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7 离家出走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知道,我能理解的。”安言点了点头,对王浅说道:“我和这孩子投缘得很,改天我身体状态好一些,我也去做个配型试试。”

  “好。”王浅连连点头,在送安言出去的时候欣慰的说道:“阿城找了你,真是他的福气。”

  “王叔,我先走了。”安言在告辞王浅后,便回到了公司,平静得没事人似的,与大家一起开会确定了这一期的开发小样跟进和图纸改进后,便将C&A的产品规划与慕稀进行了详细的解说和交接。

  “不是吧,全交给我呀?”慕稀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安言:“这要是做砸了,那个叫夏晚的面瘫不是要吃了我?”

  “不会,他很少过问项目的事情,银行只关心投资回报率。”安言笑着说道:“交给你是两个目的,一个呢,慕城不喜欢我和夏晚走得太近;二来呢,你从一个**的项目开始做,可以很快将商品从企划、到调研、到设计、到成品的整个环节给弄清楚。”

  “啊?我哥这么小气?”安言说了这么大堆话,慕稀似乎只听进去了这么一句。

  “好了,这事儿先别和你哥说,等到你能完全操控一个项目了,我会在项目会议上推荐你。”安言将资料全部交给她后,笑着说道:“我现在就轻松多了,我就先下班了,出去找朋友喝喝咖啡去。”

  “喂,你倒好,原来是想偷懒呢。”慕稀抱着一大堆资料,撒娇的叫了起来。

  “你可是慕氏正牌四小姐,该出点儿力了。”安言推着她离开办公室后,又给汪思龙打过去电话:“思龙,南区那边的客户投诉是怎么回事?”

  “说是我们的面料有问题,造成消费者皮肤过敏反应,现在面料已经去送检了。我明天和Rose出差去处理这件事。”汪思龙快速的答道。

  “恩,把批次拍照发给我,我核对一下原材料采购环节,同批次货品,你从各个店铺各拿一件回来。”安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边挂了电话。

  然后将这件事的处理思路写了邮件发给席怜后,便关了电脑,拿了包与丁若蓝打了招呼,离开了公司。

  …………

  在公司冷静的处理完计划内的事情后,觉得整个人的思路清晰了不少——工作,真的可以让人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到理智而冷静的状态。

  “你打算怎么做?”江边的咖啡屋里,安言已经不似昨晚的失态与心慌,夏晚便知道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S市的那件事,我们都需要时间去遗忘,而这时间的长短,则取决于他是否需要与苏荷再共同孕育一个孩子。”安言捧着热咖啡,有些虚软的说道。

  “怎么说?”夏晚直直的盯着她——看似倔强顽强的性子,在爱情的把握上,却从来都是被动的,这让他对她屡屡将自己弄到这样狼狈的境地有些无奈。

  “因为S市的事,我们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些冲突,我和他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而如果需要再生个孩子来配型的话,这个‘一段’时间,就会是永远。”安言似乎有些说不下去的勇气,却仍然坚持着说了出来——在这个决定说出来后,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下来。

  “我不支持你的决定,你这么大了,不能遇事就逃避,你应该和慕城去商量解决的方案。”夏晚紧皱着眉头,看着安言的挣扎与决心,只觉得心里钝钝的心疼。

  “有些事,你不明白。”安言吸了吸鼻子,抽泣了一下。

  “昨晚,他欺负你了?”夏晚眸色微微暗了下来——她从来不是个爱哭的女子,可为了慕城,这几个月来,已经哭了多少次了!

  这还是他知道的,还有他不知道的呢?

  安言轻轻摇了摇头,夫妻间私密的事情,到底还是不好和夏晚说。

  “他明确告诉你,他介意那件事?”夏晚的语气里已经透着些怒气。

  “夏晚,有些事情,不需要人家告诉你他的意见,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有成年人解决的办法对不对?”安言从桌上抽出纸巾轻轻蘸了下有些湿润的眼眶,嘴角轻扯出一丝笑意,看着夏晚说道:

  “夏晚,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只是来告诉你,我的决定的。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同意,只需要你的帮助。”

  夏晚看着她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你都想好了,我能说什么。”

  “就知道你最好了,这事儿我连绯绯都没说,她现在肚子大了,情绪偶尔会不稳定,所以我也不给她添堵了。”安言的脸上,这才有了些放松的笑容——她就知道,不管有理无理,只要她决定了的事情,夏晚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她、帮助她。

  有这样一个哥哥,真好!

