日本、法国高端男士内衣哺一推出,便艳惊四座,取得了让女性内衣难望其项的好成绩。”

  “国内这股风潮刮进来是迟早的事,我们慕氏在设计上在业内向来起着风向标的作用,不如在这个新的高端品牌上做一个大胆的尝试。”慕稀说完后,认真的看着慕城——她知道,这个叫夏晚的男人,脑袋里估计想着的都是那些勾勾款款的数据和代码,对于设计与趋势方面,定然是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的。

  “做这个尝试未尝不可,不过既然是尝试,就只能在品牌打造上起到作用,对于销售和利润的贡献,目前还不能做预期。”慕城点了点头,转头对夏晚说道:“目前能做男士内衣设计的,公司也只有安言可以,现招人的话,就算合适,产品也只能放到第二季。”

  “恩,安言今天倒是和我提了这个话题,我以为她只是顺口提提,原来也是有想法的。”夏晚点了点头,看见电梯来了,便按住下行键,和他们一起进去后接着说道:“她现在的情况,不如找些事让她忙着,省得她胡思乱想,我看她的左手绘图,并不比右手差。”

  慕城微皱起眉头,有些意外的说道:“她和你说这些?”

  “开玩笑的时候随意的聊了一下。”夏晚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恩。”慕城听了便没再说什么。

  在夏晚送他们门前的停车场后,慕城去开车、慕稀便与夏晚在一起等他。

  “你喜欢安言。”慕稀看着慕城离开,转身对夏晚突然说道——语句里是笃定的肯定,而非疑问。

  “慕城比你聪明。”夏晚轻扯嘴角淡淡的笑了——言外之意,不过是慕城早就知道的事情,你现在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呢?

  “她结婚了,你的态度应该有所收敛。”慕稀不客气的警告着他。

  “三十几年来相处的习惯,改不了。”夏晚轻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在看到她微蹙眉头就要发恼的时候,又接着说道:“你知道慕城为什么愿意与我合作?”

  “为什么?”慕稀不自觉的被他的思路牵着走。

  “因为他懂我对安言的爱到了什么程度、他知道我会对安言做什么、不会对安言做什么!他对我很笃定、对她很有信心。”夏晚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开着车朝这边过来的慕城,有些落寞的说道:“因为他是慕城,所以我放心把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交给他。”

  “你?”慕稀对他隐晦的表白和落寞的神情感到动容——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能够让他做到成全、做到守护、做到无怨无悔?

  “你真的一点儿也不嫉妒?你真的没在心里想过,让他们不幸福、然后你可以乘虚而入?”慕稀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他。

  “不是每一种爱,都一定要相守!你这样的小丫头根本就不会懂。”夏晚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大楼里走去。

  “我怎么不懂,我也懂的。”看着夏晚因为挺直而显得孤单的背影,慕稀呐呐的自语着。

  “慕稀,上车。”慕城从车里探出头来。

  “来了。”慕稀转过身,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边系安全带边低声问道:“大哥,我以前是不是很不懂事?”

  “怎么想到说这个?夏晚对你说什么了?”慕城知道夏晚一向绅士风度,刚才撇下慕稀独自站在那里,实在不像他所为——唯一的解释,便是慕稀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话,而那个男人除了在安言面前温顺一些外,对于其它女人,向来不假辞色。

  “没有,就是觉得他是个很不一样的人。”慕稀转头看着窗外,过去与慕城的一幕一幕慢慢的闪过脑海,而夏晚的话,却比那些跳跃的景象更清晰的回响在耳旁——不是每一种爱,都一定要相守!

  有一种爱叫放手、有一种爱叫守护、有一种爱叫只要他幸福!

