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3 检查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荷,你冷静点儿。”靳子扬用力扯下苏荷的手,看着安言轻声说道:“怎么样了?”

  “你拉着我干什么?那是我女儿又不是她的,她凭什么不让我见!她安的什么心思?你喜欢孩子自己生去,你藏着我女儿干什么!”苏荷用力的推开靳子,崩溃似的叫喊了起来,现在的她,再看不出一点往日的风度。

  ‘啪’的一声,安言再无客气的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看着她冷冷的说道:“你女儿得了病不是我的原因,我因为你那一撞永远不能再生孩子却是你的原因;要说闹,我比你更有资格!”

  说完看着已到十三层的电梯,转身率性而去——只是有些仓皇的脚步,让人轻易的看出她的情绪已处于极度的不稳定之中。

  “苏荷,够了,别闹了!”靳子扬将苏荷扯出电梯,闭了闭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后,低声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问问安言什么情况。”

  说完沉沉的看了苏荷一眼,快步的往安言办公室走去。

  “靳先生,请留步,安总监现在不见客。”丁若蓝伸手拦在他的面前。

  “我是安言的朋友,有事找她。”靳子扬礼貌的说道。

  “对不起,安总监没有特别交待过。”丁若蓝站在那儿,神情和语气都是一片清冷,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倒让靳子扬一时间没了办法。

  回头再看苏荷时,她已按开了电梯,看来是直接往18楼去了——她这个脾气、她对的重视、他这时候也是拦她不住。

  …………

  “慕城,你和说说就抱她出来吧。”安言回到办公室后,便给慕城打了内线电话上去。

  按掉电话后,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蜷缩在椅子里,只觉得前段时间所有的努力,因着苏荷的这句话,而全部白废——你喜欢孩子自己生去!

  呵,真够讽刺的!

  …………

  “妈咪……”看着苏荷声音怯怯的。

  “乖,是妈咪不对,妈咪不该和你发脾气,现在和妈咪回家吧!”苏荷从慕城的怀里接过了女儿,低低的说了声‘谢谢’后,便转身往外走去。

  “检查确定在什么时候?约的是哪位医生?”慕城也没想到,一向优雅骄傲的苏荷,会狼狈成这个样子,看来为了女儿的病,她几乎已经是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只是,她脸上的指印是怎么回事?是安言还是靳子扬?

  想到这里,慕城的眸子暗暗沉了下去,拿出电话给安言拨了过去:“在办公室吗?我马上下来。”

  得到安言确定的答复后,慕城对靳子扬淡淡的说道:“确定了检查时间通知我一声,到时候我和安言会一起过去。”

  “预约了下周五,临去前我给你电话。今天的事谢谢你了。”靳子扬点了点头,转身追上苏荷,将接到自己怀里后,拉着她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谢谢你帮我照顾好,孩子有什么事请随时联络我。”慕城诚恳的道着谢——在孩子面对死亡阴影的时候,他与靳子扬之间的个人恩怨早被抛到脑后。

  “应该的,保持联络。”靳子扬朝着慕城点了点头,拉着苏荷快步走进了电梯。

  慕城则快速的从步行梯,向13楼一路小跑而去。

  “怎么走步行梯下来了,不敢和人家同乘一辆电梯?”慕城刚从楼梯口转进来,便看见安言一脸平静的拉开了办公室的门,眼底淡然的轻讽告诉他——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刚才怎么回事?我看到苏荷脸上有你的手掌印?”慕城没有理会她的坏语气,在看到丁若蓝机灵的离开座位后,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看着她平静却显得低沉的眸子时,语气里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

  “我刚才和讲的那个故事是真的,我从小就很暴力。为此夏晚总是在后面帮我收拾烂摊子。”安言仰头看着他,轻挑的双眉间,隐带着些挑衅的味道。

  “你的坏脾气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慕城只做不知她的小心思,搂着她的手用力的紧了紧,微笑着说道:“以后的烂摊子就由我来收拾。”

  见他对于苏荷为什么会挨了自己一巴掌并不在意,准备好的脾气也没处可发,安言只得悻悻的低下了头,低声说道:“回家吧,找了一下午都累了。”

  “恩。”慕城了然的笑了笑,暂时压下对女儿的担心,揽着她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

  两人吃了晚饭后,慕城在书房里加班,而安言则抱着电脑盘膝坐在沙发上查相关血液病的一些资料。

  而慕城拿着文件,却根本看不进去——老天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在安言确认不能再生孩子的时候、在他完全准备好放弃的一切权利和联络的时候,却被发现孩子可能会患上绝症。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的为难我?