  夏晚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她的眸子里一片宠溺——虽然她对他不是爱情,这种胜似亲情的信任与依赖,却也让他甘之如饴。

  …………

  看着安言一言不发的整理行李,慕城只是沉默着,在她拖着行李箱离开时,慕城终于忍不住拉住了她的手:“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安言回头看着他。

  “安言,别这样行吗?我知道我昨天喝多了,做了错事,你怎么罚我都行,别离开,行吗?”慕城低低的求着她,声音里有着不堪重负的疲惫。

  “罚你一个人在家想我。”安言看着他笑了笑,眼底有他看得见的委屈、任性、还有他看不见的落寞、失望。

  “罚我睡沙发好不好?”慕城见她的语气并不严厉,上前一步拉开她拖着行李的手,张臂将她拥在怀里,轻嗅着她身上传来的药味儿,心里满是愧疚。

  “S市的事,你说服不了你自己不去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当作没发生。我们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慢慢梳理自己的情绪,然后再坐下来谈。”安言强势的主导了整个事情的节奏,而至此不提治疗的事情——不管他怎么对她,她依然心疼他在一连串事情下的疲于应付!

  “我走了。”安言挣脱了他的拥抱,轻轻转身,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去——砰然的关门声、有节奏的脚步声,沉重的打在他几乎已不堪重负的心脏上,让他的心里只觉得一阵空洞的难受。

  当高跟鞋的声音与行李箱的声音,一齐在楼道音消失,一阵莫明的心慌让他蓦的站了起来。

  “安言——”慕城大叫一声,用力的拉开门冲了出去,从安全通道一路狂奔下去,看见她正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安言!”慕城不敢稍停,快步跑到车旁拉开了驾驶室的门,喘着粗气说道:“别走!”

  安言连头都没抬,双手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良久,轻声说道:“我约了朋友,时间到了。”

  “别走,求你。”看着她淡然沉静的侧面,心里只觉得一阵钝钝的痛。

  “慕城,松手。”安言抬眼看着慕城,隐去心里的酸楚与难过后,眸子里是一片清冷的凉意。

  “一定要走?”慕城柔软的声音也变得僵直起来。

  “是。”安言没有任何回转余地的答道。

  慕城看着她的眸光慢慢的黯淡下来,拉着门的手缓慢却沉重的松了开去——就这样看着她从容的拉上门、发动车、一脚油门,人和车一起,迅速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她是如此的倔强,他的挽留、他的请求,对她来说,或许,只是个笑话。

  “安言,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慕城双手抱着头在路边坐下来——从来没有一个时候,他如此灰心而沮丧过。

  …………

  第二天,安言去医院给做骨髓配型,碰到苏荷带来拿陆教授开的口服药物。

  “成成妈妈,这位小姐来给做配型。”陆教授看见苏荷过来,抬起头介绍说道。

  “安言?”苏荷看见正坐在陆教授对面填资料的安言,只觉胸口似被重物撞了一下似的——有不信、有惊讶、有羞愧、有感激,还有一点点后悔。

  “谢谢你。”苏荷轻声说道。

  “不用,正好你是的妈妈,仅此而已。”安言停下手中的写字的笔,抬起头看着苏荷,带着凉意的眸光里,多了几许考量与思索!

  苏荷明白她目光里的含义,可为了,哪怕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不论用什么手段,她都是要再与慕城生个孩子的——所以,就算后悔为了所谓的爱,去伤害过这个无辜的女人,可以不能放弃给孩子治疗的机会。

  “陆教授,我先走了。”安言从她脸上收回眸光,与陆教授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医院。

  “谢谢安小姐。”陆教授送走安言后,让助手将药递给苏荷,交待了要注意的事项后,随意的问道:“你认识安小姐?”