  微眯的眼睛、嘴角清浅的笑意,让此刻的慕稀,看起来有一股成**子的深遂。

  …………

  医院里。

  安言在接到夏晚的电话后,一颗吊着的心才又放了下来。

  在医院不是吃东西就是睡觉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现在倒真是有些睡不着了,成绯下午过来说的那些话,她在心里想了又想,直觉得现在的苏荷,确实是些不对劲的。

  当下掀开被子下了床,披上外套推开门后,站在病房外的小院子里边走边思索着。

  “安言,还好吗?”这是苏荷的声音。

  安言抬起头,看见苏荷也是一脸憔悴却仍然妩媚风情的样子,正披着外套朝这边慢走过来。

  “你说呢?”安言抬眸看向她,脸上一片讥讽的说道:“或者,这正是你想要的结果?”

  苏荷脸色微微一变,瞬间便恢复了正常,低头轻咬着下唇,半晌,才低低的说道:“我还没你想的那么恶毒。”

  “我再嫉妒你,也不过是想从商业上逼得慕城来与我合作而已。更何况,那种天气,就算我有什么想法,还真没那个本事办到。”苏荷再抬起头时,眸子里已是一片坦然。

  “听说肇事司机是你好友的前夫?听说他是为了送现任的情人到医院,所以慌张中造成了车祸,你是不好意思找朋友的麻烦?还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已经与我站在对立面的慕城出手来对付我?”

  苏荷似是有些倒打一耙的恶趣味,看着安言同样一脸的讥诮:“很不幸,虽然我和慕城分手了,但我们有三年的感情,我们的第一次都给了彼此,我们就算是仇人,对彼此也有深入骨髓的了解。”

  “所以,他懂我,他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也所以,我倒开心你去他那里多说说我的坏话,未偿对我没有好处。”苏荷微眯的眼睛,透露出精明的算计。

  安言轻拉着外衣的衣襟,微仰着头,借着傍晚的微光看着眼前这个自信又自傲的女子——明明是明艳不可方物的一张脸,在这时候看起来,却有狰狞的难看。

  “原来是这样。”安言默默的看着她半晌,突然微微一笑:“你还挺自信的,希望你能一直这样自信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荷脸色一沉。

  “我的意思是……”安言脸上的笑容突然敛了起来,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看着苏荷说道:“苏荷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以后再不能生孩子了吗?你以为这样,慕城就会回到你身边吗?”

  “你在胡说些什么!”苏荷脸色一变,声音不由得尖锐了起来。

  “帮我喊护士,你对我做的这些我不告诉慕城,快,帮我叫护士,我求你了……”安言的声音一片痛苦。

  “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苏荷怒斥着她,大步走过来就要去抓她手里的电话。

  安言突然站起来,朝着她晃了晃手中的电话,笑着说道:“若慕城听了这段现场录音,你还那么笃定他对你的相信,我把他还给你。”

  “你?”苏荷脸色一沉,拉着衣襟的手微微发起抖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演这出戏很好玩吗?”

  “我告诉你,无论慕城对我怎么样,我始终是他女儿的妈咪!”苏荷怒声吼了出来。

  “苏荷,你在这里干什么?说话怎么这么大声?”听着声音而来的靳子扬快步走了过来,看着脸色还没有恢复的安言,眸子微微沉了沉:“你刚小产过,别在风里站着。”

  安言淡淡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你对她做什么了?她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差?”靳子扬用力的捏着苏荷的手腕,低声质问着。

  苏荷只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后,快步往女儿的病房走去。

  靳子扬在看了看安言病房的方向后,也自回头回到了的房间。

  …………

  “绯绯,我刚才试了一下,感觉她很笃定,或许是我们把她想得太坏了。”安言回到房间后,便给成绯打过去电话。

  “说谎的高手,总是善于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若我在,定能看出她眸子里有没有慌张和害怕来。”电话那边,成绯的声音依然严肃而认真:“且不管这次是不是有意,总之对她要注意点儿,不是个善于之辈。”

  “在方然之前接过的案子里,这种为爱发疯不择手段的女人多了去。”成绯再三叮嘱着。

  “恩,我知道了,你和安齐到家没有?告诉安齐,若是没把你照顾好,我可是要找他算帐的。”安言在电话里轻笑着说道。

  “你不说他都知道,只要他对我稍有不好,我立马把你的名字报出来,还真管用!”提到这事,成绯在电话里也乐了起来。

  挂了成绯的电话后,安言脱下鞋子重新躺回床上,将手机举到眼前,看着根本就没有开过机的电话,想起苏荷刚才脸色大变的样子,不禁淡淡的笑了——苏荷,我们都同样的骄傲,如果在聪明和计谋上我不输给你,那么,你能赢我的就是狠心了!