  慕城放下手中的文件,将头深深的埋到大掌中,为命运的无常而深感无奈和无力。

  良久之后,慕城抬起头来看向门外,安言目光紧盯着电脑的样子认真而专注。

  “安言,对不起,让你面对一件又一件的棘手而耗废心神的事情。”慕城走过去坐在安言的身边,伸臂将她拥在怀里后,将下巴重重的搁在她的肩膀上,语气里一片歉意,同时又满是疲惫。

  “傻话,你是我老公,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安言转过头凑唇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笑着说道——在慕城的理解和包容里,她被苏荷激起来的一点小脾气早就没了。

  “那我就放心的依靠你了。”慕城双手收拢于她的腰间,心头的沉重因着她的支持,而显得轻松了许多。

  “慕城,你看这些资料,因为近些年,儿童患上血液病的比例大幅上升,所以医疗界对这种病的研究也多了起来,治疗的方案也有很多。”安言将电脑举起到他方便看到的高度,让他看刚刚查到的资料。

  慕城伸出双手托住她的手,让她省点儿力,眼睛盯着屏幕仔细的看起来,到最后将电脑抱到自己的腿上,拉着安言靠在自己的怀里后,将觉得有用的信息全部截屏下来,存到一个新建的文档后,发给了王浅。

  “现在预约的医生已经是本市最权威的医生,结果出来后,我陪你一起分析治疗方案。”王浅很快回了邮件过来。

  “好的。”慕城简单的回了两个字过去后,便合上了电脑,对安言说道:“洗澡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恩,那我先去了,你做完事也早点儿休息吧。”安言知道刚才自己查资料的时候,慕城的工作基本是没有效率的,所以接着加班是必然的。

  “恩,我很快就好。”慕城将电脑放到沙发上,扶着安言坐起来后,便起身往书房走去。

  安言从沙发上抱回电脑,重新打开又将那些个治疗方案看了一遍,每种可能,对她的身份都是一种无言的挑战——为了不增加慕城的心里压力,她尽量表现出平静、理解、关心的样子,可心里对未来的不确定,却越来越重。

  “安言,放心吧,这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的!除非你们两个就该造到老天的惩罚,才会有这种最坏的结果!”安言闭了闭眼睛,给自己打了打气后,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伸直了腿准备站起来——

  “啊——”一声惨叫从客厅传来,慕城忙探出头去——安言和电脑一起,正惨兮兮的摔倒在地上。

  “怎么这么不小心?”慕城忙跑过去将她抱起来,皱眉问道。

  “脚麻了!”安言痛苦的指着自己的双脚——只觉得像有一千只蚂蚁在咬一样的难受。

  “以后别盘着腿坐,对血液循环也不好。”慕城摇了摇头,扶着她靠着沙发坐好后,握住她的脚边揉边按着。

  “你去忙吧,我自己来。”安言看他一脸疲惫的样子,有些不忍再浪费他的时间。

  “你自己可狠不下心来用力按。”慕城说着,大拇指在脚板心用力的顶了两下,疼得安言直叫!