  “是成成生父现在的妻子。”苏荷将医生的话一一抄在笔记本上后,语气低沉而黯然的说道。

  “哦、哦。”陆教授心想,这一家人,关系还真复杂的。

  …………

  第三天,第一天开始吃口服化疗药物,几个大人都请了假聚集在苏荷家里。

  “生病真好,大家都来陪我。”看到这么多人不上班来陪自己,天真的说道。

  “,胡说什么呢?生病可不是好事,你没看妈咪、Eson爸爸、爹地都急坏了。以后可不许胡说。”苏荷皱着眉头斥责着女儿。

  “病好了,爹地也来陪好不好?”慕城将抱在怀里,怜惜的说道。

  “好啊。”乖巧的点了点头。

  因为有三个大人的陪伴,的精神也好了许多,一上午又是下棋、又是看动画片,玩得不亦乐乎。

  就在三个大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严重的药物反应:呕吐、头晕、没有食欲。

  因为这是药物必然反应,他们除了轮流抱着孩子安慰她之外,也别无它法

  靳子扬和慕城两个大男人,瞬时化身为最合格的奶爸,在一个人的怀里安静一会儿,不舒服又开始闹的时候,就换一个人再抱。

  “爹地唱个歌儿给你听好不好?曾经有个人,在电话里让爹地唱,爹地一唱,那个人就睡着了,所有的不舒服一会儿就好了。”慕城抱着边走、边摇晃、边哄着。

  “好,爹地唱歌,睡觉,头痛跑掉跑掉。”又吐又哭闹了半天后,人已经虚弱得没什么力气了。

  “好。”慕城点了点头,抱着她轻声唱了起来——如一个最合格的父亲一般,慈详而耐心。

  …………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

  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

  在慕城低沉而温柔的歌声里,终于睡着了,而在厨房熬粥的苏荷,在他的歌声里,早已是泪流满面——如果可以后悔,她愿意放弃现在手中所拥有的一切,换来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换来慕城对女儿这样温柔的呵护!

  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一味叫‘后悔’的药出售,而他口中的那个听着他催眠曲入睡的人,想必就是安言了——一个在这个男人的呵护里幸福着的女人。

  …………

  或许是药物反应,并不是持续性的,晚上的情况要好许多,所以在10点的时候,慕城就回家了。

  “明天我再来看。”慕城对靳子扬说道。

  “恩,吃完药三小时的时候过来,若提前有什么事,我给你电话。”靳子扬周到的说道。

  “好。”慕城点了点头。

  “安言?安言最近还好吗?”靳子扬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提到安言,慕城的神色越发的黯淡了,他沉默的转身离去,并不回答靳子扬的话。

  …………

  “骄傲如你,遭到我昨夜那般对待,我只能说抱歉再抱歉。但凡有一点可能,我也宁愿伤了自己而不是你。可错已犯下,除了求你原谅,我不能说什么,只望你能理解,一切之根源,皆以爱为出发点。”看着信息半晌,还是又删掉了。

  坐在车子里,慕城拿起电话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写了信息又删掉、删掉又重新写;这样的动作反复做了N次后,终于还是没有将信息发出去。

  良久以后,划开屏慕,写下简单的“安言,我爱你。”再无犹豫的发送了出去。

  发完后,便将手机扔在副驾驶的坐位上,开着车子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着——她这两天在哪里?气消了一些没有?身上的伤好了些没有?

  唉,在在都是想念、在在都是担心,可他知道,她能够生气的离家出走,若不主动联系自己,自己的主动,她根本就不会理会。

  她爱他,他从不怀疑;

  可她的底限,他也一直都知道!

  “安言,关于我们之间,我能做些什么?”慕城将车停在明珠酒店的楼下,看着她住的那一层、那一间,灯,一直到深夜一点都没有熄,心里不禁又有些着恼——女人,就不能多爱惜自己一些吗!