  到了现在,这个男人,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给你了!

  …………

  第二天十点,慕城办公室。

  “我准备放出正在审核纪氏贷款资质的信息,提示其它银行对纪氏贷款的谨慎。”夏晚将新闻通稿推到慕城的面前。

  慕城快速的看过之后,朝夏晚点了点头:“傅斯安也以金融专家的身份,撰写了关于纪氏投资失误及现金流的分析,放在你的通稿前面发好了。”

  “如果这两个消息放出来的话,纪氏的股票铁定提要下跌的了,这时候去他们的股市玩儿一下,是不是也很好玩儿?”安齐从慕城手里扯过两份文件,快速的扫了一眼后,脸上露出阳光又无害的笑容。

  “正有此意。”慕城看着安齐,脸上一片冷洌。

  “安绚的加入,这次股市上可以玩儿大些,逼着他来找我就成了!”夏晚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真是奸商!”安齐大叫起来。

  “我的投资团队对日化没兴趣,带着他将企业押给我后,我低价拍给你们,你们再加点儿价卖出去,我们各赚一笔,岂不皆大欢喜!”夏晚不以为然的说道。

  “纪家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慕城的手指轻叩着桌面,想了想说到:“至于方然……”

  话还没说完,安齐便截了过去:“方然的事,交给成绯吧。”

  慕城和夏晚一起抬眼看向他。

  “从方然住院那天开始,成绯已经在准备了。既然他是专业人士,自然是用更专业的办法来对他。”安齐也没具体说成绯要怎么做。

  只不过,有了安言与成绯、成绯与方然、这两层关系在,夏晚和慕城倒也愿意给成绯这个机会和时间——当然,若方然的结果达不到他们的预期,他们自然还是会出手的。

  所以夏晚和慕城很有默契的不再提方然的事情,在确定了对纪氏的计划后,三人便分开各自行动去了。

  …………

  两天后,各大专业金融报纸,都转载了华尔街回来的金融专家对中国日化品的资金使用情况分析的文章,而文章中更是指名道姓的拿纪氏日化集团为例进行深度分析,一时间,对纪氏资金状况的各种猜测接踵而来。

  第二天,亚安银行的一则关于重新审查纪氏贷款资质的声名,更是让纪氏的情况雪上加霜,各方质疑声纷杳而至,原本资信还算不错的几家贷款银行,也都谨慎的派出贷款专员过来清理帐务,纪氏的股票,在这种情况下更是一跌在跌。

  在纪氏来不及护盘的时候,突然几股散户资金杀了进来,将流通股的50%都收了进去——股价是拉上去了,可这几个新户若是同一个人,自行买卖的话,原本分散的董事局就要易主了!

  纪晓柔听哥哥分析了现在的局势和可能出手的人后,想都没想便冲进了安言的病房:“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你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也一样的没了,你男人还要动手整跨纪氏!”

  “我告诉你,烂船还有三分丁,纪氏没那么容易跨的,你们慕氏现在靠着银行贷款活,还不好好的修身养息,小心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是哪只疯狗呢?没事跑这儿来叫唤!”正在陪安言说话的成绯见了纪晓柔收起温柔的伪装,一副泼辣跋扈的样子,不禁冷声回骂道——以培训师为职业的她,骂起人来,比起纪晓柔这样的大小姐,自然是顺溜得多了。

  “你!你别得意,就算我没孩子了,方然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你想整跨纪氏、让我一无所有、逼方然回到你身边,你是做梦!”纪晓柔似乎这时候才看到房间里还有个挺着四个多月大肚子的成绯,而这肚子,让她想起那天在雪地里,方然就是为了追她而不管自己,自己心慌着追出去才流产的!