  “喂,你轻点儿麻。”安言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脚,却被慕城用力的捏住。

  “忍着点儿,一会儿就好。”慕城轻轻笑了笑,极有技巧的帮她按了几下后,又在她的小腿肚上**了一会儿。

  “好了,站起来试试看。”慕城放下她的脚,扶着她站起来。

  “可以了,你去吧。”安言点了点头,弯腰将摔在地上的电脑抱起来放回到沙发上,然后推着他回到书房后,才转身回到了卧室,拿了衣服准备洗澡。

  “慕城,只要不是最坏的可能,任何情况,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但是,请一定一定,不要伤害我的骄傲。”安言对着浴室里的镜子,缓缓脱掉自己的衣服——镜子里的她,身材依然是曲线玲珑的凸凹有致,紧致而充满弹性。

  安言将手轻轻的抚向小腹上那道浅灰色的细线,流转的眸光里,偶尔闪过暗淡之后,随之而起的,仍是她倔强的骄傲。

  …………

  慕城看完带回来的文件后,又将安言查的资料从头到尾仔细的看了一遍,心里始终无法将白血病这样的字眼与洋娃娃一样的女儿联系在一起:“,对不起。这一次,无论如何,爹地都会陪在你身边。”

  闭上眼睛,眼底浮现那天使般的笑容,耳边是她柔软**糯的童音,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如果年少轻狂时犯下的错,那么请让他来承担,而不要让孩子受这样的罪吧!

  从来不信老天的慕城,在这种时候,也不得不企求老天对女儿的眷顾。

  独自一个人站在阳光花房里抽了一会儿烟后,才回到卧室,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安言,满心的疲惫中,又暖暖的安定了下来——她说:‘你是我老公,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她说,任何时候,她都会站在他的身边,陪他一起走过!

  安言,任何时候,我们一起走过!

  …………

  周一,慕城和市场部、设计部团队去S市的日子,安言、慕城、Rose先行飞去S市,与梵莎的总经理、买手总监、楼面经理做发布SHOW的前期效果及C&A品牌联合发布的专访沟通。

  现场小型的品牌发布,让梵莎高层非常满意,将发布文件现场发回给了香港总部。

  “这个设计和男款的加入,比预想的更有国际化意识,就算放在国际卖场,与那些国际大牌相比,依然毫不逊色。”

  “我看过关于C&A在梵莎的合作发展报告,前期因为柜位的问题,从品牌的推出、到产品的设计,实际上还是有些仓促,从商业角度,我理解你们的节奏,但作为一个品牌的打造上来说,应该要有更多一些的准备才好。”梵莎的中国区总经理将PPT返回到第一页,边慢慢的翻看边说道。

  这位叫辛狄的总经理,是一个年约四十五岁的新加坡籍男子,身上既有长期身居高位的凌然气势、又有身为东方男子的优雅与风度——看得出来,他身边这位气质利落、年龄不到四十的买手总监,对他有着特殊的好感:挑剔的眉眼在落到这位总经理脸上时,总能瞬时变得一片柔软。

  慕城转眸看了一眼,眸光里带着些不悦的疑惑——他是来谈合作的,如果这中间还夹杂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对于这次合作的兴趣,他在心里便打了个小小的折扣。

  “慕总与我沟通的时间不长,但我了解的到信息是,他们之前便有着充分的准备,否则也不可能迅速的打动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在向这位傲气十足的总经理介绍项目时,也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辛总不会认为,我这个人选择合作品牌很随意吧!”

  “你选择品牌的能力当然是一流的,谁敢怀疑你?”辛狄看着哈哈大笑起来。

  从的信息里,慕城知道无论这两个人关系如何,这个总经理的个性仍是工作至上的,所以他便也放下心来,全力介绍品牌的情况,以求打消他心里对品牌慎重与投入的顾虑。

  “我与沟通的时间确实不长,但从这个品牌的准备上,实际上已经历时半年之久。”慕城将与亚安合作的早期意向书、后期基于品牌定位讨论的备忘录,在去掉一些关键数据后递给了辛狄,对着她和她的同事继续说道:

  “实际上非常清楚,慕氏现在的市场上的困境,可以用前有狼、后有虎来形容!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余力来推新品牌,但我们仍然这样做了,这与亚安银行的资金支持固然分不开,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品牌细分化市场这个尝试不仅有兴趣、更有信心。”

  辛狄认真的翻看着慕氏与亚安的合作文件,神情中原有的谨慎与苛责渐渐的放了下去,抬头看着慕城微笑着说道:“有了亚安的参与,这个品牌就真是不差钱了!”