  “早些睡,别熬夜。”慕城叹了口气,又发了条信息过去。

  果然,楼上的灯立刻便关了。

  慕城轻扯了下嘴角,轻轻的笑了——这也算是一种互动,不是吗!

  …………

  早上,安言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看见慕城的车居然还在停车场,不由得愣住了。

  “老婆,早!”慕城拉开车门走出来——清朗中带着疲惫的笑容、温润中带着嘶哑的声音,一身倦殆的他,在春日的晨光里,与她淡淡的打着招呼,看起来仍是那样的耀眼。

  “早。”安言勉强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快速上了自己的车。

  这样的慕城是让她心疼的,可她仍然明白:再深的情、再浓的爱,在心里有了不可接受的隔阂之后,就如一枚定时炸弹一样,早晚都会爆发的!

  而她,怎么能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怎么能让那样一件事,成为他再次羞辱自己的理由!

  所以,她的决定,并不会因为对他的心疼,而动摇——在一次又一次伤害后,她学会了对自己好一点、学会了凡事给自己余地、学会了在爱情里,守住自己的底限。

  …………

  于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当慕城每天陪完去到酒店时,安言房里的灯,总是熄灭的。

  刚开始,他以为她是不想让他看见,所以没有开厅灯,因为在第三天的早上,他仍然在停车场和她招呼了早安。

  可第三天、第四天,连续的没有开灯,第四天早上也没碰到她后,他的心便慌了起来:“828房的客人出门了吗?”

  “828的李先生订了早餐,这个时候应该没有起床。”服务台的小姐在电脑里查询之后,快速的回答道。

  “李先生?”慕城一愣,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我问的是安小姐,安言。前几天住在828房。”

  “安言?我查一下。”服务台小姐又翻了一下住客记录,对慕城说道:“安言小姐昨天就退房了。”

  “昨天?”慕城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谢谢。”

  “就这么不待见我?”慕城苦笑了一下,拿起手机看了看,还是发了个信息过去:“在骨髓配型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见个面?”

  而这消息只如石沉大海,不见回音。

  “好吧,我知道你现在生我的气,不想理我、不想见我、我再多给你一些时间,的事情,结果出来后,我再和你商量。”慕城叹了口气,按掉电话后,掉转车头回到家里洗漱、换衣服。

  看着在没了女主人之后,显得冷清而灰暗的家,慕城只觉得多呆一分钟,心里就难受一分钟——虽然一连三天在车里睡觉并不舒服,在换了衣服后,仍是快速的离开了家。

  去公司,让自己忙碌起来,至少可以暂时忘记药物反应时难受的小模样、暂时忘记安言拒绝与他联络的苦涩。

  …………

  因为明天要出骨髓配型的结果,所以这两家人,晚上几乎没有人能睡得着

  慕城站在阳光花房里抽着烟,明灭的烟火就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反复而焦燥!

  如果配不上、如果需要与苏荷生个孩子,安言是不是一定会离开?

  正因为这个想法,所以在配型结果出来之前,他没有再去找安言——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又来一个问题,这些问题,个个都不小、个个都无法回避,他,要怎么求得她的原谅?

  又要怎么求得她的支持?

  …………

  法国,巴黎,一套租来的两居室里,安言喝着惯常的浓咖啡,坐在电脑边,快速的查找着各学校的资料,并将入学条件和资格,都一一抄了下来。

  然后又回到绘图桌旁,将明天要寄出去的设计样稿,进行最后的修改和确认——黄昏的日光,斜斜的打在她的脸上,却仍然感觉不到她身上的温度。(法国与中国有时差)

  刻意将每一天都安排得充实而忙碌,让自己从低落的情绪里慢慢的恢复过来。

  明天是骨髓配型出结果的时间,会是什么结果?他们会再生一个孩子吗?有了孩子的人生,才是完整的吧。

  安言停下手中的画笔,慢慢的直起腰来,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阳光斑驳的街道,心里却怎么也静不下来——原来,她竟那么在意那个结果。

  …………

  J市,苏荷的家里。

  “明天就要出结果了,如果需要再生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在睡后,靳子扬看着苏荷淡淡的问道。

  “用试管婴儿应该是可以的吧。”曾经费尽心机,想与慕城复合的苏荷,在救女儿的这件事上,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态度和动机问题,而有什么闪失——爱情很重要、事业很重要,但是都没有女儿重要!