  此时再见成绯,真是有仇人相见份外眼红的痛感——她双眼腥红的看着成绯,双手握紧着拳头朝成绯走过去。

  “绯绯,过来!”安言猛的按下护士铃后,霍的一下从躺椅上站起来将成绯护在身后。

  纪晓柔快速的伸手去扯成绯,在手还没抓到成绯的衣袖时,便被安言用力推了开来,看着她怒声吼道:“你想干什么!”

  “她让我没孩子,我也要让她没孩子!”纪晓柔这下子似疯了似的,纵身向站在安言身后的成绯扑过去。

  “慕太太,什么事?”听见护士铃的护士赶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三个女人扭打在一起的场面。

  “这个女人发疯了,快帮我把她拉出去!”被扯乱头发的安言紧紧护着成绯,对护士说到。

  “你们别拉我,我打死她!”被护士拉开又冲上去的纪晓柔,一脸的狰狞。

  “方然,快过来把你的女人拉走!”安言突然喊道。

  纪晓柔一惊,忙回头往外看去,安言和那护士趁机将她用力的推出了门外,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她真是疯了!”在推搡中,衣服被扯乱的成绯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若在平时、打骂她都不会输给了纪晓柔;可在纪晓柔和安言双双掉了孩子后,她对自己的孩子未免就特别的紧张起来。

  “真是个疯子,你以后出去可真得防备着点儿!”安言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成绯的上上下下,看着她没事她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没想到平时柔柔弱弱,发起疯来如疯婆子一般。”成绯摇了摇头,摸了摸安言的肚子,皱眉问道:“有没有碰到你伤口?”

  “没有。”安言拉下她的手,重新在躺椅上坐下来,看着成绯说道:“这两天没看新闻,看来发生不少事。”

  “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慕城和夏晚能够轻易的放过他们?”成绯微眯着双眼,眸子里闪烁着让安言陌生的凉意。

  “绯绯,方然的事情点到为止,仇恨和报复并不能让咱们更快乐些。”安言看着她皱了皱眉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希望成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的人是需要对付,但不要因为报复而让自己活在仇恨里。

  “我知道,等这件事完了,我仍然还是过去那成绯,你放心好了。”成绯拉过安言坐到餐桌旁,笑着说道:“咱们来看看新闻,看看你老公和夏晚都出了些什么招。”

  “他们的做法我们大半都看不懂的。”安言看着成绯打开电脑,打趣着说道。

  “我有时候真是感到奇怪,你和夏晚明明是一起长大的,怎么愣是对金融一窍不通呢。”成绯摇头笑着,打开的电脑网页里,纪家的新闻占据了整整一屏。

  “看样子好像很严重。”成绯边移动着鼠标边说道。

  “如果只是别人随便出手就能将一个企业置于死地,说明这个企业本身就是千疮百孔。”安言淡淡的说道。

  “能培养出纪晓柔这种女儿来的人,能做好什么企业!”成绯鄙视的哧声鄙夷着,关了新闻网页后,又将心理学国家网站打开。

  “方然?”网页一打开,跳出来的便是方然的照片和生平介绍。

  “恩,我已经将他利用职业便利,与女病人发生关系,事后又不负责任,导致女病人流产的举报信发给了国家心理咨询管理中心和世界心理医学协会。”成绯淡淡的说道。

  “他知道吗?”安言抬眸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知道了。”成绯移动着鼠标,打开美国心理学协会的网站,笑着说道:“他的导师最近有个学术讲座,本来还邀请了他过去的,邀请函发在他的邮箱里。”