  “银行业比我们做商业的更看重投资回报比!他们精确的投资回报分析,也让我对这个新项目增加不少信心。”慕城的话里,貌似谦逊却表现着十足的自信,让对方身处甲方和主场的优势时,仍不敢小觑这个虽有实力却刚刚起步的新品牌;而‘亚安’银行的投资,自然也给这个项目加分不少!

  “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再有太多的考察了,就像餐饮业贴着麦当劳开店一样,我们也省去中间的考察和计算环节,直接靠上银行这查会算帐的大树,在卖场全力来推这个品牌!”辛狄将文件递还给慕城,一声爽朗的笑声后,利落的将两家企业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敲定了下来!

  战略合作,将意味着梵莎的一级柜位,优先C&A来挑选;意味着梵莎会将这个品牌当作自己的品牌去推广;意味着C&A产品的主打款,只能在梵莎上货一个月后,其它卖场才能上柜;当然,还意味着折扣、上利方面的各种实惠、走向国际卖场更通便的捷径!

  “慕总可以安排商务部准备文件了,到时候希望再见到慕总。”聪明的接下了辛狄的话,将他口头的允诺转到实际的商业谈判环节。

  “那是当然,慕氏对这个项目非常的重视!所有的合作一直是我亲自跟进,这个项目的首席设计也是我太太。”看着阳光般开朗而真诚的笑脸,慕城的心里隐隐有些激动——若说慕氏与亚安的合作,有安言和夏晚这层关系推动的话;与梵莎的战略合作,则是这个历史悠久的国际百货公司,对慕氏设计能力与品牌运作能力的认可。

  无论是从企业经营、还是从设计才华上,都是对他和这个项目最大的认可

  慕城转过眸光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安言一眼,淡然的优雅中,也透出一丝喜悦来。

  “慕总和太太的夫唱妇随,真是让人羡慕。让我们对这次的合作和明天的现场秀更有信心了。”辛狄也顺着慕城的目光,看了一眼干练中带着妩媚的安言一眼,不禁也被她身上那股子不同于一般职业女性的温婉感觉所吸引。

  傲气却不张扬、干练却不见棱角、自信中带着沉稳、妩媚中带着利落——好一个有味道的东方女子。

  辛狄的目光在安言身上停留的时间,从客户的角度来说,不免太长了些——慕城的眸光不禁沉了下来,轻咳了一声后,脸色有些冷的说道:“谢谢辛总对慕氏的认可,我们还要去准备明天的现场秀,就不多打扰了。”

  辛狄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过的侵略,当下微微一笑,从容的从安言的身上收回目光,沉着而儒雅的说道:“期望我们合作愉快!也期望C&A在梵莎的运作下,早日走向国际舞台。”

  “你说呢,?”辛狄意味深长的看了楼面经理一眼。

  “那是当然。”脸上的微笑,已经有些勉强,却仍维持着最完美的礼仪将慕城、安言和Rose送了出去。

  …………

  “慕总、安言,我先去卖场,看看现场布展的进度。”出门后,Rose与慕城打了招呼,便去了卖场。

  Rose走远后,慕城沉着脸对安言说道:“注意别单独和他接触,所有的谈判由我和去敲定。”

  “恩,都要在场面上合作的,不至于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你放心。”安言拍了拍他的手背,抬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下次不带你出来了,这么不让人放心!”慕城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叹了口气说道。

  “你和那个才见过一次面,他就那么帮你,我才要吃醋呢!”安言打趣着说道。

  “没边儿的事。”慕城轻笑着摇了摇头:“这次合作还得感谢,她是个很职业的人。”

  “知道了,和你开玩笑的!”安言仰起头,看着他时,一脸的轻松与大气。

  “调皮!”慕城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揽在她腰间的手,自然的紧了一下,搂着她更加亲密的贴向自己。

  …………

  送慕城一行到门口的辛狄与的目光,追随着两人亲密而默契的背影,久久才收回来。

  “慕先生和她太太感情很好?”辛狄玩味的看着>

  “我感觉到,Bobo好象有些不开心呢。”看了一眼坐在小会议厅的买手总监,意有所指的说道。

  “哈哈哈,,你还是那么善解人意!”辛狄看着精明的样子,不由得大笑起来。

  而了解辛狄的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她知道,他笑完后,定有下文!