  “我不要出任何事情!”苏荷现在几乎是每天哭一场,以至于靳子扬再也没办法提和她分开的事情。

  “也只能这样了,现在只盼我们几个的骨髓有配得上的,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治疗也能更及时一些。也可以少受些的罪。”靳子扬递了面巾纸给苏荷后,低声说道:“注意保持你的情绪,我进去看看。”

  “恩,你先进去吧,我缓缓再去。”苏荷接过纸巾,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单只为女儿的病,还为在说到那不得已的可能时,慕城当即冷下去的为难表情。

  就算是为了救女儿、就算是只用试管这种方式、他都不愿意再与自己有任何的纠葛。

  一个将你视若敝帚的男人,你就算求来,也不会幸福的!而在亲人的生命面前,爱情和尊严都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重要。

  直到此刻,经过千回百转,在遭遇女儿绝症的时候,她才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

  “慕城,我希望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三个人中,能有一个与的骨髓配得上,若万一万一不行,我求你一定要说服安言同意我做试管婴儿。若你说服不了,我愿意去求她——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苏荷看着信息从手机里发送了出去,紧闭着双眼,顿时泪流了满面。

  明天就要出结果,她不敢赌安言的态度、不敢赌慕城的态度,将自己的姿态放得低之又低,只希望求得他的同意——对于这么讨厌的自己、对于这个并不亲近的女儿,她并没有把握,他会付出婚姻危机为代价去救她。

  …………

  清晨,阳光仍然媚好,小鸟儿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

  而早在反复的进出医院、各类纷繁的检查中,磨掉了她的开朗与明媚;一张小脸显得愁容满面。

  在一周化疗药物的折磨下,原本胖呼呼的身材,也迅速的瘦了下来,看起来让人心疼不已。

  “妈咪,今天又要做什么检查?”

  “今天不做检查,让医生爷爷看看吃完药后,身体有没有变得更棒!”

  “要是变棒了呢?”

  “要是变棒了呀,妈咪陪你去放风筝做奖励。”

  “真的,好啊好啊,我要放风筝!”

  …………

  苏荷、靳子扬带着到医院的时候,慕城已经到了。

  “医生呢?”苏荷紧张的问道。

  “去检验科取报告了,正式出报告要等到10点以后,现在是直接拿结果和我们讲,不等检验科出结论。”慕城点头说道。

  “恩。”苏荷点了点头,看着慕城半晌,才为难的开口问道:“那事儿、和安言商量过了吗?”

  小心的语气、低敛的语调,完全不见以往的张扬与自我。

  “看了今天的结果再说吧,用不着的话,不就白说了吗,倒让她虚惊一场。”慕城淡淡的说道,而他的心里,却完不如表面的平静——若真要走到那一步,他对安言最后的决定,是真的没把握!

  …………

  “陆教授!”

  “医生爷爷早!”

  “早,乖。”陆教授慈详的与打着招呼,而在座的三个大人都已经看出来,陆教授的脸上一片凝重。

  慕城与靳子扬对视了一眼,靳子扬点了点头后,抱着往外走去:“去尿个尿,送给医生爷爷做检查。”

  “哦。”记得苏荷说的要看吃的药有没有效,所以很是乖巧的随着靳子扬离开了陆教授的办公室。

  “陆教授,配上了吗?”苏荷的双手紧紧拧着衣服的下摆。

  “没配上。”陆教授点了点头。

  “三个都不行?骨髓库的呢?”慕城心底的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浇灭了。

  “你们三个都不匹配、骨髓库也没有可匹配的、成成妈妈前几天来碰到的安言的也配不上。”陆医生手里拿的是四份报告。

  “安言来过?”慕城只觉得心里一暖。

  “恩。”陆医生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们两个,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陆教授有话只管说,只要对孩子治病有好处的事,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慕城以为陆教授还有其它的办法。