  “如果他去了,会很有意思!”成绯看着电脑屏幕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你最近还是搬过去和我住吧,我怕纪晓柔这个疯子和方然在知道事情后会去找你。”安言不放心的说道。

  “我自己会小心的,我每天出门都会检查车况,下班了安齐也会去接我,真有不妥,不用你说,我就会搬过去了。”成绯拍了拍安言的手,示意她可以放心。

  “恩,你自己要小心。”安言点了点头,在看见慕城、夏晚和安齐过来后,两人便关掉了电脑。

  …………

  半个月后,安言的各项身体指标均显示良好:

  “恭喜慕太太,恢复得非常好,随时都可以出院了。”医生拿着各项检测指标,边看着边对安言说道。

  “谢谢医生。”慕城接过安言的检查报告,礼貌道了谢,在医生走后,给了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婆,咱们回家!”

  “恩,回家。”安言伸手环住慕城的腰——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几乎也瘦了一整圈。

  “回去让叶商再做个全面检查,这样我才放心。”慕城捏了捏她几乎没有肉的腰,一想到她有一天会知道子宫的问题,心里不禁沉甸甸的。

  安言将头靠在慕城的胸前,只觉得一阵妥帖的安心——不论出多少事,还有他在身边,真好。

  …………

  “城少,公司的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一个约摸50来岁的男人,推门进来,看着慕城恳切的说道:“车祸的事,我们也不想。我们家小柔的孩子也没了,现在、现在整个人又疯了。”

  原来是纪晓柔的父亲,纪氏的老董事长纪亮。

  他看见慕城冷然的表情,不放弃的说道:“如果要说,车祸这件事我们也是受害者,车是那个叫方然的开的,你们要找,也应该去找他呀!”

  “那你女儿去做人家小三,怀着孩子去找人家太太,逼着人家离婚,这也是别人的错?”

  “人家大过年的想回家和太太团聚,你女儿跑过去胡搅蛮缠,这也是别人的错?”

  “你女儿自己不要脸,跑去找男人弄掉了孩子就算了,凭什么要搭上我的孩子!”

  说到这里,安言的声音一下子冷厉了起来,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握成了拳。

  “安言,别理他。”慕城紧皱着眉头轻拍着安言,搂着她转过身来看着纪亮冷声说道:“你有时间回去好好儿想想怎么挽救公司吧,你在这里求我,只会让我出手更狠!”

  “城少……”纪亮不死心的求着,在看见慕城那张阎王似的脸时,又转而看向他怀里的安言,试探着喊道:“慕太太……”

  “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个字,我马上安排对纪氏的收购!”慕城冷声道。

  “慕太太,小柔是不好,我回去会……”

  纪亮还没说完,慕城拿起电话给夏晚打了过去:“我们之前的计划不变,明天开盘准备好资金!”

  说完便气势十足的挂了电话,看着纪亮说道:“你如果再不走,收购的价格,就没得谈了!”

  “你?”纪亮脸上满是震惊——这个年轻人,真是太狂妄了,一个电话,居然就要吃下他们十几亿的公司!

  只是,慕氏现在最大的投资商是亚安银行,如果亚安也参与到这场收购里来,纪氏真是没有活路了!

  纪亮恨恨的转身快速往外走去,他必须说服股东将手中的股票转出来,不能让散户做成了庄!

  …………

  “好了,咱们回家了,别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慕城轻抚着安言有些僵直的背,轻声安慰着她。

  “怎么会有这种人,连求人的时候还不知道认错!”安言气愤的说道。

  她原本还觉得将人家苦苦经营的企业整跨是不是太过了些,想劝劝慕城点到为止,可在看到纪晓柔和纪亮的嘴脸后,这才发现——这世上有些人,从来都会将自己得到的东西视作理所当然,从不理会他们的自私给别人带去多大的痛苦!

  “对付这种人,出手就要狠。”慕城拥着她半晌,直到她在怀里的身体柔软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87 对有些人,就是要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