  果然,辛狄收住笑声后,看着认真的说道:“美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欣赏不是吗?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仅止于欣赏而已!方便单独约她出来喝杯咖啡?”

  “不方便!”出于对慕城的尊重,一口回绝了辛狄希望自己拉皮条的要求,沉下脸冷声说道:“这个项目我很看好,希望不要因为你们的出现而搞砸掉。香港方面,明天会有回复给我,下一季可能会同步在香港、日本、韩国推出。”

  说完后,擦身从他身边走过,回到会议室拿了资料和自己的包,与Bobo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会议室。

  “又讨没趣了吧?”离开,对辛狄摇头笑道:“这个香港女人,仗着自己是总部调过来的,对你这个上级,可不怎么放在心上啊!”

  “我喜欢有个性的女人!”辛狄轻瞥了这个一直以花痴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一眼,伸手拿了桌上的资料后,转身离开了会议室,留给那女人一个潇洒而没有余地的背影。

  …………

  回到洒一店,换下一身职业正装,两人穿了同款的黑底粉边的开扣休闲毛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一起去现场看布展效果。

  在现场,安言与Rose一起,爬上爬下的对挂样进行梳理、对灯光进行调整;和广告公司的工人一起蹲在地上讨论特效的布置、甚至趴在地上看地灯的角度!

  “Rose,我建议幕布换成光感的绸缎面料,和地上的花瓣形成呼应的效果。在风吹动的时候,光感的褶皱最能体现奢华与高贵感。”安言打着赤脚站在舞台中间,感受着整体效果。

  “我也觉得这幕布太厚重了些,只是现在换来不来得及?”Rose的后一句话,是对广告公司的负责人说的。

  “现在去买,来得及的。”这个广告公司是慕氏常年合作的公司,所以大家都很敬业。

  “好,粉色锦缎面料,三分之一褶皱的尺寸,中间短两边长的对开造型,下边裁成花瓣形!”Rose快速的说着,边拿出随身的稿纸,将自己需要的效果递给了广告公司的负责人。

  那负责人一边做着擦汗的动作,一边接过稿纸,叫了个小工,亲自跑出去了。

  看着慕城从后台转出来,Rose报歉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到。”

  “希望下次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多种方案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鞭策,自信是好事,变成自负就不好了。”慕城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在余光瞥见舞台上打着赤脚的安言时,不禁皱起了眉头:“言言,这才四月呢,打着赤脚干什么!”

  说着目光在地上扫了一圈,找到她的鞋子后,用手撑着舞台边缘跳了上去。

  “有两处不平,我刚让广告公司处理了。”安言见他蹲在自己的面前,便将脚伸到他的手心,让他帮自己将鞋穿上:“这是在外地走秀,若模特儿有什么不妥,影响会很大。”

  “我知道。”慕城点了点头,仔细的帮她将鞋穿好后,这才站起来,与她一起站在舞台中央看舞台的整体效果。

  台下的Rose,在看到这样的他们时,原有的不满、不服气,一下子全消了——这男人是如此小心的宠着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比任何女人都有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

  可她却认真的做着每一件与舞台效果相关的事情——当人与人之间没有身份的区别后,她却变得越发的光彩和迷人起来。

  五楼卖场的一处,盯着秀台看了许久的辛狄,当然也这样认为——认真工作的女人,最美。

  “走吧,换上背景布后再过来看效果。”慕城转身跳下舞台,将手伸给了安言。

  安言按着他的手用力往下跳去,在跳到一半时,却被他接在了怀里:“喂,大庭广众,像什么样子!”安言在他站稳后,从他怀里跳了下来。

  “你的脚太凉,再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会疼的。”慕城笑着牵起她的手,两人并肩往外走去——灯光影映的背影里,有一种唯美的气息,让人称羡。