  “你们两个是苏成的亲生父母?”陆教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有些疑惑的看着慕城与苏荷。

  “是。”苏荷不明白为何会有此一问。

  “恩。”慕城不禁疑惑的看了苏荷一眼,眼里有一种意味不明的东西在流动。

  “你们现在年轻人的关系怎么混乱我且不管,这可是关系到孩子生命的事情,开不得半点玩笑,如果不是亲生的,就赶快联系孩子亲生父亲过来,否则可真就耽误了。”陆教授看着他们严肃的说道。

  “亲生父亲?”慕城霍的一下站起来,看着陆教授,一字一顿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你们看看结果吧。”陆教授将慕城和的报告递给慕城:具体的医学术语他并不看得懂,而与标准对比的各分型点位置能匹配值,有六个完全不同!这样的数据他还是看得懂的。

  “据我了解的常识,三个以上的点位置差异,就能排除亲子关系是吗?”慕城颤声说道。

  “是,这有六个,所以苏成绝对不可能是你的女儿。”

  “我希望你们尽快联络孩子的亲生父亲来做骨髓配型,越早越好,下周来检查一组数据,口服药物效果不好的话,就要换放射化疗了。”陆教授从慕城手里拿回报告,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不可能!”苏荷有些失常的从陆教授手中抢回报告单,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看见那些数字后,手不禁剧烈的颤抖起来:“陆教授,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会不会弄错了?要不要再检查一次?”

  “HLA的结果,和亲子鉴定的效果是相同的,都是遗传基因点位的配对,如果苏女士不信,可以再做一次DNA检测。只不过,再花七天时间去等一个原本就没有悬念的结果,以至延误孩子的治疗,我想你应该分得清楚,这值不值得。”陆教授看着苏荷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并不像撒谎,心里不禁也疑惑起来——但以他们专科医院的检测设备和水平,检测结果是不可能弄错的。

  “慕城与成成,要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因为、因为,他确实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啊!”苏荷看着报告上的数据,思维一下子混乱起来,不知道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孩子若不是慕城的,会是谁的?

  而旁边的慕城,脸色则一片阴沉:“陆教授,先按原来的治疗计划继续,现在我们在各大网站发布征集骨髓的信息,一边治疗,一边配型。”

  “这个我们会安排的。至于孩子的亲生父亲,你们家属再好好想想,不管什么说不得的事,别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陆教授淡淡的点了点头,很官方的叮嘱之后,便去查房了。

  慕城沉沉的看着苏荷,那目光,像要杀人似的让人直发毛:“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弄错了,一定是他们弄错了!”苏荷用力的抓着那纸检测报告,慌乱得不知所措,抬头看着一脸冷厉的慕城,她的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害怕与茫然:“城,再做一次检测好不好?”

  “我没时间陪你一起发疯,你别忘了,你是一个母亲,你别拿的治疗开玩笑。”慕城一脸不耐的说道——隐隐的,心底有一股放松的感觉。

  对于苏荷当年的背叛,在他追到机场求不来她的回头后,他的痛已经到了极致。

  多年之后的现在,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当年在与自己交往的同时,还与几个男人交往着——不论过去还是现在的她,都与他再无关系;

  对于,他心里有些微微的抱歉——那是一个可爱得天使般的小女孩,若自己的存在能够救了她,他是说什么也要救的!

  可在发现不用牺牲他与安言的婚姻来救她、而她仍会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他心底深处竟然觉得吐了一口气般的放松——放松之后,是另一股心酸和难过;

  ,对不起,原来爹地还是要更爱你的阿姨一些。

  “城,我、我们换个医院再做一次,好不好,求你了。”苏荷紧紧的抓住慕城的手,目光散乱的求着他。

  看见苏荷如此,慕城心里不禁也一阵疑惑——难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并不是以为由来制造与自己复合的机会?

  “妈咪,医生爷爷说我的情况很好,我们可不可以去放风筝了?”慕城还未回答苏荷的话,靳子扬便抱了过来。

  苏荷忙将化验单匆忙的收进口袋里,背着女儿将眼泪擦干净后,才转过头来将女儿抱在怀里,低哑的声音里,带着些绝望:“妈咪有些头晕,等妈咪好些了,就带去放风筝,好不好。”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靳子扬和慕城对视了一眼,满眼都是疑问。

  “没配上。”慕城只是简单的将结果说了出来,至于没配上的原因,却没有多说——他们现在是夫妻,她的事情,不适合由自己来说!

  “你的意见是?”靳子扬要问的,当然是关于试管婴儿的事情。

  慕城走在靳子扬的身边,久久的没有出声,听见在院子里跑动的身影,两人同时抬起头——对于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向对事情有着绝对的控制力的他们,也现出深深的无力感。

  “慕城,救救孩子吧!生完孩子,我会安排他们回美国,不在你和安言的面前出现。”靳子扬的眸光,一直随着的跑动而移动着。

  慕城只觉得喉头一阵发紧,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缓缓的说道:“我救不了。”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靳子扬以为他是为安言的关系才拒绝,心里不禁为苏荷和感到一阵浓浓的悲哀:“安言都来配过骨髓了,你若不救,若有什么事,你们两个这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慕城将目光从的身上收了回来,低头想了良久,对靳子扬说道:“你带先回家,我和苏荷聊聊。”

  “好。”靳子扬点了点头。

  …………

  “听说没配上。”夏晚一手捏着烟,一手端着咖啡,看着面色清淡的安言,语气和眸子里都多了几分担心——她明明可以自己去问王浅或慕城,可她偏偏不去问,想装作不在意,对于这段婚姻这样的放弃,她的心又有多痛?

  安言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握着资料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早知道这种可能性占了60%以上,所以在听到这样的结果时,心里已经不知道是彻底的放弃的放松、还是那点侥幸破灭的黯然。

  “知道了。”良久之后,她轻轻点了点头,将抄好的各学院资递到夏晚的手里:“你看看,这三个导师是我很喜欢的。”

  夏晚见她沉暗的眸子,只觉得心里一阵发紧的难受。但这件事,无论是对于她还是慕城,都是个无解的方程——或者,也只能如此了!

  或者,这也是慕城放手离开的原因吧——在从系统里看到慕城向她的帐户转了大笔的现金时,他就明白慕城的意思。

  “看着我干麻?觉得我很小气吗?”安言歪着头,挑衅的看着他:“我就是很小气,我才不要做人家后妈呢!再说,他也没有好到可以让我妥协的地步。”

  “除了这件事,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夏晚接过她递过来的资料并没有去看,盯着她的眸子是深深的无力。

  “说过了不要问的!”安言突然有些烦燥起来。

  “不问不问。”夏晚按下起身想要暴走的她,妥协的说道:“你是准备先考语言学校再去申请学位,还是直接找个导师?”

  “不考,我准备直接将资料寄给教授,申请旁听他们的课,在申请下来之前,我去读语言学校,起码要能和老师交流不是!”在不提她和慕城那晚发生的事情后,安言的情绪明显的平静了下来。

  “恩,可以。”夏晚点了点头:“准备在这里呆多久?”

  “没有计划,说不定会在这里自创一个品牌呢。”安言挑眉笑笑着说道——光彩依然的眸子里,是专属于她的骄傲与自信。

  夏晚看着她,既无奈、又心疼——她自以为轻松的语气里,有多少心伤、黯然在里面?她清浅的笑意里,又有多少挣扎、苦涩在里面?

  而他,却也只能看着——劝不了、帮不了、替不了。

  …………

  傍晚,近五月的风里,已带着明显暖的气息。

  站在‘小城旧事’的门口,慕城和苏荷有些微微的发愣——

  就爱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097 离家出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