  …………

  第二天,在慕氏与梵莎做了联合发布的记者专访后,又播放了一段亚安银行总裁关于与慕氏项目合作感言的VCR,将银行业与品牌合作的意义做了全新的诠释的同时,很官方的表示各项数据,都在计划之中。

  这为慕氏后期与梵莎进入实质性的谈判增加了砝码,也为谈判有可能陷入的僵局留了退路——C&A本身就是一个投资与运作分开的合作品牌,关于利润上的条件,已经不是慕氏能说了算的!

  “年轻人就是历害,居然大手笔的做这样的跨界合作。”辛狄看完VCR后,看着慕城若有所思的说道。

  “哪里,我们还需要向辛总多学习。”慕城虚应着,向辛狄点了点头后,将目光重新放回到舞台上——随着灯光渐熄、T型舞台从地下缓缓升起,背景里,一片华亮的粉色锦段,在余光中闪着神秘的光芒缓缓的从两旁向中间合拢,刚才还只是一个普通会场的现场,倾刻间成了一个奢华大气的秀场,惹来全场人员一阵如雷的掌声。

  慕城、安言和Rose相视一笑,满意的将目光投放到舞台中间。

  …………

  “我是慕城,什么事?”在走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慕城接到了靳子扬的电话。

  “因为教授周五要随医疗队下乡支援,所以的检查提前到周三,也就是明天上午9点30,你们能赶回来吗?”电话那边,是靳子扬沉稳而平和的声音。

  慕城回头看了一眼正全神关注走秀的安言,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原计划今天走秀结束后,晚上在酒店设宴招待梵莎的高层和S市重要的客户;第二天和安言去杭州,陪她在他们确定感情的西湖边走一走,正好周四返程,周五陪去做检查。

  现在时间一变,就全打乱了。

  他和安言之间?唉,他是准备给她一个惊喜的、他是真的好想好好儿陪陪她的!

  似乎感受到他注视的目光,安言回过头来,在视线相遇时,给了他一个暖暖的微笑。

  慕城轻轻点了点头,对电话那边的靳子扬说道:“我回来,安言走不开。”

  “好,明天早上直接在医院会合。”靳子扬在向他确认了时间、地点之后,便挂了电话。

  “美林,帮我订晚上最晚一班返回J市的航班。”慕城挂了电话后,便给没有一起过来的秘书打过去电话。

  “恩,一张,只是我的,订好后给我信息,晚上加加班,帮我在网上办理值机手续。”安慕城交待完后,又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到秀场中间。

  …………

  “谁的电话?”安言轻声问道。

  “靳子扬,明天上午做全面检查。”慕城低声说道。

  “那你?”安言下意识的拿起手上的行程表,想了想说道:“订今天晚一点的航班应该来得及。”

  “恩,已经安排美林订票了,晚上10点的,晚宴开始一会儿可能我就要离开,后面的事情我一会儿交待Rose撑着,你记住不要喝酒,合作的事情不要和他们谈。晚宴结束后给我电话。”慕城对安言点头说道。

  “我又不是刚出校门的小孩子,哪儿有这么多交待的。明天的事情结束后我就赶回去,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安言拍了拍他的手背,将目光转回到秀场中间。

  …………

  慕城在晚宴开始半小时后,就不得不走了。

  “和我一起回去吧。”慕城趁安言上卫生间的时间,拉着她说道。

  “恩?”安言疑惑的看着他。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慕城轻声说道。

  “Rose和整个团队都在呢,我之前在锦·国际的时候,有时候也需要陪老板应酬的,你知道,做设计的没到你这个程度,这些都是免不了的。我有经验。”安言朝他安慰的笑了笑:“快去吧,飞机可不等人。”

  “我知道你有经验,平时我也没有这么不放心,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感觉特别的不对劲。”慕城握着她的肩膀,定定的看着她,心里总是有些莫明的不安。

  “我和,于你来说,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两个人,当你因为一个搁下另一个的时候,你就会不安。”安言直直的看着他,眸光的笃定和从容,是对他全然的理解。

  “放心去吧,她现在比我更需要你。”安言惦脚给了他一个大力的拥抱后,转身回到了包间里。

  …………

  在餐桌上,大家算是吃得宾主尽欢,都是高素质的人,也没有北方特有的酒桌文化,所以10点晚宴结束以后,安言和Rose两人,基本上每人只喝了大约两三杯红酒的量。

  “祝贺安小姐,这次的秀和上柜展非常成功!”Bobo有风度的向安言伸出右手。

  “谢谢,希望我们未来的合作,更加成功。”安言伸出手,与、辛狄一一道谢。

  “刚刚我已经收到各卖场的数据,今天的上柜销量,超出历史新品上柜最好的数据。”辛狄将手机短信举到安言在前,笑容里一片爽朗而真诚。

  “我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先生,他一定是最高兴的一个!”安言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给慕城写信息——无论这个总经理还有什么后续,这时候也不方便打断她。

  而Rose显然得到了慕城耳提面命的叮嘱,这时候的表现,就像一个想抢风头的员工一样,端着两个酒杯大步走过来,将安言挤到了一边:“这是我加入慕氏后做的第一个全国性推广,能取得这样的业绩,真让人太高兴了,辛总可赏脸喝一杯?”

  “当然!”辛狄自然的将目光从安言的身上收回来,接过Rose手中的酒杯,与她干脆的碰杯而饮,没有一点推辞。

  安言写完信息,见Rose与辛狄聊得正欢,便转身去送其它客户出门,再回来时,梵莎的三位高层也正向Rose告辞。

  “谢谢辛总、谢谢Bobo、谢谢。”

  一一道别后,Rose总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安言,我看这个辛总是属于风流但不下流的那种,在生意场上这种男人太多了,慕总真是太紧张你了。”

  “他是太累了,所以脑袋不够用。”安言轻笑,扶着有些醉意的Rose坐下,伸手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对Rose说道:“还行吗?要不要我送你回酒店?”

  “开玩笑,这点儿酒算什么!”Rose摇了摇头:“你先回去吧,我去新天地玩玩儿。”

  “约了朋友?”安言在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心她——虽然大家都是成人了,必竟喝了酒的女人晚上在外面游荡,也是挺招事儿的。

  “今天的现场效果很好,我真的很开心,忙了这么久,也被你老公那双冷冷的眼睛盯了这么久,今天要去放松放松。”Rose伸手拍了拍安言,开玩笑的说道:“不过?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

  “行了,你去吧,晚上回酒店给我打个电话!”安言笑着与她一起走出了酒店,在帮她拦了辆车后,拿出手机将车牌号拍了下来,才挥手让司机走,惹得Rose一阵抗议!

  “难道是我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安言举着手机自语着,再看看已经绝尘而去的计程车,这才想起来,自己比Rose也不过才大了两岁而已——她也不年轻麻!

  “这就是已婚妇女和未婚少女的区别喽!要是我这么晚去酒吧,你非得劈了我了吧!”看着手机里的车牌号,甜蜜又无奈的笑了。

  “小姐到哪里?”

  “**酒店!”

  拦车的是安言,上车并报出地址的是>

  “Bobo?”安言拉着车门疑惑的看着她。

  “不介意送我一程吧!”Bobo眼睛红肿、头发略显散乱、略显醉意的看着安言。

  “当然。”安言勉强笑了笑,拉开车门上了前排座:“先送这位女士去**酒店,然后去希尔顿大饭店。”安言向司机交待了地址后,也没有回头去看Bobo——据慕城的猜测,她可能是那个辛总经理的情人,这种身份,让她有些亲近不起来。

  T(..)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3 检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